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03章
  • 下载
  • 小模样是和她挺像,可为什么是个男的?她可一直把镜灵当成闺蜜一样的存在,一朝成男,落差不小啊……

    镜灵眨了眨自己水润的大眼睛,甩着依旧的粗嗓门,“主人喜欢镜灵是什么样子,镜灵就可以变什么样子。”

    苏吉利哈哈大笑,“你变成什么样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今天起,我的财政自由了!”

    去年波罗曾和她提过一次晋升官阶的事,当时她惦记升官后没办法四处搜罗宝物就给推了,也不知道事隔一年再去问这事合不合适。

    “主人,您的新目标就是加官进爵吗?”镜灵与苏吉利相处这么些年,对于她的心思也算能摸到些了。

    苏吉利点点头。

    虽然镜灵出手帮她压制了本体莲花生长,可她仍是不太热衷修炼这种事,反倒是当官当出了兴趣。

    天庭各官阶值务分明,却又互相交错,遇到的一些人相处久了,会发现他们其实有很多秘密,也很有趣。

    像巨寻酒,身为天将巨灵神,修为本事不俗,办事时一向是说一不二特别靠谱,可轮到追媳妇就成了土味情话的傻大个,还有个爱喝酒的接地气习惯,十几年邻居里,苏吉利凭借着送酒的情谊,从他口中打听到不少天庭辛密。

    譬如九重天外有一座天庭管辖的天灵池实际上做工粗糙,每隔年就会泄灵一次,幻心魔镜能这么快进入自我修复阶段,这些小道消息功不可没。

    如此类似的秘密,让苏吉利在无聊的官职生涯找到了新的乐趣,而她也终于慢慢意识到,仅凭区区一个纠察灵官,想要打听更多的八卦,收获更多的人脉,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升官然后发财这件事,就被提上了日程。

    其实苏吉利最近如此上心升官这件事,还有一个重要契机,那就是她知道再过一两年,就是孙悟空得知弼马温官低位轻,反叛回花果山当齐天大圣的日子。

    挡不住正史发展,可她却也不甘心就这样被大圣的关系网拖累,更不想就这样退出天庭这个完美副本,到时候少不得得下凡陪演一场戏。

    上下九重天一天一年的时差,刚好可以让她来回办事,啥都不耽误。

    等天庭承认了孙悟空齐天大圣的称号尊位捞他重新上来看守蟠桃园,自己还能和他兄弟一场去蹭几个桃子吃,计划再完美不过。

    波罗一年前与她提到的晋升官职,是九重天的纠察官。

    纠察官和纠察灵官,虽然只差了一个字,却有着本质的区别,‘灵’是灵兽的简称,纠察灵官只是负责掌管天庭灵兽功罚的低等司职,而纠察官负责的则是天庭诸仙,诸仙指的自然不是高阶的仙倌仙君,只是一些仙娥仙童,但这位置却比纠察灵官要强太多了。

    按说这种比较重要的纠察位置,不该轮到苏吉利挑选,可巧就巧在纠察官和纠察灵官的互通性,有个名额突然就被塞到了五方揭谛手里。

    纠察官这官职一年到头都在得罪人,鲜少有人愿意去当,波罗几个揭谛当的好好的,自然不会去主动揽这麻烦事儿,他掌管的下属里其实也有其他合适的人选,但他还是私心愿意苏吉利去当这个值,所以决定把这个机会留给苏吉利。

    只可惜一年前他提的时候,苏吉利借口贪清闲给推了。

    官职交接这种事,下九重天虽然过了一年,上九重天上也只不过一日功夫,所以当苏吉利再去问这件事的时候,波罗应的非常痛快,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

    “……波罗揭谛,你不会是早就在这等着我呢吧?”

    苏吉利怎么想怎么不对劲,这都一年功夫了,纠察官这空缺怎么可能还留着?

    波罗摸摸自己的小光头笑笑,“苏灵官,明日你就可以带着官令去复命了,再见之时,就该叫你一声苏纠察了。”

    行吧,得罪人这种事,她不带怕的,苏吉利接过官令就回了遣云宫内收拾行李。

    巨寻酒今日出巡还未回来,苏吉利遗憾不能亲自和他告别,一扭头,却发现隔壁院门大开,东方朔也不知道是回来还是出去了,就这样把院门开着。

    “也好,托东方朔转告一声。”苏吉利两步过去就要喊东方朔,却发现老邻居院内空空如也,不是回来也不是出去了,而是搬走了?!

