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69章
  • 下载
  • 说到心性正直,精神纯粹,那是不可能的。浩然正气更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欧阳将军,我知道你的心思。兄弟们都是为了混一口饭吃,我懂。不过,浩然之正气,纯正之精神,并非天生,而是靠后天培养。我带来的这些先生就是专门配合我的药物,来帮助牙营兄弟们培养浩然正气的。”雷长夜成竹在胸地说。

    “还有此事!”欧阳雄烈大喜。

    “正是如此,崔钰大人已经给了他们新的军职,他们会作为两个都队的联和都政使,每天会花一定时间为两个都队的牙校开堂授课,传授浩然正气的养成。牙校学会,传于牙兵,层层传递,形成氛围。如果牙营兄弟万人一心,众志成城,守望相护,互相激励,则兄弟们解毒之日就在不远之未来。”

    “如此,我代众兄弟,谢过雷坛主和众位先生了。”欧阳雄烈连忙躬身拱手。

    “好说。”雷长夜摇着蒲扇点头,“但愿天可怜见,众位兄弟有重见天日之时。”

    当天经过训练的账房们就下了营盘,迫不及待地与牙营的牙校们结交会谈。雷长夜的重金奖励和闪金镇高价房在向他们招手,他们工作积极性爆棚。

    而牙校们作为上万人里第一批接受治疗的人,也是格外珍惜这个机会,对于账房先生的话言听计从。双方可以说是干柴碰上烈火,瞬间就打成了一片。

    雷长夜教给账房先生们的话术,其实就是洗脑。

    雷长夜的最终目标就是让牙兵做到“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服从命令听指挥,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让他们成为一只如臂使指,能打硬仗的部队。

    他并非牙营的绝对长官,无法从军规上约束牙兵,也无法公然让牙兵效忠自己。但是,这一次的恶春香却提供给他一个洗脑牙兵的机会。

    既然无法强制他们效忠自己,就给他们建立一种理念,让他们效忠这种理念。相比之下,这反而是一种更高级的获得忠诚之法。

    以硬性的命令,甚至是以对恶春香的恐惧,来驱使牙兵守纪律听指挥,竖立优良精神风貌,其实仍然是一种低效的操作。

    因为人脑决定理性思维和语言的脑层结构在外层的新皮层,这些硬性命令和对死亡的恐惧都是在和人脑的新皮层交流,影响不到人的决策。

    人脑做出核心决策,决定人的情感寄托、信任和忠诚的组织在人脑中内层的边缘系统。

    只有理念才能触及到这个区域。而为牙兵建立理念,并根据这个理念令其自发地遵守牙营新则,这样形成的风气才是隽永而牢不可破的。

    当年十万岳家军的组成七成是叛军、盗匪、。岳飞建军是以精忠报国,驱除鞑虏,恢复旧山河的理想,配合钢铁军规,将饱受金兵残害的各路豪杰整合成一只能打善战的队伍。

    现在牙兵们是被南巫国所害,中了恶春香,与岳家军的形势不太相同。

    雷长夜用的理念就是:除魔卫道,济世救民,身虽百死,我心依旧。

    这和白银之手对光明的信仰非常类似。雷长夜就是希望把这个牙营打造成大唐幻世的白银之手。

    说到南巫国和大唐朝的矛盾由来,除了领土和资源之争,更重要的是一种修行理念的斗争。南巫国的修行者追求极致的力量,为了力量可以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

    他们认为上古的世界是由巫魔统治的。这些巫魔才是人间真正本源的力量。膜拜这些巫魔,得到的是世界本源之力,也是最强大的力量。

    他们对巴蜀无所不用其极的入侵,除了掠夺资源和人口,就是为了证明巫魔之力的强大,巩固十二衙门在南巫的霸权,令南巫子民更无条件地信奉他们的巫魔化,为他们提供更多的信力。

    这也是蜀山派为什么几十年来一直坚持贯彻弟子除魔卫道的理念。一旦这个理念淡漠了,人就很容易被类似巫魔化的理念所侵蚀,产生由魔入道的妄念,并开始毫无顾忌地制造杀业。

    大唐各道的白道武馆和门派大多都秉承除魔卫道的理念。而八大派掌门都是不死之身,也证明了这样的理念是有前途的。

    牙兵虽然来历成分复杂,但是大唐游侠的事迹和秉持的精神,他们都有所理解。所以,雷长夜竖立的这个理念,比较符合他们的认知。

    尤其是控制他们的雷衙衙主寄身就是被秉持这个理念的大侠永强所杀。这让他们对于这个理念有很强的归属感。

    同时面临恶春香的威胁,根据雷长夜的话,他们都需要浩然正气来保住自己的本心。

    这让他们接受这样的理念毫无心理抗拒,都是敞开心扉,拥抱这个思想,并把自己中毒的身躯代入其中,认为自己也能做到“身虽百死,我心依旧”。

    雷长夜也为他们配备了一些安神凝气的汤药,令他们在听讲时可以沉得下心来,这样都政使每天一个多时辰的洗脑更有效果。

    当然,牙兵之中还是有一些心怀恶念,甚至是杀过人,犯过事的,无论如何都无法融入这个大氛围中。再加上遇到的都政使嘴巴也不利落,没有洗脑成功。

    这些牙兵在营中呆不下去,又被恶春香的恶念影响,最终变成逃兵。

    雷长夜按照计划在东川节府的临时分坛中放出了对这些逃亡牙兵的悬红令,并鼓励牙兵们揭令执行任务。

    这个时候,牙营中被理念“洗脑”洗得最成功的牙校们开始做事了。他们成为头一批接悬红的人。

    对于这批标兵级人物,雷长夜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不但拜托鱼玄机放出她的眼线,为这批牙校追踪逃兵消息,还为他们提供了物超所值的装备和兵刃。

