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炮灰女妖在西游 第100章
  • 下载
  • “正是。瑶池宴在下九重瑶池内,从下月初到一直开到月尾,为期足有一月,届时整个宴会上的酒席都可以敞开了吃,放开了拿,而且每个人还能得一瓶兜率宫仙丹,算是……慰劳大家的小小福利。”

    见苏吉利一扫阴霾之色,波罗笑嘻嘻又道,“其实天庭这样的宴会每个月都有,和你说的俸禄也差不多,只是你如今的品阶还接不到入宴的帖子,所以才会以为天庭只用人,不给钱,哈哈哈哈,这下知道了吧。”

    苏吉利收起瑶池宴的帖子看向波罗,“听说每年还会有一次特别盛大的蟠桃宴?”

    波罗点头,想起了他送给苏吉利的那颗蟠桃,“蟠桃宴是所有仙君仙倌都可以参加的,但你所知道的每年的蟠桃宴,实则指的是上九重天的一年。”

    苏吉利震惊了,“上九重天的一年?”

    乖乖,她就说,这蟠桃宴举行的也太频繁了些,感情是上九重天的一年!

    上九重天一天顶下九重天一年,上九重天的一年,岂不就是下九重天的三百多年?

    一次蟠桃宴,要等三百多年?

    波罗适时的补了一刀,“你来的不巧,上一次蟠桃宴才结束一百多年,下次的蟠桃宴至少也得等两百年,不过到时候按照你的品阶,也可以混个桃子吃了。”

    苏吉利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心道就算等到两百年后,她也混不到桃子吃,不仅如此,大家伙儿都混不到桃子吃……因为那个时候桃子都已经进了孙大圣的肚子里了……

    等等……苏吉利噌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对啊!”她大喊了一声。

    波罗被她一惊一乍的吓到,“什么对啊?”

    苏吉利回神,“波罗揭谛,我想起一件顶顶重要的事还没做,先走了。”

    她火烧屁股一样从波罗殿中消失不见,惹得波罗皱了皱眉,最终只是摇摇头没再理会。

    出了云楼宫的苏吉利却在猛拍自己的大腿。

    “我怎么把这尊大神给忘了呢?”

    一整个蟠桃园的桃子都被他吃了,匀些出来再容易不错,甚至……还可以先下手为强?

    苏吉利越想越激动,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差点就要直接去找孙悟空预约桃子坑了。

    想到弼马温一事还没结束,她最终忍住了冲动。

    现在还不是和孙悟空相认的好时候。

    弼马温一事还有二十年,大闹蟠桃宴也还有两百年时间,现在和孙悟空扯上关系就是自找苦吃,到时候事发被一起牵连,只会落个没好。

    还是保持距离最安全,只是难道真的要在这纠察灵官的位置上老老实实等二十年、熬两百年?

    苏吉利闷闷不乐的回到遣云宫内,阳伏泽和鸾月已经在殿内等着她了。

    三人如今合作的还算融洽,阳伏泽主动提出担走鸾月一部分凡务,两个人都不算清闲却也说不上忙,因而二人看到苏吉利皱着眉头进来的时候都觉得心头一跳。

    阳伏泽以为苏吉利又要撒泼挑刺,不太想先核验,鸾月虽然不惧苏吉利的指责,但她重规矩,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等苏吉利发话。

    令二人惊讶的是,苏吉利虽然感到头秃,却没有将气撒到他们头上,三人还算和气的对完了公务,阳伏泽和鸾月飞快的跑没了影。

    苏吉利看到和他们擦肩而过踏殿进来的东方朔,终于找到了解郁气的目标。

    “东方朔?”

    ……东方朔一只脚就要踏进大门,听到苏吉利这句带着脾气的调调,脚步一转又想出去。

    “朔兄,来都来了,怎么还走啊?来,坐!我有些问题想请教。”

    东方朔一只脚改踏在门槛上,“问吧。”

    “你知不知道做西王母花女的条件?”

