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56章
  • 下载
  • “飞廉,你这谎也扯得太远了罢,你那串蛟龙链,早就四分五裂散落各地,更何况这次众仙大会的法宝里,也并没有它!”

    东方朔再次跳脚一样站起来,直接拆穿了飞廉的谎话。

    苏吉利听的很淡定。

    飞廉居然也很淡定的点了点头,“东方仙君,你先别急,蛟龙链确实不在众仙大会上,当年战后它也确实四分五裂了,可我那法宝,本就能自主修复,算算日子,这段时间也该重新出世了。”

    苏吉利旁听的明白,“所以,你想在众仙大会后,让我和你一起去找它?”

    过分激动的东方朔这才稍稍冷静了些,连苏吉利都听出了飞廉想要的宝贝不在众仙大会上,他竟然漏掉了?

    自己还真是关心则乱……东方朔晃神了。

    对面,飞廉朝苏吉利举杯应约,“正是,蛟龙链自生灵性,想来已经寻到了个灵气浓郁的地方进行最后的沉睡,我正巧知道两处地方,希望苏纠察在众仙大会后,同我一起去看看。”

    我陪你刷仙界宝物,你陪我去寻本名法宝,此情此景,正是双赢的好法子啊。

    可东方朔却听出了不对,因为以苏吉利的修为,和飞廉合作,分明就是拖累,飞廉此举,明明就是另有图谋,只是正当他想替苏吉利开口拒绝时,身边的人却已经麻溜的点头应下。

    “好,我答应你!”

    答应个鬼!

    看着苏吉利就这样踩进了飞廉的大坑,东方朔再也待不下去了,左右这次众仙大会他也没资格参加,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他再懒得多一句废话,站起来就冲出了亭台。

    “你们两个既然有生意要谈,我就不打扰了,不用送了。”

    灰色长袍在天河尽头一晃就不见了踪影,苏吉利总觉得今日的东方朔有些奇怪,但也只是稍稍想了片刻就放了过去。

    如今东方朔不在,有些事就好问出口了。

    “飞廉仙君,前日瑶池外打斗的,可是你?”

    这件事本也瞒不了多久,飞廉很痛快的点头应下。

    “是我,另一位苏纠察想来也不陌生,正是天禄宫的计都星君。”

    既然要合作,自然要表现一些诚意,飞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苏纠察,在瑶池看到你的事,我并未让长育说出去,此事你知我知长育知,再不必外传。”

    看看,这是明晃晃的在卖人情了,苏吉利乐得接受,“那就多谢了。”

    “既然此事已定,那咱们今日就先到这里,这是我的信诀,苏纠察收好,待大会开启,我自会来寻你,以助一臂之力。”

    飞廉商量完,很快也消失在天河尽头。

    苏吉利却摸着下巴久久未动。

    “镜灵?”

    “主人。”

    “可查仔细了。”

    “主人,我很确定,他身上有一面玄旗,那日引动玄旗的,八成也是他!这气息,错不了!”

    “去问问天吴长老,当年他们师兄弟七个,都有谁,法宝用了什么。”

    “好呐主人。”

    镜灵很快就得了消息,苏吉利也终于将飞廉对号入座。

    正如苏吉利所料,当年魔界七位长老,除了天吴、句芒、玄冥,还有所知的隋川、廉辰、戴古,余下的那位,正是飞廉。

    当日天吴提到玄旗的时候,并没有细说他几位师兄弟的事,才让苏吉利今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才找对人。

    这样一看,飞廉邀她寻宝只是借口,探知玄旗才是真正的目的。

    这也是方才她同意飞廉邀约的最大原因。

    众仙大会上群英云集,她能依仗的也只有幻心魔镜了,有飞廉相帮,也还是有些不够本。

    自己身上不仅有三面玄旗,还有两位长老和幻心魔镜,更有佛界至宝三色琉璃镯和一面未看穿的魔界黑牌,压力山大啊。

    只是若真的参会,她和飞廉组队的事必然瞒不住,万一被那个计都发现端倪……

    看来在参会之前,还得想法子祸水东引,天禄宫内,关于这位计都的传言,可是一点都不好听……

    苏吉利匆匆到天墉楼报了名,又去童初府练完了剑,回到玉明宫就立即隐魂飞向了玉清宫。

    虽然不是她第一次青天白日的隐魂出行,可到底不是干正经生意,苏吉利一路小心又小心,堪堪躲过几波巡察,才终于顺利到了玉清宫内的光明殿旁。

    今日的马甲掉的太多,很显然不适合再出去踩点密室,所以苏吉利跑出来,并不是来寻宝贝的,而是来干一桩大事的。

    那就是栽赃陷害。

    栽的赃,自然是幻心魔镜和玄旗,陷害的,则是天庭万人之上的大佬,王母娘娘。

    镜灵一路上被苏吉利耳提面命,叮嘱了非常多,实则也是个胆小怕事的。

    “主人,这样做真的好吗?万一玉清宫也被人下了阵,咱们可再没那么容易逃出去了。”

    “怕什么,好不容易等王母去佛界礼佛的这一日,错过就再没机会进这密室了!”

