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97章
  • 下载
  • “不咕咚。”聂莺莺连牛乳带蛋糕全冲进了肚子。

    “咳咳咳”聂莺莺捂着喉咙,剧烈地咳嗽。

    “哎,别说,这糕点越吃越好吃,绕齿留香啊。”一边的钱师叔以兰花手捏着一块金灿灿的糕点,摇头晃脑,品头论足。

    “嗯”薛青衣正襟危坐,吃相优雅,但是一点都不慢,很快就把蛋糕吃完了,还略微失态地吮了吮手指,捧起牛乳缓缓饮下,闭上眼睛长叹一声,点点头。

    “还有吗?”鱼玄机第一个吃完,站起来询问。

    “这是新品,我刚摸到门路,只有这一盘,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做出这么成功的。”石大嘴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震得聂莺莺全身发麻。

    言下之意,这盘糕点可能是这世上唯一的一盘。但是她还没来得及细细咀嚼就全吞下去了。

    这感觉,就和失恋一样。聂莺莺有种了无生趣的绝望。

    “哎呀,好可惜。莺莺姐吃得太急,全咽下去了。”那是鱼玄机造作夸张的惋惜声。

    聂莺莺艰难地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薛宗主和钱师叔都在转头看她,微微摇头,一脸暴殄天物的惋惜表情。

    “我我想起还有事要办,先告辞了。”聂莺莺神志恍惚地站起身,朝着薛青衣等人躬身万福,低头拢手,姿态优雅地离开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雷长夜暗暗祈祷她别在这个时候一头撞上齐可追,很可能会发生命案。

    直到聂莺莺离开足足一刻钟,薛青衣等三人才笑着走到柜台前。

    “长夜师侄,这聂莺莺是发现你的身份了吗?”薛青衣一眼就看出聂莺莺的心思,以传音入密询问。

    “她只是有怀疑。我正在设法消除她的疑心。”雷长夜低头以传音入密回答。

    “雷师侄,你到底布置好没有?再耽误下去,鬼王蛆就把我家宝藏吃干抹净了。”钱幂迫不及待地问。

    “放心,钱师叔,玄机已经是蜀武盟的客卿,我必会照顾好她和她的产业。而且,我也需要这笔宝藏为今后的武盟出力。”雷长夜坦言道。

    “师父,长夜师兄有多稳重,我最是知道。他的安排肯定很周全的。”鱼玄机抓紧时机捧雷长夜臭脚,这当然是为了他在永强面前为她说几句好话。

    “你到底做了什么安排,就不能透露一点?”薛青衣不满地问。

    “是。宗主。最近很可能会有精精儿宝藏出没的线索,这就是我的布置。”雷长夜不敢隐瞒,立刻把自己的布置手法详细说了一遍。

    “哦祸水东引之计?”钱幂眼睛亮了。

    “等一下,难道你已经知道鬼王蛆的落脚位置?”鱼玄机心思如电,猛然想到这个关键。

    “正是,永大侠已经传来消息。贼在山塘街。”雷长夜低声说。

    面前的三人同时屏住了呼吸。山塘街,东至阊门西到虎丘,号称七里西塘,这可就在蜀秀零食店附近。想到雷长夜把店开在这么要命的地方,三人都很紧张。

    “你早就知道他会在山塘街?”薛青衣皱眉问。

    “巧合。”雷长夜当然不敢说自己早就知道了。

    薛青衣抿了抿嘴唇,对于雷长夜和永强的关系,她心中一直有疑点。以前她都没有发现追查的必要。直到现在,距离抓捕鬼王蛆到了触手可及的阶段,她有点开始担心永强和雷长夜之间的关系是否会影响到最后抓捕的成功。

    “宗主请放心,永大侠绝对值得依靠。”雷长夜看到她的神情,用传音入密说。

    薛青衣瞥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店门前的门帘一挑,雷长夜抬头一看,顿时感到一阵头疼:齐可追带着一群头目兴冲冲地走进店来。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一章 动荡快刀盟

