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60章
  • 下载
  • 这么多书友,大神,编辑的支持,终于让本书来到了上架这一天。感恩,珍惜,振奋!

    这本书是我重归武侠的一次尝试。从未这么写过武侠。

    我试图在武侠的背景和框架中,打开一个新的维度,从无到有地嫁接出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属于过去又属于未来,道法和科技相结合的新世界。

    在这个新世界里寻找故事新的维度。

    这可能是和以前我所写的全都不一样的,也会和现有的网有较大的不同。

    在这本书里,有很多传统的武侠和历史情节,但是我尽量用一种新的方法去发展这些故事,让它们走向一个新颖而有趣的方向。

    就像是传统的薯条,我会尝试用咸蛋黄下油炸,看看好不好吃,如果不好吃我会换成红薯条再试试。

    故事的根基仍然是从大唐的史实中生发出来的,略作了改动,但是大致会遵循历史发展的轨迹。故事中所存在的矛盾,也是基于当时唐代特有的历史环境而生发的。

    我渴望让大家感受到历史上大唐那种沉厚多姿的氛围,再与传统化的浪漫想象结合,以现代人的视角,创造出全新的视野。

    所以资料搜集工作从头到尾从未松懈过,也异常繁重,使我更新的脚步不那么快了。但是写书的快乐,却有了十倍的提升。

    希望大家多多订阅本书,以你们的订阅投资雷长夜,投资闪金镇,投资大唐幻世!

    希望大家跟着主角雷长夜一起走过这绚丽多姿的江湖,看一眼他最终将会创造的世界。

    我希望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首订越多,越漫长还会有点小兴奋。

    信永强,请订阅!

    上架第一天十更感谢永远的小鸟银盟天降,后续两天,每天五更,继续感谢小鸟的银盟。

    第七十七章 计略平巴蜀(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雷长夜阐述了巴蜀三祸,不但崔辟全神贯注,凝神细听,东方朔更是无比关注。他来川中近两年,对于巴蜀祸事也是知之甚详,同时也有了一点点自己的想法,此刻正好和雷长夜的想法互相印证。

    “大人,牙兵骄横难治,其因有三。一,节帅要治巴蜀,必倚其为靠山,荣宠过甚。二,一身武力,困守牙营,无用武之地,难免性焦气躁。三,将兵结党,盘根错节,互成爪牙,势大难治。”

    “论牙兵之祸,川东之烈,远胜川西。谷东泰如此骄横,半出本性,半被裹挟。所以,牙兵难治和川东之祸,本为一体。”雷长夜沉声道。

    “此话甚是。”崔辟目光精光。

    “大人,因为川东牙营军纪涣散,所以川西牙营也军纪堪忧,因为大人知道若军纪严明,牙兵必然夜走川东,则川西不保矣。若能瓦解川东牙营,则两川之内,牙营只得一座,牙帅自可从严治军,令行禁止,炼成精兵。”雷长夜继续说。

    “这个”崔辟浑身一震。雷长夜所说的计策竟然是要动谷东泰,而非横江盗,他精神大震的同时,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大人,谷东泰败亡,两川牙兵合为一处,由大人同镇剑南两道,兵和一处,将打一家,万众同心,则南巫不敢北望矣。此灭一人而消三祸之计。”雷长夜沉声道。

    崔辟浑身冷汗,从卧榻上猛然站起,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趟,沉默不语,但是眼中精光越来越盛,明显已经心动不已。

    一旁的东方朔听得心旷神怡,摇头晃脑,好几次忍不住拍案叫绝。雷长夜这一番先说祸事,再说解法,巧妙引导崔辟动心清除谷东泰的说辞,正是历代乱世纵横家经典的话术。

    东方朔虽然知道巴蜀三祸不是这么容易解决,但是雷长夜说的解法,却给了崔辟一个崭新的念想,不但崔辟,他都心动了。

    屋子里唯有崔钰目光呆滞,对雷长夜的话无动于衷,不知道脑子里在想哪家道观的风流女冠。

    崔辟在屋子里又踱了几步,下定了决心,猛然转头望向雷长夜:“计将安出?”

