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1章
  • 下载
  • 其实四人打的都是同样的主意,樵夫伙伴应了一声,抱怨结束就在附近砍了起来。

    麟天琪闻到生人味道,戾气涌了一瞬出眼想要过去,可到了苏吉利留下的小破圈边上却犹豫了,他戾气深深的黑眸慢慢还复,终是没有动作。

    “哎?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东西?”一个人砍和四个人砍,自然是不一样的,胆大的那个越走越远,终于走向了麟天琪所在的方位。

    林间绿意丛丛,麟天琪虽然也穿着绿油油的衣裳,可他的头发却乌黑油亮的很,在光影错落间不容忽视。

    四个樵夫很快都没了柴火可捡,胆大的那个等来了小伙伴,几人围作一团,胆子也被翻倍,很快看清了树下定定盯着他们的麟天琪。

    麟天琪不说话、不入魔的时候,模样何止风度翩翩,饶是穿着与林子一样绿油油的衣裳都没能堕了他世外仙人一般的风骨。

    胆子最大的那个樵夫看呆了,直到被身边人拉扯一把,他才发现自己迷瞪瞪的正打算过去伸手摸一把。

    “梁平安,别过去!不太对劲。”四人结伴,总有个脑子清明的,拉住梁平安的是李富贵,他平素胆子小,人谨慎,“那虽然看着是个人,但你看他的手……”

    四个人最前的梁平安应声看过去,这才发现仙人的手出乎意外的接地气……甚至比他们四个的都脏不少……

    “嗨!”梁平安一拍大腿,“啥么,这不就是个傻了的公子哥,若是妖精,怎么能让自己这么……”他的目光从麟天琪绿油油的头顶看到脚底,这才继续道,“邋遢!”

    麟天琪模样还是呆呆的,眼神却不自觉随着梁平安四个的视线来回张望,但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出那个圈。

    圈外,李富贵和梁平安四个,拉扯之间离他不过几步距离。

    麟天琪不自觉的磨了磨袖中露出来的尖尖指头。

    李富贵扯了几把梁平安,见他还是要上去,终于自己停在后头,“梁平安!你如果坚持要过去摸,那俺就先回去了!柴火有这些,够用几日,你那么爱看爱摸,自己搞去!”

    李富贵回头瞪一眼随着他们二人拉扯同样摇摆不定的另外两个同乡,终于一跺脚,走远了。

    两个同乡没有跟着李富贵,却也没有跟着梁平安继续向前。梁平安回头瞭望一眼,见李富贵躲鬼一样越走越快,切了一声就上前几步……

    绿意丛丛的林子里,无多鸟雀,须臾后响起的几声惨叫却因为人迹罕至并未被旁人听到,只除了藏在树后头的的李富贵……

    麟天琪眼中绿意歇停的时候妖气十足,修为瞬间暴涨的他自然也发现了树后的人和匆匆逃开的脚步,他歪头想想,最终只是摸了摸带着血腥味的指尖就安静回到被踩了好几脚的圈内,将头埋入膝盖……

    山脚下的长寿村内,苏吉利正在和一个卖馒头的老大爷掰扯。

    “大爷,我今日只是少带了些钱,你这馒头又不香,又不足料,便宜些给我总好过明天再卖一次,你就都卖给我吧!”

    苏吉利的毒舌一出,很没有些自知之明,馒头大爷满脸黑线的看着周围有了购买欲的人一个一个散掉,气的拍着自己的笼大声拒绝,“我家的馒头何时放到第二日卖了!你要便宜就要便宜,作甚埋汰我生意!店小供不起你,你去隔壁街买去!”

