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01章
  • 下载
  • 今夜出门的时候没有和东方朔说一声,她有些后悔。

    陈天君已经观察了几次,这次是真正下了杀心,自然不会听苏吉利的辩解。

    他冷冷看着阵中的玉玲珑在地方翻滚,刚想下最后一击,想到如今玉玲珑借用了苏吉利的身体,真正的苏吉利魂体还在幻心魔镜里,这身体还有用,停下了手。

    念头一转,他将玉玲珑关在了幻心魔镜旁侧的禁制内,转身离开。

    这么快就找到了帮她炼制丹药的下家,这玉玲珑手里说不定也有些宝贝……

    “玉玲珑,你一个恶魂,难不成以为真的能披着苏吉利的身子活下去?好好想想,天明时分我会再来问你,若你愿意老实交代,到时候我再考虑要不要留你性命!”

    陈天君离开后,被扔到幻心魔镜旁的苏吉利躺了好久,才大喘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绝杀阵刚开启的时候,她差一点就要忍不住让镜灵把她的魂魄抽出来以免后续痛苦了,要不是察觉到陈天君消了杀心,她根本不会硬生生忍下这一趟折磨。

    大意失京洲,说的就是她罢?

    今日出门的时候就觉得眼皮子跳的慌,原来等在这里,苏吉利体内气息不稳,隐隐还有股血腥涌上喉间,她气性难平,终是没忍住吐了出来。

    镜灵也不敢出来,就只能在胳膊上小声询问苏吉利。

    “主人,你没事吧?”

    苏吉利拍了拍胸口这才顺了气,“没事。”

    陈天君最近一段时间一到夜里就会出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这阵法她想破倒也不难,可方才遭这一劫,她突然就醒悟了自己这段时间仁慈太过。

    在陈天君眼里,她是玉玲珑也是苏吉利,可却都改变不了随时被处置的命运,伴君如伴虎,她终于醒悟到当初东方朔为何会提醒她面对陈天君时要多加小心。

    苏吉利定了定神看向手臂,“镜灵,你如今已经可以离体了吧?我要你从今日起留在幻心魔镜里。”

    “……”镜灵有些惊讶,“主人,你不是说现在还早,不用我回幻心魔镜吗?”

    苏吉利摇摇头,“我让你留下,自然有要紧事让你办,从今天开始,你要把替我监视陈天君的一举一动,还要尽快把我和陈天君送进去的宝贝用在修复幻心魔镜上头。”

    镜灵皱着眉,觉得亚历山大。

    “主人,我也想快一些修复幻心魔镜,可最近陈天君好些日子都不送仙宝法器进来了,我也没办法啊。”

    苏吉利也觉得自己有点强人所难,于是商量道,“那你就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先恢复幻心魔镜一部分能力,过段时间,我亲自来广明殿取走幻心魔镜,到时候需要你帮忙将它变换大小,能做到吗?”

    镜灵的眼睛瞬间亮晶晶的,“主人,你终于要带我走啦?太好了,其实如今短时间变换幻心魔镜的大小,我也能做到的,要不咱们现在就一起走吧?”

    没想到镜灵如今已经可以操控幻心魔镜变换大小了,苏吉利刚想答应又摇头,“不行,现在还不到时机,你这样……”

    她和镜灵叮嘱几句,见它连连应下,这才让它回到幻心魔镜内。

    幻心魔镜因为镜灵合体,整面镜子的边缘都从黑色一瞬间变得雾蒙蒙的,等到镜面如她心中所想浮现出陈天君的脸时,苏吉利终于狠厉一笑。

    “陈天君啊陈天君,既然你不想做雨神,那我就给你找个新位置!”

