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30章
  • 下载
  • 入魔水能够帮助他恢复记忆才是他最关心的,至于这盏妖灯,等他结束闭关再行祭炼也来得及……

    命中注定的劫数,一笔一笔从来都巧舌如簧,不听人劝,苏吉利与麟天琪都不知道,自己简简单单的决定,会在日后造成多大的悔恨和误会。

    此时的苏吉利,正什么都不知道的赶往纠德堂领日程。

    不用说,起的太早,纠德堂还没理出头绪。

    可今日的赵仁贤却有些奇怪,她手中并未在整理造册,反而面色绯红的再看一封……

    “情书?”苏吉利话比脑子快的飞了出来。

    223章 云中锦书

    那信纸上满满的仙愿花香,粉嫩嫩的信纸,再加上赵仁贤绯红的面色,必定是情书无疑!

    果然,赵仁贤被情书二字吓的瞬间紧张,七手八脚就想收起桌上的信纸,苏吉利却上前一步按住了她的手,语重心长。

    “仁贤仙君,这情书该不会又是天蓬元帅那个登徒子送来的信吧?”

    天蓬元帅四个字,让赵仁贤绯红的脸色瞬间被尴尬取代,她终于失了平常心,紧紧盯着苏吉利。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赵仁贤喜爱诗书词句,却不大喜欢和人正面讨论,所以大多时候都是在屋中自读,前些日子,仙界举行了一场动静不小的诗会,她实在耐不住好奇,就去了一趟。

    然后就在会上结识了一位书信来往的诗友,那个时候的赵仁贤,还不知道对方是沽名钓誉的天蓬元帅猪刚鬣。

    猪刚鬣在讨好女孩子上很有天分,费尽心思从下界淘来了一些诗本子同赵仁贤书信往来,借机提了数次约见,终于令赵仁贤动了心。

    月初,二人约在了瑶池。

    当夜,赵仁贤穿了一身罕见红衣赴约,未进瑶池就收到了一大束花。学诗学傻了的她哪能受得住这种攻势?当即捧着一颗少女心,羞涩又满怀期待的的进到瑶池。

    惊恐万分的看到了猪刚鬣。

    猪刚鬣此人,要说丑吧并不丑,就是鼻子大了些,位及天河元帅身份也不低,可问题就是他在天庭的传言不太好。

    懒惰爱使小性子这些都不算什么,风流成性拈花惹草这件事却几乎人人皆知,这一看还能有什么不清楚的?赵仁贤这种读圣贤书的,当然不屑与之为伍,当即明白自己这是被骗了!

    慌不择路的跑出瑶池时,连带着就不小心在衣角处染了琉璃红的花汁,还在归途时被苏吉利和东方朔一前一后看到了。

    八卦赵仁贤这种事,东方朔本不该做,可问题在当晚的赵仁贤无比慌乱,他一合计,就打听了个清楚。

    苏吉利当时操心仙佛大比,也是直到前几日才知道了这桩事的内情。

    因此她对猪刚鬣的印象,可以说差到了极致,所以才会在再看到情书的时候这么无状。

    被猪刚鬣用诗书诓骗的事,赵仁贤一直羞于提及,见苏吉利面上没有讽刺,反而是一脸关切,她小小的松了口气,赶紧解释。

    “不是猪刚鬣!”

    苏吉利的手终于顿住……这下换成她一脸尴尬了。

    ……原来不是猪刚鬣,还以为赵仁贤真的被猪刚鬣哄骗了去呢,还好还好。

    只要不是猪刚鬣,是谁都好,苏吉利将袖子收回,取出册子。

    “仁贤仙倌,真是对不住,下官僭越了,咱们是不是该议日程了?”

    赵仁贤面色绯红,见苏吉利给出了台阶,忙不迭的收起书信,刚要将整理好的日程取出来,就见对面的姑娘摇头晃脑了一句。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仁贤仙倌这位新诗友,看起来挺含蓄啊。”方才苏吉利扑的急,其实早就将信看光了,她最终还是觉得多问问的好,便又提了话题。

    赵仁贤被揶揄的脸颊再次一红,这次倒是镇定许多,“是今早一来就被摆在这里的,我也不知道是谁,你别再取笑我了!”

    “一家有女千家求,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仁贤仙君,我也要羡慕你这好人缘呢。”

    苏吉利见她羞的不行,不再揶揄,赶紧交接了官务出门去天禄宫,末了为防猪刚鬣又化名来骗人,干脆飞了信诀问东方朔。

    前些日子东方朔被外派到凡间,回信稍迟,“你说在纠德堂?玉明宫又没什么外人,那信八成是虚逸仙君的手笔。”

    “楚虚逸?什么时候的事?”她可从来没看出楚虚逸喜欢赵仁贤。

    这两个人,一个手不释卷,一个足不出户,一向宅的泾渭分明……没想她只不过去了一趟仙佛大比,就把家门口的八卦给耽误了?

    苏吉利内心的八卦小人瞬间汹涌跳跃,就说么,这两个人头对脚相处多年,早该生出些旁的事儿了!

    东方朔有一封回信到了,“文人墨客,自然是先交心,我一直觉得他们极衬,只是虚逸仙君抹不开面子畏畏缩缩,如今懂得先出手,也不容易了。说说你,听说昨日童初府召你过去,怎么回事?”