    人心不古,难为她搬家时还想着说一声,这位星君大人倒是痛快,挥挥袖子就消失不见了……

    苏吉利有些不悦,觉得东方朔有些不地道,只是十几年官场历练,她已不再会像当年一样轻率指责,站在门口叹息一声,给巨寻酒飞了个告辞的信诀,回屋卷卷包袱,离开了遣云宫。

    纠察灵官这一当就是十九年,离开遣云宫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舍的。

    纠察官看似与纠察灵官只有一字之差,可在天庭却有上下九重天之隔,日后她的一日,就是遣云宫中一年,这些人和事与她只不过是数日未见,可对于他们来说,她却已经是留在记忆中的人了。

    想到此,苏吉利叹了一口气,“唉……以后想再喝到巨大哥的仙悟酒就不容易了……”

    182章 赵家子玉楚家郎

    虽然从纠察灵官升到了纠察官,可这官位在天庭仙位的大队伍里仍旧处于最底层。

    天庭各类仙君众多,又琐务繁忙,需要监管的地方比灵兽多了不止数倍,因而纠察官的数量十分庞大。

    偏偏上九重天对于低阶仙倌重视度不够,因而等苏吉利到了纠察官所居的玉明宫内,发现分到她手里的屋子居然不是独栋,而是三人合居的一处小院!

    地位升了,可待遇却急转直下,一路听着管事的仙人介绍,苏吉利心中那叫一个后悔。

    看来以后出入屋子都得小心谨慎,甚至幻心魔镜也不能随便拿出来了。

    “苏纠察,这就是你的屋子了,你先收拾一下,一会儿去玉明宫领官务就行。”

    管事仙人负责安排各宫内的新报道的小仙,今日除了苏吉利还有几位,因而该说的话说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看着比原来住所小了一多半的院子,再看看比原来缩水了三分之一的屋子,苏吉利再次悔不当初。

    这哪是升官,是明升暗降啊,也不知道隔壁两位新邻居比巨寻酒和东方朔如何,这种近距离合租的日子,一个处不好,那可就是相近相杀,最不好躲。

    隔墙有耳的心理作祟,苏吉利简单摆放了些衣物用具就锁了门禁去述职。

    玉明宫内设上下九层天院,与遣云宫设计相似。

    苏吉利照旧住在最外底层,述职的地方也在最外边,叫纠德堂。

    纠德堂内,一位青袍女仙倌正伏在前头的长案上奋笔疾书,苏吉利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才高声道。

    “纠察官苏吉利,前来述职。”

    青袍女仙倌停了笔抬起头,一双眼睛远远光望过来就透着股难得的温柔劲儿,眉目温润的叫苏吉利看的愣了愣。

    ……这大抵就是,熟悉的温柔了吧?

    还有这张温柔如水的脸庞,好像很久以前她也见过,可怎么就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呢?

    “进来吧。”女仙倌在看清苏吉利的脸后也微不可查脸愣了下,随后就恢复了作态。

    “你就是五方揭谛推荐上来的苏吉利?我看你过往官务纪录办的很不错,是个尽职尽责的,想来咱们日后相处的会很不错。我叫赵子玉,字仁贤,是六丁六甲之一,负责管理你们纠德堂内七十五位纠察官的所有值务,你叫我仁贤仙君就可以了。”

    “仁贤仙君。”苏吉利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

    新领导不仅长得温柔,说话也温柔,再加上这几分熟悉感,初印象很不错。

    显然,仁贤仙君对苏吉利的第一面也很不错,她从书案后方的书架上取下两册厚厚书籍,交到了苏吉利手中。

    “这是《纠察官训录》和《天庭精要》,你收好,既然是从纠察灵官过来的,应当知道纠察官远不是纠察灵官那么简单的事,纠察官不仅需要在重大场合记录天庭诸仙涉务的表现,还需要谨记天庭各殿各宫的注意事项,这两本书你需要尽快背好,一会儿虚逸仙君出去巡察参会的时候,你跟着学学,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纠察官。”

