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50章
  • 下载
  • “我觉得永大侠才应该是个侠骨柔肠的人。”宣锦昂头望天,悠然说,“他知道鱼蕙兰想要颠覆天下,却一直忍着没下手诛杀,就是希望她会遇到能改变她的人。”

    “是吗?”雷长夜斜眼望她。

    “你看我干吗?我当然是说雷兄。”宣锦失笑。

    “但是,我觉得你也能让她改变。”雷长夜试探着问,“要不你试试?”

    “雷兄,这么漂亮的手下你不想要吗?”宣锦笑着问。

    “我是真的不想要。”雷长夜苦叹一声,没说话。鱼蕙兰极难控制。他没有主线人物模板,控制起来老难了。反而是宣锦是主线人物,也许可以通过属性压制把她压服。

    “雷兄,看来你是真的对她很头疼呀。我觉得,你可以让她做永大侠的副手。”宣锦突发奇想,“因为她对永大侠的感情很不一般,可以”

    “可以利用?”雷长夜眼神一亮。

    “不能说利用吧。这样太阴暗了。”宣锦红着脸说。

    “呃可以依仗?”

    “嗯,不错!”

    PS:求收藏求推荐,下周又有推荐位,会继续努力。

    第六十三章 相信永大侠

    自从逮捕了鱼蕙兰,从各大州镇而来的报价信使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在在蜀武盟总部三脚金蟾楼穿梭。

    在蜀武盟领任务的江湖人物,还有在五大牌馆玩牌的牌客们,每天都会先聚集在闪金镇的门口,观赏着各地方镇派来的快马信使从镇门口疾驰而进,又飞奔而出。

    这已经成了闪金镇这两天来最大的热闹。

    这些信使有方镇特使,有地方帮会出价人,有名武馆馆长的报价人,甚至有大唐某些富豪的密信使。

    鱼蕙兰行走江湖这些年,过于高调,属实惹了不少黑白两道大势力。雷长夜收到的明码标价信,报价达到了万贯之高。

    而更多的则是密信,也就是暗标。几方势力的黑道大佬和方镇节帅对于鱼蕙兰的宝藏极感兴趣。鱼蕙兰横行江湖数年,偷的都是大宝,再加上她继承的师门传承,代代累积,那就是过百年的宝藏。

    有着扩军割据雄心的豪强,自然对这份宝藏垂涎欲滴。

    不过,倒是没人敢跑到蜀山地界来抢鱼蕙兰。蜀山掌门是蜀武盟背后的靠山,而且能掐会算。想要算计蜀武盟,人还没出门,很可能就被蜀山宗主们堵门口了。

    大家只能按规矩来竞标,价高者得。雷长夜收到的暗标,已经到了三万贯。

    他微微一笑,这些家伙都打得如意算盘,三万贯博一个价值百万的宝藏,想得挺美的。

    不过此时此刻,他知道,他需要首先安抚一个人,那就是余怀仁。

    巴山帮和鱼蕙兰的恩怨很深,余怀仁因为她而丢失了巨款,差点被帮众剁死,这件事不翻篇,他会失去余怀仁的忠心。

    这天中午,他秘密约了余怀仁在三脚金蟾楼的顶楼商谈。

    “主上。”余怀仁看到雷长夜,立刻用他认为最适合的称呼开口说。

    “余帮主,怎么改称呼了?叫我雷老板就好。”雷长夜微微一惊。

    “主上,连永强永大侠都能被你驱策,我何德何能,敢称呼主上雷老板。”余怀仁恭敬地说。

    “余帮主,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雷长夜愣了。永强永海川这个人物是虚构的,余怀仁比谁都清楚。计赚三大豪门千顷良田,全都是他和余怀仁演的双簧。他怎么忘了?

    “主上,莫要瞒我了。”余怀仁双眼都是热切之色,“永强永海川这个人物是真的。巴山幼虎黄彦黄少侠已经跟我说了。”

    又是黄彦师兄?雷长夜觉得怎么哪儿都有他的事儿。黄彦的故乡的确是巴山一代,和巴山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和余怀仁有老乡关系,所以比较能亲近。

    难道他和余怀仁又聊了什么?