    结果就是,这批牙校在鱼玄机的辅助下,追上了正为祸乡里的逃兵们,一场大战,将他们全都击毙。

    雷长夜用上了长夜牌社的老套路,雇了几个说书先生把牙校追杀逃兵,拯救百姓的事迹分成八段,在梓州大街小巷,每天说一段。

    这些牙校不但得了装备、兵刃和丰厚赏金,还成了英雄人物。士气高涨,心情愉快之下,恶春香的症状第一批消除。

    雷长夜为他们反复检查身体之后,宣布他们已经痊愈。

    这个消息顿时让牙营中的士兵们欢欣鼓舞。恶春香的毒果然是能解的。

    接下来的日子,牙兵们再听都政使们开堂讲道,就更加专注用心。平时他们也全身心投入都政使安排的一系列增进团队感情的各种训练和活动中。

    这些活动都是雷长夜根据后世大公司里增进团队凝聚力的训练营集训术改编的。

    雷长夜再次发布了多个悬红令,强化他们除魔卫道的驱动力。同时他安排牙营士兵们在修整日去闪金镇听牌戏,进一步深化永大侠在他们心头的分量,为后续操作做准备。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多月,到了这一年六月初,川东牙营已经再也没有逃兵了,“洗脑”的进程比雷长夜想象的要快一倍。

    这一天,东方朔带来了坏消息。崔辟授意崔钰挑选精明强干的士兵加入川西军,并组建自己的川东军,保持川西六千牙军,川东三千牙军的配置。剩下的四千川东牙军,则解除军籍,遣返回乡。

    这也是崔辟不得不为之的无奈之举。因为靠川东川西的赋税,大概也就能养活九千牙军,再多就要他自己出钱了。他当然不会答应。

    说到底,崔家忠于大唐,没想过自立,也不会在巴蜀投入太多自己家族的资源。崔辟还有一个骑鹤下江南的美梦要圆。

    也就是因为雷长夜把牙兵安排得明明白白,让他觉得这些牙兵好收服,这才多要了几千人护川。这已经让他的节府财政极度窘迫。

    听到东方朔面色沮丧的诉说,雷长夜微微一笑,收买人心的时候终于到了。

    PS:最后一更,再次感谢小鸟盟主。明天继续五更。求月票。

    第九十章 美人爱英雄(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II)

    这一天,天气阴沉,风雨欲来。崔钰在东方朔的壮胆之下,鼓足勇气,颤巍巍地进入川东牙营,找到了早就在等待他的欧阳雄烈。

    崔辟的决定这些日子早就有小道消息在牙营中散布。眼看着这个川东牙营即将不复存在,所有早已经对牙营的氛围和理念归心的牙兵都愤愤不平。

    在他们看来,当然希望这个川东牙营永远存在下去。

    面对怒目横眉的欧阳雄烈,崔钰脸色惨白,好几次腿一软要坐地上,都靠后面的东方朔用力扶住。

    崔钰好不容易结结巴巴把解散牙营的话说完。

    欧阳雄烈厉声问:“节帅大人,兄弟们来牙营是来报效朝廷,常年在牙营训练,其他营生已经生疏,如今将他们弃如弊履,让他们以何为生?”

    崔钰紧张得嘴唇抖个不停:“这个这个我他们不是我招募的,我也不知道啊。”

    “哼!”欧阳雄烈刚要破口大骂。

    一旁的雷长夜连忙开口:“欧阳将军,这件事永强大侠已有所闻,他交代我务必为被遣散的兄弟筹足盘缠,让他们富足还乡,以待来日。”

    “哦?”欧阳雄烈微微一愣,“永大侠有心了,但是雷坛主如此破费,却是过意不去。”

    “永大侠未来会为武盟做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到时候会找兄弟们帮手。武盟因永大侠的加盟而强大,当然不会亏待永大侠的兄弟们。”雷长夜微笑着说。

    “永、永大侠会找我们帮手?!他说我们是兄弟?”欧阳雄烈喜出望外,一把攥住雷长夜的手。要不是雷长夜练过,这手就被捏断了。

    “当然。他和你们都中了恶春香,只是他的毒与肝榆之毒两毒相激,成就了他的不死之身,却永远也无法消除。说起来,大家都是同病相怜。”

