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86章
  • 下载
  • “师父,雷兄来了。”鱼玄机恭敬地轻声说。

    “唉,总算来了。快、快、快帮我解个毒。”老者哑着嗓子颤声说。

    “好”雷长夜连忙伸手往怀里掏撒豆成兵符,但是突然间他顿住了手,“玄机,你怎么知道我会解毒?”

    “师父”鱼玄机并没有在意,张口说。

    “小兰”老者忽然制止了鱼玄机的话,“说雷坛主无所不能,自然解毒也不在话下。”

    “是啊,不是说黄彦师兄的毒也是你解得吗?”鱼玄机接口说。

    “”雷长夜看了一眼鱼玄机,又看了一眼摘星叟,叹了口气,“哎呀,本来我正好可以解这个毒,但是可惜,东西我没带出来。”

    “啊?你撒豆成兵符不随身带吗?”老者急得张口问。

    “果然”雷长夜全身一激灵。摘星叟竟然是她!

    他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枚撒豆成兵符,又抓出一枚黄豆。

    “前辈”雷长夜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地说,“你必须散了身上的换骨易皮术,让我找到中镖的真正位置,否则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趴在床上摘星叟听到这句话,沉默了半天,死也不说话。

    “师父!生死关头,不要犹豫了,现在不是保住真面目的时候。”鱼玄机着急地说。

    “”摘星叟还是不说话。

    “钱师叔,你的秘密我会守口如瓶。”雷长夜低声说。

    “唉造孽啊。我收什么徒弟,全是拖累。”摘星叟用手按住额头,“你这鬼精灵又看出来了?”

    “我用撒豆成兵符解毒的想法,只跟师娘说过。蜀山里只有你和师娘最要好。定是她说给你听的。”雷长夜叹了口气。

    “你们你们认识?!”鱼玄机一脸崩坏地望着他们。

    “小兰,说来话长,我之后一点点跟你说。”摘星叟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她的嗓音变得成熟甜美,分明是蜀山金顶宝库守门人钱幂的声音。

    “师父!你是女人?!”鱼玄机吓得捂住胸口。

    雷长夜奇怪地望着她,摘星叟是男变女,又不是女变男,这么惊恐吗?

    “师父对我来说就像慈父,你阿爷变成娘亲不吓一跳吗?”鱼玄机脸红了红,瞪了雷长夜一眼。

    雷长夜当没看见,只是站起身,手举着撒豆成兵符和黄豆,认真地看着摘星叟的后背。

    布满褶皱和黄斑的苍老脊背缓缓变形,化为肤质细腻,充满弹性光泽的雪白肌肤。扎在灵台穴上的赤血伥鬼镖挪了半寸,刺在了旁边的肉上,咬住的是一根旁支的经络。

    虽然如此,但是伤口附近的肌肤已经变成了青色,并且伴随着一阵阵不自然的痉挛。

    雷长夜仔细算好位置,把黄豆放在她真正伤口的旁边,紧张地举起撒豆成兵符:“钱师叔,我这方法全都是空想出来的,成不成我真的不知道。”

    “你就使吧,生死由天。我就算死了,小花也不会怪你的。”钱幂痛哼着说。

    鱼玄机看了看雷长夜手里的符,又看了看师父光滑的脊背,两眼都有点失去焦距。各种意外让她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小花是谁啊?

    雷长夜张嘴念咒,手握天一法诀,法力点燃撒豆成兵符,手一指伥鬼镖旁的黄豆。

    噗!这枚黄豆一下子变成了一名中三品的阴兵。在黄豆变阴兵的过程中,本来死死锁住钱幂脊背的赤血伥鬼镖被迫长进了阴兵的体内。

    一枚伥鬼镖上的蛆牙只有一副,只能咬住一个人的经络,现在突然穿进两个人身体中,它必须选择咬其中一个人。这个时候,就完全看运气。

    也许伥鬼镖喜欢咬功力深的,也许喜欢咬功力浅的,也许喜欢咬男人,或者更喜欢咬女人。也许它喜欢咬关键经络,也许它就喜欢咬嘴里现成的。

    又或者,它会随机去咬。就看伥鬼镖的食兴如何了。

    反正,这个阴兵没成功,大不了再换一个。雷长夜有的是符和黄豆。

    不过,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第一个阴兵就中彩票了。伥鬼镖贪婪地一口咬住了阴兵的心脉,放开了钱幂的经络。

