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23章
  • 下载
  • “……苏仙倌,是这样,佛缘之梯此前我也来过,所以这些幻阵对我来说并没什么挑战。方才见你也上来了,我突生了个念头,想看看两个人的幻阵与我一个人时有何不同,所以未得苏仙倌同意就做了决定。”

    这话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知道,金蝉子话说完就朝苏吉利歉意一揖。

    苏吉利可不敢受他的礼,想到一路上这位上佛确实对一切都显得兴趣平平,便有几分信了这解释。

    “原来如此,那上佛感觉如何?”

    “受益匪浅。”

    “……那上佛可愿再历练历练?”蹬鼻子上脸的话比脑子快,苏吉利还没控制就被说了出去,正想着如何挽回下自己的脸面,不料金蝉子却又是一揖,直接应了下来。

    “我正想同苏仙倌商量此事,想不到苏仙倌竟肯相让这难得的历练机会,我真是……万分感激!”

    您怕不是脑子真的有坑,苏吉利心中天雷滚滚。

    这幻阵换她自己进去,简直就是被暴击出局的下场,明明是她蹭锅蹭光蹭福利好么?

    这可真是瞌睡与枕头,大佬的心思你别猜,苏吉利能说啥?只能说自己的高香怕是一路烧到了家门口,总有神仙神佛上赶着送机缘。

    “既然如此,上佛请。”

    金蝉子欠身一礼,回头开路。

    苏吉利乐呵呵的跟到四百九十阶,看着身后逐渐隐入白雾的佛缘之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刚刚金蝉子好像提醒过她,走过这百阶,就会定出此次仙佛大比的排名,这好像是四百九十阶了吧?

    一路过来,也确实没见到身后再赶过来什么人。

    难道后面的人都全军覆没,只有她和金蝉子两个了?

    等等,她这大水军,可不能得前几名这么扎眼啊!

    万一被人发现真相,小官不保不重要,还得搞出仙佛两界的矛盾,这锅……哎呀,金蝉子坑她!

    到这种时候才反应过来,苏吉利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是真的白长了!

    片刻之后,适逢金蝉子顺利出了幻阵,苏吉利惶惶然瞬间跳的老远,金蝉子勾了勾唇角,知道她终于已经醒悟了。

    既然如此,先前的说法就不能用了。

    “苏仙倌,你也猜到我想做什么了罢?”金蝉子缓缓超苏吉利靠近。

    苏吉利想跑,可佛缘之梯只进无退,前头再走几步就是百阶之地,她只能后退半步贴在了白云结界上。

    “上佛,我和你无冤无仇,也无心拿什么仙佛大比第一名,我虽然喜欢法宝,可这一路上也不是我闯关破阵,这这这,请恕小仙受之有愧!”

    拿了一路都没受之有愧,如今的鬼话,也只有金蝉子听出几分真心。

    想必拿法宝,自然是保命为先。

    苏吉利本以为金蝉子要硬赶鸭子上架,没想到对方逼到跟前,却停下摊了摊手。

    “既然苏姑娘不想拿第一名,那就不拿好了。”

    唉?这么容易就说服了?

    苏吉利还未放松警惕。

    “上佛,你到底怎么了,一路诳我上来难道不是想让我替你拿下仙佛大比第一名?为什么现在又不干了?”

    “咦,苏仙倌这是又愿意了?”金蝉子作势继续,苏吉利赶紧摆手。

    “不不不,我就是好奇!”

    金蝉子轻笑一声,心内轻叹,“个中缘由,请恕我无法告知。只是我让你这机会纯粹是觉得你我投缘,天庭参赛之人又不止一人,若是你不愿,自然也可以让给旁人。”

    苏吉利小小的嘘了一口气,“如此甚好,那就,那就让给旁人罢!”

    “不知道苏仙倌可有推荐的人选?”金蝉子又提出个大难题。

    “推荐?我连谁出去谁留下来了都不知道,怎么推荐?”苏吉利再次摆手三连。

    她算是看明白了,仙佛大比到这里,就是烫手山芋一锅烩,前头有弑神枪,后头有第一名,她哪里有什么好运气,明明是上赶着被火烤啊!真是三生有幸!

    金蝉子再次朝苏吉利靠近,这一次则是低声念了几个名字。

    “苏仙友,这次天庭留下来的仙倌里,除了你,还有株地,梅进,广灵子,不知你觉得让谁拔得头筹比较好?”

    ……苏吉利身子僵住了,“上佛,你认真的吗?”

    金蝉子和苏吉利一样坐到了台阶上,面色很随意,“苏仙友想来能给我个满意的答案。还有些时间,等他们上来之前,咱们可以再商量商量。”

    第一名到这里,就差临门一脚了,金蝉子到底为何这般?看看她,让闯关就闯关,让上交就上交,这才是能够安全活下去的万全准则啊!

    她突然就有些理解了为何金蝉子会被放逐凡间重修佛道。

    “上佛,你就这么不愿意被安排吗?”