    “难难道说永大侠真的曾经血战过奢比尸,打到过南巫国?”欧阳雄烈听了不知多少次连环牌戏,对于永大侠的事迹倒背如流。

    “这个嘛,永大侠让我不要乱说,你最好亲自问他。”雷长夜用力抽开自己的手,以免再被欧阳雄烈捏一次。

    “亲自问他?永大侠会来吗?”欧阳雄烈果然再次伸出手去想要抓雷长夜的手腕,没抓到。

    “当然,今夜酉时一刻,他会准时来和众位即将被遣散的兄弟见面,同时代为发放武盟提供的遣散费,一人十贯钱,足够兄弟们挺上一段时间。”雷长夜特意强调了一下武盟。

    “酉时一刻,好,我必会集结全营兄弟,与永大侠一见。”欧阳雄烈大喜。

    终于成功完成了老爹派下来的任务,崔钰几乎是被东方朔抬到梓州东郊的画舫之上,顿时沉浸在莺歌燕舞之中。

    雷长夜则独自回到节府,开始准备川东牙营最后一夜的终结发言。这一次牙营的理念塑造和纪律管理极为顺利。川东牙营并未根深蒂固的劣根性轻易被铲除。但是,永大侠最后的总结发言却至关重要。

    在雷长夜未来的规划中,武盟需要一批中坚骨干带动大唐各道分坛成员的斗志和精神。川西,他有蜀山弟子,川东的候选人就是川东牙营。

    到时候他把武盟分坛重开到其他各道,会需要一大批基层骨干来管理武盟的悬红令和当地武林秩序,甚至帮助武盟训练新人,吸纳新血。

    为了未来的发展,雷长夜必须加固川东牙兵们对武盟及其理念的忠诚,加强他们的荣誉感和责任心。

    再也没有永大侠亲自出面的激励效果更好。

    雷长夜脑子满是永大侠的演讲稿,犹如梦游一般朝着节府东院走去,却一不小心和鱼玄机撞在一起。

    “师兄”鱼玄机的呼唤比平时热情十倍,听得雷长夜浑身起鸡皮疙瘩。

    “什么事,鱼师妹?”雷长夜侧着身子,一边和她错身而过,一边问。

    “师兄莫要如此见外,咱们认识这么久,叫我玄机好了。”鱼玄机又往他身边蹭了一步。

    “呃,玄机,今晚上永大侠去川东牙营,没有功夫见别人。”雷长夜顿时明白了鱼玄机想干啥,“你可别去添乱啊。永大侠要对牙营兄弟们说些体己话,这都是男人之间的谈话,你去会坏事,懂?”

    “哎呀,懂!”鱼玄机连连点头,“我去看看总行吧,又不和他说话。”

    “玄机啊,咱们能不能顾点大局,要不我和永大侠说说,和兄弟们聊完了再和你聊几句?”雷长夜苦着脸说。

    “我才不信永大侠会答应。”鱼玄机哼了一声。

    “无论如何,你不去为好。”雷长夜正在想着永强的腹稿,感觉鱼玄机要是去了一定会出问题,只能拼命拦着她,“永大侠见到你怕是也不会有好脸色哦。”

    “啊?他这么抗拒我?”鱼玄机嘟起了嘴。

    “这个,他表面上抗拒你,实际上却是对你的关心,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你理解一下。”雷长夜苦口婆心地说。

    “哼!不要我去,我偏去!”鱼玄机插腰鼓着嘴说。

    “永大侠他因为面相问题,比较自卑,行侠仗义没问题,其他的,他都不会考虑,你懂我意思?”雷长夜额头上有点冒汗了。

    “哦”鱼玄机若有所地点头,“但是我不在乎的。”

    “这和你没关系,永大侠在乎的是别人的眼光,和你在一起,人家肯定说一朵鲜花那啥,是不是?”雷长夜擦了一把脑门。

    “他一代大侠还在乎这个?”鱼玄机不信。

    “他外表坚强,内心脆弱敏感,唉,很难伺候,所以才一直光棍一条。”雷长夜说出这句话,闹心得不得了。永强在他的设定里,绝对不能有男女关系,这样容易出事情,更容易露馅。偏偏鱼玄机总存着倒贴的心思。

    “这样啊”鱼玄机的表情变得极其丰富。雷长夜斜眼一看,急得直抖手,这分明就是一副“有难度我喜欢”的脸相。

    鱼玄机看了雷长夜一眼,居然不说话了,而是满含深意地摸着下巴,溜达着走了。

    雷长夜扶墙叹息,这正应了那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就在这时,宣锦嘴中一边念念有词,一边踱步而来。看到她,雷长夜目光一亮。他敏锐地感到宣锦身上的气息大不一样。

    “锦儿,你小四品了?!”他惊喜万分地问。

    “吖!吓死我了。”宣锦捂着胸口,惊呼一声,看到雷长夜才露出笑容,“雷兄,我光顾着背三山渡的口诀,你站这儿我居然没发现。”

    雷长夜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一笑。他的藏剑之术已经到了自发启动的地步,站哪儿都没有存在感。

    “我五天前刚刚突破,今天刚到川东节府来办事,还没来得及跟兄提起。”宣锦兴奋地说,“想不到你一眼就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