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6章
  • 下载
  • 毕一珂立刻亮出青城掌。

    “哈!哈!哈!哈!哈!”雷长夜再次纹丝不动。

    “天台腿外炼手眼身,内炼意气心,步绕环,身要缠,揉腰幌肩击法全,踢腿、点腿、蹬腿、扫腿等无不在运动中击发,其变化藏于形变之中我现场演示破法,小师妹!”

    毕一珂嗡地一脚扫去,叮叮叮叮叮!

    “哈!哈!哈!哈!哈!”纹丝不动。

    “瓦屋指”

    “停!”薛青衣忍无可忍地抬手阻止,“拳脚人先到这儿。雷师侄不如演示一下如何破长兵人。”

    “是!蜀山枪术传承自隋末宋阀高手,讲求枪不走圈,剑不行尾,拳不接手,人以根摧,我以梢牵,人以丹田,我以涌泉,人以意求,我以自然的心法我现场演示破法,小师妹!”

    毕一珂拎来一把铁枪,对雷长夜夺夺夺夺连串猛刺。

    “哈!哈!哈!哈!哈!”纹丝不动。

    满场寂静。下巴一地。

    “可以了!”薛青衣站起身,转头望向目瞪口呆的宣家姐弟,“你们现在可懂得我带你们来这里的含义了?”

    “呃”宣秀一脸恍惚。他的神思正在一个臆想出来的安全地点瑟瑟发抖。

    “懂了。武学至高境界就是大巧若拙。雷师兄虽然一招未出,但是万法皆破,实是”宣锦看了一眼薛青衣。一脸“我编下去有困难”的表情。

    “说得好,我就点到为止。剩下的靠你们自行参悟,说出来反为不美。呃,跟我回山把今天学到的,好好温习一下。”薛青衣强行赞许。

    “是”宣锦和宣秀如释重负,恨不得立刻长翅膀飞出乐山。

    “薛宗主慢走,宣师弟,宣师妹,若有任何关于短兵人和暗器人的疑难,欢迎再来乐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雷长夜殷切地说。

    宣锦和宣秀匆匆点头,手刀快走,两腿带风,眨眼就没了。

    噗咯咯咯,呵呵呵,哈哈哈。练功场上各宗来闲逛的弟子顿时陷入一片嬉笑声中。

    这种拜山木人巷的破法,没谁了!

    各宗大弟子看雷长夜的眼神没有了敌意。不但没有敌意,还有一点喜爱。这厮虽然力求表现,可惜是个铁憨憨。谢谢你给了我欢乐。

    “有什么可笑?大师兄多厉害呀!”毕一珂不理解。在她眼里,雷长夜永远是最强大的,比阿爷和阿娘还厉害。

    雷长夜在练功场边的矮几旁盘膝坐下,拿起一碗煎茶喝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品茗。

    脑中界面中闪过连串云篆。

    子辛:哎呀,心疼他一秒钟,这么卖力表演结果把人吓走了。

    东方朔:这货就差吆喝一声大力丸10一枚。

    王莽:此莽夫不足道也。

    雷长夜终于松了一口气,张开眼睛,不露声色地瞥了一眼纷纷下山的各宗弟子。其中有一个扛着木矛,头上裹着白布,赤脚穿无耳草鞋的弟子让他稍微注意了一下。

    因为这货头上裹白布的样式有点不对。川人爱以白布裹头,这是古代巴氐族传统,秦汉之前就有。三星堆出土物就已经有缠头巾的铜人形象。

    不过很少有川人把白巾前面系个蝴蝶结,这是陕甘一带羊肚巾的系法。

    这名扛矛弟子似乎感到有人窥视,迅速扫了一眼身后。

    雷长夜迅速低下头接着喝茶。但是在低头那一刹那,他用眼角余光扫到了这名弟子扫射周围的眼神,极其锐利。

    “小师妹!”雷长夜看到那名弟子走远,立刻问毕一珂,“刚才那个扛木矛的弟子是哪来的?”

