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92章
  • 下载
  • 雷长夜脑子飞快运转,突然间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才一直心悸的原因。他心中一定,任凭这几个家丁将他的胳膊拎起来,朝着一处阴暗的小胡同就拖。

    小胡同里果然站着刚才见过的郑泰源。他一把拎住雷长夜的衣领:“石大嘴,你胆子也太大了,我郑泰源的钱你也敢贪,说,你在方子里漏写了什么料?”

    “哼,郑泰源,我偏是不说。”雷长夜突然瞪圆了眼睛,“你要了我的方子,还要把我赶出江陵府,还雇佣横江盗杀我全家灭口。我为什么要给你真传?”

    “哎哟,”郑泰源冷笑一声,“他们跟你说了?这帮家伙嘴真欠,为了让你当个明白鬼?”

    “嚓!”雷长夜吓了一跳。他刚才这么一嗓子,只是想要给郑泰源泼点脏水,没想到这货张嘴就认了。为了一个香干方子就杀人灭口,至于吗?

    “你这杀千刀的猪狗辈。”郑泰源一把掐住雷长夜的脖子,将他怼到墙上,“因为你的方子不对,我不但没赢得莺莺的芳心,还要被她嫌弃。每天夜里,我都想去川西江底,把你捞起来再杀一遍。”

    “你”雷长夜刚想要开口,就被郑泰源掐住脖子。

    “知道我为什么杀你全家吗?”郑泰源阴冷地望着雷长夜,“因为莺莺吃你一袋香干露出的笑容,比我与她相识十年见过的所有笑容都多,你这贱民,凭什么!”

    郑泰源狠狠一甩手,雷长夜轰地扑倒在地。他装作狼狈地爬起身,转头望向郑泰源:“你这家伙一身王八蛋味,多少香干都遮不住,母狗跟了你都算下嫁,还想着别人家的姑娘!”

    “这杀才!”郑泰源拔出腰畔长剑,“我今日便把你切成一千片喂狗!”

    他刚要举剑对准雷长夜刺下去,一道蓝红两色的花影突然在他面前一闪,叮!

    他急刺而出的长剑被一道夺目的电光撞开。两刃相击,在空中爆出一簇金红色花火,夺目生辉。

    郑泰源定睛一看来人,不禁跺脚大呼:“哀哉!”

    来人正是早就尾随在雷长夜身后,一直让他芒刺在背的聂莺莺。

    “莺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来!”郑泰源咬紧牙关,双目血红。

    “泰源师兄,你好狠啊。”聂莺莺静静地说。

    “莺莺,我我都是为了你!”郑泰源声音颤抖,“你该知道,自从十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笑容,我就希望,你能你能永远对我那般微笑!”

    “你这畜生,人家十年前才几岁!”雷长夜趴在地上看热闹。

    “住口!你这狗一般的东西!”郑泰源目眦尽裂。

    “莺莺,我对你一见倾心,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出自我对你的倾慕之心”他转头望向聂莺莺。

    “你这叫倾慕吗?这叫馋!”雷长夜看热闹不怕事大,不停拱火。

    “我杀了”

    “郑师兄。”聂莺莺突然截断了郑泰源的话。

    郑泰源浑身一震,这一次聂莺莺不再叫“泰源师兄”。他们之间仅存的亲密都已经彻底消失。

    “念在郑家门庭高贵,自裁吧。”聂莺莺淡淡地说。

    “莺莺?你让我自裁?为了这个猪狗一般的东西!”郑泰源用剑指着雷长夜。

    “当然不是。”聂莺莺叹了口气,“是因为我被你这种家伙喜欢上,实在丢人。你若不死,我在门派之中,抬不起头来。你也知道家母的脾气。”

    “聂莺莺!你别自以为了不起!”郑泰源眼中的血气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沉的杀意,“今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他从怀中取出一枚灰褐色的瓶子,闪电般喝下瓶中液体,奋力吞下,随即向后急退。他身边的家丁下意识地聚拢过来。

    喝下瓶中液体,他的眼睛突然变成了金红色,嘴里冒出两枚金灿灿的獠牙,一道道条纹在他的脸上如涟漪般升起。他的衣衫突然爆裂,碎成满天飞絮,露出他矫健的上半身,皮肤上出现虎斑,身上突然冒出八个隐隐约约的人脸。

    雷长夜看着郑泰源的变化,心中一凛。这似乎是左道十六宗之首妖神宗的秘药妖炼。这是一种由人转妖,激发潜能,甚至与外神沟通形成神力的法门。

    传说在人还未成气候的远古时代,世界被妖族统治。妖族能够轻易与外神沟通,领悟神力,雄霸天下。后来妖族进化为人族,领悟了智慧,产生了全新的明,却失去了神力,但是妖族的力量仍然被自古的左道宗门崇拜。

