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67章
  • 下载
  • 雷长夜看在眼里极为震惊,这罗苴子和里面的南巫巫士竟然会玩步炮协同?这怕是一万人全填进去都不够杀的。

    幸好,这个步炮协同的神操作只是昙花一现,杀红了眼的横江盗们不顾雷法伤害,一拥而进,几十名横江跳荡施展轻功跳过罗苴子防线,杀向施法的巫士们,顿时将他们砍成血葫芦。

    巫士们被砍倒,罗苴子们也被杀得血肉横飞。

    数百横江卒,数千牙兵的冲锋绝非两百多个罗苴子和巫士可以阻挡。

    踩着罗苴子和巫士的尸体,乱兵咆哮着冲进内府,挡路的护卫全部被砍翻。此刻,就算是牙兵也杀红了眼,见人就砍,逢人就杀,节府之内喘气的东西全都遭了殃。

    就在所有人气势如虹的时候,雷长夜却敏锐地感到了一股七品往上的惊人气势从内堂涌来。

    雷衙衙主真的来了!

    每个十二衙门的衙主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两个巫主,十个上巫,三十个巫师随侍左右。

    巫主都是中七品的实力,两个加起来就挡得住蜀山一个宗主的进攻。上巫是五品巅峰的实力,相当于蜀山长老们的水准。三十个巫师都是四品巅峰。

    一个衙门的全部战力降临,相当于小半个蜀山的高阶战力。这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雷长夜就算再自信,也不敢一个人面对这股子惊人力量。他看了一眼身前疯狂冲杀的牙兵们,心里略有一点歉疚。

    这一万牙兵至少得死一半,这都不一定杀得死里面的主儿。

    雷长夜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罗苴子尸体,不禁感到一丝奇怪。按理说,如果是雷衙高阶战力全来了,那么他们应该配合罗苴子一起作战才对啊。这样远程近战配合默契,足以挡住乱兵。

    刚才罗苴子和巫士们死得有点冤。南巫国人口过剩吗?不至于吧。

    想到这里,雷长夜心中一动,他感到局势有转机。他连忙鼓足勇气,分开乱兵人流,拼命朝前挤去。

    惊天动地的惨嚎声从内堂传来。带头杀进内堂的闹海青鱼张邦彦从内堂的大门飞出来,轰地落在地上,浑身焦黑,死状凄惨。

    一位披挂整套明光甲,长手长脚,身材魁梧的大将气势汹汹地走出内堂。他的手里提着两枚人面铜锤,一枚锤上是喜容,一枚锤上是怒容。

    他的面相正是人们口口相传的谷东泰面相。不过手里的武器有些出入。谷东泰擅长使用的是槊,是一个非常纯粹的马上将。

    但是此刻的谷东泰却拿的是双锤。这人面锤可是雷衙衙主成名兵器,有个名号叫做“喜怒无常”,是三品超凡级法宝。

    据曾经和他交战的蜀山宗主们说,雷衙衙主的喜锤上有金之雷法,怒锤上有水之雷法,两锤相击则金生水,水之雷法激化,形成霜之雷暴。

    金之雷法如列缺霹雳,水之雷法触之则浑身瘫软。霜之雷暴会在雷衙衙主周围形成霜环,凡是入环超过一息之人,则全身冻结。

    这还只是法宝上的绝活。雷衙衙主自己则是巫雷秘法集大成者,各种各样的巫之雷法层出不穷,所向无敌。蜀山五宗的宗主对上他,除非是薛青衣,否则都要灰头土脸。

    但是,看到他冲出内堂,雷长夜却欣喜若狂。因为,这个人虽然有着雷衙衙主的气息,却肯定不是本人。

    雷衙衙主出门身边一定会有跟班,绝不会一个人行动,更不会一个人去和一万乱兵硬刚。这本身就是一个愚蠢的举动。

    雷长夜想到这里,忍不住摇头苦笑。他一直以来都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但是,仔细一想,如果雷衙衙主真的敢在川东呆这么久,必然会被蜀山掌门觉察到他的强者气息。