    说起来,王母娘娘也是个心大的,下放了沙左纪,居然就以为万事大吉,就连东殿的密室,还是一如旧日般未做改动,甚至连门口的禁制法阵都未改过。

    苏吉利熟门熟路的摸进去,掐着时辰将幻心魔镜和玄旗在私牢内晃了数下,才重新收起,万般惊险的潜回了玉明宫。

    一石千浪,本想随意祸乱一下计都星君视线的苏吉利,全然不知她的这一操作,让整个天庭生了一场大乱。

    263章 祸水是真祸水

    幻心魔镜和玄旗,在魔界覆灭前都是重中之重的法宝,自然有不少有心人在关注。

    在苏吉利大肆张扬的取出宝物晃悠后,不仅仅是计都星君,甚至远在万里之外的诸天境地,都有不少人有所察觉。

    这一次的众仙大会,注定不简单。

    因为水太深还没翻出水花,苏吉利照旧三点一线的打卡工作,练剑踩点。

    在她的兢兢业业下,最有可能发现九品混沌仙莲的地方都已经找过了,偌大天庭,只剩下一些隐魂都去不了的地方,和一些一看就没什么意义的地方。

    而距离众仙大会召开,只剩下三日之期。

    众仙大会一旦召开,除却首日的宴会还能露个面,余下的时间都得在各种副本里折腾,根本没时间再出来探查。

    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上九重天也不过是五百天,如果此去短时间内出不来,那可就要误事了。

    看着地图上的那几个点,苏吉利决定今晚先把几个散地看一看。

    主意刚打定,隔壁的赵仁贤啪啪击响了禁制,用的还是玉明宫特有的加急法诀。

    “苏吉利,快出来,出大事了!”见苏吉利开了护罩,赵仁贤连礼数都顾不得就推门而入。

    苏吉利的手还维持在收起地图的姿势上,别提多狼狈了。

    赵仁贤根本没在意她在干什么,两步抄过去就将苏吉利硬拽着拉出了屋门。

    “快!你现在就下凡去,过南天门时就说接了下凡的值务,千万别回头,等下了九重天就将自己的法力全封起来,除非我们去找你!”

    这突然的神展开让苏吉利楞在当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仁贤仙君,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让我下凡?怎么了?”

    “来不及了,路上说,快走!”

    可不正是因为昨夜苏吉利这只蝴蝶翅膀惹得祸!

    玉清宫内有魔气,还出现了玄旗的踪迹,这让一些知道内情的仙君根本坐不住,自然有不怕怼上的仙君告到了玉帝身边。

    自家夫人的锅,当然是要尽快端走,玉帝和王母一通气,连夜搜查了玉清宫,无果,于是搜查范围彻底开始扩大,还用上了查探魔气的法宝,验天铃!

    验天铃一出,近几日碰过魔气的仙君,全都跑不了!

    楚虚逸和赵仁贤与东方朔师出同门,关系也很不错,早被他叮嘱过要多多照看苏吉利。

    仙佛大比时苏吉利收了那么多魔植,并不是秘密,更何况前头的株地因为炼器材料错综复杂已经被抓起来,楚虚逸得了消息脱不开身,就赶紧让赵仁贤来带走苏吉利。

    此情此景,再不由人磨蹭,可以说是争分夺秒!

    谁知听了赵仁贤这番解释的苏吉利,面色却有些诡异起来。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猜到了这场祸事起于玄旗和幻心魔镜,另一方面……

    苏吉利稍稍顿住赵仁贤的胳膊,“仁贤仙君,不知这一次怀疑与魔界有染的仙君都被关到哪儿了?”

    赵仁贤被问得一愣,“自然是天牢,只是这次事关重大,嫌疑重的,可能要直接被关进……”

    “天寒炼狱?”苏吉利两眼放光,干脆停了下来。

    ……赵仁贤被苏吉利这副诡异的兴奋样雷到了,甚至也跟着她一起忘记了赶路。

    “是啊,天寒炼狱。”

    天庭的天牢,当然不简单,内分数层,和各宫殿一样按照等阶层层分了数阶,而天寒炼狱,位列第七,主刑拷问,内有冰寒炽火两重天,各司其职。

    “苏吉利,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赵仁贤未等苏吉利一双大眼睛呼扇完就要拉着她继续向前,苏吉利却再次将赵仁贤拽停原地,面色凝重。

    “仁贤仙君,这样不好。”

    “什么不好?”赵仁贤已经有些急了。

    苏吉利戏精上身一般莹润了眼眶抓住她的手,“你们这样帮我打掩护不好,我在仙佛大比做的事,有几个仙君不知道?此时他们若是再玉明宫找不到我,必定会让你们负责,这样真的不好!”

    赵仁贤摆摆手,“此事不用你担心,我已经和楚虚逸商量好了,就说已经将你派到下界长达一月,若要召集,怕不容易,能拖几天是几天!”

    苏吉利的眼睛越发湿润,若要放在平日,她这眼泪自然是为了这几人的同袍情谊而流,可今日,她打心底里不想被这样照顾。

    因为天寒炼狱,正是她那地图上到达不了的地方之一啊!

    可她要是直接和赵仁贤说自己就是想进天牢,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要多奇怪多奇怪?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拖!

    拖到天兵天将将她抓走,如此全了赵仁贤的心意,自己也好顺利成章的去天牢游历一番。

    也许是老天也在帮苏吉利,就在赵仁贤再次要拉着她赶路的时候,前头云端终于浮现出几个盔甲加身的人影。

    赵仁贤紧张之色顿现,“遭了,来不及了!”

    苏吉利却在掩头时长出一口气。

    上赶着进天牢,算来算去,天庭上下也只有她一个了吧?真是要为自己鞠一把泪水了。

    “仁贤仙君,既然来不及,也是天意,你的心意我领了,我行的正坐得直,牢狱之灾躲不了也不惧,你且宽心,顺带替我和虚逸仙君道一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