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52章
  • 下载
  • “我只是唉!”雷长夜转身就走。鱼蕙兰终于收服。今晚上的任务目标已经完成。

    出了地牢,雷长夜三步并作两步冲回自己的秘密地宫,迅速换装,粗暴撕下假发,用手反复抹了抹光头,确信没有发丝残留。

    然后他叫过阴将,拿过自己的蒲扇,深吸一口气,一溜小跑又冲回地牢门口。现在永强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他还任重道远。

    鱼蕙兰乃是南圣手,横行江湖何等威风,岂会轻易任一个蜀山三代弟子摆布。他必须想好控制她的方法,这就又要用到她的救命恩人永强永大侠。

    另外,庞统、糜竺和蒋干这三位大玩家也必须想办法收服。

    当雷长夜以自己的样貌身份进入地牢的时候,鱼蕙兰正在和庞统、糜竺等人热烈地议论着什么。

    当他们看到他进了地牢,都下意识地停止了讨论。

    雷长夜一点都不介意,反正只要留他们在身边,总能在脑中界面中知道一星半点他们的心事。

    “恭喜鱼姑娘弃暗投明,重归正道。”雷长夜拱手道。

    “哼,姓雷的,咱们先说清楚。我是看在永大侠的面上才留在蜀武盟。我不会听你调遣,你也别想把我当手下。”鱼蕙兰昂首傲然说。

    此时此刻的她有这个底气。她已经用金蝉脱壳术解开了绕线金丝锁,身上穴道尽解,想要杀出蜀武盟,不要太容易。

    “鱼姑娘唉”雷长夜无比忧心地叹了口气,“你刚才是不是又伤了永大侠?”

    “这是,他不是利剑入骨都没事吗?”鱼蕙兰心头一跳。她可是亲眼看到雷长夜用脑袋接了她贯顶一剑。

    “哎呀,鱼姑娘,永大侠的刀枪不入是有代价的。”雷长夜苦叹一声,“他中了十二衙门尸衙巫魔的肝榆尸毒,拖着毒伤之身又和十二衙门的春衙巫魔激战,中了春衙的恶春香。两毒相激,成就了永大侠的不死之身。然而”

    “啊”鱼蕙兰听到这里已经心疼得听不下去了。

    十二衙门的尸衙巫士和召唤巫魔专擅各类毒物,辅以降头和蛊术,形成独具特色的阴毒力量体系,与其对战极其凶险,即使是力量强大过他们很多的至高强者,都要加上百倍的小心。

    而肝榆尸毒更是尸衙的骄傲,号称至高毒刑。中了肝榆尸毒,全身溃烂,却不得死,辗转呻吟,长达月余才会去世,惨过凌迟。

    春衙巫士和巫魔专擅赶尸,制僵,制妖,起死回生引为己用的巫法,自称万物逢春之衙,其实就是个制造不死人军团的组织。

    恶春香是他们起死回生引为己用的主要道具之一。显然永大侠曾经被春衙施法,试图控制他。

    南巫国在太和三年进犯蜀中之时,尸衙的毒箭和春衙的僵兵直接导致了西川军的溃败,幸好当时的蜀山派掌门亲率宗主们加入抵抗,在成都城下苦战巫兵,蜀中武馆群起追随,这才阻止了南巫国攻占成都府的野心。

    可惜这一战导致蜀国数万工匠百姓被南巫国的巫兵掠走,令其在工艺领域达到了和大唐工艺持平的高度,南国巫士化因此更加繁华。

    在这场战争中,蜀中只有蜀山派独自支撑大局,武盟零星有三五十人进川抗战,而其他八大派无人来援。这是蜀山掌门最终放弃武盟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场大战之后,一直有仁人义士号召江湖好汉南下巫国,营救被劫掠的蜀人。蜀山宗主们也曾经南下复仇,后来与十二衙门一轮交锋,互有死伤,只能作罢。

    雷长夜的师父毕三泰、宗主董畴都是在南下复仇中受的伤。

    这场战争,结合永大侠的年纪,雷长夜稍作计算,应该比较合适作为他不死之身的背景。

    “难道说,永大侠十二年前,准备南下巫国复仇,这才弃主上不顾?”庞统迅速做出了判断。他显然对于这个世界的历史烂熟于心。

    “永大侠毕竟是蜀人。”雷长夜叹息一声,淡淡地说。

    “原来如此”鱼蕙兰终于感到了一阵释然。永大侠是为了故乡而放弃了她。

    PS:感谢星辰的千赏。感谢小游同学再次的打赏。感谢起风e,十二元辰,帝武经狼的打赏。求推荐,求收藏,多多益善。本书会继续精彩づ ̄3 ̄づ╭

    第六十六章 柔情锁红颜

    “你刚才说永大侠的不死之身是有代价的?”鱼蕙兰忽然想起,急忙追问。

    “是。他的肝榆尸毒和恶春香互相抵消,令其身体能保持完好,一旦中了外伤,恶春香毒力减弱,肝榆尸毒就会蔓延更烈。只能搜集天材地宝来给他解尸毒。损耗极大不说,过程也相当痛苦。”雷长夜眉头深锁。

