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87章
  • 下载
  • 想要把这么大的宝藏刨出来带走,这是个问题呀。

    “那可不,我们自空空儿以降数代传承,年年添新,月月加重,上百石已经算是精挑细选了。”钱幂摇头叹息,想到这上百石至宝全都要没了,她心里极其难过。

    “我的起义金也都在里头”鱼玄机一脸幽怨。虽然她已经放弃起义造反的念头,但是那也是她辛辛苦苦夜犯八门换来的财宝啊。

    怪只怪胡灰眼这个王八蛋,死了都要告密,把鬼王蛆给引到了巴蜀。

    “钱师叔,空空儿宝藏里是否有特别珍贵的法宝和传承功法?”雷长夜问。

    “哼哼,特别珍贵的法宝我都随身带的,功法自然是一把火烧了,记在脑子里。”钱幂吐了口气,“空空儿宝藏之所以宝贵,不在于有什么连城至宝,而在于数量成规模的异宝和法宝。这些宝物,对于炼制高品法宝至关重要。”

    雷长夜和鱼玄机纷纷点头。空空儿宝藏的确是江湖炼宝师们最希望拥有的宝藏。许多已经成气候的名品法宝固然宝贵,但是却需要特殊的修为和功法去配合才能发挥效用的极致。

    人们最希望拥有的,当然是一件为自己量身定做,可以发挥自己独门绝技的至尊法宝。

    除非是功能性的法宝,可以被任何高手所使用,这种法宝才能和独门法宝相提并论。

    不过这类法宝往往价值连城,而且不会给持宝人带来任何战斗力和修为的提升。所以到最后,这些功能性至宝往往会流入江湖食物链巅峰的那一群人手中。其他人根本不要去想。

    比如芥子袋这种宝物,就最终流进了蜀山。任何人想要夺宝,就要面对蜀山掌门。基本上没有这么不怕死的。鬼王蛆就更不敢了。因为杀他,绝对是一件纯长功德的事儿。八派掌门谁都不杀就想杀他。

    雷长夜认为鬼王蛆抢夺空空儿宝藏,不是为了一两件宝物,而是全都要。他现在一定想要炼制一件超级法宝,缺材料!这才是他不惜跑到巴蜀来截杀鱼玄机的原因。因为她现在是南圣手,手里必然传承了藏宝图。

    这一次歪打正着,还就真的让他夺走了藏宝图。

    但是,雷长夜却不认为这是件坏事呃,当然这的确是件坏事。不过,他却可以看到这件事好的一面。

    杀鬼王蛆,百年来一直是江湖中白道人物的一个念想。武盟曾经组成过杀组杀鬼王蛆,结果失败了。但是当年杀鬼王蛆的小组里全都是江湖头面人物。

    薛青衣就曾经在里面混迹过,可惜她当时不是围杀的主力,眼睁睁看着鬼王蛆跑掉。能让蜀山派出薛红线这样的名人参加杀组,还不是主力,可以想象当时杀小队配置何等豪华。

    鬼王蛆杀人实在太多了,而且造孽太深。连支持武盟的八派掌门都想杀鬼王蛆赚海量的功德。

    杀鬼王蛆这样的传承恶魔,在江湖白道人士眼里,就仿佛盗墓贼盗始皇陵,攀山健将爬珠穆朗玛峰,宝客找不死圣杯,争霸者夺传国玉玺一样,那是终极目标。

    并不是因为杀他可以为民除害,当然表层原因肯定是这个,深层原因是杀他可以让自身功力迅速突破瓶颈,得到一个万金难求的蹿升。这会让他们朝着梦想中长生不死的目标,更进一步。

    当然,后来鬼王蛆展示出了可以让白道人士梦想破碎的强悍实力后,杀组解散了。但是,后来的江湖白道还是以杀鬼王蛆为至高梦想。

    鬼王蛆本身,因为积累的恶行,反而令其成为了江湖人眼中的美味物。这不得不说是天理循环。

    雷长夜觉得鬼王蛆获得了空空儿宝藏这件事,如果利用的好了,反而会让他拥有搅动江湖局势,打草惊蛇的目的。他真的很想看看,如今大唐幻世掩藏在暗处的隐藏势力,到底有多少,力量有多强大。