    十二衙门和蜀山掌门有个秘而不宣的默契。绝不互相犯界。衙主不来巴蜀,宗主不去南巫。一旦破戒,那就是南巫和巴蜀一场大能间的生死对决。

    既然雷衙衙主不敢久留川东。那么这个人是谁就好猜了。雷衙衙主的巫雷秘法中,除了召唤雷之巫魔的至上巫法之外,还有一招寄身雷法。

    他能把自己的一丝元神化为巫雷,打在目标人物身上。目标人物三魂七魄会被这股神雷击碎,雷衙衙主则会将这丝元神寄居在目标人物身上。

    雷衙衙主肯定是抓住谷东泰出川的时机,以寄身雷将其击杀,然后将一丝元神寄居其身上,化身谷东泰,回到了川东蛰伏,一点点在川东布局。

    此刻的谷东泰,算是雷衙衙主的身外化身。

    这丝元神寄居谷东泰身上十年,已经养得强大无比,堪堪到达雷衙衙主五六成修为,不可小视。不过,这货应该刚刚召唤完雷之巫魔。巫魔又被雷长夜杀了,此刻他的身子肯定虚得不行。

    雷长夜的眼睛亮了。杀了这货,等于弄死一部分雷衙衙主元神,这么高品阶的高手对自己黑锥枪上养的元神,应该有相当大的补益。

    之前他杀了雷之巫魔强良,不但学会了运用雷反之力激发雷驱符术,而且一口吃下强良的元神,黑锥枪上的元神长了一大截,令这把白板武器拥有了一品名贵级法宝的气息。

    他虽然还没有使过黑锥枪,但是他相信这把枪会在元神催动下,变得更加神妙。

    如果这一次吃了雷衙衙主的元神,他的黑锥枪会不会一口气长成二品珍稀法宝?毕竟,这可是七品巅峰的元神。

    雷长夜攥紧了黑锥枪,目光中全是贪婪。

    内厅之内,雷衙衙主化身的谷东泰怒吼一声,喜锤一晃,十八道金色雷霆横扫大厅。

    凡是冲入内厅的横江卒全体扑街,死了一地。

    但是,牙兵们全都活下来了。他们中了恶春香,虽然失去了部分意识,但是相应的,体力、耐力和抗力大幅度增强,片杀伤的金之雷法打不动他们了。

    “吼”金之雷法激发了牙兵的凶性,恶春香的副作用全体现出来了,他们化身狂战士,朝着雷衙衙主化身狂啸着扑去。

    雷衙衙主化身怒锤一扫,凡是接近他的牙兵全都被水之雷法电倒,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他双锤对砸,轰地一声,一道霜环在他身子周围铺开。

    倒在他周围的牙兵惨叫着化为一地冰雕。他狞笑着一跺脚,冰雕全碎。

    “这么厉害!”雷长夜立刻用小碎步往后缩,藏剑之术激发到巅峰。在他身边,牙兵们悍不畏死地冲上去,前仆后继地挤上前。

    “上,上,都上,我殿后。”雷长夜躲在内厅门外,为牙兵们鼓着劲儿。

    PS:再次感谢小鸟盟主,今生盟主,晨赋夕盟主以及星辰志海29的慷慨打赏。送上第二更,求月票!

    第八十七章 巧灭衙主身(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II)

