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85章
  • 下载
  • 雷长夜注视了一下自己的玉符数,还剩下10880个玉符。他只消耗了350个玉符,剩下的还保存在界面中。

    这让他大喜若狂,巨法阵的修改和激活终于彻底完成了。现在只需要给这个巨大的法阵组注入足够的能量,就可以运行飞鱼大娘船。

    雷长夜连忙从盟宝袋子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50张他新画的电池符。这些电池符容纳的电量超出了原有电池符的二十多倍。加起来所蕴含的电量,相当的恐怖。

    他毫不犹豫地将50张电池符全都贴到了虚室生风阵的核心。

    咔啦啦一阵电火花闪过。整个法阵开始轰然运转。五行八卦的符和结构图在青光中如齿轮般转动。

    青金色的光纹从法阵中蔓延出来,顺着核心向正上方涌动,攀上了舵盘,随即蔓延整个舵室。

    雷长夜走到法阵中央,用手稳稳地握住舵盘,意念中默默念诵虚室生风阵的启动咒诀。

    片刻之后,四座飞台上光花涌动,巨大的风声隆隆响起,四股罡风在百里神通阵的聚流之下,对着船下方吹去。飞鱼大娘船在罡风托举之下,竟然在船厂的船坞中冉冉升起,浮在了水波之上。

    它周身浸泡在四座飞台放射的光花之中,俨然一艘被神光覆盖的琉璃宝船,美艳不可方物。

    雷长夜放眼望去,心怀大畅。凭借这艘宝船,他理想中的宏图大业,就要在整个大唐幻世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感谢大家的支持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九月悬红日

    九月初九重阳节,武盟白银义从司门口张灯结彩。雷长夜、紫馨等武盟元老全都穿上白银色的七夕白银套装,在白银义从司的主厅内跪坐。

    所有通过十五阴将阵考验的巴蜀豪杰和蜀山弟子在主厅内荟萃一堂,目光热切地静静等待。

    巴山帮的帮众紧张地忙碌着,把一叠叠已经包装好的封红包堆积在宽阔的悬红大柜台上。雷长夜跪坐在柜台中央,身处封红袋汇聚的核心。他的身边是庞恒毅、汪芒、江恣意和米竹,他们四个负责记录和归档。

    紫馨与他并肩而坐,负责发放封红袋。

    雷长夜拆开庞恒毅递过来的档案记录册子,一行行地查看。

    “尚师妹!”雷长夜先叫出了尚香的名字。

    尚香喜滋滋地来到大柜台前。

    “尚师妹,你过关成功,并打倒了两个阴将,殊为难得,可接冥衙巫师杀令,辅金为八百,盟宝一个。悬红完成后,可得十贯赏金,新天雷符五张。”雷长夜微笑着说。

    “哇,五张天雷符?谢谢大师兄!”尚香大喜过望。五张天雷符足够用一年多的了。到时候就是天下大势形成之日,正好完美渡过新手期。

    “小心,冥衙巫师乃是十二衙之最,需格外当心。”雷长夜说。

    “嗯!”尚香踌躇满志地点头。

    南巫十二衙门存在明显的强弱之分。在江湖中的排位从强到弱依次是:冥衙、阳衙、雷衙、妖衙、尸衙、春衙、傀衙、宝衙、金衙、风衙、火衙、冰衙。

    当然偶然也有排名靠后衙门里的个别巫师强过大多数强衙巫师的情况,但是总体上来说,冥衙和阳衙这两个衙门巫师实力之强,冠绝南疆。

    而其中,冥衙巫师实力更是稳稳压过阳衙一筹。

    尚香领到杀冥衙巫师的悬红令,足以证明她的实力。

    雷长夜接着叫出了匡章、毛遂、史万宝和管亥的名字,他们都是通关的第一梯队,全都拿的是冥衙巫师杀令,完成后拥有五枚天雷符,慕煞旁人。

    紧接着雷长夜开始叫第二梯队的玩家们。他们拿到的是阳衙巫师杀令,完成后有四枚天雷符。虽然少了一枚,但是也能熬过艰难的新手期,这让大家都很开心。

    颁发悬红的工作一直持续到晌午时分。

    悬红令从高到低,依次发放,排在前面的都是蜀山弟子,同样也是玩家的身份。后面的悬红令主要针对巴蜀豪杰。虽然天雷符只有一张,但是辅金却多了很多,算是变向资助地方豪杰去购买好一点战斗装备。

    过关了的巴蜀豪杰们没有任何不满。因为他们全都是靠宣秀和宣锦这两个蜀山弟子带队闯过去的,要他们自己来,打到明年都闯不了关。

    对与蜀山弟子的实力,他们真心佩服。

    雷长夜不敢给这些巴蜀豪杰高级悬红令,因为他们都是土著,万一在战斗中减员,死一个可就少一个。所以他把十二衙门中最弱的冰火两衙巫师杀令给了他们,希望能减少伤亡。

    最后他挂起了巫士杀令。这些巫士的品阶是三品以下,杀了他们只有悬红金可领。只有攒齐了一定数额的巫士悬红才能兑换一枚天雷符。

    这种杀令是专门面对那三千无事可做的川东牙兵的。雷长夜不能让他们在家里闲着,以免闲出事情。

    等到所有悬红发放完毕,雷长夜看着满厅意气风发,议论纷纷的豪杰,满意地点点头,忽然扬声说:“各位,这一次南下杀巫师是武盟今后一年最主要的行动。武盟会在雅州设立临时分坛,分坛坛主和副坛主由宣锦和宣秀担任。”

