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62章
  • 下载
  • “横江四寨主虽然有点智慧,但是没道理能想到我们会洗劫他们的横江秘库!”宣锦思索片刻,摇了摇头,“这不符合他们的性格。”

    “他们想到的应该不是我们来打劫,而是另一个。”雷长夜目光一闪。

    “谁?”众人忙问。

    “谷东泰?”庞恒毅条件反射地问。

    “”雷长夜默默摇了摇头。如果他预估的没错,这里今晚真的要上演三岔口了。

    “你们说了半天,我就问一句,永大侠呢?”鱼玄机凑到雷长夜身边,小声问。

    “他说好和我们在水鬼潭会面”雷长夜说到这里,从蜀来宝里拿出一顶符甲盔,“你看,我把他的符甲盔都做好了。”

    “我看看”鱼玄机抢过符甲盔左看右看。符甲盔上还是安着坚固面罩,牢牢遮住戴盔者的面貌。鱼玄机想起自己打掉永强面罩时,他护脸的样子,心里一疼。

    “他还是没脸见人啊?”鱼玄机叹息一声。

    “啊?永大侠怎么没脸见人?”毕一珂好奇地问。她并不知道永强的脸毁容的事。

    宣锦稍微解释了一下,众人都是一阵叹息。

    “嗯?好!”雷长夜忽然对众人说,“永大侠来了,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他需要带上头盔才愿意露面。”

    雷长夜说完转身就走。毕一珂和宣秀都好奇地想要站起来跟过去。但是鱼玄机拦住了他们:“各位,永大侠很以自己毁容之事为耻,大家过去多有不便。”

    “哦”毕一珂和宣秀顿时懂了,老老实实蹲下身等着。

    片刻之后,永强和雷长夜一前一后回来。雷长夜站在永强身后,身形被遮住。

    “各位,现在开始由永大侠带路,我躲到远处控制阴将,大家一定要小心。”雷长夜说。

    “放心吧!”众人已经顾不上理雷长夜,全都在看永强。

    今夜的永强一身黑金色盔甲,带着威风凛凛的符甲头盔,就连遮脸的面具都带着一股肃杀之气。他手中的黑枪通体黝黑,黑缨黑头,四道锋刃,明亮如雪,配着他的威势,相得益彰,不可一世。

    没有人看到他身后的雷长夜已经悄无声息地溜走,躲进了远方的芦苇荡。

    这当然是雷长夜又一次演出了双簧戏。在找永强之前,他就悄悄命令一名阴将没下船,就躲在船底,等他来了之后,和他来了一个大换装,扮演雷长夜的样子。

    等到阴将躲远了,雷长夜暗暗控制他又换下衣服,穿上阴将装扮待命,他自己则全新沉浸到了永强的角色扮演中去。

    “各位,此战甚危,所有人听我号令。”雷长夜以马龙白兰度的沧桑嗓音低声说。

    “是”鱼玄机、紫馨等女孩子发出极富女性气息的颤音,听得余怀仁、宣秀、汪芒等人头皮发麻。

    第八十章 血洗水鬼潭(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雷长夜蹲在草丛里,耐心地等待着。他这招引蛇出洞的计策,本以为会引出横江四寨主这四条小蛇,但是说不定一个不小心,会把早就迫不及待的丛林巨蟒引出来。

    那样的话,就太精彩了。雷长夜的脑子里闪电般闪过各种预案。每一种都需要这条丛林巨蟒来布局。他决定在这里一直等几天,直到等它来为止。

    在他的耳中,鱼玄机一会儿就传音过来闲聊几句。一会儿问他这些天在干什么?一会儿问他的伤治好了没有。一会儿问他和雷长夜啥关系。他快疯了。

    而且这传音入密也没个关机选项,骚扰电话可以一直打到死为止。

    他的脑中界面里也热闹的一匹。

    东方朔四级贵宾:兄弟萌,打起来了,打起来了!横江盗来了大概三十船人。领头的只有一个,就是闹海青鱼张邦彦,其他一个都没看见。我们尽量拖延,但是被看出来,他正在驾船撤退。

    子辛六级贵宾:挡住他们,给我挡住他们。我们这儿还没开打呢。

    糜竺六级贵宾:辛姐,挡住也没用了,其他三个寨主肯定在横江寨里猫着呢。

    蒋干三级贵宾:唉,今晚估计白录了。我们白走一趟,横江四寨主早有准备啊。

    东方朔四级贵宾:好了好了,我们放火烧船,一前一后把三十条船堵死了。尽力了兄弟萌,你们加油。

    汪芒三级贵宾:我都快蹲出痔疮了。

    庞统四级贵宾:各位耐心些,如果我估得不错,今夜会有大场面。

    子辛六级贵宾:哦?小统子,你说半句留半句的毛病是跟雷长夜学的吗?

