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42章
  • 下载
  • 那就只有想办法靠近王母了。

    当初七夕鬼市,沙左纪替王母送来断交费,实则是送来了她最大的把柄,不知道用与魔界有私交这件事要挟王母,能不能要来三滴创生池池水……

    好像不太容易。

    毕竟王母当年的事,也有挺多人知道的,不过倒是可以去和沙左纪套套近乎,看王母对魔界之人的态度到底是如何。

    说做就做的苏吉利,拍拍屁股就出门到了玉帝王母所居的玉清宫附近,试图偶遇可能会出来办事的卷帘仙君。

    不得不说,苏吉利一个人的时候,运气都是极好的。

    她刚靠近玉清宫方向,就看到一个高大不容忽视的宽阔背影从玉清宫里出来,往毗邻的五明宫方向而去。

    玉清宫毗邻的三清宫和五明宫,一个在玉清宫左,一个在右,各自住着给玉帝和王母办事的重要仙倌,沙左纪既然是去五明宫,八成是替王母宣口谕的。

    苏吉利在五明宫门口等了一阵,看到沙左纪再次从五明宫内出来,只是这次身后却跟了一串尾巴仙娥。

    见人不少,苏吉利刚想转身离开再寻机会,就和沙左纪对视了一眼。

    最尴尬的是,还没等她们两个互相打招呼,沙左纪身后的人堆里就冒出来一个声音,坏了苏吉利的打算。

    “这不是仙佛大比第三名的苏吉利苏纠察?怎么这个时间来五明宫了?”

    遭了,她似乎同沙左纪说过,她只是个普通仙娥。

    掉马了!

    苏吉利转过头,在沙左纪惊讶的眼神中朝他们那一帮人福了一礼。

    “玉明宫苏吉利,见过诸位仙君,见过卷帘仙君。”

    241章 卷帘的愁闷

    唉,来之前,苏吉利原本想偶遇卷帘仙君后,先用当初共诉烦闷的喝酒情谊拉近关系,再徐徐图之告诉她的真正身份。

    如今可好,被个路人甲戳破身份,虽然当初二人都佯装了身份,可同时拆穿,不是尴尬到了极点?

    苏吉利有些不敢去看沙左纪,此时他脸上应该是一副,哦原来你是苏吉利的表情。

    正当她转身想要走人时,对面引路的沙左纪却出乎意料的喊停了她。

    “苏仙友?且等等。”他大踏步转到苏吉利正面,待看清楚苏吉利的脸时,面上居然不是苏吉利以为的那种尴尬神色,反而……有几分惊喜?

    “想不到仙友居然是玉明宫的苏纠察,此前我还想再寻小友喝酒,却没能寻到,真是黑着灯笼瞎找,不知小友可愿再与我同醉?”

    真是个……豁达的人。

    苏吉利巴不得呢,连连应下。

    沙左纪笑了,顾及身后还有人在等着,简单留下一句再聚的约定,和几位仙君匆匆离去。

    一桩事如此就顺利开头了,苏吉利顿觉创生池水有望。

    第三日,当镜灵送来天吴长老炼制好的新的入魔水时,苏吉利也终于等来了沙左纪的邀约。

    沙左纪似乎对苏吉利印象颇好,居然亲自来玉明宫邀请她,苏吉利有些受宠若惊,正待问他去哪儿喝酒时,却碰到了一脸幽怨看着他们二人的东方朔站在路旁。

    “苏吉利,你可真好啊,有了新欢,就忘了旧……”

    苏吉利上前一把捂住东方朔惹事的嘴,朝沙左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他拽到一旁威胁。

    “你哪根筋不对了?什么新欢旧爱,咱们俩什么时候爱过了?”

    “下九重的天时候,还是你自己亲口在众天兵面前承认的呢。”

    东方朔发现苏吉利最近什么都藏着掖着,早就想来这么一次了。

    想他天庭最知道的名头,居然在苏吉利这里屡屡碰壁,换谁也不能甘心啊!

