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58章
  • 下载
  • 其实,他这只是掩人耳目。他画的神霄五雷符都是伪符,一点法力没有,只是配合他的雷反神威做出来的样子。

    在他研究雷神甲的时候,他也在同时进行出去送一波的操作。

    他当然不会一个人驾舟去长江一日游,伸直了脖子等着四大寨主来砍。

    根据鱼玄机源源不绝的情报,川东横江盗已经有探马出动,但是一出梓州,就消失无踪,无从追查。

    雷长夜知道这是横江盗开始为奇袭蜀武盟探路。派出来的探子既然能躲过鱼玄机麾下的眼线,说明蹑足潜踪的功夫很强,是横江精锐。

    横江四寨主驾临川西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雷长夜严阵以待,焦急地等待着他做出的操作所回馈的消息。

    这一年的三月初,蜀中风调雨顺,长江嘉州水面上一片宁静祥和。入夜时分,一艘浑身涂成墨色的四轮车船悄无声息地逆水而行,趁夜从戎州方向驶来。

    这条四轮车船,船身的形态是蒙冲的样子,造型小巧精致,以生牛皮封闭船舱,宛若一尾黑鱼,前后左右有弩窗矛穴。平常蒙冲设置的楫孔全部被八楫飞轮取代。

    此船两对飞轮转动如飞,奔行如龙,逆江而上,配合船帆御风,其快如飞,正是横江盗借以纵横长江上游的利器千里船。

    传说此船若是内功高手踩踏驾驭,逆江而上,可以日行数百里,在江上作战,来去自如。

    在船舱之内,坐着四位全身黑衣的武者,每个人都劲装疾服,外罩精工皮甲,头上戴黑色斗笠,斗笠挂黑帘,帘后的脸上戴着皮质虎面,将他们的容貌彻底掩藏。

    “确定了他会来犍为?”坐在距离船首最近的黑衣武者忽然开口问。此人声音清朗年轻,但是语气中威仪极重。

    “大王,我的探子不会出错。”坐在他身侧的黑衣武者沉声说。被称为大王的,赫然就是横江盗之首胡灰眼。

    被称为老刘的,则是横江二寨主鬼影子刘东亮。他负责横江寨内的情报和探马营。他的轻功在寨内不做第二人之想,所以也备受横江探马们的尊敬。

    “二寨主,我们当然信得过你,只是这雷长夜竟然突如其来离开闪金镇,到毫无护卫的犍为县来送死,这让我有点难以置信。”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船角落响起。那是横江四寨主浪里翻云张邦彦的声音。

    这一次他们来川西,他负责操舟镇船,不随其他三个寨主上岸袭击,从义气角度上说,他需要多问一句,表示对大寨主等人的关心。

    “其实这一次二寨主的探子不只是打探消息这么简单。”一直没说话的三寨主雷震子索全笑了。他和刘东亮在未入横江寨之前就是同乡旧友,互相关照,刘东亮不方便说的话,都是由他说。

    “哦?”胡灰眼斜眼望向索全。

    “他们在犍为打探情报的时候,发现犍为佃户们都在议论明年的租子。”索全沉声说,“雷长夜也不知哪根弦不对了,免了这帮佃户两年租子。明年是第三年,这帮佃农食髓知味,都在想着明年要不要交?”

    “让我猜猜,老二,你让探马造谣说是雷长夜明年要交租?”胡灰眼扭头望向二寨主刘东亮。

    “大寨主料事如神。这帮兄弟也是机灵,不但说明年交租,而且是整石粮的重赋,犍为佃农直接闹起来了。田也不种了,都吵着找账房要说法。”刘东亮笑着说。

    “原来雷长夜是因为地主家要没余粮才急着跑出来辟谣。”胡灰眼淡淡一笑,“要粮不要命啊。”

