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4章
  • 下载
  • 苏吉利眼睛亮晶晶,暗道光外面就这样了,内里该何其金光灿灿,结果一进内殿,发现自己想多了,这内堂,就是个医馆装饰,还是很普通的那种医馆。

    万青青一身的打扮在屋中最为突兀,她温婉的笑笑,“怎么样,是不是进来以后就没那么拘谨了?”

    何止不拘谨,简直接地气。

    苏吉利在心中给这位万青青小姐又加了十分,富贵不奢侈,容貌又上佳,这要放到现代,媒人都得踏破门,看万青青在屋里翻腾东西,她八卦心起。

    “青青,我牛师兄经常来找你治病,不惹你父王生气吗?”

    万青青拎着一大盒起身,“生气?父王为何生气?”

    苏吉利赶紧道,“牛师兄这个人平素糙的很,也不注重规矩,要是他没注意男女之防,岂不是耽误你的好事?”

    万青青又是掩唇一笑,“苏姑娘真是有趣,咱们妖族冠来不注重那些虚名,再说我早就被父王定了亲,如今要真该着急也不是他,而是我那位未婚夫。”

    苏吉利八卦之心更加熊熊燃起,“定亲了?哎呀,花落谁家?”

    这副模样,让万青青莫名眼熟,她一拍双手,“我就说见了苏姑娘总觉得眼熟,你与我一位好友当真是相像的厉害,她和你一样也特爱打听消息,平素与我作伴时舌灿莲花,解了不少闷子。”

    苏吉利何止舌灿莲花,本就是个莲花,她笑眯眯一笑,整个人莫名有几分狡猾,“哎?青青姑娘,那人是谁?我最喜欢结交这类人,”天大地大,消息最大,要知道她法术平平还敢在这妖魔世界横行,凭的可不就是自己的消息?

    万青青摆摆手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等日后在介绍你们认识吧,先给你这位好友看病。”

    苏吉利恍然大悟身边的正主,麟天琪这半天倒是乖觉,只是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八宝阁上的东西。

    苏吉利看过去,心中一跳,那是一盏海底石造的宫灯,外面刻了一圈绿宝石,在海宫光大之下,与先前的妖灯莫名相似。

    “别看了,”苏吉利赶紧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按到万青青身前的矮榻上。

    万青青看向苏吉利,“苏姑娘,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若是你等不及,可以去外面研究研究那些摆设。”方才她眼中的兴味十足被她看了个正着。

    苏吉利蠢蠢欲动,“那我就去看看?”

    麟天琪手背上被万青青扎了一针,两个人都进入了状态,苏吉利没得到回答,干脆转身出门。

    外面才是她该待得地方啊!苏吉利看着重新变得金碧辉煌的大厅,整个人宛如被度了金,还陶醉的转了两圈。

    也不怪她现在这幅拜金样,实在是素了太久,没穿过来之前,她好歹也算是个富二代,虽然没见过万年的夜明珠,到底也是拥有珍珠项链的富家女,只可惜命残,属于她的那些财富都是遗产。

    到这里混了三百多年,依旧是个孤家寡人,唯一与前世不同的是,她在这里更穷。

    苏吉利走到架子旁拿起一枝珊瑚修的钗端详一会儿,因为心神放松,长久以来的疲累席上脑海,只片刻过去,就混混沌沌有些不清明起来。

    自从下山,为了逃命赶路她就没好好睡过觉,身而为妖,她也照旧扛不住连日来的奔波,如今有了时间又有了困意,苏吉利干脆歪到一旁的椅子上迷瞪起来。

    “真希望一觉起来,麟天琪的病也好了,小十二也找到了……”苏吉利呢喃一句,带着明知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进入了梦乡。

    027章 花果山噩耗

    苏吉利很少做噩梦。

    穿来这里之后更是没做过几次,上一次的噩梦,还是小十二堕入妖魔道的那一场。

    也许是睡的地方不太对,苏吉利朦朦胧胧觉得自己又梦魇了。

    四周尖啸声混着迷雾不断,连梦到了何处都看不清楚,她不耐烦的挥了挥眼前的白雾,冷不丁看到一条带着血的尾巴一闪而过。

    尾巴,猴子?这是,花果山?苏吉利脑中一清,四周的白雾终于淡去些许。

    眼前的小石潭四周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清澈见底,可不就是她睡了三百多年的老窝。

    苏吉利喟叹一声,“这是有多久没梦到花果山了?”离山不过十几年,她也算没心没肺,居然差点没认出这座住了三百多年的山头。

    苏吉利一转身,又看到一条带着血的尾巴从前方白雾里蹿过,白雾浓厚带着湿气,那血色的尾巴虽然消失不见,却在湿雾里留下一小片红色的痕迹。

    苏吉利觉得自己仿佛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血腥味与她在绿林山见到梁平安时莫名相似,让她心中升起烦躁。

    苏吉利干脆绕到石潭另一边,朝山脚看去,周边湿雾不断,可山脚触却还算清楚,正值黄昏,山脚的红光却应天而起不似日光。

    是火!

