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63章
  • 下载
  • 鱼玄机看着他的背影,欣然一笑,精神抖擞地跟上。

    第八十一章 魔将露真容(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沿着横江洞府第三层正厅往前走了片刻,地上已经尸体绝迹,只剩下零零星星的血迹。就着墙壁上油灯的光芒观看,这血迹有的是暗红色,有的是深黑色。

    暗红血液是人类的血迹,深黑色的大概是降世的巫魔所留。

    横江寨守三层的应该是留守的三大寨主,也就他们的战力能把这位魔神般的神秘都将砍伤。

    出了正厅,沿着正厅后门的走廊走到拐弯处,一阵子激烈的金铁相击声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激烈的呼喝喘息声。

    雷长夜横手挡住了鱼玄机。这个距离,对他而言正合适。鱼玄机安静地望着他,等待他的指示。

    雷长夜侧头用传音入密说:“你蹑足潜踪的功夫可能避开六品高手的追踪?”

    “能!”鱼玄机点点头。

    “好,待会儿你到拐弯处,帮我看着战况,然后给我指示行走路线。”雷长夜说完,从怀里抽出一张已经被电池符激活的人甲符,递给鱼玄机。

    鱼玄机愣愣地接过人甲符,好奇无比地一看:这人甲符上面显示着横江洞府第三层的俯瞰图,图上还有一个亮点,就在她现在所处位置的附近。

    “这是”鱼玄机愣了,这么神奇的东西她第一次见。

    “此乃长夜兄给我的人甲符,可以追踪我的方位。”雷长夜在来之前,特意改进了这枚人甲符,令其只能追踪拥有特定印记符加持的黑符甲而不是蜀来宝。

    以免鱼玄机一看人甲符,所有蜀来宝的印记符全都被看见了,让她猛然想到蜀来宝上的猫腻,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

    “太神奇了,雷坛主符法神妙啊。”鱼玄机大喜过望,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找雷长夜要一个。

    “好了,我现在要用此隐身符隐身。”雷长夜拿出了师父做的隐身符,“我隐身之后,自己也看不见”

    鱼玄机看着他的脸色异常古怪。毕三泰的符箓术一般会给人这种感觉。

    “对,咳咳嗯,这是隐身符的副作用。我需要你告诉我怎么靠近那个六品都将,我会暗自给他一下狠的。”雷长夜低声说。

    “永大侠,你也玩阴招啊?”鱼玄机目光大亮。无所不用其极的大侠非常另类,她喜欢啊。

    “不然打不过。”雷长夜无奈老实说。这个直冲七品的降世巫魔远超他的预期。看刘东亮死得那么惨,就知道这货不好对付。

    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不能像以前一样引天雷了,不是天雷还真干不掉这么可怕的对手。

    幸好他准备充足,底牌丰厚,全使出来,说不定能行。现在雷长夜也是骑虎难下,总不能转头就跑,让人设崩塌吧。

    “好的,交给我。”鱼玄机深吸一口气,提聚全身功力。她传自摘星叟的神偷传承里,除了妙手生花术和漫天花雨术之外,最富有特色的核心传承就是踏月摘星术。

    这是一门步法、身法、蹑踪术和轻功四合一的绝技,一旦启动,整个人犹如烟尘虚影,穿堂越室,如梦如幻,就算被人看见,都会以为是眼花了。

    就算六品高手,不是特别留心观察,也极难发现她的潜入。这也是她横行十八道,夜犯八门的凭借之一。

    只是这门轻功需要预先启动,如果遭受突然袭击,仓促启动,则威力减半。这也是她遭到雷长夜偷袭时,没能逃脱的原因。

    另外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运用这门绝技,绝对不能存杀心,一旦产生杀机,虚影化形的功架就会垮掉,令其行踪暴露。

    现在,鱼玄机用它来偷窥横江寨主们与六品巫魔的激斗,正好适用。

    片刻之后,鱼玄机已经化为一道杏黄色虚影,掩到走廊拐角处,偷眼观看。

    拐弯处走廊的百步之外,三道身影正在埋头死战。

    一个是大寨主胡灰眼,他正在操纵七枚伥鬼镖,犹如七条食人鱼,疯狂攻击巫魔全身脆弱之处。

    一个是方士打扮的三寨主索全,正挥动拂尘,以阴煞雷法不停轰炸巫魔甲胄,迟滞他的行动。

    两人都把自身轻功激发到极致,围着巫魔来回乱转。而手舞陌刀的巫魔却一瘸一拐地来回驰骋,轻而易举地挡开伥鬼镖和阴煞雷的围攻,但是速度总比他们的轻功总是慢了一拍。

    鱼玄机仔细一看,只见巫魔腿上插了一把短刀,正是二寨主刘东亮的走鬼刀。她回想了一下,刚才刘东亮尸体手里似乎只有长刀。想来,刘东亮玩命伤到了巫魔,却被巫魔一刀卷断了身子。

