•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59章
  • 下载
  • 苏吉利却只觉得心内有什么墙哗啦啦一片倒了下去。

    不好,要遭,这事八成要捂不住了!等她出天牢的那日,该不会满天庭都在传她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又或者干什么不正当的勾当吧?

    她真的太无辜了好么!

    “这位仙倌,我已经同墨远仙君交代过了,这些药真的是用来送人的,并非要拿去做什么交易!”

    辩解虽然真,可又有几个人会信?

    仙界的夫妻,生子天定,精力……自也有法子解决,像壮精活血丸和连夜送子丹这样的丹药,已经算是重口味了。

    试问谁会用这些东西当人情送?

    怕不是脑子坏掉了。

    那仙倌猥琐从苏吉利头顶打量到脚底,又盘问又带点八卦意味的追了一句,“你可别扯谎了!这等重口的东西,哪有人会送出去?莫不是备来自己用的吧?”

    “我……”苏吉利无辜的眼睛瞪了又瞪,终于无力闭上,“对,是备给自己用的。”

    只要能出去,随便你们怎么传怎么想吧,反正她是黄花大闺女的事,也没什么人在乎……苏吉利算是破罐子破摔了。

    那仙倌也终于听到了想听的,手笔一挥,就在墨远卷册后头补了一句。

    “苏吉利招认,私自偷炼魔药,自用。”

    拷问既然有了结果,鞭子自然是不用再受了,那仙倌津津有味的又看了几遍笔录,终于合册走人。

    “行了,既然有了结果,余下的就等墨远仙君回来敲定,你就在拷问架上多等一会儿吧。”

    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月上柳梢头才等来正主墨远。

    苏吉利手酸腿酸头酸,一双眼睛扫过来人后,顿时清醒。

    墨远不是出去查问丹霞琉焰的事了么,怎么看着像是……也被鞭打了?

    一身官派黑衣,不过小半日未见,就变得破烂不堪,浓发厉眉未变,面上的表情却在走动间隐隐开始抽搐。

    一看就是疼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替她报了一鞭之仇,苏吉利小心翼翼的收回视线,心内偷偷暗笑一声,必定是那位管理狱仙狱将的老先生下的手,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

    “苏吉利?”

    “在!”

    猛然响起的盘问声让苏吉利瞬间回神。

    “你……”看着册子上新添的一比,墨远脸色再次抽搐了下才继续道,“备那么多丹药,是自己用的?”

    “是。”有了第一次,再认第二次也不太难了,苏吉利应得迅速又果断。

    墨远却不是个轻易翻篇的。

    “既然是自己用,说说,都和谁用了?”

    ……本以为已经突破极限的苏吉利再度哽住,“墨远仙君,这种事,太私人了,不大好吧?”

    墨远居然像是听进去了苏吉利的抱怨,再没追问,拎着册子回到一旁的长案后就开始哗啦啦翻书。

    许久,他再次在册子上记了一笔,终于站起来。

    “苏吉利,现任上九重天纠察官,因涉囤积魔植,囤炼魔药,有违纠察官天纪,现以天庭清律禁除值务,责回玉明宫除职再任!”

    苏吉利惊呆了。

    再回过神时,已经被除了纠察官袍,送回了玉明宫门口。

    楚虚逸和赵仁贤似是一早就接到了消息,正等在那儿。

    二人看到苏吉利的样子,似乎也不奇怪,只谢过遣送的仙兵就一左一右将她掺了回去。

    被搀扶着一路进了院子里,苏吉利才终于反应过来看向赵仁贤。

    “仁贤仙君,我被……除职了?”

    赵仁贤温柔的神色里带着遗憾,“苏吉利,墨远仙君平素最不讲情,还好你认了自己用,否则今日就不是除职再任,而是直接被打下凡间了!”

    “纠察官本就是牵一发动全身的职位,有如今的局面,已经算好的了,你先好好休息,养养伤,再任的事不急。”

    楚虚逸少见的没拎着书本,将苏吉利扶进房门后也安慰了一句。

    苏吉利呆滞着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不是做梦,她再次看向一旁的赵仁贤。

    “仁贤仙君,既然被除职了,那我还能不能去参加众仙大会?”

    赵仁贤面露难色,与楚虚逸对视一眼才摇头道。

    “自然是不能的,这次严打,许多报了名的仙倌都被夺了资格。”

    苏吉利心中并无被夺官的痛苦,满心满眼都在想另一件事。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比起九品混沌仙莲,明明是创生池池水更难得一些!

    早知今日她就不故意拖延,不故意撒入魔水,不故意入天牢了,如此也不会被送到天寒炼狱,不会遇到墨远,不会被迫取出那些奇怪的丹药充数……

    可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

    眼见苏吉利如丧考妣只想静静,赵仁贤和楚虚逸也不再多话,推门出去。

    要救鹏双霜,需要的几样东西里,虽然都难得,可独有创生池池水最难得,原本苏吉利设想的可好,天牢探秘室,出狱参仙会,明明什么都不会耽误,怎么会是这么个乌龙结局?

