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77章
  • 下载
  • 看着尚香在毕一珂引领下上了雷公牌牌桌,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征战旅程。雷长夜欣慰地一笑。他转头望了一眼中央牌社的拍厅内,上百牌桌,足有一半的牌客白衣如雪,顿时有一种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的快感。

    走出中央牌社,他在闪金镇大街上溜达,赫然看到三脚金蟾楼与中央牌社之间的花坛边,一群白衣如雪的蜀山弟子正在跟着一身白衣银甲,威风凛凛的汪芒转悠。

    每到一处地方,汪芒就大声为他们讲解着闪金镇的建造经历和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两场大牌戏是必讲内容,三脚金蟾楼的悬红令和辅金装备更是重点。然后是鱼蕙兰夜入闪金镇,盗尽闪金镇符卡的传奇故事。

    永强和鱼蕙兰的一番厮杀,也被汪芒描绘得绘声绘色,让一帮大玩家们连连赞叹。

    汪芒最后述说了蜀武盟对川东乱局做的贡献,并反复强调了白银义从存在的巨大意义。配合上他一身耀目的银甲白衣,所有大玩家都看得眼中精光闪烁,贪婪不已。

    雷长夜心怀大慰。闪金镇这个提供初期装备和辅金的所在,终于开始发挥的作用。他会加意扶植这些白衣如雪的大玩家,帮助他们养成对闪金镇难以割舍的情怀。

    绝大多数玩家都是第一次玩位面游戏,或者在上一次蓝海星位面探险没有做出成绩的玩家。让他们对闪金镇产生情怀,反而比那些在蓝海星位面叱咤风云过的大玩家容易。

    说不定,这些人里面会有一批新的核心玩家出现,填补武盟势力缺乏独当一面人物的短板。

    当然,最先要做的,就是以别出心裁的手段,让这些新玩家变成氪金玩家。

    玩家刚来游戏,还没有决定自己的游戏风格。这个时期是决定他是否氪金的关键点之一。一旦在游戏里引入一些吸引人的体验,结合一些必须氪金才能得到的道具,某些玩家就会在冲动下开始第一次氪金。

    最先在游戏中氪金的玩家一般分为几类。一类是氪金常客,一类是易冲动型人格,还有一类是大胆探索性人格。这三类人组成百分之十五的游戏群体。他们愿意付出一部分金钱来拓展和强化游戏体验。

    在他们的带动下,氪金风潮会蔓延到百分之三十五左右的早成熟型玩家群体。他们对于新游戏呈半开放态度。如果别人氪了,爽了,被他们看见了,他们会跟着氪。

    最后才是晚成熟型玩家,他们对于自己的游戏体验处于懵懂状态的时期比较长。但是当游戏成为流行的时候,为了社交的目的,或者随大流的心态,他们会跟上潮流,不至于被边缘化。

    当然还有以肝为荣,就是不氪的玩家,如汪芒,这也是雷长夜需要包容并扶植的玩家,因为这些玩家游戏态度更认真,可以促进氪金玩家氪得更多。

    这个七夕之夜,雷长夜酝酿着上一场关于白银义从的大牌戏。按照江恣意的视频数据分析,很多人对于永强帮助白银义从摆脱十二衙门控制的过程很是喜爱。

    这个时候,恰当地加上一台连环牌戏,把他们对这个过程的喜爱延伸到对自己身份的认可上,那么雷长夜手下立刻就会多一大批氪金大玩家。

    他们不只是要白银套装,凡是和白银义从有关的周边,都会引发他们的兴趣。

    被数百个大玩家争着抛媚眼是种什么感觉,雷长夜很好奇。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一百零一章 白银大牌戏

    快乐不知时日过,不知不觉间已到酉时一刻,聚集在闪金镇内的牌客们纷纷聚拢到了中央牌社前的大广场上,将这里的八方看台坐得满满腾腾。

    中央牌社的大牌几再次被数个唱牌员和侍者搬到场地中央。大牌几上堆着好几叠璀璨生辉的宝鉴金符卡,看得人满眼生花。无数拥有严重收集癖的牌客首先爆发出惊喜和艳羡的尖叫,随即热烈的掌声满场响起。

