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09章
  • 下载
  • 天色刚暗,月宫各处却已经点起了各式灯盏,远望去星星点点,比起七夕河灯节也不逞多让,确实风景无双。

    原本寻找洞天福地的苏吉利脚步一转,打算四处赏番美景再说。

    月宫内各式宫亭造型各异,不用像凡间一样顾忌地理限制,所见的都精致无比。

    天籁馆、会仙亭内还有断断续续的丝竹声传出来,想来是喜爱乐音的仙君正聚在一体斗乐;青龙台、朱雀台、白虎台、玄武台修的威武霸气,又和之前所见的温婉精致不太一样,苏吉利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月宫内的禁区。

    月坛。

    月宫内各宫各殿都可以观赏,维度众星拱月的中间却不可入。

    此时前方被一团朦胧白雾隔绝成两个世界,明明白白的告诉着所到之人四个大字,此路不通。

    这种时候,苏吉利可没有所谓的好奇心,绕着朝另一边走去,没多远就停了下来。

    “广寒宫?”终于找到了想去的地方。

    月宫内有一宫二馆三亭四台五殿,广寒宫身居首位,也是月宫所有宫娥仙娥居住最集中的地方。

    没有嫦娥,看看广寒宫也过瘾啊,苏吉利朝最近一处白池走去。

    凡间时她泡了不少汤池,只需远远看一眼就能给池水打个分,白池这水,不不是清澈见底的清仙水,似乎是上好的仙灵水,不仅有仙气,还有一丝灵性。

    太阴星君好像没说过月宫里不能泡池吧?

    苏吉利有些心痒痒。

    白池中没有养鱼,就连附近的花草也被滋润的软绵绵手感滑润,苏吉利脑子一转,转就就将自己囫囵个泡了进去。

    在外头不能脱衣服,只能起来的时候捏个诀烘干了。

    苏吉利舒服的叹息一声,觉得这一趟出来收获不小,找到了一处闲来无事的好去处。

    正当她美得冒泡之际,耳旁炸响一个气氛的喊声。

    “喂!那个黄毛丫头,你泡我喝水池子作甚,还不出来?”

    苏吉利的好心情瞬间飞不见。

    黄毛丫头?她是穿了一身黄色纠察官服,可不是什么黄毛丫头,要算也是个老妖怪吧?

    还有,这白池里的是……喝水……池子?

    苏吉利捏了个烘干诀,从池子里出来,然后就和前方草丛里卧着的一只通体雪白只额头一簇红毛的玉兔子对上了眼!

    “看我作甚!你把我喝水池子都泡脏了!哪家宫里不懂事的仙娥,连我的喝水池子都不知道!”

    苏吉利额角跳了又跳,心道她要是早知道这白池里混了兔子口水,推她都不下去!

    太阴星君可真大方啊,仙灵水给玉兔当口粮,一准备就是一池子,这得喝到啥时候?

    “说你呢!做了这种事,连句道歉都没有吗?”玉兔终于看清了苏吉利纠察官的官服,没有直接发难。

    苏吉利扯出个生硬的笑脸,终于回神下拜道歉。

    “对不住玉兔仙子,我今日第一次逛到月宫,并不知道这是……您喝水的池子,多有冒犯,还请原谅。”

    能被纠察官道歉,也是个不错的经验,玉兔大发善心的摆摆手。

    “广寒宫白池装的都是我的口粮,下次注意点,多大个人了,还和我一个兔子抢喝的。”

    ……去你的口粮,谁家口粮放在这么大一个池子里?怪她吗?

    苏吉利藏在袖子里的手比出中指,转身离开。

    这兔子长得是挺萌,就是说话太过骄纵,一看就是太阴星君的爱宠,不好得罪,只能躲了。

    等等……苏吉利突然想起一事,又转过了身。

    玉兔刚打算再啃两口草,见苏吉利又转回来盯着它,很有些没好气。

    “还有事吗?”

    “玉兔仙子,我想问问,太阴星君总共有几只……像您这般貌美的灵宠?”

    苏吉利问的特别委婉。

    玉兔傲娇的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

    “我可是天上地下唯一只耳兔,太阴星君哪里还能再找一只比我美,比我好的吉兽,想当初我刚生出来的时候……”

    这番话可是玉兔最喜欢吹嘘的,只是它刚打算给对方普及下自己的受宠史,一抬头就发现苏吉利已经走远了。

    “……哼,没礼貌。”

    那边得了回答的苏吉利在心里连连感叹。

    乖乖,她虽然没见着大名鼎鼎的‘嫦娥仙子’,却见到了未来会从天宫跑下凡的玉兔精

    这位玉兔精在凡间时可是个牛人,都被孙悟空大棒加身了还不放弃嫁给唐僧,如今一见,终于知道原因了,可不就是骨子里娇宠坏了?

    可即便如此,最后还是被太阴星君救了回去,如此看来,它在太阴星君眼中也是个稀罕的,她还是躲远些,免得这兔子出了什么事被赖到她头上。

    池鱼无果,何故殃及啊……只可惜了那一池子仙灵水,一个丁大点的兔子,喝的了那么多水吗?

    原本都要离开月宫门口的苏吉利看到门口一个熟悉图案时,步子一顿,彻底停了下来。

    这是……纠察灵官的图?怎么会在这里?这玉兔,不对劲啊!

    “嘿嘿嘿,镜灵,一会儿主人送你点好东西。”

    苏吉利拐过街角,藏了起来……

    ……

    天将明时分,睡的有些迷糊的玉兔觉得口渴,从窝里蹦蹦跳跳出来去喝水,它按着往日习惯探了脑袋又伸了舌头,意料之中的池水却没有进肚子,反而尝到了一股风。

    它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只见往日里快要溢出白池的仙灵水,居然一夜之间就快见了底。

    “哪个孙子偷了我水?!”