    “据说此人一身横练,在蜀山有点名气,大概是以为不怕暗算。”刘东亮说。

    “哼”几位寨主都冷笑了起来。他们的杀招最不怕的,就是这种铁憨憨。鳖汤他们最喜欢喝。

    “这一次杀雷长夜,是扼杀蜀武盟锐势。但是,明面上我们不太好和蜀山派支持的武盟公然为敌,惹怒了蜀山掌门后果难料。”胡灰眼淡淡地说。

    “杀了雷长夜,我们再把整个犍为县的县民灭口,做出巫魔出手屠城的假象。”刘东亮立刻说。

    “这个交给我,我的阴煞雷法最适合模拟雷衙的雷法。”索全沉声说。

    “很好,咱们兄弟齐心,何愁大事不成。”胡灰眼微微一笑。

    片刻之后,千里船驶入嘉州江岸。负责操舟的张邦彦将船驶入岸边树荫之下,号令驱舟的帮众以早就准备好的蓬草隐藏。

    胡灰眼、刘东亮和索全轻盈下船,一身黑装完美融入了黑夜之中,朝着犍为县城疾行而去。

    此时此刻,雷长夜正在犍为县城和聚集在镇广场的佃农们交谈。

    对于佃农们争相询问的重租之事,他一点都不急着回答。他先聊起今年插秧种茶的情况,然后扯到去年的闪金镇牌戏,最后问如果将来到川东去做工来抵田赋,佃农们愿不愿意去。

    所有问题都问得差不多了,他才喝了一口水,告诉佃农们,今年还是和以前一样,如果做工做得好,明年就免田赋。不过,这一次做工,要到川东去做。

    佃户就怕收重赋,一听说明年还是以工代赋,都欢天喜地,换个地方去干活也没什么,而且雷长夜还答应了船接船送,路费全包,距离家里也不远,都乐呵呵地同意了。

    跟佃户们扯得差不多了,雷长夜这才挥挥手让他们散了。

    犍为县是他操作的第三个县城了。这些天他都在让巴山帮的人扮成乡民,四处打听明年田赋的事情,造成一种人心惶惶的现象。几个乡县的佃农都开始担心了。

    不过,犍为县的佃农竟然闹了起来,还有几天不下地。这就让他很惊喜。因为他能闻到一股芬芳的阴谋味道。鱼要上钩了。

    PS:求推荐求收藏。明天就是上架日啦,十更三万字,为了小鸟盟主加更,请大家到时候一定捧个场。

    第七十五章 独斗三寨主(感谢小鸟盟主银盟!)

    今夜的犍为县下起了小雨,雷长夜淋着走在犍为县县城的街道上,看着城内点点灯火,心中感怀。

    十年前他十五岁,曾经到犍为县游玩过,这里的县城夜里一片漆黑,很少有人家有钱点得起油灯或者蜡烛。

    自从开了长夜牌社,犍为县不少伶俐的姑娘小伙儿跑到绥山镇读书学算,打工赚了钱回家,让犍为县的农家知道孩子读书才能赚到钱。

    现在犍为县家家砸锅卖铁都要供上孩子读经书,知算学,如今夜里的万家灯火,算是有雷长夜一份贡献。

    雷长夜走在路上,看着夜景,想象着自己大业有成之后,大唐幻世会有多少人命运因之改变。

    想想还有点小兴奋!

    就在这时,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毫无征兆地从他心底升起。他身上的金顶横练突然激活,强猛的真气护盾猛然移到双眼之上,墨子升级版金甲符自动激发。

    铁头功、铁裆功、金钟罩、铁布衫、天龙夺珠功犹如冬眠的巨熊们被寒意惊醒,一个接一个被激活。

    “来了!”雷长夜的脑海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两点寒芒在眼前一闪,紧接着,他的眼前一黑。

