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84章
  • 下载
  • 雷长夜睁开眼睛,看了看脚底下的虚室生风阵。这个法阵还在闪烁着淡淡的青光,青丝仍然在阵盘内蔓延,还没有稳固下来。这说明符宗九子画的虚室生风阵虽然达标,但是需要修改之处还有很多。

    500玉符根本不够。

    雷长夜重新盘膝坐下,开始运功回气。他知道这将是一场长期而艰苦的阵法修改,不但要氪,而且要肝。

    一天之内,是不可能完成的了。

    他闭上眼睛,运功回气,与此同时,他内视潜意识,监测三脚金蟾楼的闯关进展。

    十五阴将阵里,所有闯阵者都已经趴下了,只剩下匡章持剑,宣秀持剑盾苦战三名阴将。

    匡章的金之听玉剑使发了,剑影飘飘,形成一道雪花云,不要命地裹住三名阴将的身子。宣秀则持盾剑死命护住他的周身。

    无论三名阴将是用棍子,还是用雷法砸过来。宣秀都是挺身一挡,能用盾,就用盾挡,来不及就用身子挡,反正就是不让他们沾到匡章。

    匡章则以攻势凌厉无比的听玉剑对准三个阴将狂攻,杀得两只眼睛都红了。

    他的剑法终于逼得两名使棍的阴将出招角度受限,招数被宣秀猜到了。他大吼一声,丢下剑盾,双手猛然伸出来,一只手抓住一根棍头,硬生生把他们的双棍夹在腋下,然后拼命把棍之往匡章剑下一甩。

    匡章此刻正使出一招“飞鸿碎玉”,长剑走之字形,横撩,斜斩配斜撩。两个阴将来不及撒手,身子被直接怼到剑上,一剑破防,立刻丧失了行动力。

    三脚金蟾楼内彩声大作。围观的众人在看了一个多月各种团灭之后,终于能看到珍贵的通关场面了。很多蜀山弟子已经开始提前鼓掌。

    就在宣秀和匡章面露喜色,以为大功告成的刹那。最后一名阴将抖手甩出两记雷法,走地雷配天雷,全是神霄五雷法的变招。

    宣秀和匡章都傻眼了。走地雷和天雷一向是分期分批用出来的。他们一直以为这两招不可能一起使。

    真是太天真了。原来雷长夜的十五阴将阵到现在还有底牌!

    “小心!”宣秀手里盾剑全没,只剩下两根棍子,他用力抛出棍子砸向最后的阴将,纵身跃起,挡在匡章身前。

    轰!走地雷和天雷全数击中了宣秀。宣秀惨叫一声,身子朝后抛去,一下子撞进匡章的怀里。

    咚地一声,匡章身子被他撞得朝后一仰,后脑勺着地,竟然被磕昏了。宣秀连中两记雷法,又和匡章撞了满怀,却还能从地上一个旋子跳起来,脚尖一挑,从地上挑起匡章的长剑拿在手中,朝着阴将冲去。

    最后一名阴将被他的两根棍子砸中倒在地上,与他一起鲤鱼打挺起身。但是,阴将腿一颤,身子晃了一下,行动比宣秀慢了一步。当他举起手准备施法的时候,宣秀的剑已经来到眼前,剑柄在他额头上一敲。

    这名阴将身子一僵,咚地一声,被敲翻在地。

    “喔”围在演武厅中的观众们都发出震惊的呼喊。到最后,这十五人的闯关团队,竟然是顶在最前面的人活到最后!?

    这存活能力也太逆天了吧?

    闯过了十五阴将阵,宣秀激动地一把扯下白银头盔,四处找人。

    “弟,我在这儿!”宣锦奋力挤出人群,对着宣秀挥了挥手。

    “姐!我打赢了!我赢了!”宣秀激动地大吼着,张开双臂,冲到宣锦面前,和她拉手欢呼。

    “打得好!打得太棒了!”宣锦到现在还难以置信,自己的阿弟竟然在短短两年已经成长得如此强悍!

    整个闪金镇,巴蜀豪杰、蜀山弟子全算上,没有一个第三代人物能闯过十五阴将阵。宣秀凭着一身硬功第一个闯了过去。这就是巴蜀头一份,蜀中翘楚啊!

    “都是大师兄和小师妹教我的。”宣秀激动地说,“我现在的硬功可以依靠,姐!”

