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43章
  • 下载
  • 论星运会讨论的如火如荼一如往常,苏吉利一反常态的面色阴沉,等到大会结束,推开上前套关系的众位星君,她直接黑着脸回了玉明宫,转头进了幻心魔镜。

    镜灵早已经把天吴长老抓到了妄言村外的一处山头上,山上层层叠叠的药田里种着的正是它替苏吉利培育的魔植。

    苏吉利当然没什么心情赏魔植,几乎是怒吼着将两面旗帜摔到了天吴长老面前。

    “天吴长老,看你做的好事!”

    天吴此前已经听镜灵说了这两面旗帜的异变,知道秘密捂不住,便很主动的跟着镜灵来了山头。

    此时见到旗帜上的血红‘芒’字,他不敢置信之余,竟开始嚎啕起来。

    “没死!句芒没死!哈哈哈哈,太好了,没死……”

    “没死?句芒?”

    苏吉利的怒气微减,从地上捡起两面旗帜。

    “你怎么知道他没死?”句芒早就被王母正法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除非……想到昨日沙左纪酒后所提,一个猜想冒出苏吉利心头。

    天吴被镜灵捆着,嚎啕渐止,开始解释。

    “苏姑娘,当初之所以没告诉你玄旗有七面,一方面的确是我有私心,可另一方面,却是想让你置身事外。”

    七面玄旗在年前,实则是魔祖赠与他们师兄弟七人的联讯法器,这旗帜后来被他们师兄弟七人各自加持炼化,拥有了不同的用处。

    可当它们被集齐时,却拥有着号令诛魔的作用。

    “苏姑娘,玄旗七,魔重聚。知道这件事,对你毫无益处。所以我才没有详说,只是……玄黄旗和玄橙旗上的‘芒’字,却是句芒与我们兄弟七人约定的求救信号。”

    苏吉利抬眸,“你希望我去救他?”

    天吴很想说是,可他没有这个立场去求。

    苏吉利若是出了事,不仅句芒会死,就连妄言村也可能被拖下水。

    他狠狠闭了眼,“不必救!苏姑娘,你只当不知道这件事罢!”

    还算是个聪明人,苏吉利站起来。

    “话是你说的,做不做却要我说了算。玄黄旗我留在这里,此后无论再有什么异动,都不要再来打扰我。”

    这话,苏吉利是对着镜灵说的。

    “放心吧主人!镜灵一定替您看好旗子,看好天吴长老!”

    苏吉利出了幻心魔镜,将自己从头到脚打扮了一番,循着玄旗异动,到了姑射山。

    见到了沙左纪。

    她的确不是很想掺和到魔界之事里,可事关沙左纪,却又有些不一样了。

    如果能够凭着这件事和沙左纪拉近关系,说不得真能让他帮忙去创生池走一趟。

    如今在沙左纪眼中,她不是苏吉利,而是魔界妄言村后土家的幺女,后颜儿。

    既然沙左纪想去救句芒,她身为魔界子民,自然是该见一见的。

    “你来了。”

    姑射山中,沙左纪终于等到苏吉利所幻的后颜儿出现在洞口。

    “沙左纪?”苏吉利不仅换了容貌,连嗓子也换过了。

    “后颜儿?”沙左纪认出苏吉利,不疑有他,言简意赅。

    “后姑娘,你既然有玄旗,想必个中缘由都清楚。句芒长老还活着,若我有办法将他从天庭救出来,你可能带他走?”

    苏吉利原本以为沙左纪只是来告诉她句芒还活着,顺带送些天庭路线图让她自己动手,没想到居然想要送佛送到西。

    这让她怎么找机会暴露身份,拉近关系?

    还是得让他带着自己才行。

    “我怎么信你?句芒长老已经失踪了多年,你说他没死就没死吗?”

    沙左纪也知道此事不易说服人,取出一面巴掌大的圆镜递给苏吉利。

    “稍后我就会去救句芒,这是同心镜,是真是假,只需看着便知。”

    还没等苏吉利想出什么办法跟上,沙左纪已经转身干脆离开。

    243章 偶遇

    看来想借用后颜儿的马甲一起去救人顺便拉近关系的计划不成了。

    苏吉利遗憾的回了上九重天,开始使劲儿回忆西游剧情。

    西游里并未详述沙左纪被贬下天庭是什么时候,只能确定是孙悟空被关在五行山之前。

    这样算来,也就是最近会发生的事。

    如今想来,沙左纪打翻琉璃盏原本就透着诡异。

    该不会……沙左纪救出句芒的依仗,就是琉璃盏吧?

    是与不是,还是先打听打听再说。

    既然要利用沙左纪靠近创生池,就不能让他太早出事,至少现在不能!

    所以救句芒这件事,最好她自己做,还要做的比沙左纪快!

    让他措不及防!

    还要让自己全身而退!

