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55章
  • 下载
  • “乌拉!乌拉!乌拉!”无数围观的欧洲商贾不顾嘴里嚼着的美食,激动得高举双手,大声欢呼,喷得食物残渣漫天飞舞。其他还没买到美食的人们也顾不得排队了,转过头来一起激动得尖叫不已。

    摇头晃脑的狮群惟妙惟肖地模仿着猫科动物的种种形态,应和着激昂动人的鼓乐翩翩起舞,他们的阵型忽而犹如莲花开放,忽而宛若云袖翻飞。狮群的动作忽而雄壮威猛,忽而激萌可爱,有时候它们排成整齐的队列昂然前行,有时候它们猛地散开,冲入人群,以纸糊的狮头凑近围观者,狮嘴大开,里面伸出舌头一般的手掌,叼走人们手上的美食。

    当围观的人群又气又笑,高呼咒骂时,狮子前面舞绣球的大头娃娃们同时一抖手掌,铺天盖地的银便士落入人群,让围观的人们激动得嗓子都叫哑了,集会的气氛也因为这群散财童子的活跃而到达了最高峰。

    站在武盟分部大门前,居高临下观看狮舞的阿德莱德心旷神怡地长舒一口气:“雷,你开办巴黎博览会的用意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你是想要让全欧洲的人民见证一下大唐武盟和最高魔法元老会到底哪一个才能给欧洲带来繁荣。”

    “这只是目的之一。”雷长夜微微一笑。

    就在这时,奥多爵士、莫里斯子爵、战士阿伦和虔诚者马丁都举着博览会特供的葡萄酒来到雷长夜面前。这四个人各个喝得双颊通红,吃得油光满面,胡子上全是肉松饼的渣渣。

    “雷,这真是无比美妙的夜晚,巴黎在你的魔法之下,又变成了不夜城。上一次是飞天宝船横空而过,这一次则是百狮群舞,引人入胜,我很好奇,在伟大的唐王朝里,还有多少美妙的表演你还未给我们展示出来。”奥多爵士意兴湍飞地朗声道。

    “为了雷,为了巴黎,为了大唐,干杯!”莫里斯子爵狂热地高声道。

    “为了大唐,干杯!”战士阿伦和虔诚者马丁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们又有了魔具,又逛了博览会,还为各自的组织达成了一长串的商业合作,收获满满,兴致勃勃。他们这个时候都有点后悔和元老会、罗贝尔家族结盟,一点便宜没有,还要倒贴钱,哪有和大唐武盟合作这么好处多多?

    “干杯!”雷长夜和阿德莱德从身边的阴将手中接过酒杯,和他们热烈碰杯,一饮而尽。

    “阿伦,马丁,魔具都满意吗?”雷长夜微笑着问。

    “满意满意!”阿伦和马丁眉开眼笑,纷纷点头。

    “这一批魔具成交后,我还会在炼金之花阿德莱德的帮助下,再制作一批全新的产品。她在炼金术上已经有了长足进步,为我提供了不少全新的灵感。”雷长夜微笑着说。

    “咕咚……”阿伦和马丁看着笑靥如花的阿德莱德,心中的小手已经控制不住想要伸出来。这个时候,他们对于和元老会、罗贝尔家族的合作追悔莫及。

    “雷……”维德爽朗的叫声在人群中响起。他在诺曼、唐纳的簇拥下,跌跌撞撞走上武盟的台阶,来到雷长夜面前。在他们身后,跟着自杀小队的战友爱丽莎和阿黛尔。

    “维德,你终于肯来看我啦。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阿德莱德斜眼看着维德,不咸不淡地说。

    “艾蒂,不,阿德莱德,我今天是来找我的朋友雷的!”维德自从死过翻生,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花花公子的劲头,仿佛换了一个人。他现在在守夜人骑士团做骑士,还成了奥多爵士的副官,风光无限。

    “哈,雷,看来你的魅力竟然比我还大啊。”阿德莱德略微泛酸地说。

    “维德,诺曼,唐纳,爱丽莎,阿黛尔,欢迎你们重返巴黎,干杯。”雷长夜又拿起一杯酒,和维德等人一一碰杯。

    “巴黎变化太大了,我们几乎认不出来了!”爱丽莎兴奋地环顾四周。

    “以后它的变化还会更大。”雷长夜兴致勃勃地说,“像今天这样的博览会,我准备每年都举办一次。”

    “那巴黎岂非年年都可以变成不夜城。”阿黛尔激动地说。

    “不,天天都可以!”奥多爵士兴奋地插话道,“雷的金毛灯,可以通宵照明,它们将成为巴黎夜晚的太阳!”