    “大嘴,快快快,上香干,上馄饨,你你你,去给我到大酒巷买酒,竹叶春,去去去!”齐可追一进门就喜气洋洋地指着几个手下发号施令。

    顿时有三个人撒腿飞奔出门,朝着大酒巷方向跑去。

    其他人簇拥着齐可追就要坐到卧榻上,却看到他们帮主常坐的卧榻,竟然已经坐了三位美女。

    “哎耶!”众人头目纷纷惊喜地怪叫起来。

    齐可追下意识地看了雷长夜一眼。雷长夜迅速摇了摇头。齐可追郁闷地咽了口口水,急忙约束帮众,不准任何人再随便说话。

    “呃追哥,让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雷长夜伸手做出想要介绍的手势。

    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三人同时站起身。薛青衣举起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雷长夜点头哈腰,不再说话。

    薛青衣斜眼看了齐可追一眼,背着手,在钱幂和鱼玄机的拱卫下,缓步离去。

    齐可追清晰地感到了一股压迫感爆棚的气息从她身上喷薄而出,压得他两条腿瑟瑟发抖,连站都站不住。片刻之后,这股气息收束得无影无踪。

    齐可追和一众头目都噤若寒蝉。他们知道遇到了绝代高手,刚才的气息外露,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谁叫他们见到漂亮姑娘就会鬼叫。

    等到薛青衣等人的脚步消失了很久之后,齐可追才心有余悸地坐到柜台前。

    “大嘴啊,你这店是开过光吗?怎么来的全是姑奶奶?”齐可追忍不住问。

    “追哥,这三位客官是和大嘴同船到苏州的,又从聂姑娘那里听说小店开张,特来光顾。”雷长夜耐心解释。

    “所以,开光的是你这个人吗?”齐可追问。

    “追哥说什么都对。”

    “大哥,这么多高手来苏州,肯定是为了”一个头目兴奋地说。

    “嗯?”齐可追瞪圆了眼睛,狠狠瞅了他一眼。这个头目顿时吓得闭上嘴。

    “大嘴,说说,她们是什么人?”齐可追神色紧张地追问。

    “他们是蜀山派的人,领头那位是蜀山宗主薛青衣。”

    “薛青衣薛红线!?”齐可追眼睛一眯。

    “哇”周围的头目们都惊呼了起来。薛红线二十年前何等叱咤风云,一个人吓退两镇十万大军鏖战,救下无数士卒性命,可以说是万家生佛的存在。

    二十年前一个薛红线,一个聂隐娘,在江湖上出尽风头。多少江湖子弟是因为倾慕两人风姿,才争相走入武盟八派大门。

    齐可追进门之时的满眼喜色,此刻忽然变得黯淡无光。

    看着他脸色的变化,加上之前小头目透出一句话,雷长夜大致猜到快刀盟应该是捡到他丢进太湖的精精儿宝藏线索了。

    难怪他一进门这么高兴。有了这笔宝藏,他完全可以带着弟兄们远避天涯,逃开苏州这个妖鬼丛生的鬼地方。但是,为什么一见面,他们就以为薛青衣也是来夺宝的呢?

    雷长夜有点奇怪。

    “大嘴,上香干啊,别发呆。”齐可追敲着桌面,不耐烦地提醒。

    “来喽”雷长夜手脚麻利地上了香干,再加上十几碗馄饨。

    熟悉的香味弥漫零食店,快刀盟众人紧绷的神经得到了难得的松弛,大家都开始嘻嘻哈哈地大快朵颐。

    只有齐可追眉头紧锁,闷头嚼着香干,思前想后,脸色忽明忽暗。

    “大嘴”齐可追忽然开口。

    “是,追哥。”雷长夜凑过来。

    “你有没有办法帮我向薛宗主引荐一下?”齐可追阴沉着脸问。

    “呃追哥,我身份低微,怕是不容易说上话。”雷长夜苦着脸说。

    “薛宗主喜不喜欢你的香干?她总会再来吧?”齐可追急切地问。

    “她应该会”雷长夜也没办法说不会。万一齐可追一直蹲店里等着,他这谎言不攻自破。

    “你跟她说,我有一场天大的富贵,想要进献给蜀山派。”齐可追严肃地说。

    “帮主!”周围的头目们纷纷站起身,急赤白咧地望着齐可追。

    “都住嘴。你们都想想自己的分量,如今的苏州,龙蛇争霸,妖魔当道,我们这几个凡夫俗子,想要争这份富贵,就要加入强龙之列,否则,所有人全都落个横死!”齐可追嘶声说。

    “帮主我们找到了那个玩意儿,旁人不一定知道啊!”一个头目急切地说。

    “如果我们只找到一个,那可能。但是我们已经找到两个!”齐可追厉声说,“这说明精那个主人在太湖里不知道放了多少个罐子。说不定,这些日子苏州冒出来的怪物,全都是冲着它来的。”