    雷长夜和东方朔互望一眼,相视而笑,大事已经成了一半。

    “大人,川东的牙兵去年的粮饷好像没发足,据传谷东泰担保今年四月将会补发欠饷。我猜他的主意怕是打到横江盗的宝库上去了。”雷长夜微微一笑。

    “你要动横江秘库?”崔辟眉头一挑。

    江湖传言里面放着横江盗截获的金银宝物达十库之巨。全是谷东泰包庇纵容横江盗这些年积累的本钱。这笔财宝也是谷东泰可令牙兵听令的根本。

    去年川西横江盗为之一空。横江盗的进益少了很多,一时筹措不出足够供给牙兵的钱粮,珠宝金饼他们又舍不得给。

    谷东泰只得发了半饷,言誓四月初全饷发放。

    这件事被牙兵闹得川东尽人皆知,也非秘密。

    只是横江秘库积累的库存极多,至少也要用大车十数辆才能运空吧。崔辟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大人请看。”雷长夜从怀里掏出蜀武盟之宝蜀来宝,稍微向崔辟演示了一下其功能。

    “这”崔辟虽然这些日子常听说蜀武盟有法宝。但是,凡是拿到蜀来宝之人,都对其珍若至宝,轻易不会拿出来给人看。崔辟又不去做任务,反而没见过。

    如今他见到蜀来宝如此神奇的效能,顿时浮想联翩,神思已经钻进了横江秘库,在黄金堆中翻来滚去。

    这一回崔钰也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看着蜀来宝直流口水。雷长夜斜眼看了他一眼,立刻转过头去。

    “这样的宝袋不知贵盟有多少?”崔辟终于忍不住问。

    “足以装走整座横江秘库。”雷长夜淡然一笑。

    崔辟的呼吸几乎停止了。如果能够尽取横江秘库之财,他的川西牙军又会变成何等局面,这画面太美,他简直不敢想。

    “大人,横江盗拖欠谷东泰的军饷之资,四月就是发饷日,谷东泰必然给他们施加极大压力。若是川西有漕运去东南,他们会如何?”雷长夜微笑着问。

    “当然是倾巢而出。可是我并无漕运出境啊?”崔辟疑惑地问。

    “大人,去年的盐铁税赋,还未运达扬州盐铁转运使司吧。”雷长夜道。

    崔辟浑身一颤,雷长夜说的这句话,戳了他的心窝子。崔氏一族,对中央朝廷一向忠诚,但是在去年却被谷东泰以兵锋胁迫,未将巴蜀税赋运抵扬州。这一直是他的一件心事。

    但是他转念一想,顿时灵光一闪:“你是说,以漕运为名,诱蛇出洞?”

    “大人果然智慧明澈,在下正有此意。”雷长夜拱手道,“横江盗和谷东泰都是贪婪之辈。横江盗不想交纳私藏珠宝为牙兵供饷,谷东泰更是如坐火坑,焦灼难耐。大人趁着这个机会,以纳贡为名,将漕运船队开往渝州,必然引发谷东泰和横江盗的觊觎。”

    “但是川东横江盗勇悍难当,尤其在水上,拥有楼船,拍舰数艘,横江卒俱是水战好手,于轻舟之上,往来跌宕,如履平地,骁勇无比。”崔辟面露难色。

    陆上,他怕谷东泰的川东牙兵,江上,他怕横江盗的横江悍卒。这个川西节度当得好生难受。

    “大人莫要担忧,既然定下诱蛇出洞之计,自然不用大人真的和他们交战,只要派出五百会水的牙兵随船队出行,船上外侧堆上钱粮铁盐做幌子,内里装上稻草,横江盗一来,只需放火烧船,阻断追路,牙兵可坐后队快船逃离。”