    “佛之一道,讲究缘分,这次仙佛大比暗中有私,扰我心神,我不愿,不论是谁的意思,都与我无关!”金蝉子终于说出了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213章 花落别家(爆更九弹)

    金蝉子并未回答苏吉利的问题,苏吉利也没期待他会解释。

    直到此刻,她才反应过来,一路上自己纯粹就是自作多情,大佬带着她不过是因为不愿服从安排,想要将第一名顺理成章的让出去。

    她真的差一点,就被当祸头子送到众佛面前了。

    见苏吉利好像真的没什么讨论的,金蝉子开始自说自话。

    “广灵子仙君做第一如何?……好像不太好,他这人一路过关全靠嗜杀,凌厉霸道,若是再得个头筹之名,以后少不得要吹嘘自大,还会生出些无端的麻烦,若被他发现是我想让,说不定还会寻我麻烦。”

    呵呵,苏吉利听的嘴角一抽,您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梅进此人倒是很合适,虽然走得慢些,但胜在稳扎稳打,只除了……”金蝉子叹了一口气才道,“梅进没进,这位仙君一身运势均因名字败了三分,若是拔了头筹,似乎有些不太好。”

    苏吉利虽然始终没有回答,耳朵却竖起来听着,见金蝉子排除了广灵子和梅进,往下一数,愣住了,除去佛界的观日、观月还有白夕,再有的人,那就只有……

    “株地?”她嗖的扭回头,正和金蝉子对上视线。

    “原来苏仙倌也看好株地仙君?”金蝉子淡定站起身,合掌一拍,“如此正好,株地仙君就在咱们后头,再等等应当就到了。”

    让株地拿第一?别说,这主意苏吉利还真有几分认可。

    株地心肠不坏,拿了第一应当也不会故意寻衅,再好不过!

    最关键的是,她不用被人盯着了!想通因果,苏吉利盘了个舒服姿势坐下,“既然上佛觉得合适,那就他好了。”

    金蝉子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笑意,心道这苏吉利还真是想得开,就算不是第一,她在这场风波里也已经无法脱身。

    “苏姑娘即将名列前十,想好要什么宝贝了吗?”

    被金蝉子提醒,苏吉利笑了。

    “我的青莲剑被猪刚鬣打坏了,正缺一把趁手兵器,不知道上佛可知大比奖励的法宝比上宝沁金钯如何?”

    她这些年也算搜宝无数,却从未遇到一柄合适的武器,青莲剑还是这具身体以前就带着的,胜在用起来顺手,就一直没换,如今被打坏了,一时之间还真没兵器使了。

    虽然她也没什么机会使兵器……

    金蝉子回忆了下典籍上的记录,摇摇头,“不如何。上宝沁金钯由神镔铁锻炼,得五方五帝六丁六甲加印卦辰,等闲的上品仙宝,不能相比。”

    这么一听,苏吉利顿时对仙佛大比的奖品大失所望,“原来大比得法宝这么普通?”

    金蝉子弯了弯眉毛,“苏仙倌,并非法宝普通,而是你提到的上宝沁金钯太过不凡,此钯在佛界都享有盛名,自然非等闲的法宝可比。不过我倒觉得有一物,苏姑娘会喜欢。”

    “何物?”上佛推荐,应是精品,苏吉利虚心受教。

    “不知苏姑娘可听过内的祖山一脉?”

    ……东胜神洲祖山?

    她熟啊,自己的大本营就在那,点头道,“自然知道,我此前在凡间时,正是住在那一片的玉游山中。”

    金蝉子没想到会这么巧,倒是省了许多口舌解释,“祖山一脉自古被奉为万灵之地,千百年来孕育了许多龙凤麒麟,这期间,也孕育出了许多奇特的东西。”

    苏吉利默默在心中补充,还孕育出了奇怪的孙悟空,麟天琪也算一个吧,哦,还有个她……

    “我给苏仙君推荐的这样东西,正是一位佛友路过祖山时偶然所得,”金蝉子手中金芒一闪,凝出一个四方的金色小板。

    “就是它,造灵册。”

    苏吉利刚想问这是何物,身后佛缘之梯白光一闪,出现了新的人影。

    株地。

    见到苏吉利在他前面,株地大惊失色。

    “苏仙倌?”

    “我等你很久了!”苏吉利笑的意味深长。

    株地这才认出她身边的金蝉子,只是还未等他见礼,百阶幻阵就开始运行,将他定了进去。

    有外人在,金蝉子也不好继续透露内部,干脆道。

    “苏姑娘,造灵册妙用无穷,可肉死人生白骨,亦可蕴养无数天灵地宝,有了它,苏姑娘想做的事必能够事半功倍,至于它的用法,等苏姑娘拿到手里,自会晓得。”

    苏吉利还待询问清楚,金蝉子却冲她摇了摇头站远。

    这是要划清界限了。

    方才二人已经商量了许久后续,仙佛大比的表面还是要做的,至于结果乌龙成什么样,自然是智者见智。

    这一次的仙佛大比,内定了金蝉子第一名外,仙界内定是第二名。

    株地来的众望所归,也是因他资质心性上佳,不过片刻的功夫,百阶幻阵就被他株地破掉,晃身淡定的站了出来。

    苏吉利已经按照计划站在金蝉子对面,见株地离阵睁眼看过来,整个人像是大惊失色要被打一般朝后趴了过去。

    株地下意识就想去拉人,脑子里却觉得不对,身心错乱之际,就这样看着苏吉利往台阶下滚了两滚。

    内定金蝉子的事他是知道的,可金蝉子和苏吉利方才明明还和颜悦色,此时又怎么会大打出手?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就没看到什么掌风法术痕迹,这苏吉利……等等!

    传闻金蝉子心性无常,不受约束,该不会……

    “啊!”株地注意力还在突然倒地装死的苏吉利身上,冷不防被金蝉子一脚踹在后心,整个人大喊一声一个趔趄就朝前头的白雾扑了过去。

    那白雾,便是此次头名坚定的最后一层纱。

    此时此刻,株地终于反应过来,这二人在搞什么鬼!

    他险险停在白雾边上,一手用法宝格住去势,面上俱是惊愕!

    金蝉子见状叹息一声,“哎呀,还是踢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