    “好,我要上了。”雷长夜看她已经就位,立刻捏碎隐身符。

    他的周围立刻被一片雪白色的迷雾包裹住,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

    “何等的酸爽啊。”雷长夜双手握住黑锥枪,按着自己记忆中的方位,朝着前方走去。

    “永大侠,向前走九十七步后左转!”鱼玄机及时传音。

    “嗯!”雷长夜沉心静气,暗暗数着步子,发动藏剑之术,边走边收敛自己的气息,渐渐变得毫无存在感,犹如一只蹑足潜踪的幽鬼,缓缓前进。

    鱼玄机手拿人甲符,瞪大了眼睛看着永强永大侠化为透明色,然后他连存在感都消失了,她只能通过人甲符屏幕追踪到他的位置。

    “神乎其技!”鱼玄机精神大振。无论是永大侠的蹑足潜踪,还是雷长夜的符箓法术,都充满了玄妙,让她心头大动。这些东西,她都想学。

    看着屏幕上永强的光点即将接近战区,鱼玄机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始急促地指挥永强走位。

    这对她来说极其困难。首先人甲符屏幕上没有两寨主和巫魔的追踪资料,她必须把自己观察到的走位投射到俯瞰图上,结合永强的位置来建议他如何走到最佳攻击点。

    幸好她身为主线人物,智慧高超,反应迅速,三维想象力也极强,才能顺利完成这复杂的转换,精确地为永强指出最佳的攻击位置。

    雷长夜按照鱼玄机不断变化的指示,一点点调整着自己的位置,缓缓进入三大高手混战的战区。

    此刻横江两寨主已经是强弩之末。胡灰眼七枚伥鬼镖只剩最后一枚,而索全一只左臂被砍断,持续淌血,两人目光凄厉,知道死期将至。

    巫魔都将的嘴里发出恶毒的冷笑,似乎正在享受一点点收割胡灰眼和索全生命的快感。

    胡灰眼拿出最后一枚伥鬼镖,眼中露出狞恶之色:“谷东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大王!”索全看到他的眼神,脸色顿时惨白。

    “”胡灰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索全双目血红,放弃一般大吼一声,右臂捏了一个法诀,喷一口鲜血在指尖上,猛然一甩。一团绿色骷髅状雷电,对准巫魔都将射去。

    这是索全以体内精血淬炼出的一口血煞雷,混合至阴至毒的雷法,猛恶异常,他喷出此雷,自身功力也消耗殆尽。可以说是倾毕生之力的一击。

    巫魔都将陌刀反手一卷,闪电一刀切中雷电核心,这股血煞雷竟然被刀身吸附。刀刃上泛起一丝碧光,紧接着血煞雷的雷法竟然化为十几道碧色丝线,灌入刀身之中。

    这把巫魔陌刀不但能挡住雷煞,而且还能吸收雷法!

    索全毕生功力,竟然全都被吸走了。

    索全目眦尽裂,狂吼一声,身子不要命地朝着巫魔都将扑去。巫魔都将陌刀一挑,直刺入索全小腹。

    就在这时,胡灰眼突然手握伥鬼镖对准自己的后脑,狠狠一镖扎进脑子。

    伥鬼镖发出一声尖锐的鬼笑,一镖凿穿了胡灰眼的脑子,从他的脑门飞出,直接飞入索全的后脑,抢在他被刺死之前杀死了他。

    连取胡灰眼、索全两命的伥鬼镖突然变成血红色,犹如吸饱了血的跗骨之蛆,在镖头上亮起两枚磷火,犹如鬼眼,对准巫魔都将的额头扑去。

    巫魔都将刀光如电,瞬间卷向额头,七尺陌刀,轻盈如扇,举重若轻地切断了伥鬼镖的镖身。

    断了的伥鬼镖高高飞起,看似已经失去威力,但是伥鬼镖的镖头鬼火仍在,而且愈发闪亮,它们引导着镖头在空中转弯,对着巫魔都将的头盔顶端倏然凿下。

    巫魔都将感到不妥,挥舞陌刀举过头顶,想要扫开伥鬼镖的最后一击。

    “就是现在!”鱼玄机在传音中大吼。

    雷长夜此刻早已经悄无声息地摸到巫魔都将的背后五尺处。

    因为藏剑之术和隐身符的关系,巫魔都将和横江两寨主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听到鱼玄机的提醒,雷长夜毫不犹豫地一旋枪杆,对准前方一枪攮出。

