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46章
  • 下载
  • 何其可笑!

    童初府内,虽然摆明了不护短,真武天尊却还是有些忐忑。

    当初观音将苏吉利托付给他时曾叮嘱过,天庭内,但凡苏吉利出了什么事他都不必出手,那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若他真的出手,反而要起反效果。

    让她自己受着,反而会无痛无痒的平安结束。

    正是因为这叮嘱,他才会让玉清宫的人将苏吉利带走。

    也不知道这决定是对是错,真武天尊有些心神不定,站起身刚想出去看看,触及黑塔内的周天劫运阵,又顿了下来。

    且先等等看,观音不是个爱说谎的,苏吉利……看起来单纯,实则也是个有成算的……

    就这样,苏吉利在天牢里,没等到任何援手。

    其实本也不需要什么援手,借用师傅名目进玉清宫已经在童初府时报备过,若是师傅真的要追究,早在天兵拿她的时候就说出来了,如今只要她咬死没见过沙左纪,就算王母想连坐,也没有任何证据。

    更可况……纳物袋还被她……想到在童初府干的事,苏吉利笑了。

    247章 好巧啊

    句芒被救,对王母来说非同小可,因为在天庭众仙的认知里,句芒早已是个死人。

    王母当年虽然将他暗中羁押,却因为心魔誓不能斩杀,加上句芒还有秘密未说,这一拖,便拖了这么久。

    本已经违背法条,若是句芒逃出去再被人发现,她怕是都要被连带着受到怀疑。

    王母在玉清宫殿中焦躁难安的时候,宇文浩辰终于禀告消息。

    “王母娘娘,苏吉利已经羁押在天牢内。”

    王母宛如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般看向宇文浩辰,“查了吗?”

    宇文浩辰沉默了两秒,才点头。

    “查了。玉清宫内的住所、甚至下九重天曾经的住所都查过了,没有任何疑点。”

    王母气的拍案而起,“怎么会什么都没查出来?她在仙佛大比里摘了那么多魔植,怎么想都不对劲!再去查,看看那个苏吉利拿着那些魔植都去干什么了,这段时间与谁相交甚密,有没有见过卷帘,全都抓了审问!”

    宇文浩辰再度沉默几秒,却没有去办事。

    王母微微冷静下来,“还有什么事?”

    “王母娘娘,这几件事我已经都查过了,只是……”

    “说!”王母心头升起不妙的预感,紧紧盯着宇文浩辰。

    “苏吉利……与东方朔相交甚密,好像还和……”

    听到东方朔三个字,王母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东方朔算是佛界放在天庭明晃晃的外交棋子,若是他真与苏吉利相交甚密,以佛界不揉沙子的性子,她八成和此事无关,可又会是谁在帮沙左纪?

    难道那后颜儿真的混到天庭里来了?

    王母听的气滞于胸,“继续说!”

    “苏吉利好像还与金蝉子上佛相熟……前日上佛来天庭求战,曾在玉明宫与她一聚,当着许多仙倌的面提过那些魔植,说是……送到玉明宫株地那里做人情了。”

    株地炼器喜欢加些奇怪植株的事,王母也有所耳闻,魔植到他手里倒说得过去。

    也就是说,苏吉利并无疑点。

    “真武天尊可曾说过什么?”

    “天尊只说秉公办理即可。”宇文浩辰回道。

    王母有些头疼起来,挥了挥手。

    “事关东方朔和佛界那边,不好太过,就说今日玉清宫丢失重宝,再去抓些人,做做样子,明日放了。”

    “是。”虽然又接了一堆活,宇文浩辰却明显轻松了几分,他想起一事又禀告道。

    “王母,东方朔私自动用星扇,这几日也要被查问,是不是借机一并查查?”

    “星扇?”王母的注意力被转移,“他这些年在天庭从不曾犯错,怎么会明知故犯?玉帝知道了吗?”

    “知道了,似乎也和佛界那边打过招呼了,观音递过消息,也说是……秉公办理即可。”

    “哦?”王母的心气儿顺了几分,“亏得西王母整日与他交好,这倒是个好消息,既然有机会查,查查也好,若是玉帝下旨收押,将他和苏吉利关到一块去,仔细看着。”

    宇文浩辰终于领命下去了。

    王母转到后堂,面上泛起一丝疑惑。

    苏吉利来到玉清宫一事太过巧合,饶是一切疑点都被解除,还是哪儿觉得不对劲。

    可她若真和沙左纪里应外合救走句芒与魔界有染,今日就不该大摇大摆的进玉清宫,更不该事发后主动去真武天尊处。

    真武天尊眼中最揉不得沙子,这一去其实已经算是洗清了她一半嫌疑。

    至于东方朔……更是没有可能。

    佛界与天庭对鼎而立,东方朔作为中间人,必定被考察过无数次。

    看来……是她多想了,只是这样一来,与沙左纪里应外合之人又会是谁?

