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49章
  • 下载
  • 果然,李青天只站了片刻,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讯铃声。

    “谁啊?”李青天招呼一声,未有回应,开了门禁却未见人身。

    苏吉利险险在最后关头出了天王殿,却还是因为估算失误,没来得及回到玉明宫就被迫提前回到了身体。

    幸而她寻到的地方隐秘,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无妨碍,关键是……该怎么蒙过巨寻酒?

    在他眼中,她应当还在屋中醉酒才对!

    苏吉利讪讪进了玉英宫,却没看到巨寻酒的影子。

    顿时心内一松,幸好幸好,既然没在怎么说都由她。

    她还怕因此伤了二人和气,巨大哥好歹担着巨灵神的军职,虽然初来上九重天,却很容易接触到一些高阶仙君仙将,打听创生池和弥天瓶的事会方便些。

    自己可不能得罪这位好大哥。

    苏吉利捏了个信诀拜别告辞,巨寻酒的回信塞了她一嘴的口粮。

    “哎呀!苏妹子,阿紫约我去昆仑宫,把你给忘了!对不住啊,酒未尽兴,下次再约!”

    是她多想了,巨寻酒这么心大,怎么会因这些琐事和她生隔阂,反倒是她该好好维系二人关系。

    只是……巨寻酒如今官运亨通,情场顺遂,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苏吉利摇头叹息,回玉明宫服下了今夜份的入魔水。

    这段时间恢复的记忆,一直都是与麟天琪游玩和讨好孙悟空的细节,那三百年,她还真是发挥了富二代本个没晚又不知收敛……

    只把西游当成了一场梦。

    以至于落到如今的境地,约莫是老天看她不爽,强行让她关机重启,融入社会,从底层重新做人吧。

    算算日子,等孙悟空大闹天庭被压到五行山下,服用入魔水也就该满三个月了,届时应当就能想起所有的回忆。

    她倒还真的有些好奇,当年跟着大圣跑到灵台方寸山的‘苏三’,到底学了些什么?

    兜率宫中,孙悟空已经被烤炼了四十八日,再过一日,就是他重返出炉,大闹天宫的日子。

    但今日对于须菩提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封在他体内的弑神枪,终于要上第二层封印了!

    此印一成,除非三庭两界共同出手,否则无人能够堪的破!

    届时就算如来有疑惑,也看不破弑神枪的下落。

    广灵一早就将兜率宫中的人全部驱散,守在旁侧,须菩提见时候差不多了,示意他也一道出去守着。

    广灵恭敬行礼后退了出去。

    兜率宫中终于只剩下须菩提和孙悟空二人。

    “孙十,炉火可还受的?”

    “再烤十年八年也受得!”孙悟空的脾性依旧很硬,但却已经显得理智许多,不再像刚被关进来时那么暴躁了。

    须菩提知道这是阵法开始起作用了,心中一轻。

    这场加诸在孙悟空一人身上的重担,终于要走到了头!

    “放心,不会关你十年八年的,你我师徒缘分一场,明日此时,八卦炉火会交替冷炉,你若想离开,只管离开。”

    “哼,你当我还会信你吗?”孙悟空稳稳端坐在炉内,双眼已现火眼之色。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从未说过谎。”须菩提在炉旁守了半日,直到看着炉火中最后一丝封印之力也灌入孙悟空体内时,才起身离开。

    “炉里那个丹不错,若还信我,吃了再走。”

    须菩提离开许久之后,孙悟空才看向头顶。

    明火通炎处,那丹半铜红半铁金,从他被须菩提关进来时就被烤炼在头顶,原来不是为了将他熔炼进去,而是一早给他准备的?

    最初些日子,他的确吵嚷燥热被烤的难受,可后来却发现自己每日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今日从晨到现在,再未发过昏,比当初在齐天大圣府时还要好些。

    须菩提表面是在惩罚他,实际上却极有可能在帮他调理内息。

    为甚?

    孙悟空随手将丹拿在手中。

    竟是连个禁制都未曾设过!

    聪明如孙悟空,很快猜到了些缘由,却只觉心火旺盛。

    如今来弥补他有什么用?苦受了,花果山也灭了,此前种种,错的因不在他,受的果却只有他,为什么?

    他心中的怒火比炉火更盛,丹药被扔在嘴中咬的咔咔响。

    第二日,重火八卦炉真如须菩提所言,在同样的时辰冷炉灭火。

    周围未见一人!

    孙悟空当即金箍棒一戳,捣翻了八卦炉,大闹了天庭。

    虽然剧情老旧,可对于天庭众仙众将来说,却是头一遭。

    整个天庭在一日内被闹得大乱,只有苏吉利因为事先被剧透过,淡定如常,只在初闻消息的时候,做了做样子。

    佛界内,如来得了最新消息,看向金蝉子。

    “这就是让你去查的结果?”