    听到这个决定,众人都微微一惊。宣锦和宣秀也惊得微张着嘴,愣在当地。

    “坛主,我和阿弟只是蜀山弟子,对于分坛建立和管理没有经验啊。”宣锦有些惊讶地说。

    “没有经验,可以去积累嘛。我也是从无到有一点点当上蜀武盟坛主的。”雷长夜微微一笑,“这些日子你们带领大家连续闯关十五阴将阵,战斗经验丰富,可以说是所有白银义从的主心骨。如果你们坐镇雅州,负责武盟的组织和调遣,我相信,你们会拯救不少武盟兄弟的性命。”

    “”宣锦和宣秀茫然对望了一眼,又朝大厅里望去。

    新晋的白银义从们此刻都在转头望向他们,眼中都是热切和盼望的光芒。每个人当然都希望在南下执行杀令的时候,能有个靠谱的领队。

    宣锦和宣秀这两个闯关能手和主线人物,绝对是最能押阵的人选。

    望着众人信任的目光,宣锦和宣秀的胸膛都挺了起来,这些日子连续闯关的经验给了他们无比的信心。

    “既然坛主看得起我们姐弟,我们愿为坛主分忧。”宣锦以男儿姿态抱拳拱手,昂然说。

    “好,待到你们出发之时,到书房和我一叙,我还有别的事情与你等商议。”雷长夜微笑着说。

    悬红大会成功落幕。一众来领悬红令的白银义从们心满意足地从白银义从司走出来。

    门口早就等待的巴山帮众立刻围上去一人给了一个小篮子。篮子里面上雷长夜专门准备的重阳节礼物:一袋九层糕和一葫芦菊花酒。

    装九层糕的袋子上还写着白银义从特供。九层糕又名重阳糕或者中元糕,是巴蜀之地为重阳节特制的糕点,九层糕点上还有两只小羊,是为重阳羊之意。

    雷长夜雇佣了巧匠批量制造了这批糕点,专门为给接悬红令的豪杰们一壮行色。这重阳糕里他加了桂花糖和栗子粉,味道比唐代松糕更香甜。

    他不但要让这群初代白银义从每次回忆起白银义从司,就想起重阳糕的香甜味道,让这段回忆更加隽永迷人,他还要通过众人的宣传来壮大一个他即将做大的产业蜀秀零食店。

    这个蜀秀零食店,他主要经营的不是大唐主流产业主食。他要占领的是大唐还未系统发展起来的零食产业。而这个零食产业和闪金镇的牌业先天契合,可以互相促进发展。

    雷长夜几乎可以想象十年后的牌社里,挤满坐可玩牌,站可相扑的牌客。

    看着满街白银义从一边吃九层糕,一边看着袋子上蜀秀零食店商标用心记忆的样子,雷长夜就知道,闪金镇里的蜀秀零食店资金流是断不了了。

    这个蜀秀零食店不但是未来他要大力发展的闪金镇衍生产业,而且也是他下江南的一个重要抓手。

    等到宣锦和宣秀在雅州站稳脚跟,带领数百个大玩家奋战在嶲州前线时,他会抓紧时间去一趟江南,探一探扬州的风口。

    是时候见识一下扬州的风物了。武盟的总坛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八派在扬州的势力分布是如何的?各大方镇在扬州有多少势力?西胡、北蛮和南巫在扬州的卧底有多少?

    最最重要的是,在扬州的大玩家有多少,破坏力最强的玩家是否都在扬州趴窝,静等风来?

    这一切,雷长夜都需要有一个全面详尽的认知。他绝对不想等到明年五月份,宣锦宣秀引发天下大势时,他只能随机应变。这就太过于自大了。

    他乔装下江南时准备用的身份,就是蜀秀零食店的老板。所以,蜀秀食零食店他要先做出来,在巴蜀打出一定的名声,以配合他的行动。

    蜀秀零食店的老板也是他扮的。他用了某位江陵府人士石大嘴的身份。

    就在雷长夜盘算着未来江南种种行动计划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以传音入密进入他的耳中:“师兄快来,我师父有危险!”

    雷长夜微微一惊,这是鱼玄机的声音。她的师父,不就是南圣手摘星叟?!