    “我不是告诉过你,和沙左纪保持距离,如今你这是闹哪门子?是不是他来骚扰你,放心,我去帮你赶跑……”东方朔一指头还没戳出去,就被苏吉利怼了回去。

    “这件事不用你管,我只是觉得沙左纪这个人不错,才想和他相交的。你有事说事,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坏我声誉,下九重天的事儿早就结束了,如今咱们可只是同僚的关系!”

    当初为了摆脱暧昧传言,他们还在众仙倌面前演了号几场戏呢!

    东方朔可算是见识到了苏吉利过河拆桥的本事,被气个倒仰,想怼回去的时候,苏吉利已经转身和沙左纪走远了。

    “和沙左纪相交?觉得人不错?”真当他是个傻子好哄呢啊?”这个苏吉利,真是气死他了!

    东方朔好奇的百爪挠心,却不得其解,站在原地恨声许久,才闷闷转身离开。

    他怕的,不是苏吉利藏着秘密,而是怕她去捅什么和魔界有关的娄子!

    到时候他就算是想帮她,都难插手……

    殊不知,苏吉利真就是这样想的。

    她和沙左纪一路出了玉明宫,去往最近新时兴的聚会场所,天河水榭。

    猪刚鬣被贬下凡后,瑶池豆腐渣工程被一路严查,办了一溜的官员,当初坑了她的那帮子仙倌,包括曾经洋洋不可一世的陆邪意,都被撸了上九重天的仙职,被贬去凡间担了仙倌里最苦重的活计。

    只是下马的仙人查了一路,查到主谋这一环节时,却被突然划上句号,瑶池重建的事,就这样突然停了下来。

    要等瑶池再建,除非上头发话,他们这帮仙倌,想要闲时溜达,自然就得找别的地方。

    天河水榭就这样被挖掘了出来。

    说起来,当初猪刚鬣被陆邪意偶遇喝酒,就是在天河水榭。

    天河水榭,几十步一亭阁,远望去天河滚滚星海磅茫,比起瑶池百花齐放,又是另一种风景,也算别有意味。

    比起瑶池的人种花草,沙左纪更喜欢天河水榭这个地方。

    二人寻到一处无人的亭阁,各自取酒,只互相敬了一杯,就齐齐大笑出声。

    “苏纠察?”

    “卷帘仙君?”

    “哈哈哈,久仰大名!”苏吉利是真的有些喜欢这位沙左纪的豪爽。

    与巨寻酒很有几分相似,却又多了几分克制,是位很懂分寸的酒友。

    仙悟酒和飞烟酒推杯换盏,沙左纪终于嘴巴一松,露出愁意。

    “苏仙友,你可有什么敬重爱戴之人?”

    苏吉利酒意微醺,点头,“自然是有的,最近的,就是我那好师傅,真武天尊了。”

    “真武天尊一身浩然正气,有荡魔伏邪之功,自然是该敬重的。”沙左纪似乎想到了什么,连灌了两杯酒才停下长叹一声。

    “我也有一位敬重爱戴之人,本来我以为他已经仙逝,魂魄消融,可最近才发现他似乎还活着……”

    苏吉利被这话震得酒意清醒几分,心中一瞬间冒起无数猜想。

    沙左纪身为王母亲信,在天庭似乎不大可能有什么敬重爱戴之人,已经仙逝……和他有恩果,该不会是……句芒?

    苏吉利被自己的推论吓了一跳,随即有些不敢相信的暗中摇头,回到现实。

    “沙大哥,既然此人未仙逝,自然是有恩报恩,又怎么会是一件愁闷事?”

    沙左纪见苏吉利似乎只顾着品酒,羡慕之余又带着几分不自觉的犹豫。

    “有恩报恩?原来这样简单?”可若是此人被王母看管着,不见天日,又该如何?