    “可以依靠”宣锦笑了,“说话都像你大师兄。”

    “大师兄可厉害了。他教我的硬功,独辟蹊径,简直神奇。我想向他学更多的东西。”宣秀用力敲着自己的疙瘩肉,自豪得不得了。

    “好!你好好学。”宣锦仔细检查着宣秀的身体,刚才那几记雷法,果然没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金顶横练竟然神妙如斯,宣锦对于雷长夜的本领又多了几分敬佩。

    “我们过关啦”紫馨的声音从场中央传来。

    在所有趴在地上的人里,她是第一个站起来的。

    “耶”其他人互相搀扶着从地上挣扎起来,都发出半死不活的应和。管亥和史万宝脸一半都肿了。孙尚香的胳膊和腿上都肿得老高。毛遂半边脸全都青了。匡章到现在还在昏迷。反倒是紫馨精神百倍,脸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她找到最前排旁观的江恣意立刻一阵搔首弄姿,看得围观众人很不明白。

    雷长夜收回了内视,进入脑中界面。

    子辛七级贵宾:各位,怎么样,有我带队,一次过吧。

    米竹八级贵宾:辛姐威武,我服了。

    庞统五级贵宾:辛姐确实所言不虚,说一次过,就一次过。

    孙尚香六级贵宾:辛姐和咱们大男主关系果然不一般,出手就拿到破关攻略,厉害。

    蒋干五级贵宾:辛姐,这次直播大受欢迎啊,待会大家一起分脏哦!你表演得相当的精彩。

    子辛七级贵宾:没错吧,虽然说我也被打倒了,但是我护住了脸,直播效果肯定不错。

    孙尚香六级贵宾:辛姐你虽然被打倒了,但是也是第一个站起来的,除了宣秀你最帅。

    子辛七级贵宾:哎呀,香儿,就你最有眼力。

    王莽五级贵宾:第一个趴下的,第一个站起来很正常吧?

    子辛七级贵宾:小莽子,你什么意思?

    王莽五级贵宾:不不,辛姐,我是说,你先起来是要再打第二轮吗?我看那几个阴将被揍的不轻,第二轮应该能顺利通关的。

    子辛七级贵宾:对呀,公会里面还有组队的吗?我再开一队!

    史万宝四级贵宾:辛姐,第二队已经打上了。

    雷长夜连忙从脑中界面退出来,又进行内视,果然十五个阴将再次启动。宣秀和宣锦正带着第二队玩家们朝着十五阴将阵再次发起挑战。

    这一次他们姐弟同心,打得格外顺利。和他们一起作战的大玩家们一个个喜笑颜开,眉飞色舞。因为他们看到了无损通关的美好希望。

    看到宣锦姐弟忘形投入的样子,雷长夜忍不住笑了。也许,这种岁月静好,无忧无虑的日子,才适合他们。

    PS:求推荐票求月票。还有一更

    第一百一十二章 巨法阵激活!

    以宣秀和宣锦为首的第二只十五人队,只用了一刻钟就打通了十五阴将阵,比第一只队伍快了足足一倍。

    有了宣秀的剑盾,加上宣锦的二郎剑以及炉火纯青的回风舞柳剑,十名阴将的木棍被彻底牵制,也让雷长夜帮助玩家们调配的多种攻击复合阵威力发挥到极致。

    所以这一次通关还是无损通关,相当完美。

    这下子宣秀和宣锦成了香饽饽,蜀山弟子们争相与其组队,很是让他们出了一番风头。当天两人连闯十几关,累得浑身大汗。第二天又是全天组队,疯狂通关。

    紫馨虽然也很想帮忙,但是一看到宣锦的回风舞柳剑,再想想自己的回风舞柳剑,发现相差太远,还是不要去献丑了。

    不过让她高兴的是,所有公会成员都被宣秀宣锦带着过了关。找宣秀组队是她提供的情报,所以功劳全算上她一份,里外里都有得赚。

    雷长夜一边在飞鱼大娘船的舵室里运功回复真气,一边通过控制阴将观察众玩家的表现,十分欣慰。

    现在这群玩家已经多少有了网游里面组队打怪的分工概念,坦防、远程、刺客、符法和物理攻击轮换的机制,有了基本的雏形。

    而且,因为这其实是一个现实的世界,所以符法师和持宝人的远程范围打击是会打到自己人的,飞器师和法师的单体输出也有可能误伤队友。所以,玩家们在战斗中,还自发地混入了类似于步跑协同的套路。

    这些本来在江湖厮杀中也会出现,但是江湖人单打独斗惯了,群战除非组成特有的阵法,否则极难有这种多种攻击手段同在一个战斗小组的情况。就算有,出现的频率绝对没有这么频繁。

    看上去,这只是一种江湖战阵搏杀训练。但是雷长夜却有更深一步的部署和计划。

    他希望能够通过这种闯关训练,一点点普及近代战争的战斗理念,把这种战斗理念与网游团战结合起来,为道法与武功并立的大唐幻世寻求一种新的战争形式。

    在一场场战斗中,宣锦和宣秀的战斗水准也在一步步稳定提升。宣秀的进步有目共睹,他的剑盾和坦度成为了所有团队成员倚靠的对象。

    宣锦则通过她灵活机动的指挥和在关键时刻二郎剑带来的精准击杀,令整个团队在对抗十五阴将时步步占先,无往而不利。

    这姐弟二人一个是主坦,一个是指挥官兼主攻手,加上双胞胎的关系,配合默契,攻击防御都如行云流水。雷长夜想赢都困难,更何况他只是想要施加足够的压力令他们增加自信心,同时让他们在玩家中拓展人脉,以备未来。

    这几天的功夫,无论是在玩家论坛里,还是在公会的心灵频道里,每个大玩家都对宣锦和宣秀这对姐弟主线赞不绝口。匡章、管亥、史万宝和毛遂都觉得可以关注一下这对主线,追随他们必有所获。