    第二日天明时分,陈天君略有几分狼狈的出现在大殿内时,苏吉利只当看不到,往前一扑就嚎啕着大声求饶。

    交代了这段时间她被东方朔帮助,服食解药的事。

    “……你说,是东方朔给了你解药?”陈天君很显然对苏吉利的话抱着怀疑。

    苏吉利也知道想要骗到陈天君没那么容易,所以应得十分痛快。

    “仙君明鉴,我这副身子没有安魂丹连半月都撑不过,若非有人给我解药,我又怎么会安然无恙?”

    陈天君对自己炼制的丹药还是很有信心的,闻言冷哼道,“这几次的药,我虽然少用了些剂量,但也还不至于让你撑不到月中月尾,只是你胆子太大,侍奉二主这种事,在我陈天君这里,只有一个下场!”

    苏吉利又连连求饶,“陈天君,要不是东方朔给药给的大方,我也不会听他的话,我……”

    “你说他给药给的很大方?”陈天君猛然截断苏吉利的话腔。

    见陈天君一如所料将关注点转移到了这件事上,苏吉利赶紧回道。

    “是,陈天君,东方朔不仅给药给的大方,私底下用的还都是些上了品阶的衣食用具,比起……比起您之前,也不差……”

    陈天君冷冷一笑,“所以你是觉得我如今无钱无势,才想另投他人?”

    苏吉利瑟缩成一团匍匐在地上,没敢搭话。

    陈天君气过了,脑子回笼终于开始转动,这些日子他想发财都想疯了,如今有人上赶着送钱来,自然不能放过。

    “玉玲珑,看在你知无不言的份儿上,这件事我不追究,你以后想和东方朔拿药只管去找他拿。只是你要知道,身为一个恶魂,想在天庭安稳待着,仅仅需要钱是不够的。”

    苏吉利趴在地上没有抬头,“仙君,您说得对,是我有眼不识仙君的无上法力,日后我必定会更用心侍奉仙君!您若有要办的事,请尽管吩咐!”

    对于这种背叛过一次的人,陈天君当然不可能再亲信她,他取出一物递了过去。

    “这样吧,你最后再帮我办一件事,这件事办成,以后我不仅会继续在天庭罩着你,每个月还会继续给你两颗安魂丹。”

    安魂丹这种东西对于玉玲珑来说,断没有拒绝的道理,苏吉利顺势下拜。

    “遵命!”

    苏吉利离开广明殿的时候,挥手就给东方朔发了一封加急信诀,随后才带着陈天君交给他的东西等在了东方朔院门。

    此时正在天禄阁拨拉星星的东方朔收到信诀,挑了挑眉毛。

    “不是前几个月才说不追究陈天君了,这是又变卦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苏吉利的信诀上说,当初将陈天君拉下马的计划要继续执行!

    昨天就是月中十分,东方朔立刻猜到苏吉利八成是在陈天君那里受了什么委屈,手下一顿操作迅如雷返身回了遣云宫。

    苏吉利就在他院门口等着他。

    “这次不反悔了?”东方朔再次问道。

    “越快越好!”她半分犹豫也无的肯定道。

    179章 鬼君陆觉本

    东方朔没想到短短三个月不到,苏吉利会突然这么坚决,他视图在对方脸上看出痕迹,却什么都没发现。

    他摸了摸下巴。

    “三个月时间,当初的计划还得变一变。”二人当时商量的也算仔细,但真要实施这件事,却并不简单,东方朔高眉一挑,眼睛一亮。

    “苏吉利,我想到一个又狠又快的新法子!”

    “说来听听!”

    东方朔却摇了摇头,“这件事涉及到一些私密,我要给陈天君挖一个坑,你若是知道,反而不太妙。”

    苏吉利终于记起陈天君塞给自己的监听器。

    “喏,这是陈天君让我借机放到你院中的东西,应该是用来监听的。”

    东方朔正愁用什么给陈天君下套,见那东西眉心一弯,当即乐呵呵接了过来。

    “这陈天君还真是上赶着往坑里跳,这下行了,万事俱备,这小东西就是咱们的东风!”

