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78章
  • 下载
  • “黄彦乃是宝宗人人敬仰的师兄,最善长的就是巧妙利用各种法宝,以低端法器,打出名品法宝的惊人效果。他擅用的法宝极多,精通各种法宝的隐藏属性,是一位令人生畏的巴蜀持宝人。”雷长夜淡淡地说。

    “我知道了!”鱼玄机灵机一动,举一反三,“我们要用法宝任务牌!”

    “对啊!”在座的五位牌客心领神会。这一次,肯定是黄彦使用七个法宝后,召唤永强。

    法宝任务卡果然在米竹手里,这一次他成了四保一的人选。

    可惜,他们太低估雷长夜的尿性。雷长夜早就猜到到了第三人的时候,五位牌客应该能找到任务卡的玩法,所以在黄彦出到七个法宝的时候,就会来一次七宝连珠,全场斩杀。

    按照旧思路继续下去,肯定碰得一头血。

    五位牌客在黄彦的手下被虐得死去活来。宣锦终于开动脑筋,发现还有一张任务卡是遭受五次致死打击后,召唤永强。配合七宝连珠的技能,如果一个人用出冰箱,就能召唤永强。

    这一关不但要挺过黄彦手里的七张法宝牌,还有挺过一次全场斩杀,艰难无比。

    幸好,理清思路之后,氪力惊人的米竹发飙,连续开包到好牌,成为了主力,在全场战友死难之后,开出了冰箱,召唤永强结束了比赛。

    “打倒了黄师兄也不要高兴太早,侠义盟首席客卿,血杀一斧斩敌头,阴阳无形鬼见愁余怀仁在此!”雷长夜长声呼喝。

    “来了!”余怀仁看到黄彦已经被选中,知道自己肯定是下一个,早就准备好了,一听雷长夜呼唤,顿时喜滋滋地嗖地窜到他身边。

    “余帮主,好好替我武盟把好最后一关。”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看我的!”余怀仁用力点头,干劲十足。

    “所谓英雄难敌四手,好汉也怕人多。余怀仁广交同道,兄弟同心,他的麾下都是悍不畏死的好男儿,想要和他动手,先问过他的兄弟答不答应。”雷长夜微笑着说。

    “来啦”呼啦一下子巴山帮的九个香主好几个长老大喜过望,蜂拥从看台上冲下来,聚集到余怀仁身边。

    “都给我回去!都给我回去!”余怀仁顿感窘迫,气得大巴掌拍他们的头,“不是让你们来打牌,你们都是侍从牌,侍从牌知道吗?”

