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15章
  • 下载
  • 听的东方朔后背一凉。

    “你说的不错,天河水兵一年到头都鲜少出兵,他这官职很有几分水分,为官时也有些懒散传闻。眼红的人自然也有不少,只是碍于有个好师傅,无人敢寻他麻烦。”

    “明着不敢动,难道暗地里动不得吗?”苏吉利眯起眼睛。

    东方朔正色劝诫,“苏吉利,如今的要紧事,可不是报复天蓬,还是赶紧想想怎么准备明日就要开始的仙佛大比吧!他坑你说白了只是个名额,要知道他背后的可是最护短的真武天尊!天尊如今虽只挂了个镇宫之职,万年前可是仙佛魔大战的第一人!”

    苏吉利微微顿住,“真武天尊杀了很多妖魔吗?”

    “自然!万年前那一战,因为真武天尊威名赫赫涤魔无数,所以才得了个称号叫做荡魔天尊。”

    看着苏吉利仍是一脸执拗,东方朔头疼不已。

    思量几番,终于回过劲儿来的苏吉利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

    “是啊,仙佛大比!哎呀,这可怎么办?孙悟空没参加,你也没参加,我一个人去岂不是孤立无援?”

    该讨论的事现在才被提上日程,东方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件九曜法衣你先带着,仙佛大比里面仙佛顾念所谓的仁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里的妖魔!有了它至少可以保你性命无忧。”

    法衣通体银纹,隐隐有星光浮动,一看就不是凡品,苏吉利瞬间感动了。

    “朔兄,你对我真好。”

    见苏吉利在法衣上撸了好几把,东方朔抽了抽嘴角。

    “借你的,用完了要还!”

    “切,小气鬼。”

    “不是我小气,这法衣可是观音师傅送我的见面礼,我都没舍得用几次呢。”

    “行吧,我知道了。”

    东方朔又将四处探听到的消息指点了一遍,苏吉利终于镇定了些。

    仙佛大比原来并没有她想的那么无情,甚至可以说是和谐!

    两方势力,明为比武,暗为试探,今年你拿头奖,明年我是第一,谁的脸都不下,时刻彰显着什么叫做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按照天庭和佛界今年的尿性,该轮到佛界第一了。

    “明日开比前有场小会,打头的那几个一准就是今年夺冠的人选!你可千万要看好了,参赛者里面哪个背景最深厚,八成那位就是第一!到时候就跟在他身边,想法子让他踢你出局,如此就算出来的早了些,出去吹牛的时候,也能说自己是败给了第一名,啥脸都不丢,懂了没?”

    苏吉利佩服三连。

    “朔兄,你这法子真是高啊,受教了!”

    “也不看我这些年是怎么混过来的!等到了里面就算抱不上大腿也别慌,我会找人去帮你的,争取不要垫底,差不多就出来,懂了没?”

    “懂懂懂!都听你的!”苏吉利彩虹屁各种奉上,心头的大山真的就这样轻了些。

    “观音大师真是慧眼如炬,居然收了你这样聪明的徒弟,真是三生有幸啊。”

    东方朔若是有尾巴,此时应该摇的甚欢,他摆摆手,“谁让师傅叮嘱过让我好好帮你呢,都是该做的,不用太感激。”

    “若是那九曜法衣能送我,那我肯定更感激……”

    “不行!法衣没得商量!”想顺杆爬,那不行!