    “真希望这样的好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永远!”维德感慨地望着灯火通明的吕岱安,由衷地说。经历了背负罪孽,以死谢罪,到亲手赎罪,扭转乾坤,他对于巴黎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厚得多。

    “当然可以。”雷长夜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说。

    就在众人有说有笑,兴致盎然的时刻,突然间在巴黎东南方出现了一道黄绿相间的冲天魔光。这道魔光直达天顶,气势森严,充满了末日降临一般的恐怖气息。

    正在围观狮舞的人们下意识地发出恐惧的尖叫,纷纷转头望向东南方。

    “雷!”阿黛尔最为机警,抢先碰了一下雷长夜的胳膊,伸手指向东南。

    “这是恶魔传送阵!”爱丽莎眼尖,第一个认出来这个带给巴黎人无数噩梦的招牌阵法。就是这样的传送阵,让恶魔大军犹如瘟疫一般在整个欧洲蔓延。

    在她发出尖叫的同时,冲天而起的魔光中,无数恶魔的身影展露出来:地狱魔族法师、邪神、魇魔、角魔、掌火鬼……这些恶魔族的兵种犹如开展览会一般,一个个地出现,又一个个地消失。

    观看的人群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困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战士阿伦和虔诚者马丁也看得一头雾水。他们并不知道恶魔联军和元老会是一体同心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像走马灯一般出现的恶魔联军全部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最后一个恶魔将军一般的飞行大恶魔,用尽全力在魔光中挣扎,犹如被冲进瀑布的溺水者。

    “我们……还会……回来……呜噜噜噜~~~~~~”这个大恶魔在空中发出震天动地的惨叫,终于放弃了挣扎,在魔光冲刷之下,灰飞烟灭。

    “巴尔!巴尔!那是巴尔!”阿黛尔身为刺客,是小道消息最丰富的人,她一眼认出了这个不同凡响的恶魔头子,“那是恶魔联军的恶魔长!”

    “他被传送回地狱了!”爱丽莎狂喜地尖叫,“你们看那道魔光,那是传送阵的光芒,本来应该是送恶魔们入侵巴黎,但是肯定是传送阵出错了,他们被时空漩涡卷走了!”

    “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德莱德震惊地问。她只知道雷长夜和她一起颠覆的恶魔领主召唤阵,但是恶魔传送阵的失效她完全不知情。雷长夜是全部交给伊娃、亨利等六人组来办理的。

    “看来是我的人已经破解了恶魔传送阵的秘密,将他们送到应该去的地方去了。”雷长夜端着酒杯微微一笑。

    “我的天主啊。”奥多爵士、莫里斯子爵、维德等人纷纷伸手在胸前猛画十字。

    雷长夜说起来面不改色,但是他谈笑之间,已经把恶魔联军最核心的战力彻底摧毁,这实在太强大了,犹如梦幻。

    “雷,你果然在袖子里藏了不少绝活。”阿德莱德兴致大增。恶魔联军完蛋之后,接下来就该是元老会了。

    就在人们欢喜错愕的时候,吕岱安的地面突然猛烈地摇晃了一下,震得人们都不禁一个趔趄。

    “开始了!”阿德莱德激动地大声说。

    “什么?”众人莫名其妙地望向她。

    这个时候,一道黄绿色的魔光突然在五团联军的营地上冲天而起,直达天顶。

    一个比巴尔还要雄壮巨大得多的恶魔探出了头来:“不可饶恕!绝不原谅!”

    远在巴黎的人们并没有看到这个恶魔,也没有听到它说的话,但是通过这道冲天而起的魔光,所有人都意识到,五团营地出大事了。他们一起望向正在低头喝酒的雷长夜。

    “不用紧张,我的手下正在打扫卫生。”注意到众人的目光,雷长夜微笑着开口道。

    第五百七十二章 元老会灭亡

    在法神之拥骑士团的地下秘密集会室中,所有参与施展恶魔大型召唤魔法的元老们都感到一丝不妥。

    当时空结界被打开的时候,在召唤魔法的链接之下,接纳恶魔领主们的魔法门应该在武盟分部宝库中轰然打开,将足以毁灭欧洲的怪物们放进巴黎。

    但是,魔法门却一直紧紧地关闭着,丝毫也没有打开的痕迹。

    每一个元老都能够清晰地感到被锁在门外的恶魔领主们是如何的愤怒。杀戮的渴望犹如烈火的温度,透过魔法门直接投射到他们的心灵之内,烧灼着他们的灵魂。

    他们的脑海里清晰地听到了恶魔领主的咆哮:“不可饶恕,绝不原谅!”