    庞统四级贵宾:惭愧惭愧。入乡随俗嘛。是这样,我猜谷东泰会来劫秘库。他要是再没钱发饷,就要被牙兵赶下台了。

    糜竺六级贵宾:杀鸡取卵可还行?

    汪芒三级贵宾:我明白了,今年谷东泰肯定会举兵西进,横江盗没必要留,杀了就杀了。一定是这样。

    子辛六级贵宾:我去,吓得我毛骨悚然啊。

    汪芒三级贵宾:辛姐,没想到谷东泰这么狠吧。

    子辛六级贵宾:你竟能猜到他的用心,这才吓人。

    雷长夜暗暗叹息,这些大玩家距离真相还差一点点。到时候,别被吓着才好。

    就在这时,水鬼潭支流上游忽然顺江漂下一条小舟。舟上站着一位身材伟岸,身披一套沉绿色重甲的都将。月光照在甲胄之上,碎光错落,甲胄枝桠交错,状极精巧,威猛华丽。

    此人肩扛一把七尺陌刀,脚踏虎头战靴,背披黑氅,随风响,气势如虹。

    他的脸上和永强一样戴着一枚面具。但是这个面具却是青牙虎面。

    此人一出现,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气势宛如潮水一般,以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涟漪般扩散。

    隐藏在草丛中的蜀武盟众人一接触到这股气势,顿时全身酸麻。功力最弱的宣秀几乎要惨哼出来。幸好宣锦及时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嘴,同时点了他的昏睡穴,让他自然睡去,免去精神被这股气势压垮的危险。

    这是一位气势全开的中六品高手,威力比起当年狙杀宣锦宣秀姐弟的宰父还要更胜一筹。

    而且,这位高手身上有一股无比妖异的阴气,仿佛此人非人,而是从阴曹地府来收割人命的鬼差。

    他的小舟无楫无桨,仿佛活物一般在水中自动转弯,对准水鬼潭横江寨呼啸而来。

    炸雷般的崩弦声从黑漆漆的寨门内传来。二十八根破甲弩箭在空中划出二十八道乌光,电驰而至。

    脆响连成一片,众人根本没看到此人挥刀,但是刀光却神鬼莫测地横空而过,二十八根弩箭应声而断。

    承载这位高手都将的轻舟,无声无息地驶入了漆黑的横江水寨门口。

    咚咚咚咚咚寨内十八面催战鼓轰然响起。震天动地的呐喊声从水寨内传来,一片金铁相击的雷音响彻天地。那是寨内早就埋伏的横江悍卒与这位神秘高手刀剑相击的烈响。

    但是,金铁相击的脆响迅速暗哑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利刃入肉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人体落水的噗通声,精神崩溃的汉子失声痛哭声。

    一连串洪亮的念咒掐诀之音在洞内传来。横江寨还藏了一批高价聘请的符师和道法师,一旦遇到硬茬子,他们会在横江悍卒的护卫下放咒。

    轰地一声巨响,整个洞口被明亮的刀光照亮。鲜血犹如狂舞的红蛇在空中蔓延。符师和道法师的惨嚎响彻云霄。

    乌黑的暗色从洞里的江水中蔓延出来,横江盗的鲜血浸满培江。

    片刻之后,洞内只剩下零零星星的金刃相击声和呼喝声。之前惊天动地的呐喊和呼喝,全都沉寂下来。空气中只剩下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横江寨内的战事,但是光是听着犹如屠宰场一般凄厉的杀声,蜀武盟众人都感到喘不过气,双腿酸软,挪不动步子。

    这个犹如鬼差一般的都将浑身都不对劲。虽然是中六品的品阶,但是显示出来的杀意,却宛若阎罗。大唐幻世,品阶只是显示一个人的内功道法修为。武者真正的威势都从血战而来。

    此人仿佛经历过成千上万场血战,刀法威猛迅捷,杀伐果断,精炼纯熟,其显示出来的战力,即使直面七品名家也不逊色。

    巴蜀之间,有此武力的中六品高手根本没有。他的身份,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十二衙门的巫主召唤的高品巫魔!

