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25章
  • 下载
  • 苏吉利觉得他说得有理,“方才没见你参会,是去布星运图了吗?”

    东方朔闻言,偷偷将苏吉利拉到一旁,“罗睺星域一向无人过问,去不去都一样。话说回来,你都安全回来了,宝贝是不是该还我了?”

    还道能再捂几天呢,苏吉利掏出九星法衣并几样护身法宝。

    “真抠门!送给我的东西还要要回去!”

    东方朔嗤了一声,扒回法衣的动作停了停……

    这法衣,居然连最外层的护体法阵都未曾被破坏。

    “苏吉利,你在仙佛大比里遇到高手相助了?”聪明如东方朔,瞬间就猜到了缘由。

    这件事瞒得了别人瞒不了东方朔,苏吉利点头。

    “是啊,认识了佛界一位上佛,身手很不赖,有他护着,闯关还算顺遂。”

    “即便有高手相助,你能一路到前三也不太正常,以往只是觉得你运气好,如今才发现你简直是气运逆天啊!”

    还以为东方朔会说出什么更多的秘密,没想到会将此事归结到她的好运气上,苏吉利也懒得解释。

    “是运气不错,内围总共一百个过关白珠,我只走了两步就连着打到两颗,也是因此才能和那位上佛做了交易,得他相助。”

    “听说佛缘之梯每过百阶都有好处,说说,都得了些什么宝贝?”

    终于有机会显摆,苏吉利美滋滋的掏出了从悟心楼里得到的破妄杖和小钥匙。

    “三层是心悟阵,剩下两层得了柄破妄杖和这钥匙,你平素对这些也算有研究,帮忙掌掌眼,看我选择的怎么样?”

    东方朔扫了一眼破妄杖,摇摇头,“这法杖材质坚硬,有破妄之气,对闯幻阵还有些帮助,只可惜明摆着是个残缺法宝,选的不好。”

    ……好吧,残缺法宝这件事她也觉得有些亏本。

    “这上头缺的东西不知道好不好找,看来这东西只能放着了。”

    东方朔对识宝还算有心得,对修复法宝也有些无能为力,“若是送到兜率宫说不定能脱胎换骨,可惜你这宝贝模样普通怕是连那里头的童子都看不上眼。”

    ……行吧,实话实说,不算打击,大不了回头喂给幻心魔镜。

    东方朔拎起了那枚不起眼的小钥匙。

    “咦?这是何物?”是仙品武器,却不受灵力催动,触之温润有度,和他的乾坤十方卦倒是有几分相通,是个进阶型法宝。

    东方朔刚想取乾坤十方卦出来比较,手里的钥匙就被苏吉利抢了回去。

    “行了行了,看完了就还我,这钥匙可不一般别不小心认主了。”到时候打爆你狗头。

    东方朔没好气的嗤了一声,“这两样宝贝是你在悟心楼里得的,那仙佛大比第三名的奖励法宝呢?”

    苏吉利一拍脑袋站起来就往外走,“哎呀,造灵册!那仙倌说了今日要送到玉明宫的!”

    苏吉利回到玉明宫,送造灵册的仙倌还没到。

    她破例召出镜灵放风,刚想干点别的,就被突然现身还长高了两倍的镜灵吓了一跳。

    镜灵好久没出来蹦达,高兴坏了,“主人你快看!镜灵长高了!”

