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18章
  • 下载
  • “是。”

    ……金蝉子这下回答的倒是肯定。

    苏吉利暗戳戳在后头飞了他一个白眼,这才明白自己抱了一条没带说明书的大腿,还得靠自己啊!

    只是么,大佬就算没带说明书,上头应当也会安排的明明白白,她只消跟着,到最后自然会水落石出。

    殊不知,金蝉子也是这般想法。

    苏吉利猜得不错,今年仙佛大比内定的第一名的确是他,甚至比前他还被特意叮嘱过。

    只是旁人说什么,他就要做什么吗?

    金蝉子修佛修的随意道,最烦这种刻意安排,因而一进来就直接睡在了树上,本打算一直睡个七八日甚至十日出局,却不想遇到了苏吉利来拔树。

    本来打算不走套路的他因为苏吉利的出现改了主意,甚至还生了明悟。

    苏吉利身为玉明宫排位赛末席,很清楚自己炮灰尾巴的命运,却不喜不怒不卑不亢,甚至还自得其乐,这和他听道困烦时眯眼打盹不是一个意思么?

    他还是着相了,仙佛大比有规则,他当然也可以在规则之内做些比睡觉更有意思的事。

    比如跟着这位只图花草宝贝的苏吉利看些旁的景色,比如……在合适的时机送她个天大的人情顺带让旁人的算盘落空……

    内围的结界由白雾隔绝,二人有心疾驰,不过半日就到了地方。

    “这下要怎么过去,也不知道内围百人名额怎么样了。”苏吉利试探着摸了摸结界处白雾,一阵滚烫,不惧灵力,看来得用什么令牌或是特殊物品。

    金蝉子特淡定的在旁侧看苏吉利忙前忙后,见她终于停住才从袖里取出一物。

    “这是净化妖邪魔秽留下的东西,或许需要的便是此物?”

    他手中躺着的是十几颗或黑或彩的琉璃小珠。

    一路过来,自有不少挡路的妖邪魔秽,都被金蝉子清风扫落叶般清理了,苏吉利也有帮忙,只不过打的则都是躲在草丛里树林里的小邪祟,珠子就小了许多,数量也打了折扣,笼统不过五个。

    金蝉子将苏吉利手中的珠子拿走,在手中碾了碾,很快揉成个巴掌大的黑球。

    距离白雾结界越近,那黑球就越亮,只是捏诀后却不见结界有更多反应。

    “还少一样东西。”苏吉利恍然大悟。

    “何物?”金蝉子将黑球递给苏吉利。

    “机缘!”

    想要进入内围,不仅需要代表修为的黑球,应该还需要一个代表机缘的东西,比如……白球?这白球须只有一百个,如此才能争抢,再和黑球融合后才能合成正式的门票。

    苏吉利给自己点了个赞,闯副本这种小事她果然在行!

    金蝉子其实早有此想法,只是苏吉利正在兴头上不好打断,干脆由她,反正自己乐得清闲,留足精力到内围打架才比较合适。

    二人合计一会儿,觉得可以在附近碰碰运气,于是一左一右沿着白雾结界分开去找。

    苏吉利一个人的时候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很快就在附近一个魔秽身上打到了和黑珠大小类似的白珠,只是当她回到原地的时候却没等到金蝉子,而是等到了新的不速之客。

    来人受了戒疤,一身白袍简简单单,眼睛却狭长不善,看起来品阶不高,像是个佛界的普通修士。

    见他直直过来,苏吉利立刻起了戒备,“这位上佛,真是好巧。”附近邪魔都被她和金蝉子清光了,还找过来,估计是寻麻烦的。

    “不巧,我也是来抢内围资格的。”那人明明表情未变,却令人听得后背生寒。

    苏吉利在袖中将黑白珠收起,换成了长剑。

    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虽说佛界之人都享誉高德之名,可一个金蝉子就打破了常规,谁知道这位又是什么性情,更何况苏吉利总觉得他这张脸,令人莫名不适。

    这大抵就是女人的第六感了罢?

    来人放出话,却并未动手,站在离苏吉利五步远的地方停住,揖手道。

    “在下名叫广妙,不知仙倌如何称呼?”

    广妙刚巧在她的情报范围内,只不过没有脸只有名字,是佛界派出来的小虾米之一,和她的排名不上不下,是负责给一些重要的佛门寺庙看家护院的护教伽蓝。

    记起册子上的内容,苏吉利心中大定。

    “苏吉利。”只要不是什么高徒之流,她都有一战之力。

    广妙见苏吉利始终都保持谨惕,终于不再继续维持表面和气,取出了法杖。

    “苏仙倌,咱们说亮话,方才是你取走了我本该得的白珠,只要你将它还给我,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我呸,你怎么不说十恶莲花境里的都是你的东西!苏吉利顾及脸面,到底没直接唾上去。

    “广妙上佛这是哪儿的话?莲花境内的东西,都是谁取谁得,我拿到手就是我的,再说当时那邪祟周围什么人都没有,你既然不敢去打,又怎么说东西是你的?该不会是想捡个现成的大饼吃吧?想从我这拿东西走,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苏吉利最讨厌他这种明刀暗捅的人,被挑起火气干脆率先发难,长剑一挑就冲了过去。

    广妙性格刁钻无理,杖法也诡谲无定,见苏吉利动手,也不再顾及迎了过去。

    到底是个普通的护教珈蓝,只十几个来回,广妙就被苏吉利一剑逼退到几步开外,广妙喘了一口气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踢到了铁板,当即就要转身离开再寻他法。

    金蝉子好巧不巧的从远处走了过来。

    “广妙?”

