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6章
  • 下载
  • “哦,果有此事?”雷长夜大喜。

    “呃雷兄,”宣锦面色尴尬地说,“掌门有令,峨眉宗门之内,严禁再提重立武盟之事。”

    “他就这么上心的?”雷长夜脱口而出。东方朔和汪芒同时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他们的领队这顿神操作,他们也是无能为力啊。

    “哎呀,事情永远都是先变糟,然后再变好的嘛。我已经成功让它变糟了,这样你不就能提前让它变好了吗?”紫馨恬不知耻地说。

    好有道理,雷长夜竟然无言以对。

    他满怀希望而来,本以为有了神队友,真没想到是个净坛使者。

    “雷师侄,掌门有请。”就在雷长夜和宣锦等人闲聊的时候,峨眉宗主薛青衣的声音忽然传来。

    叽叽喳喳的雷神殿瞬间安静了下来。气宗弟子们飞快地开始埋头做早课。

    雷长夜心头一惊,他连忙深吸一口气,掸了掸衣衫,凝神分开人群,朝着薛青衣站立的地方快步赶去。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宣锦一脸担心。紫馨等三人却是满脸问号。

    来到薛青衣面前,雷长夜拱手抱拳:“薛宗主。”

    “随我来。”薛青衣不动声色地转身,让他跟在自己身后。

    雷长夜低头随行。

    “巴蜀江湖还真没听说永强永海川这样的角色,你可知他来历?”薛青衣淡淡地问。

    雷长夜心中砰地一跳。薛青衣竟然也在打听永强永海川,这事儿有点麻烦了!

    “这个弟子只和他有一面之缘。”雷长夜低头说。

    “嗯,我已经从黄彦那里知道了经过。看来,那就是你和他唯一一次相见了?”薛青衣问。

    “是!”雷长夜紧张地回答。

    “此人相貌年龄,总该看见吧。能让他与你兄弟相称,你和他至少应该有超过三五句话的交流吧?”薛青衣步步紧逼。

    “此人,年龄在四十多岁左右,紫色脸庞,浓眉大眼,身材魁梧,孔武有力,气息不外露,实力深不可测。”雷长夜无奈地形容。

    “嗯,果然是一副四海为家的模样。”薛青衣淡淡地说。

    “”雷长夜低着头,忽然明白了薛青衣为什么关注永强。他制造的这个人物永强,完全就是一个大唐最标准的游侠。和唐传奇中的虬髯客、薛红线行事作风何等相似。

    薛青衣把他当成了我辈中人,自然会关注。

    雷长夜忽然汗下来了。薛青衣在峨嵋多年,心如止水,如今忽然问一个男人的相貌年龄,这是要干啥?

    关键是,宣锦、紫馨都对他感兴趣。这岂非老少通吃。国民偶像啊!

    永强,你完了!

    雷长夜琢磨着下次一定要把永强弄死。

    PS:感谢星辰之海29的千赏,感谢书友140421102737744,一梦千年远和小游同学打赏。有心了各位。我会继续努力。

    第四十五章 重建新武盟

    薛青衣带雷长夜进入七里坡之巅的蜀山道宫。这是蜀山派为掌门和诸位元老建立的建筑,分为前后两院。前院为接引殿,专门为开坛做法,或者接见蜀山核心人物以及江湖各派道友。

    因为接引殿规模宏大,有时候甚至可以开办武林大会。

    后院则是为练功和冥想而建的精舍。精舍占地面积极为广大,除了掌门和众位师叔祖,各宗的长老和蜀山集中培养的精锐子弟,都可以在精舍中潜修。

    可以说蜀山道宫是蜀山藏龙卧虎之地,与少林罗汉堂、菩提院等量齐观。

    今天的蜀山道宫,寂静无声,其他的人一个都没有,只有蜀山掌门一个人在接引殿正殿中的太上老君像面前,打坐沉思。

    薛青衣领着雷长夜来到正殿门口,朝掌门的背影拱手道:“师父,人带来了。”

    “嗯。”掌门的身子无风自动,仿佛装了转盘一样,缓缓转过来。

    雷长夜一直想学这招,很酷。

    “弟子雷长夜,拜见掌门祖师。”雷长夜跪倒在地,叩头道。

    “雷长夜,你还知道蜀山有个掌门啊。”掌门淡淡地说。

    “弟子惶恐。”雷长夜连忙匍匐在地。

    “那日,我问董畴,符宗的弟子怎么跑到山下去建镇了?”掌门慢条斯理地说,“你猜他如何回答?”