    这一次牌社三道关中胜出的五个人和上一次牌戏又不相同。

    米竹和庞恒毅凭借各自的氪力和实力脱颖而出,成为这次牌戏的新面孔。宣锦和鱼玄机作为老牌劲旅,再次涉险过关。而往日的常客张丹,这一次不敌心思机巧的崔雪怡,败下阵来。

    这五个好不容易胜出的牌客,在五位机灵的唱牌员引领下,在牌几前分别坐好。

    在看台最靠近大牌几的席位上,毕一珂、孙尚香和紫馨早早来占座,眼巴巴地看着五位幸运儿玩家在大牌几上等待厮杀,好不眼热。

    尤其是惜败给米竹的紫馨一肚子羡慕嫉妒恨,眼珠子都是绿色的。米竹被她看得很不是滋味。

    片刻之后,雷长夜拿着蒲扇,在万众欢呼声中走出牌社,跪坐到大牌几之后,拿起早就备好的茶碗喝了一口茶,随即拿起惊堂木,啪地往大牌几上一拍。

    脆响如雷之后,万籁俱寂,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瞪视着雷长夜的嘴。

    “走遍天下游遍洲,一点寒芒似水流,妖血污尽白银甲,不灭魔王誓不休。身虽百死人如旧,万点梨花鬼见愁,恶春换得肝与胆,抛却肝胆写春秋。”

    这一回,雷长夜还没来得及说出“上回书说到”他的话语声已经被震天的叫好和鼓掌声吞没。

    他放眼望去,只见在八方看台之上,早已经聚集了一大群川东牙兵,大部分都是小有积蓄的牙校和牙将,他们一听雷长夜的定场诗就知道,他要讲的是白银义从事,那就是他们的亲身经历,岂能不欢呼。

    “上回书说到,永强永海川靠恶春香以毒攻毒,终于起死回生。然而,他身体虚弱,需要将养身体,无法去追那作恶多端的奢比尸。一声长鸣震九霄玉田慨然承诺,定要去追那奢比尸到天涯海角。”

    雷长夜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等到机会开嗓,连忙毫不停顿地讲了下去。

    “玉田大撒英雄帖,天下豪杰共聚侠义盟。玉田大摆宴席,犒赏三军,就要兵发乾南野,大破黑石山,击杀奢比尸。却谁知,在王庭之内,早就埋了黑石山之主,万巫之皇烛九阴的一个分身。它在王赐之酒中暗下春煞句芒的绝世奇毒,竟然控制住了天下豪杰!”

    “哇”众人纷纷起劲儿地大叫,兴趣盎然。

    川东故事早就因为牙兵和蜀武盟的传播,在巴蜀大地耳口相传。无数说书先生都把这一段武盟和永强并力出手,拯救一万牙兵的故事说得有声有色。现在雷长夜把这段故事编入牌戏,顿时让众人兴致大增,仿佛亲身经历一般。

    “哈哈哈,天上传来一阵大笑。却是那一统乾南野,雄霸黑石山的巫皇烛九阴。这烛九阴一身神通,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驱鬼奴神。奢比尸和春煞句芒都是其麾下的干将。这一次天下豪杰俱遭毒手,统统将要成为烛九阴座下僵兵,形势万分紧急。

    尔等以为,蚁虫之力,斗得过十二祖巫,流萤之色,艳得过红月当空,真是蚍蜉撼大树,可惜不自量。我的新兵们,快快站起来,为我将那乾国之主玉田拿下!”

    “啊”众宾客齐声惊呼,顿感紧张。

    胜出的五位牌客手里紧紧攥着自己的套牌,额头都有了激动的细汗。

    “侠义盟的豪杰们如僵尸般站起身来,身不由己地朝着乾国之主玉田扑去。玉田怒吼一声,神剑高举,挡住了大半进攻,并高声求助。幸好,侠义盟内,还有五位英雄滴酒未沾,整个乾国的安危,就此担负在他们肩上,英雄何在?”

    “我等在此!”米竹、庞恒毅、宣锦、鱼玄机和崔雪怡激动地同声应和,坐到大牌几的五个座位中。五名机灵乖巧的唱牌员悄无声息地跪坐到他们身边。

    “大家可要小心了。这一次的反派不一般。”雷长夜拿起蒲扇轻轻一扇,微微一笑。

    “雷老板别卖官司了,我已经等不及了。”崔雪怡隔了整整一季的牌戏才当上主角,此刻已经激动得仪态全无。

    她身边的米竹、庞恒毅、鱼玄机、宣锦也都兴奋得满脸通红。这一次他们承担的是拯救整个大乾国的重任,责任越大,兴奋感越足。

    “这第一位反派乃是侠义盟副盟主,人称巴蜀五宗一枝花,紫衣粉面笑春风的紫馨。”雷长夜淡淡地说。

    整个看台瞬间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转向紫馨。本来正因为没打上牌戏而双眼发绿光的紫馨,人彻底愣住了。

    她在众人炽热如火的目光注视下,颤巍巍地站起身,缓缓举起手来,指着自己:“我吗?”