    东方朔拎的很清。

    201章 誓师大会

    有东方朔当狗头军师运筹帷幄,第二日,苏吉利雄赳赳气昂昂参加仙佛大比誓师大会了。

    上九重天一年一次的仙佛大比,换在下九重天就是三百六十年一次,仙佛大比的重要程度,和蟠桃宴有的一拼。

    此前苏吉利不在局中,虽然经常听到这个未出现在吴承恩笔下的新副本,却未过多关心,没曾想一转身,居然就成了参赛选手。

    虽然是末席,那也是选手啊……

    仙佛大比的誓师大会,就定在玉帝的办公场所斗牛宫外,苏吉利怀着激动心情到了现场,本以为能看到仙佛两界的头头们,没想到大佬们却都用阵法挡了真容,似乎只准备旁观。

    而所谓的誓师大会,也并没有什么争艳夺彩的内容,因为有大佬们压场,从头到尾只是一场公事公办的大比简介。

    仙佛大比去年由天庭承办,今年虽然在斗牛宫誓师,比试的地点却在去佛界的十恶莲花境。

    听到十恶莲花境这五个字的苏吉利,下巴一抽,顿觉微妙。

    十恶莲花境?不会是她知道的那个十恶莲花境吧?

    再继续说下去,这十恶莲花境该不会放在壁萦锁魂玉里呢吧?

    还关押了众多不堪教化不敬佛道的恶妖恶鬼恶魂?刚想到这一层,前头介绍规则的仙倌就道。

    “十恶莲花境内危险重重,关押了众多不堪教化的恶妖恶鬼恶魂,所以将会分为外围和内围,参加大比的两千名众,先入外围,修为过关者才可进入内围。内围只许百人过,通往内围的法阵也只在境内出现十日……”

    还好故事有了转折,此莲华境非彼莲花境,分了内外围那真是再好不过,反正她是不打算进内围的。

    外围需要杀妖魔累计积分,内围的规则只有进去才能知道,小仙馆总算介绍完了大致情况,开始介绍各个来头不小的与会者。

    斗牛宫外,浮云成阶,仙佛头头们在云雾中缭绕不清,两边次第排下来一溜的弟子徒孙,不乏此次参选者。

    苏吉利见那一溜的都是按照地位品阶站定,心道现在记一记的冠军人选也是个不错的消遣。

    她凝法到眼,远眺过去,一片光溜溜的脑袋此起彼伏,还好上佛们的脑袋并非全然剃度,偶尔还有留着三千烦恼丝的存在,她越过几波亮光,排排数过去,总算数到了佛界参选的那一排。

    龙女白夕也在那排,看来那一排便是此次参选人选里头身份最高的了,打头的应当就是此次最有可能夺冠的上佛了吧?

    四方脸,眉毛是少见的锋利刀眉,整个人乍看过去,居然与一排的柔和气氛十分违和,要不是他眼微眯头微斜头很亮,说是位天兵天将站错,苏吉利都敢信。

    这位一看就深藏不露。

    苏吉利虽然看见了脸,却对不上号,偷偷问旁侧玉明宫的友军。

    “这位仙倌,佛界那边打头的看起来容慧俱佳,天资不凡,不知是哪位宗佛下的高徒?”

    她边上的友军名叫萧影,正是玉明宫排位赛的第四十名,和她比起来,他才算是名正言顺的当选者。

    萧影对于苏吉利的提问十分惊讶,“你连金蝉子都不认识?”

    ……“谁?”苏吉利瞪大了眼睛。

    萧影见她好像是真的不知道,便耐心解释了一句。

    “把头的那几位,分别是佛祖座下的二徒弟,金蝉子;观世音菩萨座下龙女,白夕;再往右那两位面貌相似的,是一对双生子,分别拜在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门下,叫观日,观月。”

    白夕苏吉利自然认得,另外几位的来头一听,更是不明觉厉。

    “多谢萧影仙君指点,受教了。”

    “唉,这次仙佛大比,光那几位修为就已经不俗,咱们玉明宫还挑什么三十四十名,真是送脸上去叫人打。”

    萧影摆摆手,为自己抹了一把同情泪,苏吉利的事儿他也有所耳闻,顺带给她也送了几记同情的眼神。

    苏吉利笑笑,心道现在可不是为这种事伤感的时候,又扭头看向天庭那边。

    按时间算,金蝉子被打下凡间轮回十世还有好些日子,若他是此次的夺冠内定人选,还是可以暂时抱一下大腿的。

    等到了十恶莲花境里,她先在边缘晃荡晃荡,等过一两日淘汰人选差不多了,再去主动招惹下这位上佛,就能按照计划被打出去了。

    苏吉利的目光又转回天庭那几排,在众多友军里溜达一圈,终于找到了天将所在的那一排。

    打头的那个一身将领甲胄,头带水冠,八成就是她那位‘好’大师兄猪刚鬣了!