    现在对他而言,保护空空儿宝藏反而是次要的。因为现在他多少对鬼王蛆的去向和未来想要做的事有了印象。鬼王蛆从无影无形,变成了有迹可循。

    这件事利用好了,他说不定可以多重获利。

    雷长夜摸着下巴,开始想着如何安排这神秘莫测的鬼王蛆。

    “嘿嘿”刚想了片刻,他不禁发出了两声痴汉才会有的笑声。

    听到他的笑声,钱幂和鱼玄机都是一哆嗦。不知为何,她们竟然为鬼王蛆担忧了一下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还有一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购蜀来宝

    重阳节悬红大发放之后,整个梓州陷入了喜气洋洋的买买买氛围。不少白银义从接了悬赏,都开始以辅金在市面上扫货。金疮药、跌打膏、吊命丹、解毒剂、符纸、丹墨、盔甲、武具、飞器、修补工具、战马、还有登山必备骡子和小毛驴。

    想要到嶲州去,必须先到雅州安顿,整顿旗鼓后进入嶲州地面。因为嶲州是南巫和大唐反复争夺的战场。所以十二衙门在这个地方非常活跃。而在这里守卫的,全都是由崔家家将率领的后院兵和牙兵。

    没点斤两,谁也不敢到嶲州来玩命。白银义从在恶春香的激怒和永强的激励之下,能鼓起来嶲州的勇气,十分难得,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傻子,不想直接来送死,所以战备物资都会带到雅州,放进武盟建立的分坛,也是攻略嶲州的前哨站,随时使用和补充。

    这一准备,很多人就发现辅金虽然丰厚,但还是不够用啊。因为梓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好多特别实惠的店铺,而且都在市集中凑在一起排列,互相的房间还联通着,进了这家,自然而然就要进那家,买着买着,最需要的东西还没买,钱就不够了。

    这些店面雷长夜早就安排好了,就为着多赚一笔白银义从的钱,来一个资金回笼。

    不过,自从他知道鬼王蛆拿到了空空儿藏宝图,接下来的操作就需要稍微改变一下。

    重阳节过后,武盟川东分坛的主厅门前忽然放出一块巨型的木板,木板上贴着告示:以旧换新。三十枚蜀来宝,换一枚盟宝和两张新天雷符。

    这一下子,整个蜀中的富豪们都惊动了。大家对于蜀来宝和盟宝都颇为心动。尤其是盟宝,一下子可以装二十贯钱。这简直是无限现金支付的顶级法宝。但是,这些富豪不会武功,不能到武盟领悬红,根本不可能有蜀来宝。

    领到蜀来宝的江湖人物当然死也不肯卖自己的法宝。

    巴蜀富豪们只能看着白银义从们的盟宝和蜀来宝掉口水。如今蜀来宝可以换盟宝还有天雷符,这打开了全新的一扇门。

    凡是领到盟宝的白银义从,都是有蜀来宝的人。他们的旧蜀来宝,如今已经面临被淘汰的命运。市面上的旧天雷符也告罄。这些蜀来宝本来即将变成无用之物,但是武盟却突然要回收这批宝物。

    还是用盟宝和新天雷符来交换。这等于给了蜀中富豪一个机会去重金搜罗蜀来宝去换盟宝和天雷符。这样他们也能有这至尊法宝!

    无数豪商巨贾瞬间云集梓州,疯狂向白银义从手里收购蜀来宝。一枚蜀来宝竟然卖到三四十贯的高价。本来还发愁没钱买东西的白银义从们秒变大款,扫货的快乐,继续!