    雷长夜摇着蒲扇,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紫馨傻呆呆地看着他。

    雷长夜拿起大牌几上的茶碗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吖。这位巴蜀一枝花紫馨,擅用清霜剑,一手回风舞柳剑以柔克刚,又擅使九幽白骨鞭,一手玄阴鞭法所向无敌。”

    “哎,这个是我,对,我会使,对,这我也会,和我一样一样的!”紫馨大喜,急切地朝两旁的孙尚香和毕一珂解释。

    “哇”孙尚香和毕一珂带头鼓起掌来。顿时整个看台上欢声雷动,掌声四起。牌戏中的反派居然直接找现实人物来扮演,牌戏的互动感,在这个时刻达到了一个高峰。

    “馨儿,来,这副你的宝鉴金符卡就由你来操纵吧。”雷长夜笑着朝紫馨招招手。

    “吖”紫馨、孙尚香和毕一珂同时跳了起来,三个人手拉着手一边尖叫,一边跳了又跳,秀发翻飞,衣衫飘摆,靓丽如梦。周围的男人们都看呆了。

    发泄了好半天内心快要炸裂的激动,紫馨晕晕乎乎地走到雷长夜身边:“坛主,你这是给了我大大的惊喜啊。”

    “哈哈,没想到吧。”雷长夜微微一笑。

    “坛主,你是看我输了比赛,特意安慰我吗?”紫馨用传音入密问。

    “不是。”雷长夜干脆地说,“这是你的实力换来的。”

    “呼”紫馨红着脸拍着胸脯,浑身燥热地坐到大牌几前,幸福无限。之前刷了98个玉符的好感度,这回馈简直超值!雷长夜的感情线刷没刷出来,她不知道。反正自己的感情线都快被刷出来了。

    “这一次的牌戏和之前有区别。”雷长夜继续说,“我会在宝鉴金符卡里引入一种全新的符卡,就是任务符卡。在完成特定任务之后,会启动任务卡,让你们的英雄获得一种新能力。因为是新推出的符卡,所以每个参加牌戏的胜出者,都会赠送一张,牌来!”

    五个唱牌员立刻端着一枚金色的托盘来到五位牌客身边,将一枚任务符卡呈给他们。

    “喔”无数老牌客都伸长了脖子去看这五枚拥有不同立绘的任务符卡。

    “哇,橙卡!”众人无不艳羡地叫了出来。

    “各位好好看清任务符卡的技能解释。在之后的牌戏中,说不定能用到哦。”雷长夜沉声说,“这场战斗,因为打的是自己人,有两个结果可以选择,你们可以杀死她。照样可以过到下一关。或者,你们可以选择将她打到只剩一滴血,这样可以拯救她。”

    “原来如此!”五位牌客恍然大悟,这场牌戏难度全在如何锁血解救紫馨上。他们当然不可能打死紫馨,别说宣锦和紫馨亲如姐妹,其他人也和她是武盟同事。就说打死紫馨的后果,也是非常恐怖的。

    这场牌戏因为这个救人的悬念而千回百转。紫馨用她的武器牌大杀四方,玩得无比开心。五位牌客却为了要救她锁血而愁白了头发。

    到最后,还是宣锦首先发现了任务符卡的玄机。这是完成七件事就能获得奖励的任务卡,宣锦的任务卡是若敌人连换七把武器。任务成功后,会召唤永强英雄卡。

    因为紫馨换武器极其频繁,所以宣锦的任务卡非常适合闯关。

    永强这个英雄卡并没有出现在雷公牌牌库里,但是在很多战役牌场景中已经陆续出现,非常有人气。他的技能就是让敌人英雄和自己的英雄同时变成一滴血,号称:众生平等。

    一旦发动这个技能,就算过关了。

    想明白了这个诀窍,宣锦立刻把自己的任务卡加入三十牌的牌库,开始了新的大战。

    紫馨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总是尽量减少换武器的次数,但是雷长夜给她安排的三十张牌,她再怎么拖,也不得不换至少七把武器。最终,她终于无奈地被宣锦启动任务卡,成功拿下。