    “弟子愚鲁,不敢妄测。”

    “哼哼。”掌门一笑,“他竟然跟我说:两税法后,这天下土地兼并,如火如荼。有田之家,坐享租税,酒肉当食,无忧无虑,穷苦之家,依托富户,终岁服劳,常患不充。蜀中两税,官取一,私取十,蜀民安足食?符宗建镇,是要蜀中百姓永享太平。”

    雷长夜汗下来了:宗主啊,你下贱!话张嘴你就借用,也不想想是在跟谁说。

    “董畴待在山上快三十年了,我以为他修道已经修傻了,想不到还知道了两税法啊。”掌门冷笑着说。

    “弟子惭愧!”雷长夜匍匐在地不敢抬头。这时候绝不能说谎,也不能说真话,只能含糊着说。

    “又一日,我问红线,气宗弟子为何整日在绥山镇徘徊,不务正业啊?”掌门斜眼看了看薛青衣。薛青衣低头不语。

    “你猜薛宗主跟我说什么?”掌门笑着问。

    “”雷长夜匍匐在地,不敢说话。

    “她说,真正不务正业的,反倒是其他所有蜀山弟子。”掌门说到这里气乐了,“道祖在上。你看看,这还是我们蜀山的宗主吗?”

    “最近,在气宗修炼的剑宗女弟子紫馨,一见我就提重建武盟,说得天花乱坠,我就问她,武盟若重建,该建在何处啊?你猜她如何答我?”

    “当建在闪金镇。”雷长夜意识到如今再任骂也没有用了。掌门此刻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成见,只能当面锣对面鼓对质一番,畅所欲言,寄希望于掌门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肺腑之言。

    “你倒也光棍,知道瞒不过去了?”掌门冷冷地问。

    “掌门,弟子行事,本来就大张旗鼓,没指望瞒过任何人。”雷长夜行礼道。

    “哼,好!今天,你就跟我说说,我该如何罚你?”掌门厉声说。

    “掌门,弟子向董宗主,薛宗主说过,建立闪金镇造福蜀中万民,令蜀山弟子不下山,即可积功德增道行。此举对蜀山百利无一害,相信掌门智慧明澈,自有所见。”雷长夜沉声说。

    “积功德当然没错。但是沾了因果,就难分好坏。在你牌社中一掷千金的豪客不少,但是倾家荡产的赌徒更多,他们造的业障你可能担下?”掌门厉声问。

    “弟子在闪金镇附近购置数千顷良田,丰年有余粮,荒年可赈灾,凭借闪金镇,弟子愿保蜀中百年无饥荒,此功德可抵否?”雷长夜毫不退缩。

    “好,就算你能功过相抵,然,你贪心不足,还想要在闪金镇内重建武盟,将天下风云引入蜀山,势必扰得巴蜀江湖腥风血雨。你对蜀中便有所贡献,也都枉费了。”掌门厉声道,“我们蜀山子弟,能守住蜀山一隅,已经是邀天之幸,你想要把手伸入中原武林,简直是痴心妄想。”

    “既然中原武林如此血雨腥风,掌门令薛宗主训练宣家姐弟入扬州复仇,岂非送羊入虎口?”雷长夜沉声问。

    掌门眼睛微眯。

    “大胆,雷长夜,掌门面前,不得放肆!”薛青衣厉声怒喝。

    “掌门,弟子说的,有错吗?”雷长夜并没有动容,只是低头拱手道。

    “”掌门沉思不语。

    “弟子与江湖人物时有联络,知道四十八方镇风起云涌,天下各道惊雷将至。掌门善算,这些时日,夜观天象,当有所查。蜀山或能独善其身,然,怜我世人,忧患何多?”雷长夜沉声道。

    掌门猛然站起身,袍袖摆动,飘舞如云。

    薛青衣大惊失色,连忙俯身拜下。掌门震怒,天地色变。

    “哼,你一个锱铢必较,既苟且怂之人,竟然说出怜我世人,忧患何多之语,何等荒谬,此话是何人所言?”掌门冷冷地问。

    “”雷长夜想说这是明教的教歌,奈何真话永远是没人信的。

    “掌门师祖,此话是弟子在江湖上遇到的朋友,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永强永海川所说!”雷长夜眼泪都快下来了。