    长高了,也不可爱了,苏吉利扯了扯嘴角。

    “是长高了不少,看来这次在十恶莲花境里你得的好处比我多多了。”

    镜灵天真的眨着不算小的大眼睛,“主人,镜灵的修为可以反哺主人,若主人想……”

    “不,我不想,谢谢你,我现在挺好的。”苏吉利赶紧阻止镜灵的小心思。

    幻心魔镜如今虽然可以自主吸收天地灵气进行修复,但因为她心中有鬼,很少主动放出来,大多时候都是被塞在纳物袋里藏着,修复的进度并不快。

    不仅如此,还因为苏吉利修为的限制,拖慢了进度。

    镜灵巴不得苏吉利自己精进些修为呢,可惜苏吉利为了活命,对于修炼一途是有多远避多远。

    “可惜了,要是主人也愿意好好修炼,镜灵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长得和主人一样高了呢。”

    镜灵很有些遗憾的揪了揪自己的小领子。

    还别说,长大一圈的镜灵虽然不再萌萌的,五官却和她开始有了区别,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小帅了。

    眼见的那一张小脸蛋肉圆冒尖,苏吉利正要上手试试手感,听得屋外有声。

    “苏纠察在屋中吗?”

    她赶紧收了幻心魔镜和镜灵,应了声在。

    应该是送法宝的仙倌来了。

    果然,一开门就,一位俏仙娥捧着玉盘站立,玉盘中承着一个四方的金色小板,正是金蝉子提过的造灵册模样。

    “苏纠察,小仙名叫翁灵,奉夏侯仙君的令,来给您送造灵册。”

    216章 造灵册

    劳人跑腿,苏吉利塞了一瓶仙灵水给翁灵作为小费,这才美滋滋领了造灵册回屋。

    金蝉子在十恶莲花境内鲜少主动发表意见,一旦说什么,必定是带着目的性的,所以苏吉利一听他提到造灵册,立刻就定了下来。

    四方金色小板只有半个巴掌大,苏吉利研究了一会儿没什么结果,就将镜灵喊出来让它帮忙相看。

    镜灵看到造灵册愣了一下,随后狂喜着在空中大跳。

    “主人,是造灵册,是造灵册啊!”

    “……果然是好东西?”苏吉利只得出了这一个结论。

    镜灵见主人一副不太懂的样子,急坏了,转一圈终于想到怎么解释。

    “造灵册有生灵造源之功,正是如今幻心魔镜最缺的宝贝!若是直接埋到幻心魔镜里,怕要被被直接散灵炼化,倒是可以炼到法器上,用来催化灵植山川鸟兽等灵物,再好不过!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造灵册上的仙佛之气太重,我不好触碰,还得劳烦主人将他炼化一番,才行。”

    苏吉利体质阴寒,对于炼器一道也不精通,瞬间犯了难。

    镜灵出主意道,“前日主人不是扔进来一柄破妄杖?那法杖是魔界之物,若是将造灵册和它炼到一起,必能互相中合仙魔之气,如此我也能用它尽快恢复幻心魔镜内的生机啦!”

    苏吉利挑了挑眉毛,听出了镜灵的未尽之言。

    “原来你是相中这俩宝贝了?”

    镜灵小脸微红,“镜灵和幻心魔镜都是主人的,即便炼成了法宝,那也还是主人的,镜灵只是帮主人操持罢了。”

    这还差不多,苏吉利伸手,“这段时间多亏你忙里忙外,不就是炼制造灵册和破妄杖么?取出来吧,我这就找人想办法熔炼一下。”

    这是答应了,镜灵高兴的又在空中蹦达起来。

    “谢谢主人,主人真好!镜灵最喜欢最尊敬主人了!主人,那你什么时候开始熔炼它们?”

    “这就去办。”

    破妄杖虽然是个残缺法器,毕竟是一柄魔界法宝,想要将造灵册和它熔炼到一起,还得找一位炼器高手。

    天庭顶级炼器高手当属太上老君,只可惜苏吉利劳动不了这位高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同东方朔打听下人选。

    东方朔的回信里,推荐了可以求上门的炼器高手。

    第一位法名青童子,正是兜率宫中太上老君座下火童之一,他不仅持火有道,在炼器上也颇有天赋,也正因此才能在兜率宫中拥有一席之地。

    第二位则是天禄宫中的奎木狼星君,此人炼器上只能说还可以,自然是比不上青童子的,不过他炼丹一道造诣非凡,若是普通的仙宝熔炼,找他应当没问题,最关键的是,他与东方朔是同僚,是苏吉利如今最容易能拜托成功的选手。