    他们惊惶地睁开眼睛,望向屋子正中间的亚丁。

    “法祖阁下,发生了什么?”贤者墨菲急切地问。

    “我们被算计了……”亚丁闭着眼睛,拼命地用自己的法力维持着人界与恶魔界的链接,“我们的魔媒,包括我的银飞蛾,全都没有进入到真正的武盟宝库之中。这导致魔法门开启的预设地点发生了错误,这魔法门永远打不开了!”

    “法祖阁下,你是说召唤魔法失败了?”贤者墨菲嘶声问。

    “雷长夜必然早就猜到我们会这么做!阿德莱德!是她!只有这个可能了,她把我想要生命之石的心意告诉了雷长夜,而且她知道我的布阵之法!但是……”亚丁用力按住额头,“她不可能说出来,我们是有魔法契约的。”

    “法祖阁下,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墨菲嘶吼着,“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雷长夜!难道他竟然是自己猜出来我针对他的用意?难道他能查出来我在欧洲所有的布局?!”亚丁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亚丁!该死的!”墨菲发了疯一般大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该怎么办?大恶魔召唤阵失败了!这里所有人都会遭遇恶魔领主的反噬!我们该用什么办法逃脱惩罚?”

    “逃脱惩罚?”亚丁忽然笑了,“当我们不顾一切召唤恶魔的时候,我们的罪孽已经让我们无路可逃。”

    “什么意思,亚丁?!我们足足消耗了400万里弗尔来做魔媒,我们的魔力为了这个大阵几乎损耗殆尽,难道就这么完了?”墨菲捶胸顿足地大叫,所有身为奥术至尊的风度荡然无存。

    “哈哈哈哈……”亚丁仰头望天,歇斯底里地大笑了起来,“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我费尽数百年时间,想要找到永生的奥秘,上下求索,徒劳无功,而那些该死的外乡人,却能够唾手而得,轻松写意。不要问我该怎么办!去质问这个世界吧!”

    “不~~~~~!”墨菲双手抱头,跪倒在地,尖声大叫。

    “吖——!”一个最高魔法元老会的元老嘴里突然冒出一道绿光。他的眼睛突然上翻,身子犹如漏气的气囊一下子干瘪了下来。他嘴里的绿光凝聚成模糊的人影,挣扎着,颤抖着,玩命地反抗着,但是,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无情地拉扯着绿光形成的人影,将它拉成长长的一条,犹如一条绿色的蚯蚓,粗暴地从元老的嘴中拔出来。

    元老干瘪的尸体颓然躺倒,缓缓化成一团人形黑灰。

    “恶魔领主……是恶魔领主!”墨菲跪在地上牙关颤抖。

    狂怒的恶魔领主此刻正站在魔法门的后面,对着人界释放着拘魂的诅咒。以400万里弗尔的贪念盛宴将他吸引到魔法门前的人类,竟然让他吃了闭门羹。戏弄恶魔领主的代价将是永世不得超生的无尽酷刑。

    “不是我们!是雷长夜!去抓他!去拘他!不是我们的错!”墨菲涕泪交流,嘶声大吼。

    一道绿光在他嘴里闪现,他的脸猛然上仰,嘴巴被无形的力量撑开。他的生命与灵魂一下子被抽离了身体,化为绿色的模糊人影,被无形的力量用力往上拽着,乍看上去,像一根被强行拔出土壤的韭菜。

    墨菲的声音嘎然而止。整个人干瘪变形,颓然落地,化为黑灰。

    一个又一个的元老经历了和墨菲一样的命运,他们被强行仰起头,撑开嘴,生命和灵魂全部被抽离身体,化为一道象征他们存在的绿光,被无情地拔离躯体,而他们纷纷扑倒在地,身化飞灰。

    “数百年时光,弹指一挥间,我的法统,我的传承,我的元老会,我的魔法王座,这辉煌强盛的一切,难道不值得我永世流连?”亚丁昂首望向天花板,平举双臂,目光透过重重的地层,朝着无法看到的苍天望去,“我做错了吗?我僭越了吗?我痴心妄想了吗?我只想要在命运的棋局里,抢占先机。这难道有错吗?”