    牙兵们眼见同袍战死,气血爆棚,又在恶春香催发下生死不惧。他们踩着满地碎冰狂嚎而进,以数倍的勇猛和蛮力杀向雷衙衙主寄身。

    这衙主寄身舞动喜怒无常锤连续几个雷法,又杀死足足两百名牙兵,但是外面的牙兵还是蜂拥而入,气势如虹。

    衙主寄身再杀数十人,双锤内的雷法耗尽,只能用本体的雷法。

    这个时候,召唤雷之巫魔所造成的消耗彻底体现了出来。他只能施展小规模,低消耗的雷法黄泉幽雷。

    这是雷衙上巫以上的巫士都会的高阶雷法,以富含阴煞气息的雷法夺人生机,不但可以杀人,还可以通过夺魂而造成的杀业,及时回复部分施法的功力。

    只是这个雷法极其阴毒,对于施法者本身的生命有极大的削弱。这种雷法使得越多,人本身的生命就损耗越多,极易早死。

    衙主寄身此刻全靠这黄泉幽雷持续发动雷法,不断灭杀冲上来的牙兵牙将。

    然而,这套雷法对于普通牙兵牙将固然效用如神,但是对于内家功力练到三四品的都虞侯,军使和都头们而言,效用不大。

    这帮悍将都是内外兼修,生命力极其强韧的高手,再加上恶春香的加持,他们就算中了幽雷,也能用自身的硬功和旺盛生命力扛住,反而加倍激发他们的凶性。

    衙主寄身不得不靠人面双锤的锤术,硬扛住这些悍将的进攻。

    川东牙营的都虞侯欧阳雄烈本身就是兵胆堂出身的刀法高手,因为在河朔三镇争权失败,落魄逃亡到巴蜀,又投了川东牙营。他一生之中,会过不少高手,战斗经验丰富,杀法异常凶狠狡诈。

    此刻他虽然被恶春香搞得神智昏沉,意识懵懂,但是他的身体记忆完好无损,一旦厮杀起来,各种沙场上熟极而流的刀法连招使出来,配合麾下一帮不要命的虞侯补刀,杀得衙主寄身步步后退。

    看到衙主寄身后退了,周围的牙将断喝一声,同时围上来,长枪大槊排成几圈,疯狂捅刺,杀法骁勇。

    雷衙衙主寄身发出狂怒的嘶鸣,双锤一旋,连续抛射出几十记黄泉幽雷,将最里面的十几个牙将掀翻,双锤一并,对准都虞侯欧阳雄烈的头顶砸来。

    欧阳雄烈闪身躲开,但是左肩膀被擦中,咔地一声脱臼了,身子滚倒在地。衙主寄身纵身而起,跟进一锤砸他额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雷长夜出手了。

    在衙主寄身的喜怒无常锤熄火的时候,雷长夜就悄无声息地掩了上来。

    他这一身的横练,还真就比较怕喜怒无常锤的霜之雷暴,一旦被冻住,再被一晃悠,身上掉下什么零件都心疼。

    现在安全了,他跟着几个最能打的虞侯混到战圈之内,假装勇猛冲上去跟雷衙衙主寄身过招,一连被砸了好几个黄泉幽雷,身上雷反之力已经积攒得差不多了。

    他趁着雷衙衙主寄身对着欧阳雄烈补刀的刹那,突然发动雷驱符术,身上的雷反之力猛然在奇经八脉里沸腾起来,令全身肌肉激发到巅峰,手中一直平举的黑锥枪犹如一道扭曲变形的黑电,撕破空气,对准寄身后心,一枪挑刺。

    这一枪快、准、狠,已经到了人体机能的上限,远远超越了雷长夜现有的三品巅峰之境,又抓了衙主寄身一个措手不及,威力飙升到极致。

    此时雷衙衙主寄身正跃起于空中,举锤要砸死欧阳雄烈。雷长夜的黑锥枪从倾斜的角度,一枪贯入他的后心,枪尖卡在他胸骨上,将他一枪挑在半空,救了欧阳雄烈一命。

    雷长夜就势纵身而起,挑着衙主寄身一个飞旋,长枪一甩。衙主寄身惨嚎一声,轰然落地,全身骨骼脆断。

    “吖”周围的虞侯牙将蜂拥而上,长枪大槊同时插下,给他来了个万点梅花。

    这拥有雷衙衙主五成功力的元神寄身,就这么灰飞烟灭。

    雷长夜从空中落下,闭目感受了一下枪身上的力量。他养在黑锥枪里的元神活泼泼的,灵动如神,比起杀死雷衙衙主寄身之前的状态更加优异。虽然没有到达二品珍稀法宝的那种变化自如之境,但是相去亦不远矣。