    有大火,正从花果山山脚一路而上,就在此时风中又传来一声尖啸,苏吉利终于辨认出那不是林木被吹刮的呼嚎,而是山脚四处逃窜的猴子们的哀嚎。

    “怎么会……这样?”苏吉利还没醒悟自己在梦中,只觉得不对劲。

    明明她离山前特意给那帮猴子找了后援,还叮嘱了很多遍不要随便下山,花果山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吉利飞快跑到山涧水帘洞内,发现洞里的猴子只剩下一些年纪小的,缩成几堆眼中只剩惶惶。

    “猴长老们呢?狸妖呢?”苏吉利上前抓住一个小猴子想要逼问,可手一晃却从小猴子身上穿了过去。

    她惊愕低头,这才发现自己脚底虚无如同白雾,手臂全身更是淡到无形。

    “啊!”苏吉利被这一幕吓到惊醒,手旁的桌子传来的压实感瞬间让她明白自己又做了噩梦,她看清自己还在回春殿内,心却慌的冷静不下来。

    当初她之所以能够毫无负担的跟在孙悟空后头离开花果山,依仗的就是那个老谋深算的猴长老和交情颇深的狸妖,为什么梦里他们两个都没了踪影?

    自从和菩提祖师学了六甲卜卦之术,她就知道自己的梦境绝对没那么简单,花果山平时无灾无难,被烧成这样必定是有人来犯。

    好歹是一处天灵地杰的地方,难免有哪些眼红的想要当个大王,一想到平素眼熟的猴子们马上要遭难,苏吉利再也坐不下去了。

    她刚起身打算进去看看麟天琪,就见万青青一脸难色从里间出来。

    “青青公主,麟天琪他?”

    万青青轻轻摇了摇头,“苏姑娘,实在对不住,麟天琪体内有一股妖力在影响他的心智,我试过好几种办法都没办法将它引出来。”

    “……治不好了吗?”

    万青青又摇了摇头,“也不算是,只能说还需要时间,那股妖力与他体内原本的力量相冲,等到互相平衡了,记忆和神志也就能恢复了。”

    她欲言又止,苏吉利也想到了关键,“妖力?什么妖力?”该不会是和那妖灯有关吧……

    “苏姑娘,不瞒你说,我觉得他体内那股妖力并非善类,若是就这样放着,就算体内的力量达到平衡,他的心智怕也是会受到影响……”

    万青青还在说些什么,苏吉利心中却宛如被人重重一击,很久都喘不过气。

    耳旁呼呼嚷嚷,居然想起了东方仁和须菩提的声音,“小十一,你的三缘卦,是个煞卦,你命中带煞,该绝亲绝情!凡与你相近之人都落不了好……”

    万青青话还没停就发现眼前的姑娘不太对劲,眼珠泛黑全身气流涌动,怎么看怎么像要入魔了,她骇的停住话头劈手就将苏吉利砍晕在地。

    苏吉利再醒来时已经是一天以后,床顶帐幔金丝银线极好辨认,她只眨了眨眼就知道自己睡在了哪儿。

    手旁就在这时猛地一沉,是麟天琪在床边坐着,不小心睡摔上去了。

    麟天琪砸住人猛地惊醒,正对上苏吉利睁开的双眼,他惊喜的叫了起来,“醒了,醒了!”

    万青青从门外进来,手里还端了一碗气味莫名的汤药,“哎呦,可算醒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你怎么听我说着话就差点入了魔,赶紧,把这碗清神汤喝了,定定精气神。”

    苏吉利看着傻傻看她笑的麟天琪,勾起一个特别勉强的笑容,“应该是累着了,没大事。”

    她一口汤药下肚,当即被毒的魂归正体,活力四射,“啊呸,呸呸呸!青青公主,你这什么清神汤?”

    万青青看到想看的结果,拍拍手,“反应正常,好嘞!你们可以走了!”