    永强的生命力是真的顽强。

    “果然是他!”薛青衣和掌门同时开口。

    “怜我世人,忧患何多,好一句英雄侠士的肺腑之言。”薛青衣颤声说。

    “这么说,想要在闪金镇建立武盟分坛,也是这位紫面昆仑侠所倡议?”掌门冷冷地问。

    显然,永强妙手救佃户的事迹已经通过薛青衣,传到了掌门的耳朵里。说不定,范长贵的故事也让他知道了。

    “”雷长夜闭上眼睛,啪地一声扑倒在地,无奈地长声道,“是”

    “武盟分坛建在闪金镇内,又有何用。没有盟主,没有长老,没有资金,没有人手,四无的盟会,却又如何在八方飘雨的大唐苟延残喘。”掌门长叹一声。

    “启禀掌门,永强永大侠行走江湖多年,知道无数忠肝义胆的侠义之士,想要为苍生请命,济困扶危,除魔卫道。但是,这些侠士,没有组织,没有团队,没有资金来打探情报,没有装备来武装自己,最终在江湖除恶之中,默默无闻地倒下,何等凄凉。”

    薛青衣和掌门顿时陷入沉思。雷长夜心里一声叹息啊。自己说破了嘴都没用。永强一开口,就这么直击灵魂吗?

    “掌门,我想到去年年末那五十多个灰罐,对于永大侠的话深以为然。”雷长夜正色道,“我觉得,若能以闪金镇的财力资助武盟,向有意除魔卫道的英雄好汉发布悬红,辅以装备和资金,并提供及时的情报,那么去年蜀山的悲剧,就不会再发生。”

    “你真的愿意做出这么大牺牲,用闪金镇的财力资助武盟?”掌门难以置信地问。

    “掌门,弟子虽然锱铢必较,但是却深爱蜀山和众位师兄妹,现在弟子有钱了,当然渴望师兄妹们能够长长久久,平平安安。若是用钱就能买到他们的平安,弟子愿倾尽所有。”雷长夜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表现自己。

    “启禀师父,雷师侄虽然爱财了一点,却也有颗济世之心,对师兄妹,更是关爱。连他都愿意为拯救苍生出力,正说明师父建立蜀山派,是一场莫大的功德。”薛青衣沉声说。

    掌门沉默半晌,终于长叹一声:“如此,这番因果,就让我担了吧。”

    这句话让薛青衣和雷长夜同时屏住了呼吸。

    掌门忽然一掸衣袖:“雷长夜,听令。”

    “弟子在!”雷长夜连忙说。

    “我就让你在闪金镇重建武盟。既然你愿意提供财力,就先定你为分坛坛主。我会以符鹤传书,将我的决定传书八派。武盟自今日起,在蜀山重建!”掌门庄重地说。

    “掌门师祖此举,泽被天下,功德无量,英明神武!”雷长夜匍匐在地,大声说。

    “哼,一个浪荡江湖的晚辈,尚有如此胸襟,我吕岩虽然痴迷修道,但也不是没有胆气之人。雷长夜,你可知道,天数有定,武盟一开,八方风雨,一朝而至,便是我都有没顶之危,你作为重启武盟之人,必有血光之灾。”掌门冷然道。

    “弟子早有准备。”雷长夜面不改色。

    “好,不愧为我蜀山子弟!”薛青衣振奋地大喝一声。掌门斜眼看了她一眼,她连忙低头敛眉。

    “都下去吧,我要静一静。”掌门说完这番话,盘膝坐下,身子无风自动,又转了回去,面对太上老君像开始沉思。

    雷长夜就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转过身,然后再盘膝坐下呢?

    就在这时,薛青衣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连忙起身,再次向掌门的背影行了一个礼,转身出了接引殿。

    出了蜀山道宫,薛青衣和雷长夜沿着七里坡一路狂奔下山脊。薛青衣脸上神色明朗,喜笑颜开,春风得意,仿佛有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她本来就美,如今喜上眉梢,更是美不胜收。雷长夜一路走一路看,都差点掉沟里。他心里暗暗不安,感觉永强这个人物要是再不做掉,真的要出事。

    “雷师侄,你可是在窥视于我?”薛青衣的话音突然响起。

    “不敢,宗主,你为何如此开心?”雷长夜不解地问。

    “哈哈,掌门今日重开武盟,你们这些山中鸟,终于有机会振翅长空,我是替你们开心啊。”薛青衣仰天大笑。

    你真的是在说我们吗?雷长夜斜眼看着她仰天大笑的样子,连连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