    黑锥枪犹如一条扭曲变形的乌龙,电光火石般穿出,七尺枪身只一闪就钻进巫魔都将的后心。

    嗡地一声闷响,雷长夜旋转的枪头钻开巫魔都将披挂的山甲鳞片,直入后心,四根棱翅在巫魔体内一绞,钻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

    雷长夜手一抽,黑锥枪行云流水般收回,带出一蓬黑血。

    被击中的巫魔都将浑身一颤,陌刀一歪。天空中的伥鬼镖头擦着陌刀刀锋,狠狠凿在他的头盔上,山盔轰然碎裂。他脸上的虎面猛然迸射出一丝黑血。

    “吼”巫魔都将抬手攥住插在头顶上的伥鬼镖头,仰天怒吼。

    一道道恐怖的雷电在他全身上下涌现,他的身子膨胀变形,一座比人类要雄壮一倍的身躯撕开都将的人皮,仿佛爆米花一般爆了出来。

    他脸上的虎面根本不是面具,就是他的真面目。他手中的陌刀扭曲变形,在一团电光中化为一条恐怖的青蛇。那枚轻盈飞舞的刀头,赫然是这条青蛇的蛇信。

    破碎的虎头战靴中,露出两枚骆驼般的蹄子,闪烁着金属光泽。

    这只巫魔将捏成一团铁饼的伥鬼镖丢在地上,用蹄子一脚踩碎,凶猛地转过身来,面向雷长夜,张嘴嘶吼。

    一条红色的细蛇从它的嘴里吐出来,朝着雷长夜张开大嘴,发出恐怖的嘶嘶声。

    “这是”雷长夜愣住了,“这是雷衙的强良!”

    第八十二章 永强斗强良(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南巫国十二衙门,每一个衙门配置巫师三十名,上巫十名,巫主两名,衙门的主事,被称为衙主,由巫力可通神的大巫担任。

    在南巫国的巫魔化中,他们认为有十二个巫魔代表着整个宇宙十二种本源巫力。每一个巫衙之主则拥有能够召唤这种本源巫魔的能力。

    这十二种巫魔也许不是降世巫魔中最强大的,但是他们的力量却是最纯正,最容易被利用,使用时消耗也是最小的。

    换句话说,这种巫魔是持续战力最强的。

    而血洗水鬼潭的巫魔就是这十二种巫魔中的一种,雷之巫魔强良。

    强良手中青蛇是吞雷蛇,任何雷法都可以被它轻易吸收,这就是为什么索全的血煞雷不但没把它打伤,还被吞了个干净,加强了强良的力量。

    强良的嘴中还有一条蛇,这条蛇就是雷法蛇,它的嘴一张,各式雷法层出不穷。

    但是,这只强良的可怕,还在于青蛇的蛇信。

    这条蛇信化形为陌刀,取了足足上千名横江盗性命,凶残的同时,彻底体现了强良持续作战的强度。

    现在,雷长夜一枪刺破它的假身,它不会再压制自己的力量。之前一直压制的巫魔气场轰然降临,层层雷纹包裹全身,犹如穿上雷电战甲的魔王。

    雷长夜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地上横江两寨主的尸体,突然明白了强良一直以人身自我限制的原因。

    它如果一进门就暴露自己的巫魔身份,横江盗必然四散逃亡。它就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他以都将身份和三大寨主周旋,永远给横江盗一丝战胜的希望,结果就是,整个横江巢穴中的江盗全都飞蛾扑火来送死。

    他把两大寨主留到最后解决,就是为了将横江巢穴中所有人杀人灭口。

    要不是它存了杀人灭口的心,雷长夜也没有可能在它压制自身力量的间隙,偷袭得手,一枪钻没了他的左心。

    现在强良真身显形,显示它真的受了重创,必须尽快解决敌人自愈。

    雷长夜瞬间明白了自己的战术:拖延到巫魔伤发身亡。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忘掉一切恐惧和不安,将整个身心沉浸在养剑诀激发的阴阳二气循环之中。

    师父毕三泰的话在耳边回荡。

    对手越强,越要尊敬感恩,因为他会成就你的艺业,你养的元神,会更加鲜活,而你自己,会更上一层楼。

    此时此刻,仇恨、痛苦、绝望、恐惧、不安都于事无补,也无需挂怀。

    片刻之后,雷长夜忘却了一切,整个心神都凝练在黑锥枪,他郑重向强良点首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