    难道天庭真的有魔界余孽混入?

    看来,是时候大清洗一番了。

    这间天牢除了一张矮塌,什么都没有,周围也没见什么牢友,苏吉利喊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无聊。

    她虽然被抓了,可身份放在那里,王母没有证据,不可能亲自来拷问她,既然不能拷问,想出去就只是时间问题。

    今日之事,她也算是谋划深远,方方面面都顾及到了,也猜了上中下几种可能,可独独没想到事发时真武天尊没有给她撑腰,结果就导致了最糟糕的可能。

    天牢一日行。

    不过这也说明,句芒对王母来说是真的很重要,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下。

    毕竟想要获得创生池池水,除了利用王母,就是利用玉帝……如今看起来,还是王母好操作一些。

    苏吉利坐在矮塌上,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牛,都敢肖想王母了……唉,重担压身,不得不出手啊。

    她也想当个奉公守法的好仙倌,可谁让观音给她出了这么多难题?

    创生池池水、弥天瓶、九品混沌仙莲、护生镜,哪一个都叫人头疼。

    可只要能让鹏双霜复活,再难都得试试……

    正当她给自己打气时,牢外脚步声锁链声渐大,竟是又有仙人被押了进来。

    天庭众仙若是犯了错,几乎当日就被处置了,没想到天牢一日游的时候,还能遇到一位牢友,苏吉利生出几分兴致朝来人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东方朔?”

    很显然,东方朔对于会在天牢里偶遇苏吉利也很惊讶。

    “苏吉利?你怎么……”他刚要上前,旁边的天兵就朝他挥了下长矛。

    “到了!”

    东方朔的动作被挥停,讪讪挑眉。

    一行人越过苏吉利的牢房,停在了她的隔壁。

    东方朔就这样被关在了苏吉利旁侧的天牢里。

    “……你犯了什么事?”

    “……你犯了什么事?”

    二人刚等天兵离开就齐齐发问,随后东方朔先回道。

    “还不是因为你,我去拦孙悟空,被人给打了,还将随身带的星扇打坏了,如今要被追责,师傅说让天庭秉公办理,今后我这星官怕是做不成了。”

    苏吉利有些讪讪的尴尬,“我让你去拦人,又不是让你去打架,再说你怎么能拿星扇这么重要的东西当武器?别是故意的吧?”

    东方朔冷笑一声。

    “你倒有理!情急之下谁顾得上那么多,”东方朔更好奇苏吉利怎么会在这里,“你呢,你干了什么被关到这里?”

    苏吉利摸摸鼻子,“今日路过玉清宫的时候,有些好奇,就进去看了下,结果出来没多久,玉清宫里就丢了宝贝……”

    东方朔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几日未见,你贪宝贝都贪到玉清宫去了?”

    说什么大实话!

    248章 得镜如此

    苏吉利愤愤解释,“我是喜欢宝贝!可得来的那些都过了明路,玉清宫是王母和玉帝的私居,谁会那么不长眼去……偷啊。”

    声音越来越低,苏吉利有些说不下去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还真得练,她虽然没偷东西,却偷了个人出来。

    东方朔伙同苏吉利干了那么多事,早就看穿了她的本质,自然不会信这些鬼话,见她不想说,也就不问了。

    “我即将被贬,以后闯祸悠着点吧。”他叹一口气摇头坐回了矮塌上。

    苏吉利也有些伤感起来。

    天庭数十年,东方朔算是见证了她从一个小白仙倌成长为油条老司机的唯一人。

    一起偷过桃、一起坑过官,她能有如今的成算和本事,少不了这位的影响,一想到从此以后可能再见不到他,苏吉利顿时没了心思斗嘴。

    “严重吗?会被贬到哪儿?不会重入轮回吧?这年头世道险恶,猪刚鬣就是入了轮回道却投错了胎,你可别学他……”

    东方朔坐在一边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

    能把安慰关心的话说的这么难听,苏吉利也算是个人才,他敲了敲精铁栅栏打断苏吉利的啰嗦。

    “不会重入轮回的,顶多到下界担个旁的闲差。”

    “哦。”苏吉利点头,“这就好,既然罚的不重,那我再求你件事儿呗?”

    东方朔失笑,“我就说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感情是又惦记让我背锅!”

    刚要问是何事,他心头一跳,改说为传音。

    “有人探听,回头再说!”

    苏吉利还带着一脸的讨好,听到传音有些怔愣,随即也坐回了矮塌上。

    二人一左一右对眨了会儿眼睛,终于齐齐躺下长叹出声。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