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88章
  • 下载
  • 根据钱幂透露的空空儿宝藏所在地点就在邛州邛崃山阴阳谷道之内。

    藏宝图上画有详细的宝藏位置。钱幂自己当然也经常去埋宝,路径都熟悉无比。

    本来钱幂养好伤之后,就想要带着鱼玄机去把空空儿宝藏给挪走。但是,这上百石的东西是神偷们几代人堆起来的,她和鱼玄机就两个人怎么挪走啊。

    而且鬼王蛆动作只有比她们更快。雷长夜只能跟她们说,此时此刻鬼王蛆估计已经找到了宝藏,并把它占为己有。她们只得打消了夺宝的念头。

    “没想到啊。”雷长夜笑了。鬼王蛆的行动力果然是满格的。嘉州香主王岁刚埋完这批蜀来宝和旧天雷符,货就被鬼王蛆挖走了,快得令人难以想象。雷长夜估计鬼王蛆麾下必然有一群能力爆棚的力士或者妖物。

    否则他一个暗器之王,挖坑还能这么快?就算他挖坑挖得快,这么几大麻袋东西他一个人抱着,也跑不了这么快啊。

    其实,这数百个蜀来宝才是雷长夜真正让王岁去挖的坑。专门来装鬼王蛆的。蜀来宝的追踪功能是他连小师妹都没告诉的机密。

    当初抓捕鱼玄机就靠这一手独家绝活。如今鱼玄机引来了鬼王蛆,那这个独门绝技又有了新的用场。

    雷长夜一直惦记着鱼玄机身上的空空儿宝藏。他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怎么把他们挖出来安全运走,还不被人惦记。自从他高价卖鱼蕙兰那个时候起,他就认识到江湖上有多少人对空空儿宝藏垂涎三尺。

    这宝藏搬运起来不但费时费力,而且极其难以掩藏。尤其是江湖之上还有不少宝师,他们都有专门宝的珍兽,可以嗅出珍贵法宝的味道。

    本来钱幂计划里处理这个宝藏的方法,是在空空儿宝藏的埋宝地造一个八宝炼化炉,然后拿一个现有的三品以上法宝,直接开炼。

    后来她为了偷一个三品法宝混进蜀山,结果被掌门降伏,改过自新,行走江湖的时候,救下了鱼蕙兰,把自己的神偷本领都传给了她。炼宝计划也因此搁置。

    只是她毕竟还是不放心空空儿宝藏,没有和神偷的身份做最后一次割舍。幸好在察觉到鱼玄机危险的时候,她终于挺身而出,以宝藏图换了自己和鱼玄机的命,最终彻底割舍了南圣手的羁绊。

    雷长夜想出来的办法就是用蜀来宝全部装走。因为蜀来宝里自成空间,味道溢散不出去,就算是伥鬼钻进去也无法逃脱,很安全。

    他想到的这个办法,其实并不出奇。蜀来宝在巴蜀已经流传一段时间,市场基础很牢固。鬼王蛆到了巴蜀,估计也有所耳闻,尤其他还心心念念空空儿宝藏,肯定格外留心这种消息。

    可惜蜀来宝容量不大,空空儿宝藏这种百石重的秘藏,需要几百个蜀来宝才够用。鬼王蛆当然可以到处杀人夺蜀来宝,但是天雷符的流通已经被雷长夜提前掐了,为了给后来的盟宝和新天雷符留下市场空间。

    拿了几百个蜀来宝,他也找不到几百个天雷符。

    雷长夜大张旗鼓地回收蜀来宝,正中鬼王蛆的下怀。而且还附送天雷符,美滋滋。

    雷长夜安排的这个王岁偷宝赚小钱的环节,完全符合了鬼王蛆对人心的揣摩。雷长夜烧蜀来宝自然是为了推广盟宝。而王岁则贪小便宜想要掉包到荆州贩卖,这也很自然。

    他得到全部的蜀来宝和天雷符,还不用杀人灭口打草惊蛇,因为王岁监守自盗,肯定不敢声张,完美犯罪。

    鬼王蛆走在去邛崃阴阳谷的路上,说不定还在哼歌呢。

    雷长夜仔细思考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鬼王蛆肯定不敢像钱幂一样在空空儿宝藏附近直接筑炉开炼,因为钱幂同样知道宝藏位置。

    鬼王蛆夺了宝藏,一定会到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开炉炼造他的法宝。

    正像东方朔曾经说过的,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鬼王蛆多少算个中等级别的隐士吧,总不会傻到躲在一个穷山恶水,荒郊野地去炼宝。

    到荒郊野地里一旦开炉炼宝,那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法宝之气百里之外都能感觉到,如何逃得过天下宝师的鼻子。