    “哈哈哈哈”看到他们兴冲冲的样子,周围的宾客哄堂大笑,气氛比之前还要热烈。

    对付余怀仁有打掉他七个兄弟才能过关的兄弟任务牌。但是余怀仁本身无论是技能还是武器都极为厉害,他故意不出侍从牌,那就要被他打到死。

    所以五位牌客必须和余怀仁斗智斗勇,将几个任务牌都用上,他出技能多,就要用技能任务牌,使的武器多就要用武器任务牌,出的兄弟多就要用兄弟任务牌。

    这一轮大战只打得风云色变,筋疲力尽,不但五位牌客被逼到了极限,余怀仁也差点抓光了头发。

    到最后,余怀仁的精力毕竟不比五个人齐心合力来的悠长,终于败下阵来。

    但是为了打败他,五位牌客也没少氪金变强,可谓肝脑涂地,穷死无憾。

    “各位,最后你们还要面对侠义盟盟主,区区在下雷长夜。”雷长夜笑着坐到大牌几上。

    “啊?”五个牌客都一脸苦逼地望着他。

    他们已经快要打得内出血了。这一次连环牌戏设计得好生艰难啊。

    “注意,你们只有一次机会与我作战,输或赢,结局会有所不同。若是输了,我会化身巫魔,若是赢了,我会得到拯救。”雷长夜淡淡地说。

    “哇,你对自己好狠。”鱼玄机失声说。她的话引来众人一阵大笑。

    “我是符师,也会剑法,所以技能和符术都很多,你们可以自行组牌。记住只有一次机会哦。”雷长夜微笑着说。

    众人立刻聚集到宣锦身边。经过无数次作战,大家都知道,只有宣锦才是最终取胜的关键。

    宣锦笑着望向雷长夜,眼珠一转,让米竹和崔雪怡同时用符术任务卡和技能任务卡,整个团队进行三保二作战。这样可以让任务遍地开花。这也是他们对付余怀仁用过的策略。

    宣锦计算了一下,既然只有一次机会,雷长夜定然不会再用更多算计,这一次是检验他们之前战术的熟练度。

    果然,开战以后,雷长夜的符卡牌并不是非常强势,给了他们很多机会。宣锦一轮组合操作,干净利落地引发了技能任务卡,成功拯救了雷长夜。

    看到雷长夜被救下,紧张无比的观战宾客们都发出兴奋至极的欢呼。这种只有一次机会的战斗,最容易牵动人的神经,悬念尤其引人瞩目。这一次雷长夜成功获救,甚至比之前四场比赛得到欢呼声还要猛烈得多。

    啪,惊堂木拍下,雷长夜拿起蒲扇,微微一扇:“侠义盟盟主倒下之后,五位英雄终于与玉田兵和一处。

    此时此刻,突然间乌云涌动,天昏地暗,乾国旷野之中,暗影重重,黑幡滚滚,杀声隆隆,一时之间,犹如鬼门洞开,百万阴兵从天而降。

    乌云之中,一枚巨大的黑蛟头猛然探出,仰天长啸。却是那黑石山之主烛九阴显出真身。黑石山十二巫王,三十六衙巫主,七十二天罡星从天而降,准备大杀四方!”

    PS:再求一波推荐票和月票。祝大家618清空购物篮。

    第一百零四章 难闯阴将阵

    在七夕狂欢之夜过后,雷长夜在三角金蟾楼就遇到了紫馨带着五个新人喜气洋洋地来到他面前。

    “雷兄”紫馨自从昨夜入戏以来,就再也没有叫过他坛主,而是以雷兄相称,恨不能直接叫夜郎,亲昵之情溢于言表,看得雷长夜头皮发麻。

    “馨儿,何事啊。”雷长夜明知故问。

    “这五位师兄妹你一定都认识吧。”紫馨举手一指身后的五人。

    “参见雷师兄!”

    紫馨身后的匡章、毛遂、史万宝、管亥和孙尚香一起向雷长夜拱手施礼。

    雷长夜仔细打量着这五位顶级新人。不愧是曾经在蓝海星叱咤风云的大玩家,一个个别管长什么样,至少都是双眼明亮,气势非凡。

    毛遂是纵横家。匡章是名将。史万宝和管亥是猛将兄。孙尚香是美人兼猛将。这其中,管亥能培养成得力打手。史万宝能带兵。毛遂身为谋士必有所获。孙尚香在大唐这个时代做公关主任一定如鱼得水。

    而匡章此人,却是雷长夜的心头好。战国时期唯一一个能打入函谷关的名将啊。战国的中后期,六国与秦犹如群狐对猛虎。能有一头狐狸打进猛虎的巢穴,这头狐狸怕是已成精。

    尤其是现在藩镇割据时代,面对雷长夜要实施的大计,匡章这样的人才反而比白起这种人屠子要更重要。白起是一个特殊王朝,特殊时代的产物。

    而匡章的才华在任何环境下都有发挥的空间。他需要的就是这种能带着七八股不同势力打仗,还能打得风生水起的人。

    “尚师妹当然认识,这几位师弟”雷长夜凝神打量着匡章等人。

    忽然间,雷长夜感到脑中界面一阵变化。

    他脑中界面的玉符本来有388枚。后来陆续兑换了140枚来启动移山阵和宝宗九子图。现在还剩下248枚。

    但是就在刚才,他的玉符从248一下子跳到333枚。他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五位大玩家一见面就直接氪了17个玉符刷好感度。