    东方朔被苏吉利的问题问的一愣,“花女?你想当花女?”他朝苏吉利上下一打量,啧啧摇头。

    “不行,西王母花女需要本体就是仙草仙花,你一只猴子,就算长得不错,也当不了西王母花女。”

    苏吉利不甘心,“那兜率宫火童呢?”

    东方朔越发感到好奇,花女?火童?要说这二者有什么共同点……

    他挑了挑眉头,“怎么,你缺灵丹妙药仙汁玉露?”

    177章 生财之道

    万万没想到东方朔脑瓜子这么好使,苏吉利险些要挂不住面上的表情。

    她只不过打听到花女和兜率宫火童是天庭低阶官职中最肥的两个职业问了一嘴,他就精准的猜到了她缺灵丹妙药仙汁玉露,何止是蛔虫,简直是系统bug一样的存在了。

    她扯了扯嘴角,找了个听起来不错的借口,“是啊,最近陈天君总和我要这要那,我假扮玉玲珑,总得做出点成绩来,一直推说没办法也不行啊,十次总得有五六次把事办成……你有什么办法么?”

    东方朔没有拆穿苏吉利的借口,他很想看看在把陈天君搞破产以后,她下一个目标会是谁,于是摇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的话也不会窝在天禄阁看守罗睺星这么久了。”

    苏吉利嗤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叶紫能回去当花女是因为你,巨寻酒都和我说了,你不想帮忙就直说,至于这么谦虚么。”

    东方朔无辜摊手,有些无奈道。

    “叶紫她身为鸢尾花,本就合乎花女的位置,再说她迟早也是要被西王母召回去的,我只不过和西王母提了一句这么久都没看到叶紫花女,她就被提回去了,真算起来,我并没做什么。”

    这倒是在理。

    苏吉利没再找茬,再次陷入纠结。

    东方朔见她不打算理人,正打算走,瞟到她袖子里一角熟悉的帖子,多嘴了句。

    “咦?你如今也够格去参加瑶池宴了?”

    苏吉利这才发现自己随手塞起来的请柬露了个角,点头道。

    “是,今日波罗揭谛给我的,说是下月就开宴了,为期一月,随便吃随便拿。”

    东方朔被这简单的六个字逗笑了,“波罗揭谛还真是孩子心性,话虽然是这个话,但你要真的不停吃不停拿,自然是不行的。”

    都已经打算好未来在瑶池住一个月的苏吉利愣住了,“什么意思?”

    原来瑶池宴也是看人下药的,像波罗这类五方揭谛,虽然官职普通,但好歹也是经常面见上仙的人,因而即便多拿多吃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可苏吉利要真的和波罗一样做派,就该遭人嫌弃了。

    说不定没几天就会被人扫出瑶池。

    见苏吉利的脸色越来越黑,套下的差不多,东方朔扔出了鱼钩。

    “想不想在瑶池宴上吃喝不愁,白拿无数?”

    苏吉利一下子咬住了鱼钩,“朔兄!请指教!”

    东方朔呵呵一笑,“那就跟我走吧。”

    他今日来,就是想说服苏吉利和他一起去瑶池宴的……没成想歪打正着。

    东方朔的法子其实很简单,就是自荐成预备瑶池宴的临时帮工,如此不仅可以在瑶池宴举行的时候一直待在里面,甚至可以提前进去。

    二人一拍即合,第二日就主动报名,双双成了瑶池宴的临时帮工。

    瑶池宴作为小宴,并不会准备什么珍稀物品,无非是上了年份的常见仙草灵花酿成的各类花酒,胜在数量庞大,供给足,再加上每人一瓶的兜率宫特制仙丹,也算是七夕河灯节后最令仙君们期待的宴会了。

    苏吉利和东方朔因为颜值过关,直接就被安排去露脸端茶递水、布酒端桌,这可把苏吉利乐歪了。

    这下所有的东西都能经手一遍,可不就是个肥差?