    “原来如此。”崔辟顿时宽下心来。

    “与此同时,在下当率蜀武盟好手趁横江盗倾巢而出,洗劫横江秘库,断了谷东泰财路。”

    崔辟紧张地思索着雷长夜的提议:“此计虽妙,然而谷东泰失了横江秘库,说不定会尽起牙兵,劫掠川西。”

    “若是两个月之前,谷东泰挥军西进尚有可为。然而,他把牙军军饷拖了如此之久,如今又失了横江秘库,发饷日就在眼前,他发不出饷”雷长夜说到这里,淡淡一笑。

    “此乃绝户计也!”崔辟又惊又喜。

    “谷东泰德不配位,眼高手低,败亡就在须臾之间,实不足虑。大人,可有想过,除掉谷东泰,川东之位,何人可当?”雷长夜沉声问。

    “这个嘛”崔辟顿时苦苦思索起来。他心里当然希望自己身兼两川节度使,并非他贪慕权位,有什么野心,只是蜀中若是下成一盘棋,可以省去他无数心力。

    若是再来一个谷东泰一样的节度使,他等于白忙活。

    而且,谷东泰败亡,必然需要他出兵平定事态。到时候他挥兵东进,已经坐实了两川节度的名号,朝廷也只能默认这一头衔。

    但是两川事务繁琐,他坐镇成都府,谁能替他坐镇梓州节府,压下川东一群被养刁了的牙兵虞侯啊。这根本就是送命的活儿。

    “唉难。”崔辟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儿子崔钰。他此刻正神飞天外,不知在何处逍遥快活。

    家门不幸啊。崔辟想到死去的不争气的小儿子,再看这个活着的不争气的大儿子,再想到一个个比这两个儿子还不如的孩子们,真的愁断肝肠。

    “大人,大公子聪敏机智,贵相天生,仪态庄严,以他为节帅,坐镇川东节府,当为上上之选。”雷长夜沉声道。

    崔辟差点没忍住一脚踹出去。就这货?

    “大人,我身边这位蜀山弟子,名为东方朔,有经天纬地之才,治国安邦之志,愿为大公子之幕僚,帮他平定川东,还巴蜀一方安宁天地。”雷长夜忽然拱手拜下身来。

    “哦?”崔辟转头望向东方朔。

    “节帅大人,东方朔有礼。”东方朔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听雷长夜的话,立刻风度翩翩地拱手行礼。

    “川东牙兵难驯,你可有解决之策?”崔辟顿时明白了雷长夜的计划。崔钰做名义上的川东节帅,实际上却是东方朔做影子节帅,辅佐他治理川东。

    凭借崔府的声誉和权威,加上东方朔的长才,这个组合确实有平乱的潜力。最妙的是,东方朔只是幕僚,毫无声威,一切政绩归于崔府,并不怕他会产生任何野心。这简直理想。

    但是东方朔是否有平乱之才,还需要一番问对来决定。

    “川东牙兵非世代相传,谷东泰创立牙营不过十年,不到一代。士兵在民间尚无根基,风气虽成,仍非难救。”东方朔说到这里看了雷长夜一眼。

    雷长夜朝他点点头。这个方案其实是他和东方朔在来崔府之前精心讨论过的。其中雷长夜做了几点启发和建议,东方朔则闻弦歌知雅意,举一反三,顿时列出了几条细纲来。

    “谷东泰之牙兵乃招募川东壮士而成,本性敦厚,虽染牙营虎狼之气,尚有几分纯良可期。大公子若执掌牙营,首先当补足谷东泰拖欠粮饷,赢得士卒拥戴。后严明军纪,斩杀带头违纪之徒,重赏遵纪奉律之模范,立军营新风。”

    “此法虽中规中矩,然牙兵性劣,自命不凡,若不服军纪,纷纷脱逃,为祸乡里,终是变乱之源。”崔辟为难地说。

    “崔大人,牙兵之整肃,除了束之以军纪,还当动之以财帛。蜀武盟愿在川东开设分坛,以重金招募抓捕牙军逃兵之勇士,堂口就设在牙营左近,由大公子亲自发布悬红,我蜀武盟则出资资助。”东方朔侃侃而谈,意兴湍飞。