    往来天庭二十余载,苏吉利终于迎来了又一件富有挑战的事。

    句芒被关在何处她没办法知道,但想要了解琉璃盏在何处却不难,苏吉利只在五明宫附近晃了半日就得来了确切消息。

    琉璃盏其实并非要物,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它盛载着的琉璃光。

    琉璃光本是西天药师佛的法物,因其承载着光照三界之暗的重要职责,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两界互借供奉,美名其曰,镇邪。

    琉璃盏光耀三界,虽为重宝,却并未被看管在玉帝办公的斗牛宫内,而是被放在了玉帝与王母府居的玉清宫内。

    苏吉利从纳物袋里取出一卷羊皮地图摊开。

    得亏这些年与各宫仙娥关系不错,她才能偷偷画出各仙宫的地图。

    琉璃盏正是被供奉在玉清宫内的光明殿内,宫内虽有三兵五将轮番看守,可琉璃盏附近却没什么人。

    原因很简单。

    因为琉璃盏内的琉璃光,实在是太亮了!

    但凡有人靠近,甚至无需太近,周围四殿的盛光就会受到影响。

    仙界诸仙都有仙法傍身,自然也有所谓的障眼法、隐身法,可这些法术在琉璃光前都没甚用处,所以玉帝和王母特别心大,将它独自放在了光明殿内,每日午时才会派天兵去绕一圈做做样子。

    可不就是放着让贼人惦记吗?

    苏吉利摸了摸下巴,有些猜不透沙左纪到底是用什么法子隐藏行踪,才能在琉璃光照之下靠近琉璃盏。

    而且最奇怪的事,他为什么会因为打破琉璃盏下凡?难道句芒和琉璃盏有什么关系?又或者琉璃盏和关押着句芒的秘密私牢有关系?

    又不能去找东方朔这个外援,苏吉利只能亲自去玉清宫看看。

    王母和玉帝的居所,自然不能偷着进去,所以苏吉利打算大张旗鼓的进去。

    自童初府练剑结束,她厚脸皮的来到了玉清宫外头。

    两位年长的守门仙将认得苏吉利,还知道些旁人不知道的事。

    “苏纠察?今日怎么会有时间来玉清宫?”左边那位狭促的朝苏吉利挤了挤眼睛。

    心道怎么只有她一个人在,怕不是和相好东方朔约好了要在这附近见面。

    苏吉利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自己的纠察官袍,“师傅……哦不,真武天尊叫我给玉帝送样东西。”

    这个时间点正是周天星运运转繁盛的时候,真武天尊一向不出门,以往有事,要么叫人去童初府,要么就是派他的大徒弟猪刚鬣去办事,如今猪刚鬣不在了,自然要变成苏吉利这个外门弟子。

    仙将互相对视一眼,查了苏吉利的纠察官腰牌,将她放了进去。

    竟也再没盘问什么。

    实在是苏吉利太淡定了,她被真武天尊收为弟子这件事,在仙佛大比之后彻底被传开来,此时拦住她,可不等同于在怀疑真武天尊?

    想来苏吉利也不敢这样大胆,借用真武天尊的名目到玉清宫闹事。

    就这样苏吉利大剌剌的进到了玉清宫内。

    王母和玉帝的地盘,那自然是极好的。

    玉石清透,琉瓦径直,就连路遇的花草都被打理到了脚脖子处,无一不是精品。

    苏吉利一路看,一路感叹,摸到了光明殿前头,只是还没靠近外围四殿,就被路旁闪出来的一个熟悉人影拉了过去。

    “苏仙友?”

    苏吉利本以为会是某位仙将,却没料到会是沙左纪。

    “好巧啊,沙大哥!”

    这可真是瞌睡遇枕头,再没有更合适的时机了!

    沙左纪今日没有穿着明黄官袍,反而换了一身白衣,他朝苏吉利打量一眼,有些奇怪,“苏仙友,你穿成这样,该不会是来玉清宫办纠察事务的吧?”

    苏吉利笑眯眯的,一挥手将一身纠察官袍换成了沙左纪的同款白袍。

    “当然不是了沙大哥,我是来找你的。”

    沙左纪有些反应迟钝,随即恍然,“是来寻我喝酒的吗?真不巧,我今日有些事……”

    “不是喝酒,”苏吉利摆手直接打断他,“我知道沙大哥要去救人,所以特意来这里帮……”

    忙这个字还没出来,沙左纪就惊愕的捂住苏吉利的嘴巴,将她拖到了一旁更隐秘的夹道里,一派惊愕。

    “你从哪听来的事,什么救人,没有的事!”

    苏吉利从纳物袋里露出一半还浮现着‘芒’字的玄黄旗,朝沙左纪晃了晃。

    “沙大哥,别瞒了,你要做的事我都知道。”

    沙左纪看着露出来的玄黄旗彻底吓呆,随后就被苏吉利的快人快语吓傻,“这……玄黄旗怎么会在你手里……你,你杀了……后颜儿?”

    ……苏吉利笑容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