    ……苏吉利一点都不想回忆童初府里的遭遇,官遁道,“……回头再说吧,今日下值还得去忙。”

    唉,今日下值,还得再去趟童初府呢……她磨磨蹭蹭办完了差事,到底躲不过,再次进了黑塔内。

    真武天尊仿佛没有动过一样,还在二层的法宝墙前看她。

    “上来取剑。”天尊言简意赅。

    就知道还有这一遭。

    出门前她特意将幻心魔镜和所有和魔界有关的东西都留在了玉明宫里,就是怕再被考验一次。

    长剑没了魔秽之气的干扰,到了苏吉利手中还算乖顺,只微微颤动了下就安静下来。

    真武天尊终于点了点头。

    看来昨日之事确实是因外物所致。

    “这剑灵性非凡,认主一事先不急,平日记得多用灵力温养,等回头练了功法,再正式激出剑灵压伏,届时认主便可水到渠成。”

    练了功法?苏吉利惊愕抬头。

    真武天尊已经闪身上了黑塔三层,“今日你就在一层养剑,明日开始,每日这个时辰都来黑塔内。”

    原来将她喊过来,是为了正式收徒授课?

    “怎么,没听到?”

    “是,师傅!”苏吉利赶紧应了一声。

    “行了,练剑吧,此剑已经快要自生灵智,蕴养前先取名,以示尊敬。”天尊的话远远在楼上响起。

    “是!”苏吉利又应了一声,才终于有些现实感。

    真武天尊居然要教她功法了?不是一直要放养她么?难道是因为她在仙佛大比上的表现,彰显了什么天分?

    她四处混迹许多年,于功法一道还真是缺个师傅,不论天尊目的如何,结果总是好的,苏吉利十分高兴。

    “既然是从碧云霄境中所得,就叫碧霄剑如何?”

    苏吉利高喝一声,楼上却没了声音。

    不回答,就当默认了,得宝心切,苏吉利拎着碧霄剑就走了一套寻心剑法。

    还别说,剑有灵之后手感确实不太一样,比当初那把青莲剑要灵性许多,颇为得心应手。

    “这套剑法大道至简,不错,这段时间就练它吧。”真武天尊并未现身,只远远传话下来。

    苏吉利身子一僵,干巴巴又应了声是。

    遭了,练剑没问题,只是今后若是一直这样练,哪还有足够的时间服用入魔水啊!

    要炼化一整滴入魔水,得要大半夜,还得再花时间做梦养神回忆,想在晨间结束一切,岂不是只将有药剂减半一条路了?

    真武天尊在天庭也算是一言九鼎,加上今日还是练剑的第一日,苏吉利想了想,也没敢开口决绝。

    她老老实实练了半个月后,真武天尊终于再次现身,教了一套搭配寻心剑法的功法。

    浩气功,也是用来静心的。

    苏吉利表示,她的心很静,静到只想每日蹲在小屋内服食入魔水,可这又有什么办法?

    一趟童初府来的,干脆成三点一线了。

    224章 热闹的大圣府

    白间上值,下值就去童初府学功法,晚上再赶回玉明宫服用班底入魔水炼化睡觉,苏吉利是彻底忙的脚不沾地了。

    连着七八日功夫,直到这日由赵仁贤递过来一封宴会请帖时,苏吉利才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一件顶顶重要的事!

    距离孙悟空来天庭已经快半年,蟠桃宴在即,也就说,大闹天宫的日子不远了!

    得抓紧时间撺掇东方朔去蟠桃园分一杯羹啊!

    苏吉利如今算是知道了,西游既定,凡事无变,她没办法改变什么,就只能在这剧情里捞些能捞得到的。

    比如,在大圣偷吃满园桃子的时候,伙同东方朔去点个卯,也顺些桃子出来。

    计划很美好,要命的是,她没时间!

    白日要赶纠察事务,晚间要去童初府学功法,夜里……入魔水倒是可以断几日,罢了,此时也只能在夜里办了。

    拿定主意的苏吉利,久违的将队友东方朔约了出来。

    东方朔如今也算有些心得了,但凡苏吉利夜里找他,准没好事!

    苏吉利对于东方朔是越来越敞亮,进了门连个转折都没,直接道。

    “朔兄,再过几天咱们去蟠桃园偷桃子吧?”

    看看……就知道没好事!

    东方朔一脸的沉重,“怎么,缺你桃子吃了?五日后不就是蟠桃宴,到时候有你的一份儿吃!这种节骨眼你去动桃子,岂不是将你兄弟孙悟空架在火上烤?他可是负责看管的独一人!到时候事发,还得连累我同你一起受过!”

    总不能直接告诉他蟠桃宴开不起来,见他不应,苏吉利直接拉下了脸。

    “你不去?不去就不去吧。”

    没想到苏吉利这么容易就放弃了,东方朔立即明白她的打算。

    “你要自己去?你可想好了,蟠桃宴前夕动蟠桃,绝对是自寻死路!”

    苏吉利摆手,“这次我有法子,保证万无一失!”

    “当真?”

    “真的不能再真!”

    “行吧,约个日子,舍下险再陪你一趟便是!”

    “……好兄弟!还有个事要麻烦你。”

    “何事?”

    “最近帮我盯着点齐天大圣府,看看都有谁进去出来过,最好能打听到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没办法阻止大圣闹天庭,却可以帮大圣盯梢报仇啊!

    反正要进去顺桃子,总得做些什么还人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