    “原来如此。”雷长夜眼睛一亮。齐可追的快刀盟捡到两个罐子,难怪他能推理出精精儿一定放出一堆罐子。这也符合精精儿临死之前想要祸害人的心思。

    雷长夜设计出这一大戏,就是看准了人性贪婪,明知道竞争者众多,但还是要试一下运气的心理。总有不怕死的会去老陈故居试试水。一旦把鬼王蛆轰出来,所有人都会以为宝藏在苏州。

    消息一炸,江南诸势力必会冒头。他就有机会看看他们的成色。

    至于最后的夺宝,拥有盟宝和两大神偷的他和蜀山派自然有绝对优势。鬼王蛆的人头归属,反而更有悬念。

    有了宝藏做拖累,再加上满世界夺宝的人,他就算真有一百零八枚鬼儿镖,都打不过来吧。

    “追哥,有好玩意儿啊?”雷长夜装作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别多问,多问就是死。”齐可追转过头去,望着众头目,“我们把它献给薛红线,她是女侠,为人正直,必不会亏待我们兄弟。”

    就在这时,一个独眼头目忽然站起身:“追哥,自从大力哥走后,你胆子越来越小,再没有了独霸苏北城的气魄。现成的宝藏摆在眼前,你都不敢要,还要去吃女人的软饭。你不配做快刀盟帮主,还是回家哄孩子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他的身后顿时站起七八个小头目,一下子把齐可追和他身边的五位亲随围住。

    “唉”齐可追揉了揉眼睛,“苗竹儿,想不到头一个反我的竟然是你。”

    “追哥,我快刀盟只有一统苏州,众位兄弟才有真正的富贵,我可不想跟着蜀山派后面做狗。”苗竹儿嘶声说。

    “话说的真漂亮啊,苗竹儿。”齐可追一边嚼着香干一边含含糊糊地说,“你怕是早就为它找好买家了吧?”

    他的话让苗竹儿身后的几个头目都朝他投来怀疑的目光。

    “胡说八道。”苗竹儿心虚地否认。

    “是吗?昨天晚上你偷偷跑到城南干什么去了?”齐可追淡淡地问。

    “追哥,反正到了这步,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东西,早就有人要了。轮不到你做主。既然你想送人,何不送给真正识货的人。”看到行迹暴露,苗竹儿干脆摊开了说,“城南的罗舵主,他效忠的可是浮生会,他说了,只要给出藏宝地,我们快刀盟”

    “大嘴,再给我盛一碗馄饨。”齐可追打断了他的话。

    “是,追哥。”

    雷长夜端着盘子进了厨房。店外传来一声细微的刀声,接着是重物落地的闷响。

    他盛了一碗小馄饨端出门,放到柜台上。刚才被七八个头目簇拥,威风凛凛的独眼苗竹儿,此刻两只眼睛都闭着,正软软躺在地上。他的左胸口破了一条缝,血还没来得及流出来。

    “把他拖出去,别脏了大嘴的店。”齐可追拿起雷长夜递过来的小馄饨,大快朵颐。

    站在苗竹儿身后的头目垂头丧气地拖着他的尸体往外走。

    “办完事儿不必再回来。信不过我的兄弟,我不要。”齐可追淡淡地说。这几个头目身子僵了僵,最终拖着苗竹儿的尸体,头也不回地走了。

    雷长夜轻轻叹了口气。因为一个宝藏,快刀盟就这么垮了。

    “大嘴,我去日无多,只能拜托你去求求薛宗主。我垮了,你的店也没人会再罩着。”齐可追冷冷地说。

    “这好吧,追哥,我尽力而为。”雷长夜装作无奈地说。

    实际上,这个结果对他而言比较理想。齐可追这个人显然可以作为武盟在苏州的抓手,如果由未来的武盟苏州分坛坛主薛青衣收服,至少黑道的风声尽在掌握。

    当天下午他就提着新做好的香干,找到了蜀山会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