    虽然被五人闯关,但是狠狠享受了一番大boss一打五的快感,紫馨心满意足地站起来离席。

    PS:祝大家618血拼快乐。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一百零二章 众友皆入戏

    紫馨坐回到看台上,立刻和孙尚香与毕一珂叽叽咕咕地犹如小母鸡般聊起来。三个人都是一脸八卦鸡婆的样子,显然对于雷长夜把紫馨抓出来演反派无比好奇,正在深挖细嚼其中的深刻含义。

    雷长夜看着她们三个越聊越起劲,生怕她们收不住车,过度解度他的行为模式,造成紫馨智商全面下线,他连忙举起惊堂木,轰然拍下。

    顿时,牌戏会场安静了下来。

    雷长夜摇着蒲扇淡淡地开讲:“制服了副坛主紫馨,还未了事。迎面出来侠义盟第一勇士,说起此人,那真是闻者失魂,见者丧胆,一杆峨眉铁枪,横扫一切不服。人称侠肝义胆小永强,符宗无敌大师姐的巾帼神枪毕一珂。”

    “哇”听到雷长夜叫到自己的名字,毕一珂激动得嗖地蹿了起来,连蹦带跳地冲到雷长夜身边。

    “大师兄,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忘了我!”毕一珂感动无比地扯住雷长夜的袖子连连摇晃。

    “这是你的实力挣来的,和我的关照无关,去坐下吧,看看你的金符卡喜不喜欢。”雷长夜微笑着说。

    “耶!”毕一珂一蹦三尺高,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跳到大牌几前,威风凛凛地坐下,顿时赢来满堂牌客一阵热烈的口哨和掌声。

    “说起这毕一珂,人送外号巾帼神枪,枪术上的造诣精湛无比,她手下枪法变化多端,峨眉铁枪,峨眉百花枪,白眉棍法,瓦屋铁线拳,青城快剑无不是她拿手的绝活,全都杂糅到她的枪法之中,可谓万法合一。对付她要小心她千变万化的技能。”

    毕一珂顿时兴致勃勃地开始检查她的三十张牌,越看越是心中喜爱。在这套牌里,雷长夜为她设计了好几种不同的套路,还有七八张新的技能牌专门为了突出她的无敌英姿。

    当然,雷长夜特意削减了各种带有幸运属性的牌,生怕她拿出来一丢,幸运值重重叠加,让五位牌客打到明天都过不了关。

    这场牌戏只打得天昏地暗。毕一珂的幸运属性不只在她打摇点幸运牌上威力爆棚,她的摸牌更是独门一绝。一摸就是关键牌,直接让对手吐血。

    五位牌客在宣锦的组牌之下,本来次次都有希望过关,就卡在毕一珂的神抽上,总是差一点就能完成任务之时,惨被修理。

    宣锦忽然发现,这一次的任务不应该用她的换武器任务牌,而是应该用换技能任务牌,因为毕一珂的技能牌远远比武器牌多。

    宣锦立刻找齐所有人的任务牌,发现崔雪怡的手里果然有攒齐七个技能召唤永强的任务牌。当下,她换了战斗策略,以崔雪怡为核心,其他四个人作为辅助。

    崔雪怡在被毕一珂虐待十几轮之后,最终大手一挥,又买了上百个牌包,重新组了一套抗打牌,好不容易挺过了毕一珂的肆虐,启动了任务卡,召唤永强过关。

    这一场跌宕起伏的战斗让参战的六个人都无比过瘾,人人瘫在座位上直喘气,爽得浑身酸软。

    毕一珂心满意足地离开大牌几,还亲昵地用手拍了拍大牌几的桌面,对于这张陪着她多番奋战的大牌几有了感情。

    雷长夜再拍惊堂木,微笑着说:“恭喜各位过了毕一珂把守的关卡,现在我们到了侠义盟大总管巴山幼虎惊鬼神,宝宗机巧数第一的黄彦黄宝礼。”

    还在场外维持秩序的黄彦师兄听到自己的名字,顿时浑身一震,难以置信转头望向雷长夜。他万万没想到,如此沉默低调的自己居然没有被雷长夜忘记,还给他安排了一个角色。

    这一激动,他的眼睛就红了。他哆里哆嗦地走到雷长夜身边:“坛主我?”

    “去看看我为你设计的新符卡。”雷长夜笑着拍了拍黄彦的肩膀。

    “嗯!”黄彦没有多说话,直接坐到了大牌几上。做了这么多年牌社看门人,他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他的牌技可是扫地僧级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