    他必然躲到一个宝气横溢,名门荟萃的繁华之地炼宝。

    雷长夜想到的几个地方一个是长安,皇家宝库里名品荟萃,至尊法宝极多。一个是洛阳,东都之地豪门巨贾云集,更是珠光宝气之地。

    还有两个地方,就是扬州和苏州。苏扬两地,世家林立,名门大派的会所云集,名门与世家,互相接纳勾连,形成盘根错节的势力。苏扬黑市,是大唐最著名的法宝交易场。

    淮南之地的珠光宝气,怕是更胜洛阳长安。

    最后一个地方,就是成都府。成都府又名益州,几十年前在大唐是数一数二的大都市。更是门派和世家荟萃之地。在盛唐之时,有着扬一益二的美名。可惜在南巫入侵之后,成都府繁华不再。不少豪门迁徙到江南,远离巴蜀是非之地。

    益州宝气,大不如前,繁华程度更远远不如。雷长夜觉得他如果是鬼王蛆,肯定不会选择成都府。

    算来算去,雷长夜觉得扬州或者苏州可能性最大。因为那里官府势力小,黑道势力大,江湖形势错综复杂,最适合浑水摸鱼。

    如果鬼王蛆去了扬州嘿嘿,雷长夜又笑了。

    雷长夜把电池人甲符放入抽屉的暗格里,耐心等待鬼王蛆新的动向。

    第二天雷长夜去找鱼玄机和钱幂,惊讶地发现千里舟上多了一个人,赫然是气宗宗主薛青衣。

    钱幂低头坐在薛青衣身边,就像一个随时准备受罚的小师妹。鱼玄机坐在钱幂身边,也紧张得脸色发白。

    “哼,终于来了,人总算齐了。”薛青衣看到雷长夜进舱,冷哼一声。

    “拜见薛宗主。”雷长夜连忙躬身行礼。

    “罢了,今天我来,是带钱幂回去领罪,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把南圣手塞到我手下做徒弟,我可是消受不起。”薛青衣说到这里,柳眉倒竖,斜眼看着鱼玄机,一副要把她废了武功的气势。

    “宗主息怒,容我缓缓道来。”雷长夜平心静气地抱拳一礼,言简意赅地将鱼玄机的身世背景,所负冤仇说了一遍。只是轻描淡写地将她的行窃动机从造反改为入朝刺杀仇士良。

    然后他浓墨重彩将永强如何劝服鱼玄机归入蜀武盟,放弃南圣手身份,做一个武盟义士,将来联结同道,共赴长安会盟的事说了一遍。

    “这些事,为何不在一开始就说于我听?”薛青衣仍然一脸不满,但是怒气明显降低了很多。

    “玄机已经洗心革面,与旧有的一切一刀两断。从此江湖上再无鱼蕙兰这个名字,又何必把一个死人的名字说于宗主得知?”雷长夜沉声道。

    “哼,这么说来,你还有理有据了?”薛青衣瞠目道。

    “这都是各位宗主对弟子教导有方。”雷长夜一脸谦恭。

    “”薛青衣一脸便秘地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

    “宗主,掌门收钱师叔为弟子,令其改过自新。宗主收鱼师妹为弟子,令其迷途知返。这都是同样的功德,我蜀山派一脉相承,将江湖恩怨消弭于无形,同时令蜀山人才济济,这其实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之事。弟子当为宗主贺,为掌门贺!”雷长夜正色道。

    “哼,同时多个美貌的师妹,也是美得不得了!”薛青衣冷笑着望向雷长夜。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弟子听师妹身世凄凉,心生同情,这也是人之常情。”雷长夜面不改色。

    “呼”薛青衣无话可说,随即转头望向钱幂,“钱师妹,师父让你管宝库,你私自下山惹是生非,这件事你有何话说?”

    PS:因为时差昨天我更新的时候是24号,忘了祝大家端午快乐,今天补上。希望大家饱尝美味,心满意足。感谢大罗罗大神和圣诞稻草人大神的章推,情谊深重,感动万分。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共赴蜀山宫

    “呃,我这个师姐,是这样”钱幂在生气的薛青衣面前极其紧张,嘴都不利落。

    “宗主,钱师叔听说鬼王蛆要杀鱼师妹,不顾一切拦截鬼王蛆,与他交手后,自知不敌,丢下了空空儿宝藏的藏宝图救了自己和鱼师妹,也与昔日神偷的身份,做了最后的割舍。从此以后,钱师叔是真正的蜀山门徒了。”雷长夜沉声道。

    “鬼王蛆?你们在鬼王蛆手底下还能活命?”薛青衣无比震惊地站起身。

    “鬼王蛆打了我一镖。是雷师侄救了我的命。”钱幂感激地看了一眼雷长夜。

    “胡闹!鬼王蛆的镖伤岂是一个三代弟子能救的?给我看看!”薛青衣着急地抓住钱幂的手,就要扯她的外袍。

    “那个我先出去一下。”雷长夜连忙用蒲扇遮住眼睛,走出舱门。

    鱼玄机跟在他身后走出船舱。雷长夜回头看了她一眼,却见她看着自己直笑。

    “有何”雷长夜咳嗽一声,用上了传音入密,“有何可笑?”