    “啊?你说汪芒师兄?他不是宝宗的吗?都来蜀山十多年了,大师兄你不知道吗?”毕一珂奇怪地问。

    “嗯?”雷长夜微微一愣。汪芒,王莽,实锤了!不过这货难道不该是刚来吗?

    随即他忽然明白了。子辛、东方朔和王莽这三个神玩家说过,他们的身份背景出新手村都能改变,也就是说他们可以修改这个时空里所有人的记忆,令大家以为他们早就来了蜀山派。

    这就是主神的威能!

    至于他自己,因为是个穿越过来的bug,所以不用接受主神的记忆修改。

    但是,他脑中的界面到底算是什么呢?难道说是一个用户界面?

    子辛等人打出来的字,他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他们在当地频道打字?万一他们组队,他是否能看到团队频道里的信息呢?

    又或者,他是bug,所以所有频道的谈话信息都能看到。只是他们这三人话多而已?

    雷长夜决定以后继续研究这个界面的性能。趋吉避凶,就靠它了。

    第八章 苦研电池符

    自从雷长夜教导完宣家姐弟如何破拜山巷。符宗得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清净。连毕一珂都绝了去找宣秀占便宜的心思。她觉得宣秀看不出大师兄的厉害,不配来符宗。

    界面里的子辛、东方朔和王莽三人虽然间或冒出几句话,也都是日常蜀山的事情,不再有什么高能谈话。

    雷长夜趁着大家都在消停的时候,开始搞起了他的电池符研究。

    他在符箓术一项上研究了二十年,从四岁接触到符箓学的道术以后,就进入了沉迷状态。到了二十四岁,他的符箓之术在学术上的造诣,已经超过了毕三泰,哪怕是符宗的宗主符王董畴都不一定比他强。

    可惜的是,因为他练的是外练功夫,内力总是不济,所以他能注入符箓的真气少得可怜,很多符咒他能画出来,但是用不出来。

    就算是一向宽厚的毕三泰,对他也是常常摇头,认为他是自己带出来悟性最差的弟子。

    在毕三泰看来,雷长夜一生最大的成就,也就是他自己研发出来的吞雷符。

    因为这个符箓不需要注入真气来施展,而是通过雷电的激发自动生效。设计思路极其精巧。

    毕三泰认为这个设计算是上天借雷长夜之手而做,为的是化去他的雷劫。

    所以毕三泰每逢节日都会带雷长夜去峨眉修身殿拜谢太上大道君,又去青城山祖师殿拜谢太上老君。

    也正因为如此,雷长夜的符箓之学在符宗之内一直是个隐藏技能,谁也不认为他在符箓学上有大才。雷长夜也没有什么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符箓学上的艺能。

    现在他发现了吞雷符里储藏的超级电能,顿时打开了新世界。

    这些天他借口为师娘画个安神养心的护身符,开始了闭门研究,连小师妹的训练都移交给了师母。

    他新画的电池符,主要框架还是仿照他的吞雷符。

    每当画符,他都要按照符宗的规矩,在屋子中设立神龛,在神龛前的供席上,摆放三盘果子,同时茶、酒各三盏。

    他沐浴熏香,身手口面全都清洗干净,诚心正意,聚神守一,灭除杂念,同时念诵咒言,专注如一,将全身精气神凝为一处。

    在他理解,这是大唐符师将精神力凝炼成实质形态,顺着符笔丹书注入符箓的一个方法。

    符宗的符箓之法沿袭三皇、五芽真和灵宝金书的传承,但是真正让符宗崛起于蜀山的,则是历代符师对于这些上古经典的注释。

    这全都是符箓术的实用技法。比起正云山雾罩的东西要实在得多。

    光是这些注释和经验总结,符宗就有一整座藏经阁存放。

    而在峨眉的蜀山总坛之中,传闻还有金锁流珠引、化书、玉女隐微、淮南鸿宝和万毕的祖师注释本,其中的符箓之法已经具有一定的神威。

    只有为蜀山做出杰出贡献,同时品阶到了一定程度的弟子才有资格去读这些珍贵经典。

    不过令雷长夜最心动的,却是最具有实用价值的墨子五行记。

    市井传闻墨子五行记是成仙变化之法,这大概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从毕三泰与符宗师叔、宗主的日常言谈之间,雷长夜收集到大量资料,这本墨子五行记很可能是一种把符箓之学用于民间工艺的符法。至于变化之法,只是吸引法家儒家和道家的大才钻研此书的噱头。