    “这个”雷长夜神情一愣,“剑宗的匡师弟久闻大名。气宗的毛师弟更是常见。宝宗的管师兄,拳宗的史师兄,你们都是宗主亲传弟子,我该称你们师兄才对。”

    “不敢不敢!”管亥和史万宝都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匡章和毛遂也都欣慰得连连点头。

    雷长夜暗暗抹了一把冷汗,要不是他早就偷偷打听过这五个人的资料,这波好感度一刷,他居然对他们还是一无所知,怕是之后他们都不肯再充值。

    “大师兄,”尚香一脸憧憬地来到雷长夜身边,“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白银套装啊。”

    “是啊是啊。”管亥也连连点头。

    匡章、史万宝和毛遂连连朝他们两个使眼色,让他们别操之过急。

    “白银套装,是永大侠亲随的战甲,是要跟着他上阵杀敌的。你们虽然有武盟元老的介绍,但是想要拥有和永大侠结阵而战的资格,却需通过些考验。否则,贸然给你们这副甲胄,上得阵去,万一有个闪失,你们便被这副盔甲误了。”雷长夜柔声说。

    “是啊,坛主说的很有道理,几位师兄妹大好青春,莫要因一套甲胄随意挥霍为好。”紫馨顿时眉花眼笑。雷长夜果然记得她的话,这让她有种万事尽在掌握的快感。

    “我们不怕考验!”尚香骄傲地昂起美丽的头颅。管亥也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他胸膛就比尚香的头高。

    匡章、史万宝和毛遂虽然没有这么外向,但是他们对自己的实力都颇为自傲。毕竟曾经在蓝海星风雨中走过一遭,见过大世面。

    “既然如此,馨儿,你就带他们去演武厅先走一波十五阴将阵,如果过了,就去接悬红令。”雷长夜胸有成竹地说。

    “好嘞!”紫馨得意地点头。这十五阴将阵可不是那么好过的。当初要不是毕一珂一杆铁枪押阵,宣锦一把神剑困敌,他们想要冲过去非得把脑浆子打出来不可。

    “对了,五位师兄妹,多叫几个人,我这十五阴将阵可非凡阵,很是厉害。”雷长夜提醒了一句。

    “不妨不妨!”匡章等五人齐声说。他们就是要在雷长夜面前显本事,岂能让别人抢风头。

    雷长夜撇撇嘴。这十五阴将阵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十五个阴将都被强化成了小四品不说,十人白蜡杆,五人符剑。雷长夜的神霄五雷法之手生金雷已经进化到可以用符剑释放金雷。

    虽然金雷不是雷反之法放出来的那种集中为一束的死亡雷蛇,而是一种金云形状的片杀雷,单体杀伤力不强,但是它可以叠加伤害,还有酥麻效果。这绝对是最强群伤,谁用谁知道。

    不信邪的匡章五人兴致勃勃地提刀舞剑,抡锤擎槊冲进了十五阴将阵。

    他们的举动立刻吸引了一大批到武盟注册登记的大玩家和巴蜀新弟子。演武厅内外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

    武盟的成员们不得不被雷长夜组织起来在外围维持秩序。巴山帮的帮众都被调动了过来,划出了一圈歪七扭八的警戒线。

    这五个人以史万宝的槊和管亥的锤为突进锋头,孙尚香的符法押阵,毛遂的短刀和匡章的剑作为破阵中坚。

    他们组了一个五行跳荡阵。孙尚香的符法为火之红莲符法。毛遂的短刀为水之滟滪乱波刺,匡章的剑则是青城山著名的金之听玉剑。

    管亥的锤是宝宗土之一品法宝巨岩锤,配合他天生神力,使的是宝宗锤法大力明王锤,尤为威猛。

    史万宝的槊则是无边枯木槊。取的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之意。这路槊法是从天台腿法之无边落木舞中进化而来,尤其强悍的是腿法中的身法与步法之配合。