    玉兔不生气还好,生气起来很可怕,它化出来的真正原形,光尾巴就将白池占了个满,不满的呼声很快就引来了看顾它的仙娥水杏。

    “玉兔仙子,是要喝水吗?别急,我这就给你填上。”

    那仙娥也奇怪一夜之间池水见底,可当务之急却是要安抚气急败坏的玉兔灵宠。

    她特别有经验的填了水又取出了口味上佳的几样仙果,等玉兔喝足水,就将果子递了过去。

    得了安抚,玉兔终于心满意足的再次还原成个软萌兔子。

    “昨夜有个傻纠察官泡我喝水池子,你去查查,八成就是她报复我偷走了我的水!”

    192章 玉兔的惩罚

    池水当然是苏吉利偷的,她既然敢做的这么过分,自然是因为有倚仗在手。

    于是仙娥水杏在玉明宫门口堵她个正着的时候,苏吉利特别痛快的认下了这桩事。

    “水杏仙娥,白池里的水确实是我干的,可否等我先将簿子交到纠得堂,再同你去月宫处理?”

    “不急,苏纠察先忙。”

    水杏虽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却没有咄咄逼人,甚至还很好说话,一举一动得体大方,看着就很懂为人处世之道,看来没少被玉兔派出去找人麻烦,怪不得会被太阴星君看好派去看管月兔。

    今日轮到楚虚逸坐值,苏吉利脚步轻快进了纠得堂,一如往常核对完毕,刚要走人,却被突然叫停。

    “苏仙倌?”

    “虚逸仙君还有事吗?”

    正打算去和那只嚣张跋扈的兔子算账的苏吉利转身,楚虚逸和赵仁贤都不是爱说废话的主,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很轻松,倒是鲜少见到他这幅纠结样子。

    “……是这样,再过几日就是小瑶池正式开工的庆宴会,工干官那边邀请玉明宫派人出席,我和仁贤仙君都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不知道你……”

    “当然好了!”没办法放出幻心魔镜呼吸新鲜空气,苏吉利正在发愁去哪儿整些好吃好喝供养,特别痛快的就应了下来。

    楚虚逸也是发现苏吉利一日里几乎从不着家才寻思她可能会喜欢这种场合,见她应得这么痛快,取出一封请柬递了过去。

    “他们的宴会要办一下午,你明日上午述职结束就可以直接去了,没什么大事,等那边宴会结束再回来对纠察簿就行。”

    苏吉利嘿嘿一笑接过帖子,末了还特别体贴的朝虚逸仙君客气道。

    “虚逸仙君,日后若还有这样的为难事,只管找我,我就喜欢结交各殿仙友。”

    音容笑貌宛若清莲盛开,瞬间就和印象中的小师妹重叠到一起,楚虚逸微微一愣才点点头。

    苏吉利和水杏一路飞往月宫方向,看着身侧飞得比她还急切的苏吉利,水杏有些不明所以。

    为何这苏吉利看起来对玉兔很……迫不及待?是她看错了吧?

    苏吉利却在心中冷笑了数声,呵呵,就怕这傻玉兔不找她算账,如今送上门来让她薅兔毛,别怪她不客气!

    玉兔晨间就已经在盘算如何折磨苏吉利,水杏出去的越久,它想到的法子就越多。

    月宫中仙娥们大都摸清了它的暴脾气,一贯躲着,好不容易逮着个傻仙倌苏吉利,算账是一回事,折磨折磨寻个乐子也不错。

    苏吉利也算是误打误撞,撞在了墙上。

    其实月宫每日里被邀请去办事的仙倌数量不少,以前都是月宫内部人员被玉兔坑,后来内部倌娥们放聪明了,倒霉的就成了各类误入广寒宫的外来人员。

    那白池做的那样大,一方面是因为玉兔的真正体形,另一方面其实就是玉兔用来坑人的手段,就连旁边那一地仙草都是陷阱,也不怪苏吉利主动踩进去……

    毕竟谁会想到一只兔子会用这么大的白池装一天只喝七八次的仙灵水?又有谁会想到广寒宫内随处可见的青青草会是玉兔的口粮?

    只是恶人还有恶人治,玉兔心思歪,苏吉利更歪,就那样直接偷走了一池子仙灵水,甚至大半已经被她喂给了镜灵,自然是没法归还的。

    所以进了广寒宫,她站到玉兔面前,无畏且不惧的说。

    “那些仙灵水,我都送人了。”

    旁听的水杏被苏吉利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惊到,暴脾气的玉兔更是直接就生气的颤抖了起来。

    水杏看出它这是又要化原型,连忙提醒。

    “玉儿,今日太阴星君有可能回来,他最不喜欢看到你化出原型的样子。”

    太阴星君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可不喜欢暴走兔子,玉兔没办法用体形震喝苏吉利,只能将声音调高了几度大骂道。

    “苏小儿!你泡我喝水池子也就罢了,还敢不问自拿,还敢将仙灵水送人!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水杏,走,带我去找六丁六甲,身为纠察官还做这种明知故犯的事,我今天定要你好看!”

    苏吉利的大招正在蓄力,还差点火候,只得先软声几句作势求饶。

    “玉兔仙子,是我错了!还请勿要将这件事告诉六丁六甲,仙灵水我找不回来,但是可以抵给您旁的宝贝,也可以帮您去做别的事。您大人大量,饶过我这一回吧?”

    终于听到了想听的话,玉兔眨了眨狡诈的大眼睛,示意水杏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