    他感到沉重的凿击从双眼传来。其他硬功都练不到眼睛,但是金顶横练可以,升级版金甲符也能防护。

    但是,即使金甲符和金顶横练都已经被激发到极致,雷长夜还是感到一阵直透心肺的剧痛,犹如眼睛被剜下来一般。

    空气中传来模糊而狞恶的脆声,犹如充满饥渴的嗜血蝙蝠的尖啸。

    天龙夺珠功激发,雷长夜左手疾伸,食指、中指、无名指一夹,夹住两枚触感极其溜滑恶心的暗器。

    雷长夜睁眼一看,只见自己的左手抓住的,是两条铁灰色,闪烁绿光的蛆虫,蛆虫的背上闪动着四只铁翅,嘴化为一道尖喙,锋锐无比,闪烁绿芒。

    这就是伥鬼镖!鬼王蛆的蛆镖演化而来,出必见血,不死不休。

    如果不是金顶横练和升级版金甲符,刚才雷长夜已经被双蛆入脑,死得不能再死。

    冷汗呼呼地从雷长夜的脊梁上滚落,胡灰眼的跗骨之伥,果然不愧是横江第一的杀技。

    “吱”两只伥鬼镖同时发出尖叫声。一股强猛的力道突然从雷长夜的手掌上传来,震开了他的手指,这两只魔蛆再次飞入空中,在雷长夜头顶飞旋。

    雷长夜大惊,他第一次看到有暗器能从他的天龙夺宝功的钳制中脱颖而出。传说胡灰眼的一身功力全都淬炼在伥鬼镖上,看来并非虚言。

    刚才震开他手掌的力道,绝对是中五品的级别,就仿佛是胡灰眼亲自出手一般。

    如果被这两枚伥鬼镖再来一次封眼杀,他不确定自己的金顶横练和金甲符能再挡一次。

    他迅速从袖子里摸出一张伪神霄五雷符,捏碎了一甩,一道流星状雷团被他甩到空中,凌空爆炸,爆出一天璀璨的蛛网状闪电碎芒。

    两只在天空中飞旋的伥鬼镖被雷击裹住,爆出一天的蓝火花,惨叫着朝远方飞去。

    刚才打中雷长夜的两镖几乎破脑而入,激发了雷神甲最强的雷反神威,滚滚天雷威能涌入丹田,迅速补充着雷长夜的火药库。

    雷长夜毫不吝惜地又捏碎了一枚伪符,对准远去的伥鬼镖又一甩手。

    一团电流星追着伥鬼镖打去,衔尾爆炸,两团蓝色爆炸光波裹住伥鬼镖,瞬间将镖身炸得红热,发出明亮的杏黄色光芒。

    远方传来一声低低的痛哼。

    雷长夜耳朵一抖,听到了这声音,心中一喜。看来一身功力淬在伥鬼镖上有得有失,被人击中伥鬼镖,放镖人也会受伤。这就是本命镖的弱点。

    现在的胡灰眼,等于被雷反直接命中要害,虽然是片杀伤,不如单点爆伤来得狠辣,但是这天雷神威何等威猛,强如六品举父被直接命中也是身焦肉烂。

    胡灰眼再强,也不过是中五品,被天雷蹭一下也是够呛。

    还没等他细细品味这一丝胜利的喜悦,一团浅青色的骷髅头状闪电对着他就闷了过来。

    雷长夜闪电般抽出随身的大郎剑,长剑一卷,剑刃上真气激发,一下子黏住骷髅头状闪电,想要甩到一边去。

    但是,这骷髅头状闪电一接触到他的真气竟然碎成五朵雷花,犹如五只阴煞的利爪轰砸在雷长夜的头、胸、腹上。

    雷长夜被这股恐怖的雷炸之力卷上了天空,连翻七八个跟头。

    紧接着,一道鬼魅一般的身影追着他翻滚的身子冲来,长刀一卷,短刀一闪,瞬间爆出一天雪片般的刀幕。

    雷长夜深吸一口气,运起养剑诀,心神宁静,守气归元,任凭身子在空中翻滚,眼中只有敌人的刀光。

    沙音四起,雷长夜的大郎剑连续黏住三次横空而来的长刀刀光,成功将刀上力道全都反了回去,趁机挺剑回刺。

    但是他的大郎剑被来者以短刀的刀柄怼歪,然后短刀如电,划出一个“之”字,在他身上要害连划三下。

    雷长夜的大郎剑虽然听劲无敌,但是跟不上他的出刀速度,被白砍三下。

    这三下全被他的金顶横练挡住。他拼命压制住想要用升级版金甲符夹住短刀的热望,这是永强的功夫,万万不能露馅。

    轰!他的后背被另一枚阴煞神雷击中,整个人在空中滚了一圈,大郎剑疯狂乱舞,好不容易挡下所有走鬼刀的长刀砍削,但是短刀乘虚而入,又给了他七刀,其中一刀还是砍在裆下。

    幸好他的铁裆功配合金顶横练建立奇功。否则雷长夜死得凄惨无比。

    再打下去,雷长夜感觉自己要走远了。

    横江寨只来了三个寨主,但是只一轮合击就快要把雷长夜所有底牌都打出来了。

    这就是横江一霸的实力啊,难怪他们能成为川东猛虎谷东泰的上宾。

    雷长夜还梦想着借着他们来攻击自己的功夫,伤一两个人,为蜀武盟减轻压力。这个梦想有点遥远啊。

    他咬紧牙关,捏碎两枚伪符,一巴掌拍在头顶上,两枚神雷在他头顶炸裂,爆出一天瀑布般的电幕。

    正如鬼魅般围着他转圈的鬼影子刘东亮猝不及防,被这自爆一般的雷反击中,轰然飞了出去,浑身被电光包裹,半边身子照起了火光。

    雷长夜滚落在地的同时,刘东亮也同时在地上一滚,迅速灭了身上的火焰,然后噗地一声凭空消失。

    雷长夜只能勉强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像朝着远方飞奔。

    他咬紧牙关,强忍身上被连砍十刀的疼痛,左手一捏一甩,五道伪符被他一起捏碎,五道流星雷追着这道模糊影像连珠炮般射出。

    轰轰轰轰轰!五声爆炸在县城外的林野间炸响,瀑布般的电幕均匀覆盖了方圆数十丈。

    巨大的雷鸣惊动了犍为县的县民。他们从家里探出头来,看到雷长夜跌倒在街心,身上破了好几个洞。都知道了怎么回事。

    这本来是江湖厮杀的场景,平常他们都缩在家里不敢出门。但是今天,他们一声怒吼,从家里拿出鱼叉,叉,锄头,耙子,扁担,小几,一声吆喝,全跑了出来。

    “抓坏人啊”

    “有人要杀主人,和他拼了!”

    “都让开,我老了死就死了,主上不能死!”

    “杀呀”

    这帮县民大多数都是佃户,还有一群跟在后面看热闹的镇民,瞬间汇聚了数百人,朝着雷长夜这里赶。

    雷长夜连忙从地上爬起身:“乡亲们,我没事,别过来,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