    雷长夜连忙扭头一看,赫然看到川东分坛北门闪过一个杏黄色衣衫的身影,那是鱼玄机的道袍。

    雷长夜二话不说,急速朝着北门走去。

    他刚出北门就被鱼玄机一把抓住胳膊,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跳上房顶。他被迫展开轻功,跟上鱼玄机的步伐。

    不得不说,鱼玄机的轻功太恐怖了,他刚追了几步整个人就被鱼玄机拉得双脚离地,飘在空中,就好像扒着一辆法拉利在疾驰一样。

    “该练轻功了!”雷长夜苦叹一声。原来不同人的轻功差别居然这么大。他还以为自己已经算是骑上木兰车了。人家开的是法拉利耶。

    “这些天没见到你,怎么出了这么大事不跟我说一声?”雷长夜边飞边问。

    “来不及了。师父突然要我接应,他中了伥鬼镖,我立刻来找你了!”鱼玄机一脸严肃地说。

    “嗯?”雷长夜微微一愣。

    伥鬼镖是横江四寨主的第一人胡灰眼成名绝技,是一种阴损到极点的暗器功夫。

    镖上附有伥鬼之力,这些伥鬼都是他所杀之人的三魂六魄凝成,会自动引导他的伥鬼镖追踪目标。犹如伥鬼帮助猛虎食人一般。

    但是在对付强良之时,胡灰眼以伥鬼镖自杀,伥鬼镖化为舍命一镖射向强良,扎中了他的头顶,令永强一枪建功。

    后来这枚伥鬼镖被强良一把捏瘪,丢在一边。这应该是江湖上最后一枚伥鬼镖了。

    “伥鬼镖不但受害人会化为伥鬼,使镖的人也会化为伥鬼。”鱼玄机一边飞奔一边低声说,“师父刚跟我说的。胡灰眼以伥鬼镖自杀,化为伥鬼,他的魂魄回到了他师父的镖里。”

    “谁是他的师父?”雷长夜大惊。如果在现场的伥鬼镖里有胡灰眼的鬼魂,他可是知道永强杀死强良的秘密,也知道鱼蕙兰没有死!

    “鬼王蛆!”鱼玄机眼中寒光闪烁,“他早就觊觎我们南圣手一脉宝藏,当他知道我没死,就立刻来抓我。”

    “这货还活着?怎么没跟我说!?”雷长夜心中一颤。

    “师父刚赶到告诉我,就被鬼王蛆的伥鬼镖镖中。他也以摘星石反击打伤了鬼王蛆。不过师父伤得更重!”

    “快!伥鬼镖不一般,要赶紧治!”雷长夜迅速思索着救援方案。

    PS:求推荐票求月票。还有一更

    第一百一十四章 鬼王蛆之镖

    说起唐代的暗器之王,人人都会首先提起鬼王蛆。但是鬼王蛆这个名号并非属于固定的一个人,而是一个恐怖的传承。

    江湖上对鬼王蛆传说纷纭,但是对伥鬼镖的威力却一致地感到恐怖。

    伥鬼镖一旦破皮钻入血脉,就是镖中之鬼吸食人体精气神之时。伥鬼镖上的蛆牙会死死锁住人体经络,扯都扯不下来。一旦锁死,会持续失魂,非常可怕。

    伥鬼镖蛆牙上有一种特殊的毒素伥毒。这不是普通的生物或者化学毒素,而是一种用灵魂淬炼的魂毒。正是这种魂毒起到吸气神之效。

    若是伤势持久,人三魂七魄溢散,神仙也救不回了。

    鱼玄机带着雷长夜三回四转,冲到梓州东城渡口,拖着他一头钻进一艘拥有两对飞轮的奇异乌蓬船之内。

    雷长夜多看了几眼这艘船,这分明是一艘车船,这让他不禁想起传说中的千里船。

    “这是横江四寨主的船?”雷长夜忽然问。

    “师兄果然厉害。”鱼玄机无奈地说,“好吧,我在横江盗攻击节府之后,清点战利品,看到这艘船,很是喜爱,就偷偷自己开走了。否则,这船落入崔钰和他手下手中,糟蹋了。”

    雷长夜撇撇嘴,当时自己和崔钰分脏,确实把所有横江盗的船都划归了川东节府。鱼玄机这一手,算是白赚吧。

    “师父在这儿!”鱼玄机拉着雷长夜走进舱房深处。

    在舱房的铺位上趴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的背部衣物撕裂,一枚全身赤红的伥鬼镖就插在背部的灵台穴上。

    雷长夜看到这种伤势,顿时一愣。灵台穴是督脉要穴,伥鬼镖正中灵台穴,数十息之内,伥毒就会遍布全身,吸干所有灵气。

    但是,这位老者全身皮肤如常,趴在铺上沉稳呼吸,似乎精气神都还凑活。难道说此人的修为,堪比蜀山掌门?灵魂之力就算是伥鬼镖都吸不动?

    他坐到老者的床边摸了摸他的脉搏,微弱但是沉稳。深不可测啊!雷长夜心中满怀敬仰。不愧是南圣手摘星叟。

    伥鬼镖的伥毒他曾经跟着师娘专门研究过。花萝茵当时没什么好解法。但是后来雷长夜从毕三泰手中学了撒豆成兵符,却突然有了个神操作的思路。他跟花萝茵一说,简直把她惊呆了。

    虽然说,这是纯理论上的假想。但是操作性极强,花萝茵听到之后都忍不住想要出门找鬼王蛆试试。还是雷长夜死拉活拉才制止了她疯狂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