    孙尚香更是早就盯上了宣锦,和她金兰结义,亲密无间,惹得紫馨都有点嫉妒。

    这种氛围让雷长夜格外满意。因为在不远的将来,他就要让宣锦和宣秀挑大梁带队做一点大事来进行下江南的预演。现在,他们必须在玩家们中间刷够统率值。

    两天的时间里,雷长夜又试图以近先天一气对巨法阵注入玉符。

    第一次,他将数额锁定在了300玉符以免再像第一次一样被榨干。300玉符全部支付完毕,玉符总量下降到12080,但是五个巨法阵仍然保持着青丝遍地,形变未已的局面。

    第二次,他将数额锁定在了400玉符,试图一次成功,但是最后400玉符全部花光,局面照旧。

    这两次尝试之后,他本来岌岌可危的真气量再次见底,他又开始了漫长的吐纳回复。

    与此同时,三脚金蟾楼演武厅的闯关大战每天都在继续。

    随着宣锦宣秀越来越厉害,雷长夜也渐渐放开了手脚再也没用主意识去管过十五阴将阵,完全让潜意识放飞自我。

    没想到这样一来,他内力恢复的速度竟然有了肉眼可见的提升。他闭目内视真气在经脉内的运行情况,发现是自己的内力修为境界又有了一点点爬升,导致真气运转流畅了很多,内力补充变得高效了一些。

    他这才发现,用完全放飞自我的潜意识控制阴将,才能最大限度开发自己的内家修为。

    这个发现让他自嘲地一笑,果然是关心则低效。

    全心运功吐纳回复一番之后,雷长夜再次开始了对巨法阵注入玉符的极限操作,这一次他尝试一次烧它450个玉符。

    晶莹剔透的青光从他的眉心传入虚室生风阵核心,青丝再次疯狂蔓延,法阵图上的丹墨仿佛忽然被赋予了生命,开始顺着青丝爬行,法阵总体结构产生了骤变。

    但是这些丹墨只是挪动了一下,就和青丝脱离,瘫在阵图上不动了。450个玉符一闪而光,青丝仍然如海葵一般凝聚在法阵之上,示意着阵图的修改仍未完成。

    雷长夜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用的丹墨似乎和玉符融化产生的青丝不太相融,所以在勉强顺着青丝爬行了片刻之后,就趴窝了。

    “难道说丹墨的材料也起到关键作用?”雷长夜浑身一冷。巨法阵在蜀山中的用处极少,布设都是掌门亲自过问的。他当然不知道里面的诸多讲究。

    但是,他忽然想到了神霄五雷法的画符材料。成年蛊雕王的独角和翠麻传说是可以辅助符师与宇宙外神沟通的制符材料。

    现在通过玉符注入来修改巨法阵阵图,难道不是一种与外神的沟通吗?莫非他真的需要成年蛊雕王的独角?

    雷长夜想起紫馨拎给他的那袋血淋淋的独角,他就放在了船厂里。

    他连忙冲到船厂的主厅,在杂物桌的犄角旮旯找到了臭气熏天的血袋子,打开一看,三只赤红色的独角都在这里。

    他二话不说,拎着袋子就往三脚金蟾楼飞奔。进了他的地宫,他把三只独角放进捣药罐里,以捣药杵捣碎,并以石磨研磨成粉,配以符宗特制的符药,混合搅拌后,加水溶成红色的丹墨,装了满满一大葫芦,系在腰上,又噔噔噔地跑出门。

    等到他跑回嘉州船厂时,天色已经黄昏。他点起电烛灯,把葫芦里的丹墨倒入小盘中,以毛笔浸染,重新开始勾画整副虚室生风阵阵图。

    在完工之后,他又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描绘四飞台上的百里神通阵。

    最后,也是最艰难的一步是:他必须一点点描画每一个符法勾连阵,以保证如果青丝修改法阵的时候,法阵的变化不会在勾连阵这里掉链子,前功尽弃。

    等到他把整艘船的一百二十勾连阵都描完,丹墨刚好用得一干二净。时间也到了子夜时分。

    雷长夜深吸一口气,再次用意念锁定400玉符,这一次不成功,则成仁。

    青光从他的眉间汇入法阵核心。这一次没有任何的迟滞,丹墨在玉符之光照耀到阵核的一刹那就灵活地爬行起来,按照青丝指引的方向蔓延变幻。

    虚室生风阵在一刻钟之内就已经变化完成,丹墨的活跃犹如墨汁晕染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的勾连阵扩散,那些勾连阵也经历了一点点微调,化为最佳形态。

    最后丹墨的活跃蔓延到四座飞台上的百里神通阵。上面的丹墨在玉符青丝的指引下,灵活变幻,巧妙而精简地修改着阵图,微调着阵图中图形的结构形状。

    又过了漫长的小半个时辰,丹墨的变幻全部停止。玉符生成的青丝也一点点化为淡淡的青光,笼罩在整个大娘船双鳍和舵室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