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29章
  • 下载
  • 苏吉利此时此刻不止心慌,头也要炸了,她设想过真武天尊会因为她妖身发难,也猜想过今日过来不会得好,可万万没想到,真武天尊倒是对她和颜悦色,变数却生自这柄无名长剑!

    剑有灵,无人持御自然没有章法,打起来没一会儿苏吉利就发现它的目标总在自己腰间。

    幻心魔镜平日都没化形,藏在胳膊的纹印里,这几日为了取用一些东西,她才破例化形藏在了腰间的纳物袋里……

    这剑,该不会是感应到了幻心魔镜的魔族气息才这样吧?

    这可不好办了,要是在外面她还能想想法子,如今楼上还有一尊大神在盯着,要是漏了馅儿今日可真的是吃力不讨好了!

    苏吉利几个晃身将纳物袋换到胸口,见白玉长剑果然换了位置朝胸口袭来,顿时舒了一口气。

    方才它那针对纳物袋的模样,若是仔细看,还是很容易露馅的,如今袭胸,至少看起来是在针对她了。

    身转之间不过几十招,仙品长剑已经被无名白玉剑砍得坑坑洼洼,苏吉利终于肉疼了。

    她手中这柄仙剑,虽然不是什么名品,可用来抗猪八戒的上宝沁金钯都很不错,怎么今日遇到白玉长剑居然这么没用?

    见楼上的真武天尊还在旁观,苏吉利终于忍不住开口。

    “师傅,你不管管吗?”再砍下去,她可真的要痛哭流涕了!

    真武天尊手一挥,终于应苏吉利的要求,将白玉长剑收归壁上,长剑挂上去的一瞬,似被隔绝了一切气息,瞬间就没了那股凌厉之极的攻势。

    苏吉利软到在一楼边上,后知后觉的手软脚软,一口气松的差点直接坐到地上。

    楼上的真武天尊摸着白玉长剑暗暗皱眉,随后周身气势一变,威压滚滚压向苏吉利所在。

    白玉长剑显灵,居然不是因为认主,而是除祟?

    “你身上怎么会有魔秽之气?”

    苏吉利这下真的坐到地上了!

    她赶紧从胸口掏出天赐杖大喊一句,“师傅,不是我,是它!是它身上有魔秽之气!”

    方才那剑飞走的一瞬她就知道瞒不下去,还好镜灵聪明,知道祸水东引,直接将天赐杖从幻心魔镜里扔了出来。

    真武天尊犹自不信,威压将苏吉利压到无法动弹之际,取走了天赐杖。

    “这法宝你从何处得来的?”确有魔秽之气,但又被一种清灵之气中和,若非白玉剑不揉沙子,想来不会有刚才的一幕。

    感觉威压稍轻,苏吉利劫后余生的偷吁了口气。

    呼,看样子是躲过去了。

    “是我托人将悟心楼内所得的破妄杖和造灵册融在了一起,因为掺了不少魔族材料,魔秽之气还未消尽……师傅,这白玉长剑真是柄神兵利器!”连幻心魔镜都能发觉,还好此刻被挂起来了,不然这番话怕也撑不了多久。

    真武天尊将天赐杖扔还给苏吉利,冷冷道。

    “此物虽然精妙,到底沾有邪秽之气,未除尽以前少用。”想到苏吉利在十恶莲花境内确实拿了不少魔界之物,真武天尊消了不悦,法宝有罪,不及人身,他虽然不喜此物,倒也不至于殃及池鱼。

    苏吉利大声回了句是,见真武天尊再不说话,收起天赐杖打算离开。

    “师傅,白玉长剑好像不太喜欢我,见师礼……我还是不要了,您也见过我了,要不然,我这就离开,您忙您的?”

    真武天尊原本打算,是让苏吉利来黑塔正式行个拜师礼,没想到会出这种事,见苏吉利面色不愉,心道此时再说正式拜师的事也不大好,随即点头。

    “也好,回去想法子清除一下天赐杖的魔秽之气,明日下了值,再来一趟童初府。”

    ……啊?还来?您不嫌烦,我嫌烦啊!苏吉利耷拉着一张脸出了黑塔。

    原来被挂牌师傅惦记上是这种感觉,还真是……一言难尽。

    “苏吉利!”在黑塔外守了好一会儿的猪刚鬣旁侧突然蹿出来,将苏吉利吓了一大跳。

    “猪刚鬣!你怎么还在这?”

    “当然是在等你啊!”猪刚鬣的大鼻子因为主人的好奇心煽动不停,看的苏吉利越发烦躁。

    “等我作甚,咱俩又不熟!”

    她大踏步走远几步,猪刚鬣却跟屁虫一样尾随上来。

    “以前不熟,那是因为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如今同在天尊门下,你我自然会越来越熟,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从没进过黑塔,好奇里面的摆设样子,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不方便!”苏吉利飞快结束对话,驾起云就飞速消失在了路尽头。

    猪刚鬣热脸被踢,居然似习惯了般很快冷却,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才转身离开。

    “哼,今日不说,总有一日要说,师傅既然见了你,还能让你跑了不成?”