    这是巫魔降世!

    所有人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六品巫魔降世,武力直冲七品。当初追杀宣锦姐弟的巫魔宰父是五品,但是战力直达六品,毕三泰根本打不过。

    当年与巫主作战的董畴是七品巅峰,但是他看到巫主即将召唤巫魔,不惜自伤其身也要同时使出天人合一符和神霄五雷符加以阻止。因为他知道,六品巫魔被召唤出来,配合巫主合围,他就完了。

    连蜀山宗主都感到恐惧的巫魔,如何是蜀武盟一群三五品的小角色可以抵挡。

    “你们都在外面待着,谁也别乱动。”雷长夜回头沉声说。

    “遵命!”众人纷纷点头。

    “永大侠!”鱼玄机对他最是关心,急忙开口。

    “你跟我来!”雷长夜看都没看她,只是淡淡地说。

    “嗯!”鱼玄机喜上眉梢,用力点点头。但是当她想要跟到永大侠身后时,却发现紫馨正跟在永强身后,不停对着江恣意搔首弄姿,凹着造型。

    “让一下啦。”鱼玄机没好气地说。永大侠可是她的。

    江恣意连忙朝紫馨点点头,示意好了。紫馨才心满意足地让开路。

    雷长夜看到鱼玄机跟了上来,立刻展开轻功,轻盈地跳上水寨的寨墙。鱼玄机跟在他身后,也跳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蹑足潜踪,瞬间隐入寨中。

    横江寨溶洞港的水面上,飘满了浮尸。断臂残肢,到处都是。大蓬大蓬的鲜血喷溅在峭壁和钟乳石上,情形凄厉。冲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鱼玄机忍不住捂住鼻子,脸色苍白。

    她虽然行走江湖多年,但是一向以潜踪化形为主要手段,尽量少杀人或者不杀人,从未经历过如此凄厉的搏杀。

    “还好吗?”雷长夜传音问。

    “还好。”鱼玄机坚强地昂起头。

    “跟紧我,绝对不要冲到我前面去。”雷长夜小声嘱咐。

    “是。”鱼玄机连忙点头。这是她第一次和永大侠合作,万一不让他满意,他很可能下次都不会找她了。必须好好表现啊。

    看到鱼玄机如此乖巧,雷长夜终于感到一丝欣慰,扮演永强的好处一点点显露出来了。

    两人从水寨第一层的洞中港踩着石阶一点点向上攀登,渐渐来到横江洞府的第二层。这一层洞府的墙壁上放置有灯台,点着明亮的油灯。

    洞府平滑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上百具死状凄惨的尸体。全都是头上裹着纹花黑布的横江悍卒。

    走过第二层的正厅,两人走进一条漫长的回廊,回廊的地面上零零星星地倒着十七八具尸体。这些武士身上穿着成套精致铠甲,头上依旧是花纹黑布,手中武器都是精钢利刃。

    “这是横江跳荡。”鱼玄机低声说。

    雷长夜点点头。横江跳荡是率领横江卒沿着绳索跳上商船大舰之上进行白刃的敢战之士。能做跳荡者,武功过硬的同时,必须身经百战,敢杀敢拼,都是勇士。

    这些悍卒和跳荡如果联手作战,怕是川西军三千牙兵在江上看到都要走避。难怪崔辟一谈起横江盗,都是直皱眉头。

    想不到他们没死在官兵手中,反倒死于巫魔之手,省了巴蜀无数的人力物力。

    这都是雷长夜引蛇出洞之计引发的血案。雷长夜想要拍拍自己的肩膀,鼓励一番。

    再往前走几步,又是一串石阶通往第三层洞府。

    两人拾级而上,楼梯上倒着七八个横江跳荡。

    到了洞府第三层正厅,一具被砍成两半的尸体出现在两人面前。那是二寨主鬼影子刘东亮。他被巫魔一刀斩断。

    鱼玄机目睹刘东亮的惨状,一头栽到雷长夜怀里,呼吸急促,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看到刘东亮,她想起了自己的叔父们被腰斩的惨状。

    雷长夜按住她的脊背,感到她的颤抖,想到她的身世,连忙出枪挑起刘东亮的两片尸体,甩到楼下。

    “没事了。”他开口道。

    鱼玄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只剩血污的地板,长出了一口气。她感激地望了雷长夜一眼:“谢谢。”

    雷长夜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