    “永强永大侠是真的救了他一命。在他弥留之际,真的看到了一个黑衣黑甲的人影,站在主上身后,指导主上救治于他。他跟我说的永大侠的形象,和最近流传的永大侠形象一模一样。”余怀仁兴奋地说。

    三人成虎啊雷长夜感到谎言说一百遍,真的有可能成真。黄彦在中毒之际,精神虚弱,意志涣散,无助之极,他曾经多次以言语激励他的生机。

    但是黄彦濒死之际,迫切需要的是一个支撑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雷长夜的分量显然是不够的。于是一个他自己想象出来的虚构人物成了他的精神支点,他在这位虚构人物的支撑下活过来了。

    后来雷长夜的谎言,无形中支持了黄彦的想象,让他明白这个世上果然有一个值得他信赖的力量拯救了他。于是永强对黄彦而言,不再是虚构人物,而是真正存在的豪侠。

    最近流行的永强形象,无意中和黄彦的想象合拍,于是他下意识地迎合了这种想象。而且他为人正直沉稳,从不撒谎。余怀仁和他交谈时,全盘相信他的话,也是可能的。

    但是余怀仁身为一帮之主,怎么可能被一个人的证言改变眼见的现实呢?

    雷长夜奇怪地看着余怀仁:“余帮主,你要知道,我和你计赚三大世家之事”

    “这正是我佩服主上的地方。”余怀仁一脸崇拜,“主上一计不但算计了三大世家,而且把一顶大帽子扣在永大侠身上,成就了他的侠名,你却得了实惠,还能用这份人情,赚他擒住浣花燕,真的是算无遗策,今之诸葛!”

    “这件事万勿对任何人说,咱们要保持低调。”雷长夜秒懂了余怀仁的心路历程,谦逊地一笑。人总是下意识地相信自己渴望的真相。

    “当然当然。”余怀仁点头如捣葱,眉飞色舞,“主上,这永大侠可好控制?”

    “你也知道,这种江湖豪侠,向往的是无忧无虑的日子,想要控制他并不容易。”雷长夜眉头一挑,淡淡地说。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绝佳的,化解巴山帮与浣花燕冤仇的方法。

    “可惜可惜。”余怀仁搓腕叹息,“永大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能擒下横行大唐四十八方镇的南圣手浣花燕,简直是神一般的高手。如此高手,若能为主上所用,何愁大事不成?”

    哦!雷长夜在肚子里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

    余怀仁之所以死心塌地相信了永强的存在,实在是因为他伪装永强,出手擒住了浣花燕,这让亲自对付过浣花燕的余怀仁深自拜服。

    余怀仁曾经多次和他聊过当年浣花燕对抗巴山帮九坛高手和余怀仁的经过。那真是一个活生生的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悲惨故事。

    这样一位女魔头,竟然被永大侠单枪匹马擒住。难怪余怀仁震惊。

    要知道擒住浣花燕要比杀死浣花燕难上百倍。因为浣花燕身化千万和绝顶轻功,让活捉她的难度呈几何级数的上升。

    除非力量等级压制浣花燕好几级,否则想活捉她,做梦!

    而这种压倒一切的力量彻底镇住了余怀仁。让他对这种力量产生了崇拜和幻想。

    他当然不可能想到这是雷长夜干的。甚至,蜀山宗主们出手都不太可能做到。

    “现在永大侠在我这里,倒是有了点牵绊。”雷长夜摸着下巴,淡淡地说。

    “哦?当真!”余怀仁额头上瞬间冒了一层细汗,可见他对永强是多么渴望。雷长夜看着他的额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咳咳,嗯没错。”雷长夜整理了一下思路,“永强永海川和浣花燕鱼蕙兰,曾经有过一段恩怨纠结,曲折离奇的过往。”

    “嘶”余怀仁毫不掩饰地吸了一口气。雷长夜感觉他的耳朵仿佛在这一瞬间都变大了。

    “简而言之,永大侠曾经在浣花燕昔日全族灭门之时,救过她的性命。这些年来,他一直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直到最近,她因为渴望为家族复仇,性格变得乖张,为害太重,才决定出手管教。这也是我能驱策他抓捕浣花燕的原因。”雷长夜沉声说。

    “哦”余怀仁无意间吃下这个大瓜,满足地嗷了一声,满脸放光,“主上,在我看来,永大侠没有出手杀她,莫非是眷恋旧情?”

    “这个浣花燕相貌极美,男人嘛,你懂的。”雷长夜低声说。

    “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哪怕铁骨铮铮如永大侠,也躲不过这一劫。”余怀仁眉飞色舞,“主上,属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余帮主乃自己人,有话请讲当面。”雷长夜微微一笑。

    “这浣花燕,最好不要卖出去。”余怀仁思索片刻,下定决心说。

    “哦?”雷长夜长舒一口气,来了来了,“余帮主有何想法?”

