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32章
  • 下载
  • 要说方才的一瞬间,孙悟空还正常了些,如今却又有些不正常了。

    苏吉利挠了挠下巴,决定不和他较真,又掏出五瓶仙悟酒放到桌上,“酒管够。”

    孙悟空撑着下巴恍惚了一会儿,才又分辨出对面的姑娘只是和苏三长得像罢了。

    酒意朦胧的时候,苏吉利的面容和记忆中的苏三圆越发相像,如果还能回去,他当年就不该置气,就该在她被逐出去斜月三星洞的时候也一起离开。

    如此,她就不会为了当年的承诺拼上性命去救花果山,他也不会悔了这么多年甚至于连花果山都不愿意久待,触景伤情。

    兜兜转转,苏三走了,苏吉利来了,他有时候很奇怪所谓的缘分到底是怎么编撰,为何他想忘掉的人,无论如何都有人帮他想起,十年二十年,如一根刺一般扎在那里,让人每每想起都觉难受。

    “你进去待着,我想一个人静静。”孙悟空终于发话。

    没成想自己这么快就遭了嫌弃,苏吉利从善如流的进屋。

    她不好酒,想喝酒也只是为了打发长夜漫漫,结果孙悟空一上来就把几瓶酒都喝光了,正想着找个借口离开呢,当即挑了一间没人住的起了禁制。

    眼看还有时间,苏吉利也没耽误,直接服了一滴入魔水开始炼化。

    院外,在暗处等了许久的陆邪意没等到苏吉利出来,气愤离开。

    他今夜本想来撺掇孙悟空再次大闹天宫,没想到会那么巧碰到了苏吉利和东方朔二人,差点被发现。

    上一次,他诓骗孙悟空捣毁下九重天的瑶池后,东方朔就来试探过,到底是尾巴做的干净没被抓到,这一次要是真碰到了,照东方朔的性子,八成不会善了,看来此事还得再想个周全法子。

    只是轻身桥这几日遭了雷劈,引得附近一片砖瓦都有了裂痕,若是再不找人顶缸,怕是就要来不及了……原本还有一个人选,只是他今日偶然听到孙悟空言行似有癫狂之意才突然想再故技重施……陆邪意回到小瑶池内,招来一个手下。

    “这几日瑶池轻身桥附近有人来往吗?”

    “陆仙君,都按照您的吩咐,拦住了。只是总说修缮也不能行啊,这要是自己突然塌了,咱们可都是……”

    “行了,我心里有数,你还是亲自去看着,就这几日,我会想法子解决的。”

    “是。”那手下不是旁人,正是当时和苏吉利闹过乱子的刁钻仙倌褚钱。

    他一路赶到瑶池内,朝着岌岌可危的轻身桥就叹了一声。

    “早知道如今这般棘手,当初就不贪图那些个小利了,唉,这下可麻烦了……”

    226章 阴谋迭起

    第二日,苏吉利根本等不及东方朔找的大夫到就赶着时辰去纠德堂上值了。

    蟠桃宴虽然无法举行,天庭众人却不知道此事,各宫各殿举行的大小会议比平日多了好几倍,就算有心请假也请不下来。

    实在是没有人手顶替了。

    苏吉利只能匆匆离开。

    就这样一日过去,又到了去童初府的时辰,惦记白日给孙悟空看病的事,苏吉利终于得空捎信问了声东方朔。

    东方朔却一直没有回信。

    等她颠颠赶到童初府,却在童初府内见到了一位不该在此的大佬。

    “菩萨?”

    观音菩萨怎么会来童初府?

    观音今日一早就来了童初府,孙悟空体内被封了重宝,眼看瞒不了几日,她正想请这位真武天尊大佬去压阵,可请了一天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真武天尊也不愿意离开值守的北天门去齐天大圣府看看。

    这一等,就等到了苏吉利。

    “你练你的。”

    真武天尊懒得搭理观音,倒是对苏吉利很和善。

    苏吉利朝菩萨递了个怎么回事的表情,观音笑了笑摇头。

    行叭,大人们的事,与她无关,只要别拉她下水就行,苏吉利挑了挑眉开始功课。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苏吉利刚起完一套寻心剑法想要坐下练浩气功,就听楼上的观音突的探出脑袋问了一句。

    “苏吉利,听说你和孙悟空同出花果山一脉?关系还不错?”

    怎么突然提起孙悟空?听这意思,观音来找真武天尊是为了孙悟空?

    菩萨她怎么会注意到孙悟空?

    联想到孙悟空昨天的不对劲,苏吉利站起来,决定下水。

    “回菩萨,小仙的确和孙悟空同出花果山一脉,还同几位关系好的山主,一同拜了干把子。”

    “哦?还有哪几位?”

    观音真的只是那么一说,没想到还真有她不知道的料,苏吉利在灵山上时就和孙悟空同为师门,没想到失忆后还能再和他结拜兄弟,同朝为官,看来的确是缘分不浅。

    只是这当头苏吉利在下面介绍几位干把子,观音却溜号朝真武天尊传言。

    “你听,苏吉利和孙悟空缘分还不浅,若是现在不管,难保她以后不会受拖累。”真武天尊都开始给她授入门的浩气功了,看来是真想当正经弟子培养了,嘿嘿,真武天尊向来护犊子,苏吉利成了他翅膀内的小崽子,可不就要护一护?