    听不到具体安排,苏吉利还觉得有些不踏实。

    “自陈天君招安后,所涉事务都无甚紧要,上边从没有过多监管过他,你怎么能保证挖的坑他会跳,还能被能旁人发现?”

    东方朔下巴点了点苏吉利,“这还得看你啊,要想这件事顺利的报上去,需得找一个定时定点会去他殿中的人来办,你知道吧?”

    苏吉利一点即通,迅速想到一个人,“阳伏泽?”

    阳伏泽每日都会到陈天君殿中查验灵兽,可不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正是阳伏泽!”东方朔点头。

    看着苏吉利这幅聪明劲儿,东方朔喟叹道。

    “苏吉利,想不到短短时间你就已经修炼的心狠手辣,还懂得借刀杀人,真是士别三日啊!”

    苏吉利笑笑,回送一记彩虹屁。

    “哪里比得上星君的谋算,我不过是班门弄斧。你当真能让上头彻底舍弃雨神这枚棋子?”

    雨神总归是招安来的,就算地位再低,也是一个有意义的象征。

    东方朔冷哼一声,“陈天君所居之位,听起来看起来是要职,可实际上在天庭并不得重用,这件事一旦暴露,按照天庭以往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习惯,他绝对脱不了身。”

    苏吉利终于满意的站起来。

    “好,阳伏泽那边我来安排,巨寻酒那边就看你的了。”

    东方朔等苏吉利脚步匆匆的走出院门,才返回屋内取出一枚黑色玉简,敲了敲玉简上头的纹路。

    “陆清远?陆觉本!醒醒!有我帮忙,伤养的差不多了吧?”

    玉简在东方朔手中亮了亮,一个清冷的声音随后回道。

    “多谢三师兄施以援手,如今已然大好。”

    “很好,我这个人,向来一笔是一笔,这段时间你吃了我无数丹药,是时候还回来了。”

    陆清远似乎也不太想欠这位三师兄的人情,问都没问就应了下来。

    “好,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东方朔冷冷一笑,“我听闻,你还有一位亲大哥,如今也在天庭当值?”

    陆清远眉头微皱,“三师兄,我和这位大哥同父异母,关系淡薄,你想通过我利用他,不太容易。”

    东方朔当然不会傻到指望他们兄弟情深,“无妨,我只要有个由头找过去就行。”

    如今一环一环都套得差不多,是时候扔陷阱了。

    广明殿内,陈天君看到手中的传音螺发出莹莹白光,心道苏吉利办事还算利索,连忙起诀接通另一边。

    传音螺白光闪烁,从内里传出来的正是东方朔的清润声音。

    “飞廉仙君,多谢你前些日子帮我去找陈天君的麻烦,来,这杯敬你!”

    只一句话,就信息量巨大,陈天君反应过来差点捏碎手中白螺,好不容易冷静下来。

    “真是没想到……当日飞廉来寻麻烦居然是东方朔办的!我就说和飞廉同门一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哼!小小一个罗睺星君,也敢找我麻烦!”

    陈天君气的在殿内来回走动,到最后也没找到能撒气的对象,入目的椅子没个好的,只能再次老老实实坐下偷听。

    “极乐弓我用着甚为顺手,东方仙君与我这交易真是深得我心,下一次,若你还想找别人麻烦,记得再找我,只不过交易法宝这件事还请你替我保密,我一点也不想让旁人知道。”

    东方朔闻言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飞廉仙君,我懂你的意思,你想维持在众仙人面前的不图财物的风骨形象,我也不想被人发现我一身法宝来途不正,咱们合作,可以说是互惠互利,双赢的结果,你放心,我东方朔会把这秘密直接带到棺材里。”

    陈天君怒气一扫而空,转为激动。

    真想不到,风伯飞廉的高尚形象居然是假的?

    他竟在背地里和东方朔靠着雇佣当打手的关系交易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