    秘药妖炼是一种极端的,开发人体潜能,短暂由人化妖,获得力量的方法。服用之后,能不能重新恢复神智,完全看运气。

    很多左道宗门把这门药物当成修炼手段来使用,专门用于修炼妖功。每次服用后,立刻疯狂运功,勇猛精进。因为是妖功,所以修行者天生对妖炼的药性有抵抗作用。但是,人身上的妖气会随着功力加深越来越浓。

    到最后成个什么样子,很难说。传说很多妖神宗的高手都变成了妖物。

    郑泰源之所以能修炼到小五品,估计和这种秘药脱不开关系。

    这人果然是个疯子,各方面都是。雷长夜抿着嘴连连摇头。

    郑泰源修炼的妖功令其在饮用妖炼之后,化身为一只半人半开明兽一般的怪物,虎身人面,身披九头。

    郑泰源手里提的剑,突然化为一片刺目的剑芒。光怪陆离的剑影,犹如上百条在空气中游走的银色海蛇,将聂莺莺团团裹住。

    这是衡山云香派的衡山云雾十八剑。衡山派以幻术见长,衡山云雾十八剑里蕴含着奇异法力,随着剑气的喷发和长剑的震动激发幻像,令剑的影像产生折叠弯曲,形成奇幻莫测的招数变化。

    郑泰源此刻以开明兽之力使出这路剑法,在奇幻的同时,还有着势不可挡的刚猛,凛冽的罡风刮到雷长夜的脸上,令他忍不住伏倒在地,死死捂住脸,生怕人皮面具被罡风割破。

    面对这片可怕的剑影,聂莺莺并没有后退,而是冷喝一声,闪电般迎头冲上去。

    数百道蛇一般的剑光如巡航导弹般锁定着她的方位,追着她冲入郑家家丁的阵列。

    噗噗噗噗的切割声响起,那几个郑家家丁被自己主人的长剑砍碎。聂莺莺猛然从袖中摸出隐藏的匕首,轻盈地穿过漫天血花,贴着郑泰源的长剑缠了过去。

    幽鬼缠身匕首术!雷长夜曾经见鱼玄机使过这一路匕首术。很多云香弟子都会这路武功。钱幂少年时代也曾经在云香派学艺,这路匕首术是必学的。

    但是,聂莺莺的幽鬼缠身却混合了幻术一般的变化。她的匕首仿佛真的变成了一条银皮蟒蛇,与郑泰源的长剑纠缠在一起,银光滚动,蛇信翻飞,如缠如绵。

    郑泰源的剑和聂莺莺的匕首纠缠了几息之后,聂莺莺的匕首突然转入了他的剑网之内。

    郑泰源惊恐地怒吼着,挥剑抵挡,但是每一剑刚好慢了半拍。

    聂莺莺的匕首行云流水一般刺入他的左臂、右臂、左胸、右胸、左腹、右腹、左肋、右肋,最后她从郑泰源腋下穿过,回手一匕刺入他的后脑。

    开明兽的九只头全都被匕首刺中。

    郑泰源两眼发直,大大地张着嘴,想要怒吼,但是嘴里喷出的血沫子却阻断了他的声音,他直挺挺地扑倒在地。直到倒地,他身上的血才因为震动而喷射出来,在周围形成一片血池。

    但是聂莺莺身上却没有沾到一滴血,匕首也是干干净净。她的出手,快如闪电。

    雷长夜装出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伏在地上,看着郑泰源的尸体瑟瑟发抖。

    “你回江陵府干什么?”聂莺莺忽然转过头来,望向雷长夜,“你明知道郑泰源看到你一定会杀了你。”

    “”雷长夜脑子一空,对啊,按理说他不该回来,除非不想活了。

    “我回来报仇。”雷长夜不敢犹豫,张口就来。

    “哼,看来你是故意让我找到,借我之手复仇?”聂莺莺眼皮一跳。

    “对。”雷长夜忽然想到了一个说辞,干脆地点头。

    “你一个食肆老板,倒也有胆有识。”聂莺莺收起匕首,望着雷长夜,“刚才你骂郑泰源的话,颇为痛快。”

    “过奖。”

    “借刀杀人的主意谁替你出的?总不会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吧?”聂莺莺冷然地问。

    “是我遇到的贵人。”雷长夜恭声说。

    PS:求推荐票求月票,还有一更。

    第一百二十四章 行船入苏州

    在江陵渡口上,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等待雷长夜归来,看到码头上武侯和不良人跑来跑去,交头接耳,不知道在干什么,而且雷长夜久去未归,一切迹象都不对头。

    三人正在商议怎么办,赫然看到聂莺莺带着雷长夜扮演的石大嘴,朝着千里舟走来。沿途遇到的武侯和不良人纷纷让开,没人敢挡在他们面前。

    “莫非被认出来了?”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心中都是一惊。

    “这就是我遇到的贵人。”雷长夜看到她们三人连忙转头对聂莺莺说。

    就在此刻,聂莺莺和薛青衣面对面相见。她浑身一凛,连忙双手合拢,曲腿躬身,万福行礼:“衡山云香派三代弟子聂莺莺,见过薛宗主。”

    一万个念头在薛青衣脑中闪过。她隐约捕捉到一点现在的情况,淡然颔首:“嗯。令堂身体可好?”

