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44章
  • 下载
  • “沙大哥,我没有杀后颜儿,本就没有后颜儿,后颜儿就是我!”

    沙左纪如被人点穴再次立在原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魔界之人?不对,你都被真武天尊收为弟子了,不可能和魔界有关系,可……不对……”

    他脑子皱成一团不成线,苏吉利却知道不是这样的时候。

    “沙大哥,我和你一样,都和魔界有些缘分,你想救句芒,我也要去!”

    这话总算让沙左纪反应过来了,他拒绝的很利落。

    “不行!就算你不是后颜儿,也不能去!”

    苏吉利指了指光明殿的方向,“沙大哥,你总不会有什么分身术,既能够挡了琉璃光,还能去救句芒吧?”

    沙左纪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当然不是事先知道的,是猜到的。

    苏吉利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沙左纪摔坏琉璃盏这件事不太合理,可如果他的目的不是琉璃盏,而是琉璃光呢?

    琉璃光耀三界不是凡物,若是琉璃盏被毁,一时间还真不好找什么东西去盛载,若是苏吉利所料不错,王母关押句芒的地方,应当就在光明殿附近!

    琉璃光受了影响,沙左纪自然有时间脱身去救人!

    一肚子算盘被人料个精光,沙左纪对苏吉利的印象,霎时间天翻地覆。

    244章 合作

    苏吉利站在沙左纪对面,看着他一张脸闪过惊讶、惊愕、惊怒,最后变为失望,并没觉得多遗憾。

    当初本就是她先带着目的靠近,如今主动掉马,也没什么好委屈的,比起日后被发现时再尴尬,还不如现在主动坦白,至少主动的时候,选择更多些。

    “沙大哥,当初昆明宫一遇其实并非偶遇,我是故意靠近你,实际上在鬼市结束后没多久,我就发现了你是卷帘仙君的事。”

    沙左纪的失望表情终于变成了警惕。

    “你和天吴长老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有玄黄旗?”

    如果是夺取的,应该不会用才对。

    难道苏吉利也和他一样吗?他欠了句芒一条命该还,那苏吉利又欠了什么?

    苏吉利自然不可能告诉各种缘由,便说出了早就想好的借口,“当年我在下界的时候,曾救过天吴长老,玄黄旗也是他赠给我的。”

    这话九成九的真,苏吉利说的时候特别自然。

    沙左纪没看出什么说谎的痕迹,却也没有全信。

    当年他还在凡界时,先是被句芒所救,后来发现句芒救他的时候带着一身伤,也曾助他良多。

    二人互助互惠有过不菲的同舟共济的情谊,因为如此,句芒离开时才告诉了他玄赤旗的事,可最后也没有将玄赤旗送与他。

    他手里的这枚,还是在陈天君手中好不容易得来的。

    若是苏吉利也救了天吴,按照天吴和句芒师兄弟几个的相似性子,应当也不会因此就将旗子送出去,除非……

    想到最后的猜测,沙左纪对苏吉利的防备稍稍减了些许。

    想让苏吉利说出实情,看来是不大可能了,但能让天吴长老心甘情愿的赠与玄黄旗,还教了用法,品性应该是能信得过的。

    此前寻机靠近他,恐怕也是为了明哲保身,毕竟如今的天庭,就连王母都不愿被人发现和魔界有过关联,沙左纪的防备再次降低,开始认真的考虑苏吉利同行的可能性。

    “你可知今一去,要担多大的风险?”

    日光渐盛,再不久,就是救句芒的最好时机。

    苏吉利见沙左纪终于动摇,指了指天色,“即便是被发现,也无怨无悔。赶紧吧沙大哥,再过一会儿天兵就该来巡查了,过了那个时候再想鱼目混珠就不成了。”

    没想到苏吉利提前做了这么多功课,还知道正午时分是最佳的动手时机,沙左纪不再犹豫,指向光明殿。

    “光明殿内的琉璃光和琉璃盏虽然无人看守,但东南西北四殿内却时刻有仙娥仙童在办事。若是在其他时辰随意靠近触碰,必定会干扰四殿光芒,也极易被发现,所以只有正午时分,天兵天将例行公事进光明殿查验时,最适合动手。”

    这事苏吉利已经猜的差不多了,直接打断,“沙大哥,你还是说说怎么去私牢,怎么救句芒吧,四殿的光到底和琉璃盏有什么关系,一会儿咱们怎么做,是你去救人还是我去救人?”

    沙左纪原本打算自己动手的,如今又来了个苏吉利,自然要变一变计划。

    “关押句芒的私牢就在东殿内,开关被王母娘娘设在了琉璃盏下方。一会儿我跟着他们进光明殿开机关,你须得在半盏茶的时间进到私牢内,救出句芒,等天兵走到北侧,半盏茶过,我会将琉璃盏归位,届时地牢的开关就会关上,再想开就得等到明日这个时候了。”

    王母虽然不常去私牢,但若不及时出来,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一日的间隔,足以被发现端倪,到时候主谋的沙左纪不会被轻饶,就连苏吉利和句芒也得一并搭上。

    听沙左纪分析了要害,苏吉利顿觉压力加身,慎重点头。

    “我一及时带他出来!”

    沙左纪又告知了苏吉利私牢的位置和内里机关等事后,一队天兵终于姗姗来迟,陆续进了光明殿。

    “看好时机,机关一动,你就立时进去!”

    苏吉利点头,捏了个隐身诀,踩着地上因为天兵身影遮挡而出现的阴影蹿进了光明殿右侧东殿。

    王母私牢的入口,就在东殿内堂的一尊玉面山水镜后头。

    东殿作为光明殿附殿,内里一应事物都只是摆设,不做正用,苏吉利进去的时候,只有两个仙娥在一旁站着溜号走神。

    时机再好不过!