    金蝉子剑眉微落,起身抱礼,“佛祖,是我没看出来。”

    “算了,此事你不必再插手。”

    看着金蝉子退下,如来宛如看一朵云一阵风般不动声色,待另一人上来,才冷冽开口。

    “让天庭出面,我要亲自见见这个孙悟空!”

    “是!”

    “还有,金蝉子品行未定,佛缘性短,送往下界重新历练历练。”

    “……是。”暗处那人恭敬又回一声,消失无踪。

    无边云海内终于再无声息。

    正当如来准备合眼宣佛时,云海外却来了位手扶玉瓶的熟人。

    “观音佛主?”

    “如来佛祖。”观音与如来见了佛礼,面上一贯的济世笑容。

    “我来是有一事想同佛祖商量。”

    “说说看。”

    “此事此前也与您说过,就是扩信徒、选人去四洲诸海取经宣佛法的事,如今时候似乎差不多了。”

    252章 寻经非常道

    从李青云那儿得到护生镜可能所在的凡间地图的第二日,苏吉利就借着拜访新晋土地仙东方朔的名头到了下界。

    九重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算起来已经与东方朔一年未见了……

    苏吉利打出拜访的信诀,等了多半日,才等到东方朔的回信。

    “我很忙,有事说事!要是来奚落的,就免了。”

    ……好吧,她确实想刺激刺激东方朔,好好的星君不当,非要故意损毁星扇下来,还想甩锅给她,真当她吃浆糊长大的?

    左右得见个面走个过场,打听到土地仙办事处,苏吉利一路乘风落在了股钟山脉。

    股钟山脉内,分了东西南北中五座五向的山脉,其中东西南北各对应了四洲五海的地势,四条山脉上分别修了一条长而广的道,分布着四洲五海的土地管理,一路集中到中山。

    中山则设着各总办,负责总管分配。

    东方朔虽然没了星君仙位,也捞了个土地仙主管之一,此刻正在中山上奋笔疾书。

    苏吉利寻到地方的时候,没看到人,只看到了一案牍快堆到房顶的卷册……

    “东方朔?”她喊了一声。

    有闷闷的声音从卷册后传出来,“来的倒是快!”

    声落,东方朔狼狈的从桌案旁转了出来。

    土地仙的官袍是一种不透亮的灰色,穿在东方朔身上,却意外的合身合气场……到不是苏吉利记忆中的风流倜傥,英朗俊逸,而是……一种诡异的邋遢感。

    没了风流劲儿,没了神机妙算的仪态,若不是那张脸还英俊依旧,苏吉利简直要以为,这是某个假扮东方朔的人!

    “你怎么搞的这么……”苏吉利话比脑快,呲溜就出了嘴。

    “你倒是过的红光满面!”东方朔没少听这种话,反击却反的一股子酸味儿。

    苏吉利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东方朔恨恨卷了把袖子,再懒得搭理苏吉利的疯笑,哼了声重新转到案后继续批卷。

    苏吉利笑不动了,再笑下去,就真的要把东方朔惹毛了。

    “咳咳,”清利了嗓音,苏吉利在东方朔桌上放了一瓶仙灵水。

    “朔兄,来,仙灵水,精神不济烦躁难定的时候喝上一杯,特别管事儿!”

    东方朔的笔一顿,嘴角抽了抽,“你这仙灵水哪儿来的?不会是从月宫那只兔子手里坑来的吧?你把我当兔子?”

    “……哈哈哈,朔兄,拿错了,仙悟酒和飞烟酒才是孝敬。”

    苏吉利讪讪将仙灵水换成了两瓶仙悟酒和飞烟酒。

    东方朔终于顿下笔头,朝苏吉利恩赐般歪出半个脸。

    “说吧,又有什么事要麻烦我?”

    苏吉利恭敬的取出几张地图。

    “听闻天庭的乾坤袋落在凡间,似有移动,想请你闲时抽空去查查。”

    她在上九重天,一出一入极不容易,只能委托大兄弟帮忙看顾。

    自然不能告诉东方朔要找护生镜,所以找的借口是传说中的乾坤袋。

    当年仙佛魔一战,落到凡间的宝贝无数,护生镜算是最珍贵的,乾坤袋同样价值不菲,不过对于拥有幻心魔镜的苏吉利来说,却无甚用处。

    东方朔被骗了个正着,“呵,天庭的宝贝还没拿完,就开始惦记无主之物了。”嘴上讽刺,手里却接过了苏吉利手上的几幅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