    “家母无恙。难得宗主大驾光临,何不移驾云香江陵分坛,让本门上下一尽地主之谊。”聂莺莺恭敬地说。

    “不必了。石老板”薛青衣望着雷长夜,飞快地寻思着合适的说辞,“事了了吗?”

    “多谢宗主大人挂怀,大事已了,此身了无牵挂矣。”雷长夜用的仍然是他装出来的高亮嗓子。

    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都是伶俐人,一听雷长夜的言下之意,就知道他身份未破,不过似乎摊上大事了。

    “本门败类郑泰源为一张香干秘方,勾结横江盗杀害石大嘴一家,确是死有余辜。宗主让石大嘴回归江陵找到我身上,当是算准了我必会为他报仇雪恨,算无遗策,莺莺佩服。”聂莺莺躬身道。

    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都快炸了。她们都没想到雷长夜随便拎出一个黑户籍,居然就能摊上这么高端的家门血案。

    “”薛青衣斜眼看着低头不语的雷长夜,冷笑一声,“云香派出的败类,当然还是要交给云香派自己解决才合规矩。不过,你说这是我的算计,却是愧不敢当。”

    “哦?”聂莺莺眉梢一挑。

    “石老板,是长夜师侄叫你别把他说出来的吗?”薛青衣望着雷长夜。

    “呃”雷长夜心里咯噔一下。

    “我只是路过此地而已。这位石大嘴,却是雷长夜塞到我船上来的。我只是让他搭个顺风船而已。如何报仇,如何算计,我一概不知,想来是长夜师侄一番策划,终于派了用场。”薛青衣慢条斯理地说,“这些小一辈的事,我一向是不过问的。”

    “原来如此,是那个雷长夜”聂莺莺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脸色渐渐变得阴沉。

    “这就是被人甩锅的感觉吗?好酸爽!”雷长夜无奈地垂下头。看来自己是不得不吃下这番因果了。

    “敢问薛宗主此去欲往何方?”聂莺莺恭敬地问。

    “苏州。”薛青衣淡然道。

    “聂姑娘,我可以走了吗?”雷长夜适时地问。

    “你也要去苏州?”聂莺莺问。

    “是啊。江陵是永远不会回来了。我准备到苏州落户。”雷长夜低头说。

    “苏州唉!”聂莺莺怅然叹了口气。此刻的她恨死了郑泰源。因为这货,她要吃一口香干,还得去苏州!

    雷长夜上船以后,五个阴将同时操帆踏轮,千里舟飘然出港。江陵渡口之上,聂莺莺迎风俏立,还在望着千里舟出神。

    看到聂莺莺没有凌波微步跟过来,雷长夜长长舒了一口气。他连忙把江陵府发生的事件简略地跟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讲了一遍。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师兄,你莫非是命犯桃花,这都让你遇到云香派姿色最出众的女弟子,还和她有了一段缘分。”鱼玄机脑洞最大,思维直接发散了出去。

    “你管这叫缘分?”雷长夜无奈地问。

    “那当然。聂莺莺听说了你的名头,居然还咬牙切齿是怎么回事?”鱼玄机并不知道雷长夜曾经在八派手中把宣锦宣秀姐弟两人“抢到”蜀山,非常好奇为什么他能让聂莺莺如此念念不忘。

    “谁知道”雷长夜翻了翻白眼。这件事他有点不想提。无缘无故惹了聂莺莺两次,依照聂家有仇必报的性子,他一旦在扬州现身,肯定会被云香派盯上。

    聂莺莺是真的不好惹。郑泰源那么大一只半开明兽被她九刀捅死。这攻击力比起鱼玄机还要强一点点。雷长夜想着他自己的升级版金甲符配合金顶横练,估计能挡八刀左右,关键是第九刀他真的有点含糊。

    “无论如何,你能巧借聂莺莺之手除掉郑泰源,没有自己出手,也没有暴露身份,殊为难得。”薛青衣思索片刻,点头道,“石大嘴算起来是咱们巴蜀人士,被云香派弟子所杀。这件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一旦让我知道,怕是有点尴尬。”

    “是,弟子也觉得这件事若不能自己处理,牵连必广。”雷长夜沉声说。

    “聂莺莺肯自己出手清理门户,你作为石大嘴,可是欠了个大人情。”薛青衣瞥了雷长夜一眼,“聂氏女子当家,心胸怎样,你自己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