    “是。”

    苏吉利经被手上两本沉甸甸的训录精要压翻了心船,万万没想到,活了两辈子,居然又要背书了,饶是身为仙人她也觉得头秃……

    赵仁贤又开始讲解起一些纠察官在外的注意事项,直到门外迈进来一位手执书卷的高大男子才堪堪停住口。

    “虚逸仙君,这位就是新来的纠察官苏吉利,劳烦你带她去各处熟悉熟悉吧。”

    虚逸仙君青发半束,一边走一边半低着头看着手上的册子,听到赵仁贤吩咐,囫囵应了一声好才抬头瞟了眼苏吉利,这一眼,就看得他一愣。

    苏吉利也愣住了。

    短短时间,她居然又遇到一位眼熟的仙君,偏她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这两位仙君。

    总该不会又是藏在记忆里的旧人吧?

    虚逸仙君很快反应过来,赵仁贤却明白他想问什么,摇了摇头。

    苏吉利没忽略二人来回的眼神,只是初来乍到,她还没功夫做这两位的八卦功课,因而此刻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看不懂。

    虚逸仙君领着她一路出了玉明宫,往西边飞去。

    “苏吉利,你同仁贤仙君一样叫我虚逸仙君就可以,我乃是甲戌神楚子江,也是六丁六甲之一。”

    苏吉利点点头,“虚逸仙君,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巡察参会?”

    “天禄宫今日有一次论星运会,咱们就去那儿。”

    天禄宫?和天禄阁有什么关系吗?只差一个字,不太像是巧合……

    天禄阁是总管凡间星运的星官们所居之处,那天禄宫……

    苏吉利不自觉的眼皮子就是一跳,想起了突然搬家的东方朔,不会吧……

    天禄宫离玉明宫极近,二人只飞了片刻前方云团之中就出现一座威严庄胜连绵不绝的宫宇,偌大的天禄宫三个字清晰可见。

    “到了。”楚虚逸领着苏吉利在门口处验了仙牌。

    一进天禄宫大门,苏吉利就被天空中虚化的一条璀璨天河闪瞎了眼。

    楚虚逸第一次来的时候比苏吉利好不了多少,等她回神才开口解释。

    “天禄宫总管九重天内的所有星运,需要时时勘察,因此天禄宫内直接设了九天转星大阵,将天庭各界所有星运缩现在了此处。”

    苏吉利感叹应是。

    “虚逸仙君,此景太过震撼,震撼中又透露着不凡,天禄宫的星君们天天都能看着这样的景,想来也是极幸运的。”

    抬头星星低头大道,这在现世,也只有北极有这样的风光了。

    楚虚逸一路都在看手中的书卷,闻言瞟了眼苏吉利才道。

    “星官之职就是看星星调星运,在他们眼中,美景不仅仅是美景,走吧,论星运会要开始了。”

    苏吉利赶紧跟上,二人在莹长不绝的天河下绕过几重大殿,终于到了一处广阔平台外。

    广阔平台沿边摆了四五圈书案,书案后错落坐着逾百位星君,大家清一色的紫星官服,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楚虚逸终于收了书,示意苏吉利跟着踏入平台的结界之内。

    在书案最前头的星君认出了楚虚逸的纠察官黄服,立刻敲了下旁侧吊着的小钟。

    “嗡……”

    沉闷钟声悠远绵长,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平台的结界。

    “论星运会,正式开始!”

    苏吉利只觉得耳旁钟声刚落,就被此起彼伏的嘈杂耳语声瞬间淹没。

    ……不是某位仙君上去讲星运论道,大家在堂下提问反驳提出意见吗?

    怎么一下子就吵起来了?

    苏吉利险些被震聋了耳朵,刚扭头,就发现楚虚逸疾步朝前方两个吵得面红耳赤的星官走去,还取出了自己的笔簿。

    183章 新官上任遇旧人

    那二人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面红耳赤之后就开始互相推搡。

    就在二人即将上手之际,楚虚逸及时拿着纸笔站在了他们身旁。

    二人眼角之余扫到楚虚逸的黄色纠察官服,居然就那样青着脸色,把即将挥到对方身上的拳头一伸,改锤为拍,双双坐下。

    苏吉利再次看的目瞪口呆,随即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