    “……金蝉子上佛?”广妙眼睛滴溜溜一转便想到了法子,站过去指着苏吉利道。

    “上佛,这个女仙倌刚才出手抢了我的白珠,我打不过,还请上佛做主!”

    被倒打一耙的苏吉利差点笑出声,估计广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求助的上佛是她的队友。

    金蝉子也有点没接上这个剧情。

    他先是挑眉哦了一声看向苏吉利,刀眉不上不下,闲适如常的道,“既然你打不过,那就归她了吧。”

    什么?广妙被金蝉子的佛系回答惊到了。

    “上佛,你我联手她肯定打不过,白珠我甘愿让给上佛,难道如此上佛也不愿出手吗?”

    金蝉子终于严肃转身,“广妙,你还看不出来么?我不是不愿出手伤人,而是懒得出手伤人。”

    “扑哧……”苏吉利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广妙被尬的脸由红转紫,眯缝的眼睛微不可查的盯了下金蝉子才瞪向苏吉利,恨恨转身离开。

    金蝉子身为佛界之人居然借口不出手,呵呵,他倒要好好等着看,看这二人到了内围,能不能逃过旁人之手!

    你们给我等着!

    206章 佛缘之梯(爆更二弹)

    广妙走了后苏吉利彻底放声大笑了一回。

    打脸这种事被金蝉子玩出了新花样,真是个人才,她笑完就取出了打来的白珠。

    “上佛,你打到白珠了没,我运气不错,刚出去就遇到一只。”

    金蝉子见她居然就这样送过来,有些惊讶,“苏仙倌,既然是你打的,那就你用吧,我方才出去虽没打着白珠,再等一会儿估计也能有一个,不妨事。”

    “那还差一个黑珠啊,我到底只是运气好些,黑珠你出力比较多,没道理让我占掉。”

    “怎么,苏仙倌这是又不想进内围了?”金蝉子看出了苏吉利的真正目的。

    苏吉利讪讪收回手,也觉得突然变卦不太好,便硬撑着道,“哪能啊,我这不是想让您先帮忙探探路吗?”

    实际上她就是不想进去了,说不好缘由,就是见到广妙后就有种奇怪的预感,总觉得内围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着她。

    可她一个小小纠察官又谁会刻意针对她?只是就算她真的进去了,武力值估计也是垫底的,倒时候还会拖累金蝉子,危机之时谁能顾上谁?

    也许只能自己救自己,便生了退心。

    金蝉子看她口不对心,觉得也没必要再强求,便道,“苏姑娘,要不然这样吧,这黑珠我留着,白珠你留着,还有时间,我再去四处找找白珠,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就用你的这个独自进去,可好?”

    再好不过!

    苏吉利恨不得现在就把白珠给他,当即点头,“成啊。”

    金蝉子再次走远了。

    既然不想去内围,自然也不需要打什么怪了,苏吉利坐到一旁,开始神游。

    这些年自己在天庭和外头得罪过的人,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那为什么刚才会突然有了不妙的预感?

    陈天君算一个,可他已经被炮灰下凡再无翻身之日。

    陆邪意……算一个?唉,他就是个不入流的小虾米,不在计划内……至于其他的么……

    她这个人,从来都是有恩日后报,有仇今日算,一时之间还真想到什么仇怨之人。再往前?苏吉利还真想起了一位幕后之人。

    是了,也只能是他,此人正是当初指派崔判官和陆清远寻她做交易探虚实的无名佛主。

    可观音不是说了,那人不过只是想要她的本体,巴不得她好好修炼得些好处,这个节骨眼应该更希望她拿个什么名次才对啊……

    对了,还有个找麻烦的猪刚鬣!

    苏吉利坐在石头上疯狂运转大脑,脑后一阵邪风突然刮过,她下意识一拳出去,砸中个黑漆漆的邪祟。

    邪祟瞬间化为黑灰消亡,只听“啪嗒”一声,地上又掉下个白珠。

    ……这算是……反派的助攻?

    这下她和金蝉子可是一人一个,不多不少了。

    没关系,她还差个……黑珠二字还没闪过脑子,远远就看到金蝉子手上抛着个硕大的黑珠回来了。

    比之前那个明显大了很多,一看就是个新的……

    这下两个人的内围资格都有了,这下轮到她做出取舍了。

    金蝉子走得不快,等到跟前时,苏吉利已经有了想法。

    她将白珠分给金蝉子一个,“上佛,我改主意了,还是决定进去,您先请。”

    金蝉子心内一松,也不问苏吉利怎么又变了主意,催动双珠合二为一,再次靠近白雾结界。

    白雾涌动散开,终于出现了一人通道。

    苏吉利有样学样,在他边上也开了个门,二人一前一后踏了进去。

    内围居然并不是什么秘境场所,苏吉利脚下一晃,看清四周环境时,心跳了一瞬。

    “这是……佛缘之梯?”

    方才进来前,金蝉子也忒测过,十恶莲花境的外围要斩杀妖邪,内围应该不会再需要用武力值了,许会有旁的特殊考验。

    佛缘之体,顾名思义,就是个梯子,造型佛光闪闪,临空而上,想来这一次想要拔得头筹,就得凭自己的力量爬上去,谁最快最高,估计就能赢。

    她此时在的位置,应该是比较低的,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魔植呢?法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