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49章
  • 下载
  • 雷长夜以己推人,自己若是遭了这种大惨事,必然也是改朝换代走一波。不过以他对唐朝藩镇体系的大体认知,他知道改朝换代的代价高昂,至少要经历五代十国的乱世才能渐渐走向统一。

    而且,现在大唐余烬未息,强行改朝,正应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鱼姑娘此言差矣。”宣锦突然开口,“舒家是甘露之变的受害者,长安受甘露之变牵连的朝官百姓何止千人。你若造反起兵,进了长安,死的人只有比当年更多。”

    “那又如何?”鱼蕙兰冷笑地说,“当年我舒家满门灭绝,长安百姓没人为我们出头,我今日复仇,又何必管他们死活!”

    “当年甘露之变,舒相是主谋之一。世人皆赞他一句忠肝义胆,为国为民。若姑娘以替舒家复仇为名,血洗长安,世人又会怎么说舒相?”雷长夜淡淡地问。

    鱼蕙兰微微一怔,想要冷笑反驳,却突然愣住了。她竟然从未想过这种事。

    “舒相虽义举失败,然问心无愧,自会傲对冥府判决,洒脱转世。你来这一出之后,舒相在九泉之下,怕是坐立难安吧。”雷长夜攥紧了蒲扇,缓缓摇着。

    “家父九泉之下自会”鱼蕙兰攥紧了拳头,额角青筋迸现。

    “姑娘莫不是还要杀入冥府,还乃父公道?”雷长夜趁机追问。

    “”鱼蕙兰低下头,不再说话。

    “永大侠当年拼死救下你,你觉得他是为了让你将来长大去造反起事,翻天覆地的吗?”雷长夜再次狠下心赌一把。就赌鱼蕙兰年幼,没看清当初救她的人相貌。

    如果赌输了,那么就说是永强吹牛,亦无不可。

    “永强永海川!不可能!?”鱼蕙兰心头一颤。当年横遭惨祸,她在叔父保护下从长安城中逃出,却被神策禁军追上,叔父等人全被腰斩而死,她目睹惨状,神智模糊,几近疯狂。

    彼时大风忽起,飞沙走石,她转身奔逃,跌跌撞撞,慌不择路。后面的人声越来越近,她向天祈求神明保佑。

    而冥冥之中,仿佛真的有一位神明降临,守护在她的身后,为她赶走追兵,为她指明方向,为她抵挡风雨。在这位神明的护佑之下,她勇气大增,奋力前行,日夜不停,终于逃出了京畿道,累昏在一处山野之中。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她面前摆着几只野桃子,保护她的神明已经无迹可寻。

    靠着这几只野桃子,她挣扎存活,终于遇到了她如今的师父,南圣手摘星叟,从此走上了梁上君子之路。

    她一直坚信,自己之所以逃出来,是有一位不求回报的大侠保护了她。她甚至坚信这位大侠一直在守护着她。

    那几只野桃子的桃核她一直随身携带,那是这位大侠存在的唯一证据。

    如果永强真的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当初和救命恩人殊死搏斗,可是连续几次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救了我的命,又为何把我擒住送给你?说不通!”鱼蕙兰急切地说。

    “唉,这难道还要我明说吗?”雷长夜叹息一声,摇头说。

    其实他也没想好永强为啥要这样。现在,是时候抄个书评了。

    “难道说”一直在看戏的蒋干突然开口,“永大侠对主上失望了?”

    雷长夜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永大侠为了蜀中佃农的生计,不惜算计和他交好的雷兄,”宣锦扭头看了一眼雷长夜,微微一笑,“足见他是位为了百姓,不惜大义灭亲的豪侠。虽然他与鱼姑娘有旧,但是眼看她在复仇之路上越走越远,自然只能痛下狠手,将她擒获,交给雷兄处理。”

    “”听了宣锦的话,鱼蕙兰颤巍巍地抬起头来,鼓了鼓勇气,终于昂头望向雷长夜,眼中充满了默默的询问。

    “火候差不多了。”雷长夜在脑子过了一遍接下来的戏,觉得能够让蜀山掌门和气宗宗主都感到震撼的话,应该能收到奇效。

    “咳咳,嗯”他咳嗽了一声,“永大侠托我带给鱼姑娘一句话。怀里揣的野桃核,还是扔了吧。姑娘其情可悯,然,怜我世人,忧患何多?”