    最大的证据就是蜀山的木人巷。这些木人巷中的木人都是雕刻着符箓的木人组成。

    这些用特殊材质制作的木人,配合特定符箓,以蜀山阵法加持,可以不需要普通机械的上弦,就能自动攻击入阵者。

    据传这种符箓与机械结合的方法,就来自于墨子五行记。若能够好好研究这本书,说不定能造出传说中鲁班的木鸟来。

    雷长夜这一次画的电池符,这就是他向着梦想中的墨子五行记迈进的机会。

    符头三勾拜于三清门下。

    雷长夜口念符言,主事神需如吞雷符一般勾勒雷公像。

    符胆则不劳各方神佛,只需要请蜀山祖师压阵,画个天篆云书体的“岩”字。

    符腹画一个蓄水池的形态,大体上和吞雷符相通。

    符脚画出一个缠绕螺旋线分出两叉,点在符纸上下两边。

    从符头到符脚,一蹴而就,中间不做半步停留。

    画完符,雷长夜对着神龛连续三拜,散了心神。

    这个电池符的构造和符言咒法,是雷长夜查了一个多月藏经阁资料总结出来的法门。蜀山历代的确有很多和他一样想要接引天雷的符师。

    这种接引符的构造就是从他们的注释和笔记中学来的。但是蓄水池的画法则是雷长夜自创的。

    这一次的电池符,他还创新地用了天地线为符脚。

    电池符画好之后,还需要咒言、踏罡步斗与掐诀来激发符箓。

    雷长夜手持电池符,按照斗宿之象,脚踏九宫八卦图,手掐蜀山正一斗诀,嘴里默默念诵雷令,在屋子里连续走了九个整圈,以示神飞九天。

    九圈走毕,电池符冒出点点红光。

    “成了?”雷长夜大喜。

    他连忙跪倒在地,把电池符摆放在屋中的矮桌上,深吸一口气,将体内气海中积蓄的电属性真气输入指尖,试图注入符中。

    但是真气刚到指尖就迅速积聚,根本无法注入符箓之中。他画的天地线符脚完全没有起到接引电力的作用。

    轰!真气积攒到巅峰,直接爆炸,符纸被烧成灰烬。

    雷长夜并没有感到意外。第一次就画成功也太败人品。当年他画出吞雷符,可是经历了整整十年的苦修。

    接下来的一个月,雷长夜每天都在尝试各种电池符的画法,从符头到符脚都做过一连串的变化,但是他体内的电真气就从来没有一次注入到符箓之中。

    在经过苦苦思索之后,他终于明白了关键。

    他体内的真气不再是天雷,因为雷属性,也就是那种暴虐天性,已经被他运功化去。

    所以吞雷符的核心,符腹的蓄水池形态已经不适合用来储存电能。这就是他真气一直送不进来的原因。

    他一直不太敢改符腹,因为这个符腹的设计,花了他十年的时间。任何一笔的改动,都意味着丢弃十年的成果,重新开始。

    但是经过各种微调之后,他发现只有这个可能,那就是符腹的设计出了问题,无法接纳自己的电真气。

    这一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另起新符。

    等到子时,他再次设立神龛,供奉果子茶酒,沐浴熏香,清心正意,开始画符。

    他这一次干脆简单粗暴地在符腹画了一个他记忆中的蓄电池内部构造图,连上天地线作为符脚。

    踏罡步斗,掐蜀山正一诀,口中念完雷令,走完九天,新画的符箓闪烁出点点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