    222章 浮梦之初

    殊不知自己已经彻底被真武天尊惦记上的苏吉利,回到玉明宫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打卡办事,只当白日里不小心招惹了一身晦气。

    她最近这段时间醉心服用入魔水,每日两点一线,和前世上班族都快没差别了。

    入魔水一经服用,需要及时打坐炼化,虽然服用得少,可因为配制用的药材都上了年份,实际上产生的影响远比苏吉利预料的严重得多。

    今日事多,晚间下值回屋,还得用大半灵力引导炼化因为入魔水引出来的魔气,等一切收拾停当已经过去半夜,雨下的时间还得做个好梦,回忆过去,可以说是忙的不得了。

    原本她打算试药七日后就去流云山脉给孙麟送一瓶入魔水,结果来了个猪刚鬣,将一切计划扰乱,也只能等明日抽空再送下去了。

    这一耽误就是一年的日子,苏吉利心里简直在滴血,想到入魔水的强大药性,她又松了一口气。

    孙麟半魔之体,本就比她敏感,用这入魔水必定会受扰更多,还是等她当小白鼠试验出合适的量,再送下去,晚一两日也不打紧。

    这几日通过入魔水记起来的事,几乎都是顺着她自花果山池顶醒来后的时间一点一滴进行的。

    梦里的花果山,比起如今的花果山要自由很多,而今夜梦中的她,也还在花果山上游荡。

    却终于出现了一个新身影。

    麟天琪。

    苏吉利想来以颜狗自居,满山的猴子看遍,见着个不一般的帅气小哥,虽然脾气臭,却还是想法子成了朋友。

    二人一道在花果山中捣乱游玩,日子不要太美好,只是梦境却突然一晃,到了一座绿意丛丛的山头,前头还衣衫整洁的麟天琪,正衣衫褴褛的坐在一座恶臭洞府中,半魔失神,在不远处一个桌案上,一盏眼熟的翠光两仪灯将苏吉利彻底惊醒!

    “翠光两仪灯?”那灯不是在孙麟手里么?

    可梦里面,灯是认了麟天琪为主的啊?他死后孙麟又怎么会有那盏灯?

    不对,苏吉利躺在床上,总觉得自己忽视了什么。

    麟天琪并未提及自己有什么后人,虽未麒麟之身,却是一只天上地下独一色的黑麒麟。

    就算有兄弟姐妹,也该是个麒麟妖精,而孙麟是一只猴子啊……

    “对!猴子身!”苏吉利终于从床上跳了起来!

    是了,麟天琪是猴子身,她也是猴子身!她失忆了,孙麟不也失忆了?

    该不会,孙麟也是被什么人陷害换了身体吧?

    失忆、缩小版的容貌、半魔之体,这些……不都能和麟天琪对的上吗?

    孙麟就是麟天琪!

    她怎么这么蠢!

    心跳越猜越快的苏吉利,这下彻底睡不着了,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等等,直接顶着月色就下了九重天,跑回了流云山脉。

    距离上九重天天亮还有小半个时辰,正巧有足够的时间去探探这件事。

    苏吉利站在麟天琪木屋前头,却有些近乡情怯。

    她就是苏三这件事,要怎么和麟天琪说?

    这些年她在上九重天,数十日才会飞个信诀下来保平安,冒然进去相认,会不会太突兀了?

    可孙麟如果是麟天琪,照他们在花果山时的铁交情,应该不会不信吧?不对,麟天琪也失忆了……

    苏吉利取出了入魔水。

    麟天琪一向警觉,苏吉利在望月山只站了片刻他就有所察觉,出了门来。

    “苏吉利?”

    苏吉利瞬间憋下肚子相认的话,将入魔水递了过去。

    “这是何物?”半夜来找他,想来是有事,麟天琪接过入魔水。

    “这是我在天庭找到的一种灵药,是魔界之物,也许……对你恢复记忆有好处,你可以先试试。”

    知道了孙麟就是麟天琪,此时再看他,当真是哪儿哪儿都顺眼的不行。

    苏吉利给麟天琪提了要小心稀释用量慢慢尝试的事,见他慎重点头这才起身告辞。

    此时相认并不是最合适的时候,还是等麟天琪和她一样,恢复一些记忆再说比较好。

    看着匆匆来匆匆走只为送药的苏吉利背影,麟天琪摇了摇头。

    这个苏吉利,即便在天庭处事二十余年,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毛躁性急。

    不过也好,初心未改,同样难得。

    他回到地底密室中,今夜正是该融血镇魂的日子。

    半红半绿的池子一如旧,这一次,麟天琪却添了一滴入魔水进去。

    这些年,多亏了苏吉利赠的阴阳典,驱邪镇魔,才让他的半魔之体趋于稳定,其实这换血池子用不用早已经没区别了,只不过他做事向来细致,为了不再有爆狂倾向,他从未停止过融血镇魂。

    既然苏吉利说这入魔水对恢复记忆有用,正好可以试试,这池子可以帮助稀释入魔水,就算真的用量过度,也能通过池水防止魔气暴虐。

    麟天琪将阴阳典定到池子上方,躺了进去……

    苏吉利料想的不错,没了上九重天的天然压制,即便由池水稀释了用量,入魔水还是让麟天琪整整沉睡了半月。

    狸太早就知道他在地底的事,不见了人寻到地下,见他面色还算安稳,就一直守在旁侧。

    麟天琪再醒来时,将将好看到狸太的脑袋正一点一点的往地上掉。

    “狸太?”

    “啊,你醒了?”狸太一扑棱,站了起来,面容清隽依旧,只神色因为熬夜有些苍白,样子也同记忆中一样,还是那般胆小。

    “我想起来了。”麟天琪没有出池水,反而又滴了一滴入魔水到池内。

    “从今日起,我要闭关几年,劳烦你去和鹏翼还有三姐说一声。”

    狸太还想问个究竟,见麟天琪已经再次闭眼,只得摇头出了密室去通知消息。

    无人看管的密室之中,入魔水在池水中飘飘荡荡,却有一丝不受控制的被吸到了旁侧放置的翠光两仪灯内。

    绿意阴沉,那丝黑气一瞬间就染黑了一室绿意,只是随后就恢复正常,没被任何人知晓。

    就连躺在池中的麟天琪也丝毫不知道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