    “如果能把肝榆尸毒治好呢?”鱼蕙兰急切地问。

    “恐怕”庞统接过话来,“恶春香的毒力尽发,会让永大侠失去神智,化为僵兵。”

    “该死的十二衙门!”鱼蕙兰咬牙切齿。

    雷长夜肚子里一笑,十二衙门,这口锅你们接好了。

    “永大侠之所以与我结交,是因为我的解毒术足以维持他身体的平衡。不过,想要维持他身体的平衡,这中间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高的。”雷长夜淡淡地说。

    “这难道是你建立蜀武盟的原因?为了永大侠筹集天材地宝?”鱼蕙兰急切地问。

    “”雷长夜瞠目望她:真能想啊,可惜我喜欢的是女人。

    “主上”庞统第一个看不过去了,“雷坛主想来只是暂时出手帮助,这天材地宝,当然要永大侠自己去搞。”

    “”鱼蕙兰咬紧牙关,羞惭地低下头去。一关系到救命恩人,她就好像中了降智之毒一样,完全想不清楚事情。

    “蜀武盟的建立,当然是为了给江湖朋友提供更好的便利。不过,永大侠这种需求,恕我们力有未逮。”雷长夜忍着笑说。

    “我我愿意,如果我来帮他,他会领情吗?”鱼蕙兰顿时患得患失地问。

    “这个嘛,永大侠也是要面子的。”雷长夜精神大振,他等的就是鱼蕙兰这句话。

    “你有没有办法让他接受我的帮助?”鱼蕙兰急切地问。

    “我当然可以以永大侠的名义发放悬红,征求天材地宝,不过蜀武盟也没余钱给太多赏金”雷长夜叹息着说。

    “这些悬红令,都可以交给我!”鱼蕙兰激动地站起身。

    “如此也好。”雷长夜点头,“鱼姑娘现在暂时做蜀武盟的客卿吧。不过你想要抛头露面做任务,最好换个身份,我会请巴山帮帮你办户籍身份。”

    “原来巴山帮也被你收服。”鱼蕙兰微微一惊。巴山帮和她可是有着深仇大恨。没想到巴山帮主还能为她办身份。

    “都是给永大侠面子。”雷长夜笑着说,“在我计划里,武盟重建,必然要重新搭建和天下黑白两道江湖朋友的人脉和联系。将来说不定能弄到同时解恶春香和肝榆尸毒的解药。甚至重回长安召开武林大会,都是有可能的。”

    鱼蕙兰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如今只能画大饼,谈理想,谈未来,谈规划,让她用爱发电了。

    在他穿越前的蓝海星,这一套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在大唐幻世,这正是鱼蕙兰最大的需求。

    鱼蕙兰目光闪动,下意识地低下头来,不和雷长夜目光接触。这是她意动的标志,只是她还没有做好全盘接受自己现在身份的准备。

    “鱼姑娘,如果你在武盟中表现出色,建立了稳固的人脉,赢得武盟中人的信服,将来我们蜀武盟中,姑娘必然是盟中元老。”雷长夜说到这里,略略凑近鱼蕙兰,“到时候你想要驱策某人为你效力,大义之下,无有不应。”

    鱼蕙兰猛然抬起头来,朝雷长夜嫣然一笑,深深一个万福:“雷坛主,小妹从此就靠你多多关照了。”

    “鱼姑娘,希望你我将来合作愉快。”雷长夜长出一口气,站起身来躬身行礼。

    另一个牢房里的庞统、糜竺和蒋干也同时站起身,躬身行礼:“见过坛主。”

    “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明天我会召集蜀武盟的所有高层和大家见一面,共同商议大计。”雷长夜满意地说。

    “属下敢不从命!”鱼蕙兰等四人同时行礼。

    第二天的上午,在三脚金蟾楼顶楼的议事厅,闪金镇建镇六大金刚宣锦、宣秀、紫馨、东方朔、汪芒、毕一珂,闪金镇众账房的主事巴山幼虎黄彦,巴山帮帮主余怀仁,再加上鱼蕙兰及其她手下三员大将全部到齐。

    这就是雷长夜的全部蜀武盟骨干。其中六位大玩家,三位主线人物,一位帮主,人才济济。

    糜竺、庞统和蒋干也正式介绍了他们在这个大唐幻世的真名:米竹、庞恒毅、江恣意。

    紫馨、东方朔和汪芒与这三位面面相觑,默契于心,含笑不语,但是雷长夜的脑中界面都快被他们刷爆了。

    子辛五级贵宾:欢迎氪总一起组队。

    糜竺五级贵宾:辛姐多多关照,我只会氪,打起来能力感人,靠你罩着了。

    庞统四级贵宾:东方兄有礼了。咦,王兄也在?