    “哦?蜀武盟愿意资助川东节府抓捕逃兵,这可是一笔巨款。”崔辟听得兴致大起,连忙问。

    “大人放宽心,这笔钱财我们蜀武盟不会白出,自有办法让牙兵们一点点把赏金吐回蜀武盟。”雷长夜微微一笑。

    “如此一来,牙兵若想要得到重金悬红,就需待在营中受训,若想要脱逃,则会成过街老鼠,人人想抓,妙哉。”崔辟点头。

    “节帅大人,牙兵之所以性焦气躁,骄奢难驯,除了牙帅纵容,兵营之内,缺乏官管教,以至于兵卒性情粗鄙,暴躁凶蛮,也是因由之一。我闪金镇有数十账房管事,粗通墨,知书达理,可到川东牙营作为各营、都、旗下副官,每日宣讲忠诚义烈之说,团结牙兵之精神,令其军成一体,忠勇敢战。”

    “真若如此,牙营之强盛,已可预见。”崔辟悚然动容,抚掌感叹,“公真治世之才也。”

    PS:感谢小鸟新的银盟,明日五更,我尽量赶稿后日也五更。

    第七十八章 谋取横江盗(感谢小鸟盟主的银盟!)

    从崔府出来的时候,东方朔的脸上还闪烁着兴奋的红晕。崔辟在听过他的进言之后,当即让东方朔留在崔钰府中担任首席幕僚,由他搜集人手,组建幕府班子,同时他也将以崔钰名义负责安排引诱横江盗出手的伪装漕运船队。

    东方朔的经天纬地之志初步实现了。第一步,经略巴蜀,第二步,放眼全国。他望向雷长夜,心里满满的都是归属感。这才是真.主线人物啊。

    “老雷,若是真的在川东开设了蜀武盟分坛,悬赏的重金咱们真的能回收吗?”东方朔略微担心地问。

    “当然能。咱们蜀武盟的蜀来宝,可以给愿意领悬赏的牙兵每人一个,不过这天雷符嘛,嘿嘿。”雷长夜微微一笑。

    “我怎么把这个忘了!”东方朔大喜。这个蜀来宝就足够把整个牙营的牙兵牙将变成蜀武盟的孝子贤孙。

    如此,这川东牙营未来之规划,简直美得不得了!

    雷长夜也跟着笑了起来。川西的永动机是蜀山派和闪金镇。川东的永动机是蜀武盟和川东牙营。

    他不但要用重金和军纪把川东牙兵变成精锐雇佣兵,同时还要让闪金镇培养出来的账房主事们令牙兵精神,永远效忠于蜀武盟,令牙兵成为大唐圣骑士。

    从此川东牙营,就是雷长夜的白银之手,是他将来用于对抗天下乱局的利器。

    “两位,刚才家父嘱咐我的事我可是没怎么听明白。”就在这时,崔钰仓皇的声音在雷长夜和东方朔身后响起。

    东方朔和雷长夜都是一愣。刚才崔辟捉着崔钰嘱咐了足足小半个时辰,讲得口干舌燥,崔钰也是频频点头,结果还是一个字没听进去。

    养儿如此,崔辟居然没掉光头发,真是奇迹。

    东方朔微微一笑,这样的主子,岂非谋臣的梦想。只要将他安放妥当,自己则可毫无阻滞,大展雄才。

    “公子无需担心,一切交给属下来办,自会让节帅大人事事满意,以你为荣。”东方朔柔声道。论侍奉主子的才艺,历史上很少有比得上他的。

    “善!”崔钰顿时如释重负,喜形于色。他转过头去,又用他呆滞的眼神望着雷长夜,思索了半天,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公子明鉴,蜀来宝装不得活人,尤其是女人。”雷长夜叹息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