    这小姑娘,长得是美貌,可一张嘴就让人想用馒头糊了她脸,馒头大爷气嚷嚷的将蒸笼盖子一把掼上,苏吉利却不放弃的再接再厉。

    “大爷,有道是今日生意明日雨,你看我和你说了这半天,都没人来买,你便宜点卖给我怎么了?”要不是下山的时候太过失魂,也不至于将小私库忘带出来!苏吉利又不愿意用点石成金来欺骗这弱小农户,不知不觉的犯了轴,就想着破开眼前这一桩难题。

    斜月三星洞里的她留下的小私库,多半是平日与师兄弟们打赌赢来的,苏吉利以前一直很宝贝它们,可自从祖师说他有法术可以点石成金后她就慢慢将它们忘在了脑后,如今想来,苏吉利满心后悔,只觉得自己从祖师那里是啥也没学到,尽学了些不能用的本事。

    二人的争执在苏吉利的坚持中,从馒头的保质期转移到了铺子的位置,又从老大爷花白的头发转移到了他有些泛黑的手指头,两个人都吵得忘我,周围的人听着乐呵聚拢的越来越多,终于,一个男子出声,让苏吉利从这场耿直的讲价里回了神。

    “这些馒头钱,我替她出了。”声音清朗带着些微哂笑,馒头大爷说得口干,扭头一望。

    哎呦,今日都是些风度翩翩的美人和一派风流的公子哥,总算没他啥事了……他看苏吉利也停下了拌嘴的,轻呼一口气,利落的开始装馒头。

    “姑娘,这么多馒头,你带着怕有些沉,还有些大。”

    苏吉利眼神直直瞪着来人,嘴上却不饶人,“大爷,你给我拍扁装喽,重不怕我拿得动,但不能太大,赶路不方便。”

    东方仁面色一沉,“苏三,你要去哪儿?你不用着急走,我下山来是想说,我也……”

    “你也什么?你也想像对待小十二那样,来踩我一脚吗?”苏吉利冷冷接过装着馒头的大兜,转身就推了人群出去。

    021章 分道扬镳

    “小十二的事,是我不对。”东方仁紧紧跟着,想要替苏吉利搬运的动作被她一让,泾渭分明。

    “不必道歉,是我和小十二识人不清,如今我和她都已经被踢出山门,你不必故意下来做这幅好师兄模样,我受不起。”

    数年认清一个人,苏吉利觉得作为一只妖,也不算很倒霉,过了前半夜那丝气劲儿,她想开很多。

    东方仁看出她如今已经油盐不进,可自己该说的话还是得说,他跟着苏吉利路过一处窄巷,终于将她扯了进去。

    “苏三,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说,你听完若是还想走,我不会再留你!”东方仁脸上没有一贯的吊儿郎当,今日下山赶得及,他和苏吉利一样,两手空空,自然也没有穿着平日那幅算命行头。

    “有话快说,还有人等着我呢!”苏吉利知道,东方仁轴起来和她没跑,左右东西已经差不多买齐,不差这一两句功夫。

    最关键的是,东方仁手劲儿还加了法力,她挣不开。

    “我昨夜没跟着你下山,是因为祖师要授的课正好是妖卦,我给你和小十二卜了一卦……你……”东方仁想要斟酌词句,可话到嘴边也只有那几句。

    苏吉利终于对上他的眼睛,“妖卦?你框我小十二安好的消息,不就是为了学这破卦,怎么,如今打了一棒子又想塞我个甜枣?有屁快放,我受你这人情!小十二到底在哪儿?你只需要告诉我地方,不用你去,天大地大,我自己去救!”

    苏吉利言语中在没有以往对三师兄的信任,东方仁眼神错了错,又些慌乱。

    “小十一,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找她,我如今也……”退出观三个字东方仁还没出口,苏吉利就拦腰截断。

    “你若是不愿意说就走人,我真有事要去办。”苏吉利眼神淡淡,心下却给了她自己一巴掌,怪自己又心软。

    东方仁只得再次箍住她,“小十二和你被赶出斜月三星洞,都是因为你们的命卦不佳!”