    王莽二级贵宾:怎么,不行吗?

    东方朔二级贵宾:庞兄幸会幸会。

    蒋干三级贵宾:我的天啊,群星荟萃啊,我的下一个位面视频已经想好名字了群英会。

    王莽二级贵宾:咱们真的需要这货吗?他跟哪个阵营,哪个阵营倒霉啊。

    蒋干三级贵宾:老王,我当初在赤壁深入敌后那是冒死为神友们搜集视频素材。没我你们能看到火烧赤壁,铁索连舟?

    王莽二级贵宾:你把主线给坑出翔来怎么不说?

    蒋干三级贵宾:我那不是业务不熟练导致的嘛?这一次,我痛改前非。一定要做不坑的位面主播。而且,咱们现在的头儿也不是主线呀,别紧张。

    糜竺六级贵宾:各位,蒋干这次和我们组队,我会负责看住他。呃,这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一行红字在界面上空飘过:因为糜竺升入六级贵宾,您得到了系统分红。

    雷长夜连忙看了一眼界面里的玉符,竟然已经有86个了。这是又加了25个啊。

    子辛六级贵宾:氪总太客气啦,来,我也来一点意思。

    一行红字在界面上空飘过:因为子辛升入六级贵宾,您得到了系统分红。

    雷长夜差点喷了。界面里的玉符到了111个。如果有什么比拥有一个氪金玩家更幸福的事,那就是有两个氪金玩家。

    东方朔三级贵宾:氪总威武雄风健。

    王莽三级贵宾:辛姐富贵万古长。

    蒋干三级贵宾:上面这两个升级的好帅。

    庞统四级贵宾:两位太客气了,自当同心协力。

    雷长夜无比陶醉地睁开眼睛,有了玉符心里真的不慌。开蜀武盟的前期投资和今天的收获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各位,既然大家都已经知根知底。那我有话直说了。首先我希望鱼姑娘和余帮主能够冰释前嫌,之前就算有过什么过节,今日都放下。”雷长夜笑着说。

    “余帮主,咱们鱼余不分家,当初是小妹年少无知,多有得罪,希望余帮主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海涵。”鱼蕙兰巧笑嫣然地走到余怀仁身前,双手奉上一个硕大的锦囊。

    余怀仁强笑着拱拱手,接过锦囊。

    老实说,虽然他贪慕永大侠的力量,但是他对鱼蕙兰的深仇大恨,如何能轻易抹消,那可是差点要了他的命啊。

    但是,他透过锦囊的缝隙一看,不禁呆住了。他打开袋子细看,里面全是个头硕大,细腻凝重,玉润浑圆的合浦南珠。

    大唐自天宝之后,因为唐皇奢靡,上好下行,合浦县官吏争捕珍珠贝,导致珍珠贝二次大迁徙,史称“官吏无政,珠逃不见”。

    自那之后,南珠价格暴涨,一枚直径等同拇指宽的南珠,市价在半贯钱左右。如果有数量足够组成十八寸长项链的大小同款南珠,因为稀缺的原因,价格则爆涨数十倍。

    喜好奢华的大唐权贵愿意出数千贯甚至上万贯买一条这样的项链。

    而鱼蕙兰送给余怀仁的锦囊中的南珠足可以做两三条这样的项链。那满溢的珠光宝气,差点让余怀仁窒息。

    如果拿着这些南珠,请一成名工匠做一款南珠帔,价值连城!

    “余大哥,巴山帮所入皆归众兄弟分享,妹半数取之,皆入兄手,兄当自行取舍。”鱼蕙兰传音道。

    “鱼姑娘既然归入蜀武盟,是主上的客卿,那就永远是我的朋友,以前种种,宛若一梦,一笑置之可也!”余怀仁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心情,沉声说。

    “哈哈哈哈”余怀仁、雷长夜、鱼蕙兰和她的三个大玩家手下都仰天大笑了起来。

    “姐姐能够回归正道,妹欣慰不已。”等到余怀仁他们社会笑结束之后,宣锦趁机凑到鱼蕙兰身边,用手握住她的手掌,由衷地说。

    “锦儿妹妹,让你担心了。”鱼蕙兰对于宣锦的祝贺真心感动,这屋子里只有宣锦是对她是诚心相待。

    “看来永大侠看人极准,雷兄就是那个可以改变姐姐命运的人。”宣锦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