    而数百枚蜀来宝也陆续被雷长夜以盟宝和天雷符回收。

    等到一切买卖趋于结束的时候,雷长夜秘密找来了余怀仁,两人来到武盟分坛的密室之中,关闭大门。雷长夜侧耳倾听了周围的动静,确定没有人之后,拉着余怀仁坐下。

    “余帮主,我有要事托付。”雷长夜沉声说。

    “主上请讲。”余怀仁很干脆。

    “嘉州香主王岁可能信任?”雷长夜低声问。

    “他是我生死兄弟,值得托付。”余怀仁肯定地说。

    “嗯,我最近收集到所有闲置的蜀来宝和还有一批旧的天雷符,你让王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雷长夜低声嘱咐。

    “啊?这样啊?可太亏了点吧,主上。”余怀仁咧着嘴说。

    “放心,之后的收益,绝对超乎你的想象。”雷长夜微笑着说。

    余怀仁点头应是,转身走了。雷长夜深吸一口气,扇着蒲扇,继续构思接下来的行动。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时分,嘉州香主王岁架着一辆骡车,运着几个大麻袋,从武盟川东分坛鬼鬼祟祟出来,趁着城门开启的最后一点功夫,赶车出城,朝着城西的荒地走去。

    在荒地之中,几个巴山帮嘉州分坛的得力手下正在等他,看到他来,立刻围上去,七手八脚地把麻袋从车上撤下来。然后把几个同样的袋子放到车上。

    “你们把这几个麻袋找个地方埋了,做好标记。等到风头过去,咱们把它们起出来,运到江陵去卖。”王岁小声说。

    “香主,你这么做,帮主会答应吗?”一个手下小声问。

    “放心,不就赚点零花钱,我和帮主那是过命之交,不在乎这点钱。”王岁得意地说。

    “赶紧的赶紧的!”众人顿时起哄,纷纷拿起麻袋,运到荒地中央,开始挖地埋货。

    而王岁则赶着骡车又往前走了片刻,来到一个人烟罕见之地,将这些伪装的麻袋堆在一起,放火焚烧,直到确定所有的东西都烧成了灰,他还要在灰堆里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破绽。一切确信无误后,他在骡车上眯了一觉,直到天光大亮,才赶车返回了梓州。

    在此期间,王岁的手下也埋好了真正的麻袋,做好标记,绕城而走,各自散了。

    等到王岁回返川东分坛,余怀仁立刻把他叫到身边,详细询问了一遍事情经过。王岁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边。余怀仁满意地点点头,塞给他一个硕大的金饼子,把他乐得眉花眼笑。

    此时此刻,雷长夜正在书房之中,接见即将启程的宣锦和宣秀。

    自从巴蜀富豪抱团抢购蜀来宝以来,白银义从们一波肥,宣家姐弟也赚了不少,整个武盟的士气都振奋到极点。他们两个看起来红光满面,斗志高昂,自信爆棚。

    这正是雷长夜希望看到的样子。

    “这是为兄给你们准备的资金,一共五万贯,兑成金叶子,都在这个盟宝之中。”雷长夜将一个盟宝和一叠新天雷符递给宣锦和宣秀。

    “雷兄,大手笔啊。”宣锦并没有客气,只是笑着接过盟宝。宣秀却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他可从未见过这么多钱。

    “锦儿,宣师弟,你们两个这一次带队出征,最低目标是干掉五十到一百个巫师,最高目标是能解救回足够多的巴蜀工匠。这些工匠十几年前被掠走之后,在南巫国吃尽苦头,能把他们救回来,是一个大功德,也会增长武盟的权威。”

    “雷兄放心,我们这一次兵强马壮,资金充足,我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救回他们。”宣锦振奋地说。

    “嗯嗯!”宣秀拼命点头。

    “但是,随时都要记住,命是最重要的,工匠和巫师,今天救不了杀不了,没关系,明天还可以再来。但是命一旦没了,我也没办法了。”雷长夜说。

    “放心,雷兄的谨慎,我等深知。自会按照你的心意行事。”宣锦微笑着说。

    “如此最好,呃”雷长夜想了想又说,“你们两个身有使命,不得有失,若是情况危急,先顾自己。其他的人,他们自有逃生本领,你们不必为他们劳心。”