    雷长夜心中暗暗高兴:再去杀一两个上巫什么的,这杆黑锥枪,就真的要升级成二品法宝了。

    他早就看着紫馨的四色神砂流口水,一直想弄一个那样的法宝,却因为最近事情太忙,没找到时间。

    没想到几番操作和厮杀之后,大业有成的同时,又能随手造出一件二品法宝,这让他格外舒服。

    就在这时,一丝电光突然在雷衙衙主寄身的心口处冒了出来,化为一丝青灿灿的雷影。

    雷长夜眼神一闪,连忙舞枪一挡。

    这雷影果然对他发了一招雷法,这是雷衙衙主本命雷法血魔阴雷。

    血魔阴雷轻易破掉黑锥枪的防御,轰地炸在雷长夜的脸上,他带的遮面头盔被轰然炸碎,血红色的雷丝瞬间将他的额头裹住,但是片刻之后,雷丝就消亡殆尽。

    雷影见杀不死雷长夜,倏然一闪,消失不见。

    雷长夜汗都下来了,幸好不是范围作用的霜之雷暴,吞雷符很顺利地吸收掉了单体攻击的血魔阴雷,连假发都给他保留了下来。如若不然,他的身份就要露馅了。

    他刚想遮住脸离开,却听到一声尖利的惊叫:“永、永大侠!”

    雷长夜微微一惊,这是江恣意的声音。这货居然在混战中活到现在,苟功一点不比自己弱啊。

    而且,这一声吆喝坏事了,他本来是准备杀了雷衙衙主寄身就隐去,深藏身与名。现在被江恣意喊出真实身份,就被牙军发现自己不是他们一伙的,这就很难处理了。

    现在的牙军都双目通红,杀出了真火,不是自己人,那还不杀?

    果然,所有牙军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令他如芒刺在背。

    “原来是永大侠。”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欧阳雄烈结结巴巴地说。

    雷长夜望向他,有些惊奇。他中了恶春香,按理说意识昏沉,说话该有困难啊。但是,他立刻释然了。欧阳雄烈的左肩脱臼,剧痛入心,可能刺激了他的求生意志,他已经从恶春香的控制中摆脱了出来。

    “永大侠,”欧阳雄烈摸着脑袋,看着地上谷东泰惨烈的死状,“我们杀了节帅?”

    雷长夜望了一眼满厅神色迷茫的牙兵牙将。发现此时此刻雷衙势力已经全部肃清。横江盗也死得差不多了。厅里只剩下为了闹饷而来的牙兵。

    如今节帅谷东泰死得不能再死了。按照牙兵造反的惯例,就是牙将虞侯们推举一位新节帅,上表朝廷求封。在这期间,牙兵们少不得大掠梓州,抢夺财物。

    这些牙兵被恶春香泯灭了不少意识,本来就少的良知也没了,很可能会做出无数伤天害理之事。

    现在需要一个人站出来凭借威望,整肃牙兵,一直等到川西军到来,令梓州免除大难。

    眼前的都虞侯欧阳雄烈看起来知道永强的威名,又是众牙将中军衔最高的一个,靠他的威望,加上自己的侠名,希望可以拦住这帮闹饷闹得双眼通红的牙兵。

    “这已经不是谷东泰,而是南巫国十二衙门的雷衙衙主化身。”雷长夜沉声说。

    “啊?”欧阳雄烈茫然睁大了眼睛。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他被喂下这一大口八卦,心神来不及再想其他的事。这正是雷长夜想要的效果。

    “你看他手中的人面双锤,这正是雷衙衙主的喜怒无常锤。”雷长夜指了指谷东泰尸体手中握着的双锤,“谷东泰大将军喜欢使的是槊。”

    “确是如此,永大侠高见!”欧阳雄烈蹲下身看了一眼人面双锤,诚心诚意地说。

    雷长夜敏锐地一挑眉头,欧阳雄烈语气中充满了对永强毫无保留的信任,这绝对可以利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