    她气怏怏的召出镜灵想要问罪,当听到镜灵的那些理由时,又没了借口。

    是啊,镜灵也是为她好,又怎么能怪罪?

    要怪,也只能怪她太过轻率。

    如今纠察官做不成了,众仙大会也去不了了,该要去哪儿再获得创生池池水?

    不知道现在找观音投诚还来不来得及,大不了剃光头作姑子,总也得想办法救双霜啊。

    苏吉利心中难过,后悔混杂着遗憾和可惜,终是团成泪水流出眼眶。

    “双霜,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够好,是我没想仔细,要是,要是……”

    就在她眼泪吧嗒的空当,门外再度传来敲门声。

    “苏……姑娘可在屋内?真武天尊让您出了天牢,去一趟童初府。”

    看来就连师傅都听说了。

    苏吉利擦干眼睛应了一声,飞向童初府。

    依着师傅眼不容沙的性子,估摸着也是找她麻烦的,眼泪且等一等,有的是时候哭……

    268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童初府中的黑塔一如往常,苏吉利却觉得今日的颜色更深了些。

    约莫是因为师傅的臭脸色。

    “师傅。”老老实实喊了一句后她就乖觉的跪在了地上等待惩罚。

    真武天尊没有预料般出言指责,只看着苏吉利长叹了一口气。

    他这一生,笼统两个徒弟,一个被贬为妖,一个天生是妖,怎么看着都与仙无甚缘分?

    “当初授你功法时,可还记得我说过什么?”

    苏吉利瑟缩了下,知道今日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记得,师傅您教导徒弟要勤修己身,勿犯法纪。”

    “那你都做了些什么?囤积魔植?囤炼魔药?还都是些……”壮精活血丸和连夜送子丹有些重口,真武天尊眉头抽了抽,没能说出来。

    这两桩罪名,苏吉利已然听过不止一遍,可每次听都觉得十分委屈冤枉。

    明明不是她做的,却要生生背受这罪名,不仅被掳值,还要被各方点到鼻子上数落,如今就连师傅也对她失望至极……

    想到日后她在天庭不仅没地位,没名气,还没了人脉,苏吉利悲伤涌上心头,攒了一路的眼泪,顿时怎么都止不住了。

    “师傅,如今天庭都传开了,大家指我说我,我知道,错就是错了,我……我愿意受罚,大不了从今以后,也和师兄一样,被贬回凡间当个妖精,再不在天庭丢您的脸面。”

    苏吉利平素虽然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实则也是个敏感心肝,要是多年前的真武天尊,就算对她打骂也不会如何,可如今她早已把这位当真师傅对待,遇到委屈没法说,却也不愿连累他。

    没想到自己就说了两句话,还没怎么罚她,苏吉利就已经泪水连连,张嘴闭嘴就是自堕下凡,真武天尊有些无奈之余,又有些心酸。

    “行了,你收集魔植炼制入魔水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虽然不知道你那些……奇怪的丹药从哪儿来的,我收的徒弟是什么样,我还是知道的。”

    苏吉利的眼泪终于缓了下来。

    “……师傅您……都知道?”难道是观音告诉他的?

    “当日你在佛缘之梯上闹得动静那么大,当真以为一个观音,一个老君就能摆平?”

    过关斩将里面,没少他在其中。

    只是这一点,真武天尊却不会同苏吉利细说。

    师徒师徒,若连一点子尊敬都没了,依着苏吉利的性子,岂不是要比猪刚鬣还折腾?

    委屈有人知,还明白了此前真武天尊对她的照拂,苏吉利由悲转喜,啪啪就在地上朝真武天尊磕了两个老实头。

    “谢谢师傅体谅,谢谢师傅照看!”

    “行了,起来吧,即便是个女儿家,也不要总是哭,没得落了士气。”真武天尊嫌弃的看了一眼苏吉利带花的脸,扔下一本册子,回到了楼上。

    师傅吩咐,莫敢不辞,苏吉利心中感动,两把擦干泪水,刚要起身,就看到了前头被留下的银色册子。

    “这是……?”

    “这是参加众仙大会的请柬,如今你既然不能用纠察官的仙位去参加,就用真武天尊徒弟的身份去吧。”

    其实真武天尊今日叫苏吉利来的原本目的,就是这本请柬册子。

    苏吉利觉得自己幻听了,可册子上一字一句却真真切切不是作假。

    她来来回回看了几遍,那几个大字如同世间最好看的花一样就差冒花香了。

    “恭请真武天尊内门弟子苏吉利参加众仙大会。”

    “师傅……”苏吉利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顿时又涌了出来,抬头看真武天尊时,他已经躲走了。

    第一次真真切切体会到有师傅的好处,苏吉利抱住请柬册子,朝着无人的楼层又磕了一个响头。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日后苏吉利必定遵师傅教导,勤修己身,不犯法纪!”

    黑塔内空空荡荡,声音响了许久都未停歇。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即便是前世钱权不缺的时候,苏吉利都未曾体会过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