    苏吉利的身子终于顿住。

    东方仁松了一口气,“你的三缘卦,是个煞卦。而小十二的问地卦,是凶,须菩提亲口承认,赶走小十二是害怕她继续留下去毁了斜月三星洞,赶走你是因为……”

    “因为我命中带煞!该绝亲绝情!凡与我相近之人都落不了好,他想保全斜月三星洞里的其他人,所以才趁着机会将我赶出去,对吗?”

    苏吉利的声音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背对着东方仁的双眼里,一瞬闪过回忆、愤恶、不平,却在眨眼后重归淡然。

    苏吉利转身看向一脸错愕的东方仁,“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菩提祖师与她授课的第一天,就和她说了这命卦之相,可那个时候的祖师,面上带着的是满满不信天道的自信和给徒弟撑腰的护短,谁知道她信了祖师,可祖师却变了。

    也是,人都是会变的,到底他没对不起自己,一日为师,终生受益,苏吉利走的心冷,却其实心甘情愿。

    苏吉利挥停有关这个纠结祖师的回忆,冷冷开口,“所以你下山,是想要说,你没错,小十二没错,我没错,菩提祖师也没错,对吗?”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那你说,到底是谁错了?”

    是她不该穿过来?还是命线卦象不该这样出现?可一切已经这样了,为什么就不能在做些什么?天道如此,就活该生生受着吗?

    东方仁被苏吉利脸上第一次出现的凶狠神色吓到,他的手无意识攥紧几分,“小十一,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错了。小十二刚下山的时候,确实见过我,我那个时候算她,还是一切安好,所以我才厚着脸皮瞒了你。后来……后来她消失不见,我也找过,可卦象还是平安,我就……”

    “你就自以为是的觉得,卦象没错!她好得很!不需要你我再去操心?你从来只信你的卦,可曾仔细听过那些师兄弟们的话?他们说……”想到那几句形容小十二的话,苏吉利只觉得心口再次被剜开,可她今日偏就想让眼前这人一道尝尝这感觉。

    “小十二确实被收入新观,可那却是一个挖好的坑!那么爱笑的小姑娘,最后被人生生打出原形,长寿村里见过的人何止一二!你问过吗?你怀疑过吗?你后悔过吗?”

    苏吉利的逼问,让东方仁怯懦了心神,他恍惚后退,终于松开攥紧的苏吉利手臂。

    苏吉利拍了拍袖口,面上闪过一丝嫌恶,“东方仁,你愿意相信你的卦象就去相信好了,世人总有最爱,旁人无法干预,我只求你日后不要再拿着这些理所当然的东西骗我!也再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苏吉利像风一样消失在巷子口。

    东方仁却还是不自觉一步步的后退着,直到无路可退,他才终于喃喃出声,“我自然……问过的,也……怀疑过的,后悔……也曾有过的。”可苏吉利说得对,他信他的卦,所以才理所当然的将那些听到的栩栩如真的传闻扫到脑后,一概没信。

    午夜梦回,他每每不受控制的回想时,也曾怀疑过,是不是他六甲之术还未学完,所以有些地方才没有算清?

    东方仁下意识又抽出自己的卜卦想要再起,竹片却不听使唤的乱成一团散落在地。

    零零落落的竹片,在微风中翻了几个圈,落地时刚巧又是个中平的卦象,东方仁看着那卦象,只觉双腿酸涩,到底坐了下去。

    “原来,我一直……都是错的么?那到底,谁是对的?”他仰头看着寂静天色,再没回神。

    苏吉利酸涩着眼眶忍了几番,眼泪还是汹涌而出,她拐入角落擦干净心情,没理身后人,再出去时却被一群浩浩荡荡的百姓挡了去路。

    “那妖精杀了我们兄弟,今日必须要将他打杀!”

    “对!我家平安不能就这样无缘无故死掉!”

    “再找几个道观的小师傅,今日非要平了这座绿林山头!”