    鱼蕙兰浑身一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瞬间光花滚动。她浑身一软,伏倒在地,放声大哭。

    PS:求收藏,求推荐,各位书友多多帮忙。

    第六十二章 难求同心盟

    看着鱼蕙兰泣不成声,地牢之中,一片寂静。糜竺、庞统和蒋干三人沉默不语自不必说。宣锦更是以手捂嘴,双目通红。

    鱼蕙兰的凄凉身世,何尝不是她自身家族惨祸的映照。而鱼蕙兰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反倒是自己还有弟弟陪在身边,有忠肝义胆的家将随侍左右,还有武盟的侠士们誓死护卫,到了蜀山,更有雷兄出手相救,嘘寒问暖

    她转头望了一眼闭目不语的雷长夜,倍生感激。虽然,她常常自怨自艾,感慨自己身世凄凉,但是和鱼蕙兰相比,她何其幸运。

    如今,鱼蕙兰最为倚重的救命恩人都弃她而去,与她分道扬镳,此刻她心中何等绝望!

    宣锦左思右想,此刻的鱼蕙兰总难逃一死了之的宿命悲剧。思及于此,她的心脏顿时收缩成一团,浑身发冷,仿佛要死的人是她自己一般难受。

    此刻的雷长夜却正在观看脑中界面的信息。

    糜竺五级贵宾:永大侠果然是救命恩人,主上身世凄凉,全靠对救命恩人的精神寄托而活,现在永强和她恩断义绝,她还能活下去吗?

    蒋干三级贵宾:咱们之所以聚集在她身边,就是因为她可以带动天下大势的剧情,现在她要凉,咱们是不是又要找下个主线啊?

    庞统四级贵宾:再等等,主上对救命恩人的精神依赖,迟早都要解决,现在只是有了一个解决的机遇。我看这雷长夜与主上的对答,言语犀利,直达人心,是个厉害角色。如果他能救主上一命,我们便为他效力又有何不可?

    蒋干三级贵宾:老庞,你果然对主上是最忠心的,主上还没以身相许,你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庞统四级贵宾:人言否?

    雷长夜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最关键的时候来了,能不能役鬼奴神,就看这一波操作了。

    他轻摇蒲扇,面对鱼蕙兰,默然不语,只等她哭完。

    不知哭了多久,鱼蕙兰终于缓缓从地上直起身,一脸泪痕地抬起头,放弃一切地望向雷长夜:“姓雷的,既然永强永大侠愿为天下苍生擒我。你便成全他一番心意吧,把我卖给崔钰,还是卖给巴山帮,随你。”

    “当然不会!”宣锦急切地挺起身,一把扶住雷长夜的手臂,“雷兄绝对不会把姐姐送给其他男人糟践。”

    “哼!”鱼蕙兰冷笑一声,盘膝而坐,形态恣意,“莫非雷兄要把我留着独自享用吗?”

    “姐姐莫说这些作践自身的话,咱们女儿家岂能任凭男人摆布。”宣锦痛心地说。

    “”鱼蕙兰不再说话,只是望着雷长夜。

    “我心中亦有大计,很凑巧,仇士良同样是挡我道的人。只是,我有好生之德,不想多造杀孽,除了仇士良以及朝廷宦官集团要连根铲除,其他人我的意思是,放过。”雷长夜为难地说。

    鱼蕙兰和宣锦都愣了。朝廷宦官集团党羽两千余人都不留?

    鱼蕙兰造反入长安也就是闭着眼睛,能杀多少是多少,都不敢保证把宦官集团两千多人全杀了。你还有好生之德呐?

    “如果鱼姑娘愿意与我共谋大事,雷某自会为姑娘在川西道洗清案底,换个身份。”雷长夜淡淡地说。

    “你红口白牙,张嘴就来,三言两语,就骗我为你卖命,简直笑话。”鱼蕙兰冷笑着说。

    雷长夜扇了扇蒲扇,微笑不语。这个时候硬和她抬杠没有任何效果,需要让她痛痛快快骂一顿,消了心中之气,然后再徐徐图之。

    “怎么,无言以对了吗?”鱼蕙兰瞠目怒视雷长夜。

    “姑娘,你说我骗你,是说杀仇士良和他的党羽是骗你,还是说给你洗白身份,重新做人是骗你?”雷长夜慢条斯理地问。

    “就都是!”鱼蕙兰此刻万念俱灰,已经放弃用脑子想事情了。

    “噗”宣锦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望了雷长夜一眼,看到他眼中清澈和安定的神情,心中不禁一静,仿佛可以把一切的担心放下。

    雷长夜看了一眼宣锦,也是嘴角上扬,笑意横生。

    “有有何可笑!”鱼蕙兰愤然挺起身,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人,心中洋溢的悲切彻底爆发,“我舒家满门被屠,我想要报仇雪恨,有错吗?我造反入长安,杀仇士良一解心头之恨,有错吗?我就算杀尽天下人,谁又敢说是我的错?”