    “松口了!”钱幂叫了一声。

    “呸!”雷长夜一口口水吐在阴兵身上。阴兵猛地消失,变回了一枚小黄豆。赤血伥鬼镖悬在空中,蛆牙咬合数下,什么都没咬到,倏然掉落,被雷长夜一把攥住。

    “喔!”鱼玄机和钱幂同时惊呼了一声。

    雷长夜从怀里取出一枚即将过期失效的旧蜀来宝,将伥鬼镖装进袋子,用力扎紧。

    “钱师叔,你感觉还好吗?”雷长夜深吸一口气问。

    “好多了,好多了,死不了。”钱幂长出一口气。鱼玄机连忙脱下自己的外袍,贴心地为她盖上脊背。

    钱幂裹着鱼玄机的道袍从床上坐起来。她的雪白头发一点点变成黑色,满脸的皱纹也缓缓消失,恢复了她在蜀山的音容笑貌。

    “这辈子总算见到一次鬼王蛆,不得了啊。”她看着雷长夜,啧啧地咂嘴,摇头晃脑地说。

    鱼玄机和雷长夜一起坐到床对面,急切地看着她。

    钱幂深吸一口气:“你们别急,咱们先从鬼王蛆讲起。”

    钱幂显然对鬼王蛆的秘史十分了解,把前因后果娓娓道来,让人听得入迷。

    初唐年间的鬼王蛆悄然崛起,以蛆镖收割人命,炼制镖上伥鬼为其勾魂索命,行径阴毒无比。因为被江湖上各路高手深恶痛绝,蛆镖的始祖隐去了真名,以鬼王蛆自称,他的绝技蛆镖也变成了伥鬼镖。

    鬼王蛆自从炼成了伥鬼镖之后,纵横江湖所向无敌,很是威风了些岁月。但是,伥鬼淬炼的后遗症发作了,不但他的受害人会成为伥鬼,一旦他自己寿限一到,也会成为伥鬼镖的食物。

    第一代鬼王蛆就这么死后被吃进镖中。当年他只有一个传人,这个传人随即成为第二代鬼王蛆,并且手中的伥鬼镖威力大增。

    第二代鬼王蛆鉴于师父的下场,生怕自己也被炼入镖中,于是踏遍名山大川,寻找续命之法。最终,因为一段神秘的奇遇,他找到另一种鬼法,能以伥鬼之威强化本身的寿元,只要伥鬼镖犹在,他可以永生不死。

    但是这个鬼法有一个缺陷,就是伥鬼镖变得嗜血异常,需要不断杀人攫命补充营养不说,还会反噬主人。

    新一代鬼王蛆最终没逃过食欲不断膨胀的伥鬼镖,被一口吞噬。他的传人再次继承鬼王蛆之号。而鬼王蛆的伥鬼镖,成了蛆镖鬼祖。

    第三代鬼王蛆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反抗都毫无意义,此刻的蛆镖鬼祖已经无法控制。于是他把自己的肉身献祭给蛆镖鬼祖,让其占据,他自己化为了半人半鬼的存在,以此为代价,他至少获得了一半的不死之身。

    第三代鬼王蛆从那之后活到现在,并在蛆镖鬼祖的驱动下广收门徒。凡是练了伥鬼镖的弟子,最终死亡后,灵魂最终都会被鬼王蛆收炼,同时他们炼的镖中伥鬼,也会全数流入鬼王蛆的祖镖之中。

    蛆镖鬼祖的传说后来被一名江湖上专门传递小道消息的风媒透露出来。引发轩然大波,武盟曾经成立了专门的杀组,请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游侠和名家去围杀这杀人如麻的鬼王蛆,结果被他杀了数人之后逃脱了。

    武盟为了遮羞,把这件事给压了下来。但是鬼王蛆的传说自这一战之后开始在江湖上默默流传。

    而江湖上无数杀业累累的悍匪,为了拥有为非作歹的实力,往往不顾鬼王蛆传说的恐怖,执意加入鬼祖门,学伥鬼镖。胡灰眼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他在自杀之后,以自身灵魂喂养的赤血伥鬼镖被强良捏碎,已成伥鬼的魂魄就回归到了师父鬼王蛆的蛆镖鬼祖手中。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五章 空空儿宝藏

    听着钱幂的讲述,鱼玄机感到惊讶:“师父,难道你中的就是蛆镖鬼祖?”