    “是”宣锦和宣秀不太明白雷长夜的意思,只是茫然应是。

    “唉”雷长夜叹了口气,他当然不敢跟他们说,这帮大玩家是不怕死的。

    “随行的庞恒毅,机智绝伦,你们若遇事不决,可以问他。”雷长夜又补充一句。

    “记住了。”宣锦和宣秀点头。

    送走了宣锦和宣秀,雷长夜又找来了要出征的孙尚香等九个大玩家。

    “各位这一次在嶲州的表现,我会询问宣锦姐弟两个,如果他们认可之人,我会第一批发放白银义从全套武具。本该现在就发放,然而因为数量稀少,必须有一个选拔的机制来决定,希望大家能够谅解。”雷长夜微笑着说。

    “师兄放心,我等一定会好好表现,让锦儿和宣师弟另眼相看!”孙尚香带头说。

    众玩家互望一眼,都是默契于心。这宣锦姐弟可不能死,一旦死了,也别想白银套装了,大家怕是白来蜀山一趟。

    汪芒更是喜上眉梢,他多余的一份白银套装,这回肯定能卖个大价钱。而雅州可能是出手这套装备的黄金地点。

    等到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了,送走所有白银义从,雷长夜终于可以回到白银义从司府库中的地宫里。

    他从地宫的秘库里取出装鬼儿镖的蜀来宝。这个蜀来宝在放入秘库之前就已经过期,里面的鬼儿镖也变得无声无息了。

    雷长夜将蜀来宝拿到匠造间,就着电烛灯将袋上的线扯开,把袋子铺平成一张画布的形状。里面他画的庭室里果然多了一枚蛆型的鬼儿镖。

    令他毛骨悚然的是,鬼儿镖里赫然飘出一只蛆身人头,双目血红的妖物,张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青牙,穷形尽相想要扑出画外。

    但是它无路可去,只能困在麻布画中。

    这一只伥鬼想来是鬼儿镖中所藏的伥鬼之形。一旦鬼儿镖损坏,它就会回归蛆镖鬼祖之身,重新附着在新的鬼儿镖上。

    雷长夜拿着这块麻布,来到匠造间的炼化炉前,烧起炉子,然后想要把麻布烧毁,彻底毁掉伥鬼。但是,为了谨慎起见,他收回麻布,从桌上取过剪刀,将麻布中的鬼儿镖和伥鬼之子剪成两片。

    然后他先把伥鬼之子形成的画卷丢到炼化炉中,烧成灰烬。画中的伥鬼之子在火焰及身的刹那,双目发出凄厉的赤红之光,但是却无声无息地化为灰烬。

    雷长夜随后才烧了鬼儿镖的半幅画卷,长长舒了一口气。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安排鬼王蛆

    雷长夜处理完鬼儿镖,忽然想到一件有趣的事。他的走笔成真图是无法收进活物的。因为一旦失效,活物会被困在画中无路可逃。无论何种道法都存着一丝上天好生之德,所以不会出现如此极端情况。

    但是鬼儿镖中的伥鬼之子,却分明是能动的活物,有着魂魄的鬼怪。但是它却被困死在了画中。这是否说明任何道法中的好生之德都不会关照到鬼怪身上。

    那么走笔成真图是否可以作为捉妖降鬼的道具呢?这个思路应该可以拓展一下。

    不过,雷长夜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他坐到书桌前,拉开抽屉,从抽屉的暗格里抽出一张他新画的人甲符。

    然后,他拿出一张新的电池符,贴在人甲符上。两符合一,电光闪烁,熠熠生辉。一张巨型的大唐江山俯瞰图出现在雷长夜的眼前,让他惊喜交集。

    果然到了小四品之后,他新画出的符箓威力上了一个台阶。以前的电池人甲符最多照出来巴蜀全境。如今,整个大唐江山都在眼前。如果他有朝一日,窜升到五品,那岂非,全世界呼,雷长夜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饭要一口一口吃,雷长夜沉下心,先把精力集中在眼前的大唐江山俯瞰图上。他很快找到了一丛密密麻麻的小点。那是他新近回购的数百枚蜀来宝上的灵印之光。

    这群小亮点犹如一群萤火虫,显示出他们现在的位置。此刻的这批蜀来宝正翻山越岭,朝着西南方迅速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