    “我知道她现在标价已经过了万贯。”余怀仁思索着说。

    “过了三万贯。”雷长夜补充了一句。

    “但是,敢问主上,三万贯能比得上永强永大侠的臂助吗?”余怀仁斩钉截铁地问。

    “这个嘛”雷长夜撇嘴做思索状。

    “主上,不知你可否留下浣花燕,或者干脆将她洗底收服,彻底变成自己人。无论留她作为囚犯,或者手下,总是多了牵绊永大侠的手段。下次主上再需要人手,自可从她身上着手。”余怀仁激动地说。

    “这个倒是可以。不过,你和浣花燕的过节”雷长夜担心地说。

    “和永大侠相比,我和浣花燕的过节只是小事。”余怀仁热切地说。

    “而且,我若能收服浣花燕,自可让她将偷盗巴山帮的钱财归还。”雷长夜笑着补充。

    “正是,此乃两全其美之策。”余怀仁笑得咧开嘴,“当然,想要收服浣花燕并非易事,全靠主上的筹谋了。”

    “到时候,我可能还需要帮主的协助。”雷长夜做出思索的神情。显示他正在积极地思考余怀仁的话。这给了余怀仁无比的满足和尊重感。

    “属下敢不用命?”余怀仁热切地拱手道。

    目送余怀仁步履轻盈地离去,雷长夜由衷地感慨了一声,永强永大侠这角色在大唐幻世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力真的强大。

    整个大唐,上至蜀山掌门,下至贫苦佃户,都洋溢着一种行侠仗义的热望,渴望着有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盖世豪侠行走在天地间,济世救民。

    他只是创造出一个永强永海川的角色。然而从黄彦开始,直到鱼蕙兰、余怀仁,每个和永强沾点边的人,都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这正是因为大唐幻世风起云涌,正在酝酿着天下巨变。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感到了一丝天地将倾的恐惧,他们都希望有个英雄出世,救他们脱离劫难。

    雷长夜从怀中拿出一张永强的金色人物符卡,看着上面一身黑甲,头戴面具的永强,轻叹一声,是时候彻底理清永强的人设了。

    PS:这里隆重感谢BrotherBave的万赏。我前天昨天都在磨大纲,更新也是预设的定时,没看到打赏信息,非常抱歉。感谢你几本书以来持之以恒的支持和鼓励。同时感谢星辰和小游同学持续的投食づ ̄3 ̄づ╭

    第六十四章 换脸双簧戏

    在三脚金蟾楼的地宫里,雷长夜趴在他为自己打造的书桌上,一丝不苟地编撰着永强的身世。

    根据他现在展示出来的能力和身份,他需要用一种合理的设定把各种关于永强的传言圆好,令他成为一个被所有人都接受,又可以为自己带来无限收益的背锅侠。

    有了这个设定,他还需要修改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连环牌戏,将永强的角色重新规划一下,借着牌戏的机会,把他的身世以暗喻的手法展示出来,好好为他再圈一波粉。

    写好了永强的身世人设,雷长夜从头到尾检查了一下细节,暗暗回忆自己撒过的每一个谎言,还有表现出来的每一个特殊技能,为自己和永强做了一个分割。

    从今以后,升级版金甲符只能在化身永强的时候启动。梨花大枪,也只能永强来用。

    而作为雷长夜,他只能用旧版的金甲符,自身横练和养剑诀。雷长夜为自己做了一个新的规划。他自己的符箓学已经出神入化,是时候从墨子五行记里学一些攻击性法术,一点点把自己转型为符师。符剑双修。

    而在永强身上,他可以秘密使用一切符箓法术中的强化术,进一步强化他的神威。

    除此之外,永强想要收服鱼蕙兰,避无可避,他需要把脸露出来。这是最要命的。

    鱼蕙兰本身就是一个能够身化千万的易容高手。想要用传统的易容术骗过她,等于自取其辱。

    雷长夜不得不从墨子五行记的记载中找灵感。

    墨子五行记中有五章之多的高阶变化术。可以含笑而变妇人,慼面而为老翁,踞地而成小儿。

    不过这些高阶变化术需要的法力实在太强大了,除非雷长夜学会直接调用吞雷符内蕴含的天雷之力,否则无法使用。

    不过很快的,雷长夜就在变化之术上下章节处找到了自己整理的符法幻真符。

    这个幻真符被他誊抄的时候归入变化之术的章节之中,是帮助方士创造藏物之地的符法。

    如果这个方士想要把珍宝掩藏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可以用盘子装起珍宝,放在最显眼的桌上或者挂在墙上,然后点燃幻真符施法。装珍宝的盘子会消失,人们只能看见幻真符变出来的景象。

    雷长夜拿出一张宝鉴符,在这上面他已经用请圣法阵画好了一副永强的像。

    永强的脸是根据他最早的描述紫面昆仑侠的设定画的。脸上全是高原红。而且额头上多了一个伤疤,那是鱼蕙兰用短剑戳出来的,必须表现出来。

    为了防止鱼蕙兰看出破绽,雷长夜根据脑子中记忆的死侍的面相,为永强的脸上多画了些烧伤疤痕,眼睛的大小也改了,脸型变成马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