    可算让她找着个好理由,观音的眉毛舒展了许多。

    真武天尊的眉毛却终于拧了起来,嘴也终于被撬开。

    “哼!当初是你说她作为弟子不错,见我心软了收徒,又想拖我下水,你当我真的傻到只知道护犊子吗?”

    “猪刚鬣那小子都被你宠坏了,还差一个苏吉利吗?”观音心中腹诽,却没有说出来。

    “只要你出手压制三日,只要三日就行!”观音见有戏,赶紧争取。

    苏吉利巴拉拉说完见没人搭理她,又乖乖坐下运转浩气功。

    真武天尊紧皱着眉头,扫到她专心致志的身影,终觉不忍心。

    “要怎么做?”

    观音吊着的心终于一松,从袖子里取出一片青色莲花瓣递了过去。

    “一会儿你去寻他,想法子激他和你打一架,然后将这莲花瓣喂到他嘴里就成。有了这东西,就算三日后再控制不住,也不怕被人看到了。”

    “你们两个,真是……唉……”真武天尊摇头,最终还是接过了莲花瓣。

    苏吉利还在楼中矜矜业业运转浩气功,楼上却一转眼只剩下了个观音。

    “别装了,你师父都走了。上来上来,咱们说说话!”没了外人,观音一秒随性洒脱,晃着玉净瓶靠在了栏杆上。

    苏吉利看的抽了抽嘴角,观音已经无聊转身一把一把的品鉴法宝。

    “嘶!你家师傅的宝贝不少啊!”

    “呀,这是老秃驴打输了的战利品三千境吧!”老秃驴是观音给佛界某位兄弟特意取得外号。

    ……眼见观音一把一把的八卦,苏吉利终于忍不住了。

    “菩萨,师傅让我每日行够十个大周天,我这才练了一半,万一一会儿回来发现我偷懒,该惹他不高兴了。”

    “哼,也不知道是拖谁的功劳才得了真武天尊青眼,小白眼狼。”

    苏吉利瞬间睁大了眼睛,“菩萨,难道是你……”

    真相终于大白一件!

    “可不正是拖了我的人情?”

    当日南海佛境见苏吉利惶惶离开,也不敢待在休止山,观音寻思送佛送到西,干脆就借了个人情将她送到了真武天尊门下。

    苏吉利这命格如此特殊,放眼仙佛两地,也只有真武天尊能克一克了。

    结果这真武天尊还真是拿苏吉利当外人,扔到纠察灵官里头就不管了,还好因为仙佛大比有了转机,不然要等这二人命格互相影响,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呢!

    观音看苏吉利的眼神依旧是一贯的意味深长,苏吉利却在一心二用的运转着浩气功,一边同大佬拉家常。

    “菩萨,你方才为甚突然和我提起孙悟空?昨日我还去看过他,总觉得他这几日看起来不太好……”

    观音见话头转到了不该说的地方,将手里的一柄长枪挂回墙上,“不早了,我该走了。真武天尊既然愿意教你功法,日后就一心一意跟着好好学,莫要伤了他的心。”

    一闪身,消失不见了。

    苏吉利听的一头雾水,注意力成功被转移,什么叫做别伤了真武天尊的心?

    真武天尊把她晾了二十多年,突然救抓过来连功法,各种清心静气,小看她的出身,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哪可能有什么真心?

    到底是谁伤谁的心啊?

    黑塔内,苏吉利心头愤愤不平,手下却还在老老实实捏诀转运着浩气功。

    那头,被迫伪装成个普通仙倌的真武天尊也终于和孙悟空打了起来。

    今日白间,东方朔想法子挡了所有意图来大圣府讨打的仙君,惹得孙悟空憋了一肚子气没地儿发。

    好险有个真武天尊撞过来,身手不凡,激得他一身战意越发汹涌,停都停不下来。

    东方朔请了一天的神医,也在这个时候姗姗来迟,加班结束,他好不容易带着大夫来看病,却没想到防了一天漏了一个进去,这当头正看到二人打了起来!

    东方朔带来的大夫,名叫都罗仙君,医术高超,却因为天庭少有人生病而鲜有人知。

    远远见孙悟空来回几趟,都罗当即就咦了一声。

    旁侧的东方朔却回神急忙将他拉到一旁。

    “都罗,今日咱们先不看了,此事有变,麻烦你了,这就请回去吧。”

    都罗疑惑一声,“这,东方,孙大圣确实看起来不对劲,当真不用……”

    “不用不用,真不用了!”

    真武天尊都来了,还有他们俩什么事儿?

    那陌生仙倌东方朔确实没见过,可他使得那柄刀头剑身的武器,不正是真武天尊当年凡人成仙时用的成名兵器,荡魔剑?

    大佬都亲自现身了,他们这帮小虾米自然要先观望观望。

    东方朔将都罗仙君送走,才再次折回来看着空中打斗的二人。

    真武天尊座居童初府,正对着北天门,从不会轻易离开,既然出现在这里,说明有人去请。

    这个人……身份不低,能见到真武天尊,想要请动他,还得知道真武天尊护犊子的唯一缺点,这样一推,天庭内诸人几乎可以全数排除……那就只有……观音师傅!

    东方朔一瞬间就摸到了真相。

    只是……看着明明可以瞬间压制孙悟空却佯装屡败屡战的真武天尊,东方朔再次皱起了眉头。

    这位真武天尊,到底来作甚?

    孙悟空身上有什么秘密是他从没注意过的?

    这回东方朔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到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