    天兵在光明殿内总共要停两盏茶的时间,东南西北分别会站定半盏茶,此时他们正如沙左纪预料的那般,停在了琉璃光所照的东侧,也挡住了东殿内的盛光。

    沿光至内殿,有一串光影稳稳投出了长而奇怪的形状,甚至有一部分还打在了其中一个仙娥身上,只是这样的日子太过雷同,她连眼睛都未扫一眼。

    苏吉利瞅准机会摸到了唯一那尊玉面山水镜旁,默数了三二一后,就朝着镜后的墙壁撞了过去。

    果然有结界,只是此时已经被沙左纪如约打开,苏吉利并未受到阻拦就轻松地进去了。

    王母的私牢,根本不像是个关押犯人的地方,精致桌椅一如外面,私牢被前后隔成三进,若不是有沙左纪提前告知,苏吉利怕是错以为自己入了什么客居的殿宇。

    句芒此时就被关押在最里间。

    有沙左纪踩过点,苏吉利很顺利的绕过了外间机关,到了最里面。

    最里面的房间终于像个牢房样子了。

    虽然摆设依旧精致,房内却多了一面拷问架,架子上的人,满头白发覆面,衣衫褴褛可见血迹,露出来的四肢细瘦到可怖。

    应当就是听闻过的句芒长老了。

    苏吉利绕着拷问架转了一圈,见句芒的身子还有些起伏,松了一口气。

    “看来没死,否则就白来一趟了。”

    声音很小,可架子上的句芒还是动了动指尖,抬起了头。

    正和苏吉利对视在一起。

    这是一张瘦到有些脱形的脸,眼睛却很黑很亮,黑亮到不像是一个犯人的眼睛。

    苏吉利一瞬间有些失了神,脑门一清又瞬间回神。

    “好厉害的迷惑术!”她叹一声,赶紧避开句芒的眼睛。

    “你不是王母的人?”

    看着眼前有几分眼熟劲儿的姑娘,句芒黑亮的眼睛内透出疑惑。

    “沙左纪托我来救你,其他的容后再说,想拔掉这锁魂链不容易,你切记忍着不要出声!”

    苏吉利简单解释了下就开始动手拆除锁魂链。

    245章 琉璃盏之过

    苏吉利刚动一下,句芒就轻嘶了一声,她顿住手重新站到句芒对面。

    虽然锁魂链只是轻垮垮套着句芒,可凡所魂体,必受约束,这疼痛确实非一般人能忍,苏吉利开始考虑起之前想好的主意。

    “如果你实在忍不了,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句芒那双黑而亮的眼睛闪了闪,“什么主意?”

    苏吉利嘿嘿一笑,“很简单,打晕你,然后把你的嘴堵上。”简单粗暴,但却真实有效。

    句芒愣滞一秒才眨了下眼睛。

    “倒是个好办法,动手吧。”

    还以为此举会被喊停,苏吉利有些小意外,然后取出一柄锤头在句芒脑袋上比划了一下。

    “……姑娘,我如今魂体重伤就剩一口气撑着了,这一锤子下去,我怕从此以后都不用出声了。”

    好吧,苏吉利又换了一柄小些的狼锤出来。

    前后都是锤头,看来没别的了,句芒闭上了嘴。

    苏吉利哪可能真的用锤头怼,这柄小的是她提前准备好的‘案发工具’她见句芒闭上眼睛等待结局,她暗戳戳一笑,才取出了准备好的药丸递。

    “喏,裂魔丹,吃吧。”

    裂魔丹三个字,让句芒刚合上的双眼重新睁大,“你……唔!”

    苏吉利的药丸已经趁机喂到他嘴边,一把塞了进去。

    “闭上嘴,有事等出去再说。”就算出去,也没什么好说的。

    裂魔丹是天吴长老炼制,药性猛烈,只针对魔界之人,在如今的仙佛两界是一种绝迹的丹药,方才句芒之所以那么惊讶,应当是猜到了什么。

    可事关天吴长老、妄言村,甚至还有自己的安危,苏吉利才不会犯傻。

    混迹天庭这么多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已然有了心得。

    如果方才用锤子试探句芒时,他意志能坚定些,说不定自己还会解释一两句,可一个在这种关头都不愿信任队友的人,很有可能是个大猪蹄子。

    如果东方朔听来的小道消息都是真的,句芒长老真的是魔界灭亡的导火线,那他也算得上魔界一大毒瘤了,单论对王母的痴情情谊,此人还能算是个真心之人。

    可对于民族大义,却只能说是奸臣贼子,仅因为对王母的一往情深,就拿魔族安危去赌,若是此刻她轻易透露了什么,难保有朝一日不会被搬起的石头一道砸了。

    总而言之,苏吉利对句芒的初印象,极差。

    裂魔丹药效极快,句芒刚咽下去不过两息就晕了过去,见时间差不多了,苏吉利几个起落就将锁魂链拆掉扔在一旁。

    锁魂链的痛感不轻,即便是晕着,句芒还是被疼的抽搐了好几下。

    冷血又无情的苏吉利,看也未看将他拎到一旁,又把先前准备好的魔界破阵锤扔到地上,算是布置好了第一案发现场,随后拖着句芒原路返回。

    一路有惊无险。

    待她小心的将句芒带到玉清宫一侧墙角,轻呼一口气后就赶紧给沙左纪发信诀。

    “人已经救出来了,我在南天门外等你。”

    她刚要动身,沙左纪就回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