    东方朔负责的片区离苏吉利有些远,苏吉利乐得一个人忙活。

    桌酒茶水都定份,她自然不会没底限到偷拿这些东西,苏吉利忙活数日,都只是本分的做好了份内事,然后靠自己的好表现,在月尾宴会正式开始前,升任了外务人员的小领导。

    东方朔本就是来凑热闹的,当他得知苏吉利卖力到一个月内就升了官,哪里还能不知道苏吉利打的主意?

    瑶池宴很快就在许多人的期待中拉开了帷幕。

    苏吉利作为瑶池宴帮工临时小领导,只需要看看各处茶水供应和仙酒仙露的情况就好,眼见的宴会运转正常,她终于找了个机会拐向老早就踩好点的大仓库。

    是的,她打算直接去仓库拿自己的份例,毕竟宴会管理的都说了,参宴的人可以放开吃喝,随意拿取,去哪儿拿又有什么区别?

    苏吉利拎着宴会特制的小型纳物袋,装了一小部分仙酒仙露,抄手就将余下的一大半直接塞进了镜灵准备好的结界里。

    第一次还有些胆战,可次数多了,苏吉利的胆子就越发大了,如此半月宴会过去,她终于在一次搜刮时被抓包了。

    “苏吉利,直接在仓库拿不太好吧?”来人语调闲闲,风流俊逸,却牢牢堵着苏吉利的去路。

    原来是东方朔啊!

    苏吉利心内嘘一口气。

    她这段时间做的虽然过分,但也打听过,往年如果仙露仙酒准备得当,来人又足,半月少这么多是很正常的,可东方朔突然从一堆酒坛子后面跳出来,饶是她都被下了个正着。

    “这个给你,当封口费行不行?”苏吉利取出了一样东西,塞到东方朔手中。

    紫玉温润,是乾坤十方卦。

    东方朔讶然,没想到乾坤十方卦会回来的这么突然,“你当真愿意把它还给我?”

    苏吉利才不会告诉他这玩意儿她早就打算还给他,只不过因为各种事耽误到现在,闻言干脆点头。

    “是,它在我手里根本派不上用场,你拿了乾坤十方卦,就别追究我在仓库干的事儿了吧?”

    东方朔原本就没打算追究苏吉利,不过是想跟过来看看她到底藏了什么秘密,跟了几日实在是没看出什么,这才现身诈一诈,没想到还真诈出个宝贝。

    他收了乾坤十方卦就自觉的去仓库门口盯梢了,二人里应外合,剩下半个月,把仓库的存货搬了个十之七八,直到宴会结束都没什么人发现。

    只是这样的机会,苏吉利之后的日子里再没遇到过。

    不过也因了这次瑶池宴的及时雨,让镜灵终于恢复到可以离体的状态,不仅如此,就连面容五官都具化了些。

    瞧着和她有几分相似,但眼睛更大,脸也黑了些。

    一来一去两个月过去,被苏吉利骗的家底掏空的陈天君,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玉玲珑受制于他的安魂丹,这件事本没什么好在意的,但因为他这些天家底越来越薄,这个月初起给玉玲珑的安魂丹实际上有些偷工减料。

    可即便如此,苏吉利还是只有月中月尾才会找他求药。

    陈天君某次干脆就把药给换了,结果苏吉利却还是隔了半月才去找他求药。

    陈天君并未猜到是苏吉利回来了,只当是玉玲珑私底下有了二心,试探过几次后,终于在一次月圆之夜,起了杀心。

    苏吉利丝毫不知危险再次来临,又逢一次月圆之夜,当她再次到广明殿求药的时候,陈天君并没有丢出药瓶子,而是冷哼着布下了绝杀阵。

    “玉玲珑,想不到才短短几个月时间,你就生了二心,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再顾念什么主仆情谊了。”

    苏吉利祸从天降,连封求救信诀都来不及发出去就被困在了绝杀阵内!

    天庭几番遭难,她居然又落在了陈天君手里!

    178章 敢把你拉下马

    “仙君明鉴,我绝对没有二心?”苏吉利一边辩解,一边想着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