    苏吉利的目光一瞬火热,却不防猪刚鬣突然似有所感的扭头看了过来。

    二人就这样对了个正着。

    猪刚鬣五官还算过得去,只鼻子有些一言难尽,要不是苏吉利知道他是人仙升任,差点就要以为这位原身就是一只大鼻子猪妖了……

    猪刚鬣自然是在看苏吉利,远望过去,倒确如传闻所言,是个清尘出世,美貌上佳的,只可惜没被师傅相中,只挂了个外门弟子的名号,还没教法术,他对准苏吉利的双眼,嘴型上下一字一句的比出了几个字。

    “小师妹,是我让你参赛的。咱们在仙佛大比里见过!”

    比你妹!

    苏吉利的目光如刀,真想帮这位‘好师兄’的鼻子整整容,上让他知道知道这世间的人心险恶!

    一场誓师大会再到后头,苏吉利都没心思听,一门心思除了琢磨如何找个顺当理由跟在金蝉子身后,便在想如何报复猪刚鬣了。

    奶奶的,当初要不是菩萨相帮,这门子有和没有都一样的师门,她才不屑去蹭好么?

    你倒自降身份过来找过来了!也不知真武天尊是眼瞎还是心瞎,一生除奸惩恶荡尽妖魔,却收了这样个睚眦必报的亲传大弟子。

    她这个外门弟子,不为人知也就算了,每日被放出去散养,还要被内门师兄找茬,真是岂有此理!

    苏吉利大喘气回到院中,将石桌上的茶杯噼里啪啦一顿推,刚要抑制不住怒气下手,赵仁贤恰到好处的推门而入。

    “……苏吉利?誓师大会结束了?你这是……怎么了?”

    见到顶头上司,再忍不了也得忍,苏吉利扯出笑脸,将杯子摆正。

    “仁贤仙倌,这么晚了还出去啊?”

    赵面色微微带红,“是有些私事,我看你好像也有事要烦忙,这就回屋了。”

    她和苏吉利简单见了礼,转身时衣摆角处一晃,露出块红花印渍。

    ……咦?这是……琉璃红的花汁吧?仁贤仙君不都习惯在纠德堂中度日,怎么还去瑶池了?

    苏吉利敏锐的嗅出不对,只是这种时候却不是追八卦的时候,而是该想想,到底要怎么对付猪刚鬣!

    她敢打包票,猪刚鬣绝对会在仙佛大比里找她麻烦,既然是要找麻烦,谁先出手还未可知,她当然得未雨绸缪。

    也不知道东方朔打听的如何,入夜时分两千仙佛大军可就要进十恶莲花境了,再没消息过来,一会儿该怎么办?

    202章 仙佛大比初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东方朔依旧未出现,就在苏吉利打算出门时,曹操终于来了。

    东方朔出现在门外,还带了准备好的人像册子。

    “可累坏你朔兄我了!喏,这册子……”

    苏吉利一把抓过册子,风一样消失在门后。

    “来不及了,我得赶去斗牛宫,册子的事儿还劳烦朔兄飞信给我!”仙佛大比非等闲,若是迟到,她敢打包票会被满天庭惦记个没完。

    东方朔看着苏吉利的背影连连摇头。

    “唉,这脾气,真怕她在大比里惹出事儿来……”

    门口青衫浮动,楚虚逸正值下工,听到院中有男声,探头一望,正和东方朔对了个正眼。

    东方朔一身紫衣,像是刚下值就赶过来,楚虚逸将书卷拍了拍,逗道,“三师兄这是来会美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