    苏吉利猜的确实不错,沙左纪提到的人,正是当年救过他一命的句芒。

    在得知句芒没死之前,沙左纪一直都当王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直到前阵子,他偶然进到王母私设的刑牢,亲眼见到了句芒,才想起了当年的一切。

    关于句芒,他向王母发过心魔誓,不会告诉任何人,只是没人知道却不代表就真的没人知道了。

    他内心的良知日日时时煎熬着,也只能和仅有过一面之缘的苏吉利抱怨一句……

    沙左纪一杯杯的灌着酒,被王母救到天庭转眼已经几百年过去,如今也算的上是天庭屈指可数的位尊仙君。

    可这样尊崇的地位,却让他一点都不高兴。

    因为他发现,这些年的坚持,都是徒劳,而所谓的报恩,都是虚假。

    如此看来,他在这天宫数百年,又曾得过谁几分真心?

    都是虚名罢了。

    “沙大哥,再来一杯!”苏吉利适时开口打断了沙左纪的愁郁。

    沙左纪看着苏吉利酒意上脸的真心笑容,举杯回敬,“来!”

    242章 密谋救人

    二人直将带来的酒喝了个精光才互相告辞。

    沙左纪在苏吉利离开后却又转回了天河水榭,这一次却没再喝酒,只看着天河星海坐了一夜才起身离开。

    当年的恩情,记了这么多年都没敢忘,如今到了该还的时候,怎么还犹豫了?

    卷帘之位,王母的信任,天宫高位,本就是一场虚假的交易,也是时候划上句号了。

    沙左纪神色如常的回到玉清宫,做完王母吩咐的事就出了南天门,一路到了鬼市所在的姑射山脉一处洞府内,从地底挖出个蓝色纳物袋。

    蓝色纳物袋纹绣精致,与当初交给‘后颜儿’的那个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里没有装着什么宝物,只有一面红色旗子。

    王母对玄黄旗其实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玄黄旗,其实只有一面,另一面被叫做玄黄旗的旗子,颜色更深,应当叫做玄橙旗。

    玄旗一套七面,互为呼应,除却已经现世的玄黄旗,玄橙旗,还有玄赤旗、玄青旗、玄蓝旗、玄紫旗,这七面旗帜,是当初天吴、句芒、隋川、廉辰、戴古、玄冥、飞廉七个师兄弟所持的联讯法器。

    沙左纪手中的这一柄玄赤旗,是从雨神陈天君那里所得,陈天君是玄冥这件事,天庭没几个人知道,沙左纪听闻他落马的第一时间,就私自到广明殿取走了。

    本只为纪念句芒,没想到会真的派上用场。

    他神色沉沉,指尖微动祭出一滴精血,玄赤旗上纹路顿显,精血在纹路中勾出一个清晰的‘芒’字,消失不见。

    彼时,还有些宿醉的苏吉利正站在玉明宫外醒神,察觉手间微动的时候只当有谁寄了信诀,这一低头,就被吓得魂飞天外。

    夭寿,这两面‘玄黄旗’怎么会自己突然跑出纳物袋?

    她一把攥住两面微微颤动甚至想要飞走的玄黄旗跑回了玉明宫内,没多久,就从镜灵口中得知了七面玄旗的事。

    “什么?这两面旗帜其实是玄黄旗和玄橙旗?还有五面下落未明?”

    要是她方才不是因为宿醉在玉明宫外偷懒,而是按部就班的去参加论星运会,岂不是要让天禄宫众人都看到这两面魔界玄旗的异动了?!

    这个天吴长老,撒了这样大的谎!

    差点害死她!

    苏吉利恨不得现在就扑进幻心魔镜找天吴算账,可偷懒的时间已过,天禄宫不得不去,她恨恨磨了磨牙根,嘱咐镜灵先帮她把天吴拷问一番,这才带着满身火气到了天禄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