    苏吉利看到最后一位,乐了。

    玉明宫,株地。

    是了,那日在悟心楼二层,株地看的就是一册炼制法宝的书卷。

    东方朔在信诀中对他的评价也不低,属三人中第二,他虽然炼器水平不低,却有怪癖,法宝不顺眼不炼,送法宝的仙君不顺眼不炼,心情不顺眼不炼,总之想托到他那里炼制法宝,比较困难。

    信尾,东方朔很隐晦的提了一句,株地这次拿了仙佛大比第一名,脾气估计很久都不见好,若是想麻烦他,最好等过段时间再去碰碰运气。

    苏吉利看的嘿嘿直笑。

    这位株地仙君,和她还真是又有缘又有怨,嘿嘿,也不知得她保佑位列第一去天庭宝库里选了什么宝贝,既然拿了不属于他的东西,合该投桃报李,帮她回炼一下法宝。

    苏吉利拍拍屁股,一往无前的去找株地仙君了。

    玉明宫住处按照品阶分设结界,株地仙君的住处,若是按照苏吉利该住的六人院,自然是去不了的,可谁让苏吉利那么巧就住在了六丁六甲所属的三人院落中呢?

    株地仙君的独栋小院虽然和六丁六甲一排隔了两重叠楼,为便利上下级禀告事务,却并未设结界隔开。

    当株地听到门外来人自称苏吉利时,脸黑的不能再黑。

    当听到苏吉利求他办事,炼制两样法宝时,脸色更是黑了发紫。

    “苏吉利,你真是好大的脸!前头坑了我,还想让我给你炼制法宝?不炼!我没找你麻烦已经算脾气好了,居然还敢送上门来!再不走,信不信我直接格了你的职?”

    苏吉利混不吝的躬身作揖。

    “株地仙君,我以为您都不会愿意给我开门呢,这事还有的商量,门外说话也不方便,要不……咱们进去说?”

    株地和苏吉利也算是有共同秘密的人,拒绝的话到嘴边一抿,终是将她让了进去。

    玉明宫内的独栋确实不凡,居然还有特设的假山小池亭台楼阁,苏吉利艳羡的扫了一眼收回视线。

    “株地仙君,还没恭贺你这次仙佛大比夺得桂冠,小小贺礼,还请不要嫌弃。”

    求人办事,态度要端正,先礼后兵方为正道。

    苏吉利递出了一瓶仙灵水。

    株地当然看不上仙灵水,他现在糟心无比,只想让惹人嫌的苏吉利赶紧消失。

    “我可受不起苏纠察的贺礼,今日我心情不好,不炼制法宝,即便明日来,我也不炼,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就请回吧!”

    这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了,苏吉利只能收起仙灵水,取出破妄杖和造灵册放到了身旁的桌子上。

    株地的目光在破妄杖身上顿了顿,飞快的转开,眉头深皱。

    “苏纠察,我的话你没听明白吗?不炼!”

    苏吉利叹了一口气,“株地仙君,其实有件事你可能不大知道,其实在你之前金蝉子上佛选的第一名其实是我,是我主动和他商量,说你修为不凡更适合当选头名,才换了人。”

    株地睁大了眼睛。

    “原来是你!我就说金蝉子与我无冤无仇,怎么会突然来坑我,你,你你你!”

    苏吉利见他气的说不出话,嘿嘿一笑,“株地仙君,你兄长植地仙君枉顾规矩,硬将我送到仙佛大比里,总不能就这样算了,我本来还想着,若株地仙君愿意帮我炼制法宝,这些恩怨一笔勾销也不是难事,如今看来,株地仙君并不愿意为兄长分忧……”

    一柄高帽子这样压下来,株地简直肺都要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