    “师兄,你可是把薛宗主吃得死死的,她说一句,你能说十句,你就不怕她一巴掌把你打成二傻子。”鱼玄机吃吃地笑着,传音问道。

    “薛宗主是讲理之人,岂会如此。”雷长夜嗤了一声。

    “女人哪有那么容易讲道理,师兄,薛宗主那是宠着你。”鱼玄机偷笑着说。

    “哦?是吗?”雷长夜挑了挑眉毛,“也许宗主看在我和永大侠交好份上,对我加意照顾一些。”

    “喂!她、她、她难道”鱼玄机顿时没了八卦的心情,一脸的患得患失。

    “他们年纪也差不多,聊起天来也能聊到一起去,唉,就是薛宗主和永大侠见面的机会少了一点,既然师妹提点于我,也许我该”雷长夜摇着蒲扇做出一副思考状。

    “师兄!薛宗主怎么会是这种人!她老人家一定是看你是个可造之材才会加意照顾,你可别想歪了。”鱼玄机急了。

    “这样吗?”

    “当然啦,你还比我更懂女人吗?而且永大侠不能动情,你可别瞎掺和。”鱼玄机急忙说。虽然她占着年龄上的优势,但是身材样貌本领哪一样拿出来和人比,都差一口气,万一永大侠中意了薛青衣,那真是欲哭无泪。

    雷长夜微微一笑,鱼玄机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女,和他这种两世人岂能相比。

    突然间,雷长夜感到胳膊上一阵紧绷,瞠目望去,却是鱼玄机忍不住伸手过来狠狠掐了他一下。显然是嘴巴上斗不过他,只能下手。

    这女人果然不能讲理。

    “哼!”看到雷长夜不说话,鱼玄机终于觉得自己扳回一城,但是想到自己多亏了雷长夜和永强才避免走上与仇携亡的不归路,现在这样,又觉得不好意思。

    “疼吗?”她不好意思地问。

    雷长夜摇摇头。他一身硬功,没把她手指掐疼就算不错了。

    “嗯,那个”鱼玄机焦灼地寻找着其他话题,“这么多天了,师兄有没有鬼王蛆的情报?”

    “这个”雷长夜摇着蒲扇,“这件事我第一时间就跟永大侠说了,他立刻去阴阳谷地追踪鬼王蛆下落,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什么!?”鱼玄机大惊,“永大侠不会有危险吧?那可是鬼王蛆啊!我师父都挡不住他一镖。”

    “永大侠纵横江湖,经验老到。而且杀鬼王蛆,一直他的梦想。”雷长夜咳嗽一声。当然,能有空空儿宝藏就更好。

    “鬼王蛆夺宝时必然有一群亡命之徒作为手下,永大侠虽然武功高强,但是终究是一个人,太危险了。”鱼玄机着急地说。

    “正是如此。”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船舱内响起,帘拢一挑,薛青衣背着手走出了船舱,面色缓和,刚来之时兴师问罪的气势荡然无存。在她身后,钱幂笑眯眯地跟出来,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长夜师侄,想不到撒豆成兵符能治鬼儿镖,这个法子倒是绝妙。”薛青衣来到甲板上,对雷长夜微微一笑。

    “多谢宗主夸奖。”

    “刚才听你说永大侠要去追踪鬼王蛆?”薛青衣问。

    “是,宗主。”

    “好,你和我回一趟蜀山道宫参见掌门。我要和你们一起出动截杀鬼王蛆。”薛青衣不容置疑地说。

    “但是”鱼玄机大急,忍不住开口。

    薛青衣淡然转头望了她一眼,鱼玄机吓得闭口不言。现在她还是薛青衣的记名弟子,违背师命,被打死都是可能的。

    “有薛宗主亲自出手截杀鬼王蛆,大事成矣。”雷长夜连忙躬身说。

    “哼,算你识相。”薛青衣冷笑一声。她已经做好雷长夜一旦不同意,就把他丢下船的准备。

    鬼王蛆一直是她的心头刺。

    当年她刚入蜀山,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响应武盟之邀去杀鬼王蛆,本该是她一生武道的巅峰时刻。没想到在杀组里因为自己是女儿身而被看轻,被安排到救援都队之中。

    在杀进行到关键时刻,和她同队的几个高手为了显本事,抢着出手,被鬼儿镖一个个点杀,横死她眼前。

    结果在杀失败后,灰头土脸的杀组骨干把责任全都推到薛青衣身上,说她以美色蛊惑同道,至令失去杀鬼王蛆机会,并以此为凭,将蜀山势力驱逐出江南。

    这是薛青衣一生难忘的奇耻大辱,她必须亲手洗清这番羞辱。

    任何人敢挡在她面前,都将被灭杀。

    七里坡之巅的蜀山道宫之内,蜀山掌门坐在卧榻之上,仔细品尝着雷长夜带来的九层糕和菊花酒,神色柔和。

    薛青衣、钱幂和鱼玄机跪伏在地,紧张得头都不敢抬。只有雷长夜挺身跪坐在掌门身边,神色自若地为他倒酒。

    “此物不但味道甚美,样子更是别致。”掌门举着九层糕,微笑着对雷长夜说。

    “多谢掌门夸奖。”雷长夜低头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