    钱幂啧了一声:“你忘了蛆镖鬼祖和第三代鬼王蛆已经合体?现在他用的蛆镖只是一种类似于幼虫一般的蛆镖,叫做鬼儿镖,上面有伥毒,但是没有鬼王蛆化身的祖蛆伥毒厉害。”

    “原来如此。”雷长夜和鱼玄机同时点头。

    “那他怎么没用祖蛆打你啊,师父?”鱼玄机又问。

    “你是不是就没想过我好?”钱幂没好气地问。

    “当然不是,师父,我不是替您后怕嘛?”鱼玄机红着脸说。

    “哼,他也怕我金蝉脱壳术。”钱幂得意了,“因为祖蛆一发不中,必然反噬自身。鬼王蛆虽然只剩下一半人身子,但那也是半条命啊,可金贵喽。”

    “练如此鬼术,居然还如此贪生怕死,真是好笑。”鱼玄机不屑地说。

    “真是女孩子家的见识。你要记住,男人那都是全都要的主儿,是吧雷师侄?”钱幂斜眼望着雷长夜。

    “钱师叔,你躲了几枚鬼儿镖?”雷长夜适时地岔开话题。

    “哼,那鬼王蛆可不是盖的,一出手就是一百零八枚鬼儿镖,幸好我金蝉脱壳,连躲一百零七枚。”钱幂得意地说。

    “厉害啊”雷长夜心里惊叹:这鬼王蛆高产似那啥。

    “师父有那么多吗?”鱼玄机怀疑地问。

    “这些都不重要!”钱幂脸色严肃起来,“重要的是,我们的空空儿宝藏危险!”

    “嗯?”雷长夜耳朵瞬间大了。

    “师父放心,我已经把宝藏交给了师兄,他会帮我保管的。”鱼玄机丝毫不惊。

    “你这么早就把宝藏给别的男人了?”钱幂大惊,“不跟你说男人信不过吗?”

    “没事,我从没把雷师兄当男人。”鱼玄机笑着摆摆手。雷长夜斜眼看她,也不说话。

    钱幂看了看雷长夜的光头,撇撇嘴,点点头,随即说:“但是丫头,我给你的藏宝图是假的。”

    “啊?!师父!”鱼玄机大惊失色,又羞又气,不敢去瞧雷长夜。

    当初她是多么潇洒,多么气派,带着对永强的一腔深情把藏宝图随手交给了雷长夜,希望向永强表明自己誓死追随的心意。结果随手丢出一张假藏宝图可还行?

    “钱师叔,既然你给玄机的是假图,那么真图”雷长夜追问。

    “唉好吧,我和鬼王蛆大战的时候”钱幂说到这里,脸不禁红了起来,“为了逃命,把真图丢了出去,趁他去接的时候,一记摘星石打中了他的左眼。他拿着图与我错身而过,我们就各自跑了。”

    “这鬼王蛆果然厉害,错身而过的一刹那,竟然连放一百零八镖,手速好快啊。”雷长夜淡淡地说。

    “师父我们还要找人手去抢藏宝图的,鬼王蛆这么厉害,要不算了。”鱼玄机嘟着嘴说。

    “好吧好吧,他只打了我一镖,我用了金蝉脱壳术才没打中要害。”钱幂无奈地说,“雷师侄,我其实并没吹牛,都是被你那牌戏给带歪的。”

    “噗”鱼玄机低头忍笑。

    “钱师叔不愧是昔日的南圣手,与鬼王蛆一番交手,一个轻伤,一个重伤,而且是在暗器领域占得上风,想来天下第一飞器之名该易手了。”雷长夜不动声色地说。

    “喔”鱼玄机看着雷长夜脸色都变了:你这番吹捧,当真清新脱俗。

    “哎,哪里哪里。我已经退隐江湖,不争这个虚名。”钱幂一脸美滋滋,随即她严肃地说,“鬼王蛆经过累世修行,现在七品巅峰,鬼儿镖神出鬼没。正面打,谁都打不过,就算薛师姐出手,怕是也捞不到便宜。”

    “那我们还去找吗?”鱼玄机有点泄气了。

    “别不找啊,大不了多拉点人嘛。雷师侄,你蜀武盟不是有一万多的白银义从吗?全叫上总行吧?”钱幂着急地问。

    “打仗吗?师父!”鱼玄机冲口而出,“这是人家永大侠的兵,咱们不能给人糟践了。”

    “哎呀,你看你个死丫头片子,胳膊肘往外拐。”钱幂瞪眼睛。

    “那总好过师父你给我个假藏宝图,哼。”鱼玄机抱臂在胸。

    “我给你个真的,你还不是双手送给别的男人。”钱幂毫不示弱。

    “两位,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雷长夜紧张地开口,“钱师叔,我能问问空空儿宝藏的规模和重量吗?”

    “规模极大,大概有十间库房大小,金银珠宝和法宝加起来足足百石。”钱幂思索着说。

    “上百石!?”鱼玄机愣了。她虽然听钱幂说过宝库里的收藏种类,但是从未听过重量。

    “上百石啊。”雷长夜闭目思考。唐代一石约为一百零六斤左右,就算一百斤。上百石是一万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