    无边落木一旦使出,两条腿就像在风中狂舞的落叶,四面八方都是,方向捉摸不定,变化千奇百怪。无边落木槊法配合这路来去如风的腿法,犹如骑着一匹快马闯营,东奔西突,所向无敌。

    史万宝本来就是蓝海星位面隋唐乱世的槊法高手,虽然这一世没了隋唐乱世,但是他的槊法却没有丢下,还是那么厉害。

    这五行跳荡阵奇妙的一点是,一旦五个人各使出五行之法,会产生一个相生之合击,这个合击会让阵中高手身法加速,跳荡如风,所以称为跳荡阵。

    此阵中,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招数两两结合,合击之法变化无穷,配合跳荡增益,可以说是十分奇妙。

    但是,这个阵法也有大问题。那就是除了相生,这些招数还会相克,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一旦走位不慎,招式相克的两人被逼到一处,就会露出不应有的破绽,或者招数威力骤减,或者防守出现空隙。

    想要把这个阵法使好,必须五个人配合默契。

    这五个大玩家显然练过,刚开始的时候配合佳妙,很是出了一番风头,引发了周围围观弟子的阵阵叫好。

    但是雷长夜在蜀山二十年,既吃过猪肉,又见过猪跑,这五行跳荡阵一出场,他就知道怎么压制。不过,他还是让这五个大玩家先出点风头,过过瘾,别太伤了士气。

    看他们玩得兴起,感觉风头也差不多出的够了,远远超过三秒钟。雷长夜眯起眼睛,悄悄摇了摇头。

    一只躲在后排的符剑阴将们同时抖剑出招。五朵金花闪过,五道走地雷闪烁着耀目的金光,在地板上呲啦啦地滚动,追着五位大玩家跑。

    管亥被走地雷的金边擦中,顿时浑身一酥,他咬牙挺住,果断后退:“小心,这雷麻人!”

    众人心领神会,纷纷走避。

    雷长夜笑了,这走地雷就是逼走位的,逼他们忘了既定的阵法方位,躲成一团。眼见着毛遂和孙尚香凑到了一起,他迅速一抬扇子。一名阴将的白蜡杆顿时送了出去,急电般刺向孙尚香的腰。

    毛遂横刀替她一架,孙尚香火符燃烧,化为火盾,试图烧化白蜡杆。红莲符一进滟滪乱波刺的防御之中,顿时水火不容。毛遂刀一软,火盾也消散了,孙尚香被白蜡杆挑中肚子,整个人翻了出去。

    毛遂自责得尖叫一声,短刀爆闪,五刀齐发,意图打跑这位白蜡杆阴将。但是走地雷滚滚而来,他往后一缩,正好缩进了管亥的防御圈,刀锤一碰。因为土克水,毛遂身子一滞,被走地雷滚中。

    他立刻来了个野狼迪斯科,浑身抖动不已。

    管亥被他影响,下意识地让开走地雷,却和史万宝撞在一起。史万宝正在激发无边落木槊的快攻,被他一撞,身形一晃,走偏了。管亥则被木系功法影响,木克土,他的锤招乱了。

    五根白蜡杆趁虚而入。管亥咬牙逆转功法,双手松锤,以沾衣十八跌挡住白蜡杆。

    他挡住了白蜡杆的进攻,却忽视了刚才追得他满地转的走地雷。雷光一闪,他也开始了野狼迪斯科。

    史万宝和匡章并身后退,企图重整旗鼓。可惜金克木,史万宝抬槊的动作出了点问题,慢了!面对迎面而来的十根杆子,他只挑中了九根,有一根戳在了他的肚脐眼上,疼得他跪倒在地。

    匡章怒吼一声,听玉剑狂舞一百零八剑,满室电光,气势如虹,一下子逼退了十根杆子。但是五道金雷从天而降,同时炸在他身边。

    他舞剑护身,挑开五道金雷,却忽视了五枚到现在还在乱滚的走地雷。走地雷在他周围汇聚,同时爆炸,他和一旁的史万宝全都跳起了野狼迪斯科。

    白蜡杆阴将同时跟上,长杆一挑。四个人一起被挑出了演武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