    四处声讨不断的声音让苏吉利心有擂鼓,绿林山正是麟天琪座居的那座山头。

    以前这绿林山,因为地势太过陡峭,大家就算有传言也从未试图去清缴过,怎么如今突然就改了主意,还带了这么大一帮人乌泱泱的要去算账?

    难道麟天琪……

    苏吉利加快了步伐,心道那他可别真的傻坐在那圈里等人抓……

    022章 讨伐与逃命

    苏吉利好歹是个修了三百年的莲花妖,遁上山的时候讨伐部队还离得很远。

    正午时分,绿林山上还是林深影浓,她疾走绕过最后一片遮挡的林子,却发现林子前空荡荡,约定好的地方并没有麟天琪的影子。

    “麟天琪?”苏吉利小声喊了一嗓子,凉风过境,人没喊着,却从前方闻到一股清淡的几近消散的血腥味。

    苏吉利瞬间有些心塞。

    花果山上也曾有过不少屠戮为性的妖精,豺狼虎豹之流没少让吃素的她和那帮猴子头疼,可如今换成自己在乎的人,感觉却又不一样了。

    要知道麟天琪之所以被她冠个翩翩公子哥的笑称,便是因为他从不嗜杀天地生灵,衣饰仪态还自有一股风轻云淡的闲适,想到当年的翩翩公子如今成了个嗜杀成性的恶毒妖魔,苏吉利皱了皱眉头。

    她第二次决定上山的时候,一直在说服自己,麟天琪这样只是因为迷失心智,忘了初心,等她带他离开这个鬼地方,恢复记忆,一切就能好起来,可如今这股血腥味却让她有了一瞬间的迟疑。

    她看了眼地上被踩的乱七八槽的圈子,决定先放下担忧和猜疑,先去找他。

    血腥味一直略隐略现,苏吉利踩着充斥一地打斗痕迹的断木残枝,在附近一个小山坡上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人。

    看身形不是麟天琪,倒像是个樵夫。

    全手全脚,似乎还有气儿,想到山下已经快要冲上来的大部队,苏吉利动了动手指,并没有下去查看。

    “哗啦。”静谧的林子里终于有新的声音出现,苏吉利心念一动飞快朝着水流声过去,终于找到了麟天琪。

    他正在小溪里一下下的往自己身上撩水。

    “天琪!原来你在这里,吓死我了。我以为……”苏吉利顿住接下来的话,上前一把抓住麟天琪浸湿的衣袖,“来不及了,咱们快走!山下突然有人冲上来,我觉得他们是朝你来的,咱们从另一条路下去。”

    苏吉利让自己努力忽略水里被洗出来的一片绯红,只拉了麟天气的袖子就朝另一边奔去。

    麟天琪跟着她的背影踉踉跄跄,发现她一路未问上一句、也未看他一眼时,终于猛地拽停了苏吉利的步子。

    苏吉利一手拉着他一手背着干粮袋,被晃得有些不稳,站定之后却还是保持着背对麟天琪的姿势没有回头。

    “看我!”麟天琪颤抖着声音大声命令。

    苏吉利闭了几次眼,发现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下落,“麟天琪,你不要闹脾气,现在不是吵闹的时候。”

    “你看我!”麟天琪死死拽住苏吉利的袖子和胳膊,等她半天不见转身,只好自己主动站在她对面,这才发现苏吉利满脸都是眼泪,他面上带着怒意的神色开始慌了。

    “别哭!”

    苏吉利摇了摇头,“麟天琪,我没事,我只是想起过去,有些难受。”

    “没有,杀。”麟天琪急急解释,却张口缺词,“别,难过!”

    “我相信你,我真的没事。”苏吉利知道现在不是这样的时候,她蹭的抹掉眼泪反抓住麟天琪的手臂继续向前,“走吧,快走。”

    麟天琪终于开始跟上她的步伐。

    二人没有再说什么,疾走尽头的路上,却开始传来吵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