    “……”苏吉利和麟天琪面面相觑。

    麟天琪的病,万青青没有办法,苏吉利的入魔前兆倒是被她治了个干净,二人被万青青送出碧波潭时,她特别不舍。

    “苏姑娘,这些年少有人愿意喝我这碗清神汤,你若是愿意留下,我每天都给你熬一碗。”

    苏吉利严肃的谢邀,“青青公主,你手艺与你的容貌一般天上地下无人能敌,你不若将这手艺留给你的未婚夫,想来他心悦你的才情美貌,也能爱屋及乌,爱上你这碗独一无二的清神汤。”

    万青青没仔细体味话中含义,只招了招手,“借你吉言啦,等牛大哥回来,我会给他一声你的消息,苏姑娘一路顺风。”

    苏吉利和麟天琪马不停蹄远离乱石山头。

    苏吉利自然是不想再见到那晚让人神魂归位的毒汤,麟天琪动作也这样一致,倒让她有些奇怪。

    “天琪,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麟天琪奇怪的看她一眼,伸手撩开自己的两只袖子,只见他两条胳膊上,大大小小全是数不清的针眼。

    “疼啊,苏苏。”麟天琪控诉道。

    苏吉利抽抽嘴角,与麟天琪共同表达了对万青青的嫌弃,天道有偿,给了她美貌果然就会夺走其它,万青青这手艺,活该让她那位好夫婿尝尝……

    028章 路遇高人

    苏吉利带着麟天琪离开碧波潭时顺道厚脸皮借了些不会再还的钱,在碧波潭折腾了将近小半个月,想要尽早赶回花果山,也只有走水路最快,万青青大手一挥豪爽的送了二人一艘船和半船的粮食,还派了一位水底船工鲶鱼精护送,一行三人很快顺利出发。

    苏吉利和麟天琪出了碧波潭地界,打算彻底离开西牛贺洲,她犹豫了又犹豫,和麟天琪商量。

    “麟天琪,我认识一个好友,将你留在他那里好不好?”

    “不好。”麟天琪丁点面子都不给她。

    “他那里每日有吃不完的瓜果和美食,这样也不留吗?”苏吉利再接再厉。

    麟天琪犹豫两秒,继续拒绝,“不吃!”

    “还有好看的衣服,每日有人给你梳好看的发髻,你魔怔了也有人在你身边安慰你,这样也不留?”苏吉利继续下狠招。

    麟天琪却嘟着嘴看她,“苏苏也这样对我啊,不要赶我走。”

    苏吉利艰难的笑笑,没有再劝他。

    要不是因为怕麟天琪继续跟着她受她的三缘卦影响再出岔子,她也不想变成孤家寡人一个人赶路。也罢,先回花果山救急,等他恢复记忆能够自理,再偷偷跑掉总行了吧……

    东胜神州与西牛贺洲隔了两重海,一座南赡部州,苏吉利当年想得美,学好本事就算没有筋斗云,架一朵普通的云日也该到地方了,如今可好,本事学的七零八落,只有几个地遁术稍稍能拿得出手,可一路上不止没个地可遁,身边还有个痴傻的麟天琪拖着,也只能老老实实安生赶路。

    人,要知足,苏吉利坐在船头遥望远方,觉得自己自从穿过来以后,小姐脾气是愈来愈少,如今要不是这张脸挺着,简直就是最接地气的穷苦女儿家。

    难道她这一辈子,就这样碌碌无为下去吗?

    麟天琪被万青青扎针扎的后遗症还没消干净,这两日除了吃就是睡,苏吉利也不管他,自己一个人对着大海伤春悲秋,两个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悲痛里,连小船走歪了方向都没发现。

    直到本不该着陆的小船前方出现了大陆,苏吉利才恍然回神算了算,两重大海,按照日程,最起码也该是八日以后才能看到岸,这才飘了三日不到,怎么就看到岸了?

    她踹了踹船底,从碧波潭借来赶船的鲶鱼精浮起脑袋。

    “苏姑娘,怎么了?”

    苏吉利面色不佳,“年大哥,这方向不太对啊……”

    “方向?”鲶鱼精硕大的脑袋从海里浮起往前探了探,“对的啊,这不是到地方了?”

    苏吉利和他算了算路程和方向,鲶鱼精恍然大悟,“哎呀!苏姑娘,我,我好像把南北搞反了!”

    “嗯?!”本该一路南下,要是搞反了,那这里是……北俱芦洲?苏吉利抖了抖,这块地方可没在原著里有过过多描写,不知道的地方最可怕,苏吉利决定立刻调头。

    “年大哥,咱们不靠岸,掉个头继续走!”

    还没等船底的鲶鱼精应声,苏吉利只觉连人带船都是一抖,瞬间就被无名的力量拉到了还有好几里远的岸上。

    动静不小,麟天琪再也睡不下去了,他从船舱里出来,刚巧看到苏吉利和鲶鱼精被莫名的力量控在半空,还没等他张嘴呼救,就发现自己一轻身也加入了队列。

    一根藤上三朵花,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