    “怜我世人,忧患何多?我舒家不可怜吗?我鱼蕙兰,不可怜吗?我不是人吗?!”鱼蕙兰嘶声怒吼。

    “姐姐说得太好了,永大侠如此相嫌于你,是他的不对。”宣锦激动地击掌说。

    鱼蕙兰发泄完后,感觉好了一些,此刻听到宣锦的赞赏,不屑地一笑,但是神情却缓和了很多。

    此时此刻,她和宣锦的目光都汇聚到雷长夜的脸上。

    “永大侠行侠天下,见过的不平事不只你这一件,救过的可怜人,也不止你一个。要他停下来去想每个人的心意境遇,却是强人所难。”雷长夜淡淡地说。

    “所以他一直在关注我,却从未将我放在心上?”鱼蕙兰哑声问。

    “莫非姐姐对永大侠”宣锦好奇地问。

    “我我只是我只是一直想象救命恩人会永远站在我的一边”鱼蕙兰抹了一把眼泪,哑声说。

    “鱼姑娘,与其让永大侠站在你的一边,何不与永大侠站在同一战线。”雷长夜沉声说。

    “什么意思?”鱼蕙兰眼神一闪。

    “我的大计,其实也是永大侠鼎力支持的。”雷长夜厚着脸皮说。其实这不算撒谎,他就是永强,可不得支持自己吗?

    “你骗人!”鱼蕙兰冲口而出。

    “鱼姑娘可否给出我骗人的理由。”雷长夜不慌不忙地问。

    “你呃反正”鱼蕙兰深自知道,她说雷长夜骗人,就是本能的冲动。

    “我和永大侠不是好友吗?我没有干掉仇士良的本事吗?还是说,你就是觉得我不像好人?”雷长夜摸了摸自己满是符咒的光头。

    “”宣锦抿嘴忍笑。

    “你就不是好人!”鱼蕙兰愤然说。虽说雷长夜只是转述永强永大侠的话,但是这话伤她太深,她已经把雷长夜恨到骨子里。

    “鱼姑娘,这样吧。如果说我让永强永大侠亲自”雷长夜开口道。

    “好!”鱼蕙兰干净利落地点头。

    好干脆。雷长夜和宣锦互望一眼,都感到了一丝希望。

    “如此,委屈姑娘再多呆一晚上,我看看能否联络上永大侠。”雷长夜叹息一声,站起身来。

    虽然麻烦,但是他必须想办法把鱼蕙兰争取过来,否则她实在太难处理,随时会引发令人头疼十倍的麻烦。

    走出蜀武盟地牢的时候,宣锦担心地问:“雷兄,你觉得通过永大侠的劝服,鱼姑娘会愿意为你效力吗?”

    “我觉得,应该有六成把握。”雷长夜也不敢猜测鱼蕙兰遭到救命恩人唾弃后的心理状态。

    他只希望鱼蕙兰对救命恩人的精神寄托足以强大到压下她翻天覆地的热望,沉下心来徐图大计。而且,他必须给她复仇的希望,虽然要揭开一点底牌,但是,如果能招揽到她和她的三大玩家手下,还是不亏。

    “雷兄,你招揽鱼姑娘,是真的需要她,还只是看在我同情她的份上?”宣锦忽然问。

    “”雷长夜微微一愣。

    “因为,有几次我感觉到你对她的杀意。”宣锦低声说。

    雷长夜心里一沉,他的确有过杀鱼蕙兰的心思,只是念头一闪,没想到却被宣锦发现了。

    “难道我就不能被她的遭遇感动吗?”雷长夜苦笑着问。

    “我当然希望雷兄能有此侠骨柔肠。不过,我只怕这会阻碍兄之大业。”宣锦说到这里笑了笑,“我宁可兄心如铁石,也莫要因为心动误了性命。”

    “哦?锦儿你这想法很奇特。”雷长夜笑着说。

    “如果真要动心,就由我来吧。反正,兄总会罩着我的,对吧?”宣锦俏皮地一笑。

    “那我们配合起来,相当到位啊。”雷长夜笑着说。

    “你才看出来吗?”宣锦朝他眨眨眼睛。

    “呼”雷长夜气息有些不稳。

    “你看永大侠会同意去见鱼蕙兰吗?”宣锦忽然改变了话题。

    “我也不知道,总要问问才知。”雷长夜思索片刻,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