    他的头缓缓地朝后仰去,他最终的咏叹在他张大的嘴巴里化为一片呜咽。他的眼睛缓缓上翻,皮肤的颜色渐渐化为灰色。

    他丰盈的脸颊干瘪下去,银白色的长发断裂消融,他的双眼深深陷进眼眶,傲慢下撇的嘴唇化为紫黑。

    绿光终于从他的嘴中闪现。他的灵魂和生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搅拌凝聚,化为一道绿光汇聚的人形,一点点从他的嘴中抽出,属于亚丁的绿光人形愤怒地挣扎着,扭动着,嘶吼着,颤抖着,抗争着。但是,一切抵抗,都无济于事。这股绿光最终融入漆黑的虚空,无影无踪。

    相比于其他的元老,他被抽取的过程格外缓慢,犹如一场额外的酷刑。作为召唤恶魔的始作俑者,亚丁承受了恶魔领主绝大部分的愤怒,也遭受到了额外的折磨。

    最终,他失去生命和灵魂的身体,颓然倒下,化为乌有,一代法神,走到了命运的终结。

    当亚丁化为灰烬的时候,在五团联军营地上空悬浮的黄绿色恶魔之光也渐渐褪色消散,随风而逝。随着魔光的消失,亚丁等人所在的地下密室天花板轰然倒塌,在法神之拥骑士团的营地内陷出一个巨大的天坑。

    无数骑士和魔法师蜂拥涌到天坑之前,赫然看到元老会化为黑灰的残骸和他们身上残剩的元老服饰和标志性的法杖。这些法杖很多还是刚刚拿到的魔具。

    “发生了什么事?”法神之拥的骑士们纷纷惊呼。

    几名魔法师迅速以水晶球通知了罗贝尔骑士团的团长加百列。加百列听到这个消息,立刻骑着马闯进了法神之拥营地,直接纵马冲到天坑面前,差一点收缰不及,连人带马掉进天坑。

    “我的天主!”加百列忍不住大叫一声。

    “加百列阁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法神之拥骑士团的团长康拉德公爵急切地问。

    “全死了,他们全死了!”加百列目瞪口呆地望着天坑里的残骸。

    “谁?”康拉德公爵震惊地问。他并不知道亚丁、墨菲等人秘密在营地内建造了一间地下密室,他还以为元老们好好地在他们的豪华营帐内休息安眠呢。

    “……”加百列何等的眼力,他与魔具朝夕相处了将近半个月,每一件珍贵的魔具他都了解详细。他一看这些残骸周围散落的法杖和华丽法袍,立刻认出来这些就是元老会元老们千挑万选出来的史诗级魔具,雷长夜的炼金杰作。

    那些元老虽然没有向他揭开自己的真面目,但是从墨菲对待他们的态度,加百列知道,这帮家伙一个个都位高权重。

    这些魔具散落在这里,显示着这些魔具的主人必然是一旁摊成一堆的人形黑灰。

    加百列甚至看到了墨菲的法杖。他立刻联想到了五团营地上空那维持了很长时间的恶魔光柱。作为元老会的忠实盟友,他也知道恶魔联军和元老会的关系,如今从恶魔之光联想到这一地的黑灰,他只感到浑身恶寒。

    “加百列阁下,如今该如何是好?”康拉德公爵对于元老会的勾当也知之甚深,从加百列铁青的脸色上,他已经读出天塌了的感觉,再想到之前的恶魔之光,他的心脏也在紧缩。

    “撤兵吧。这场戏演不下去了!”加百列一把攥住康拉德公爵的肩膀急切地说。

    他们这两个团长都是元老会亲信,这一次率骑士团与恶魔联军对峙,就是为了联和恶魔联军对付雷长夜的大唐军团。如今元老会的人死光了,这只能有一个解释,这是雷长夜的应手。

    这一刻,加百列对于雷长夜的恐惧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他不敢在距离巴黎如此之近的地方待下去了。

    “但是元老会……”康拉德公爵虽然也想要撤军,但是法祖亚丁的威严,他不敢违逆。

    “法祖阁下估计……”加百列看了一眼地上的黑灰,咽了口口水。

    “不会吧?”康拉德公爵难以置信地望了一眼天坑。

    就在这时,十几只岩巨龙突然从北方的地平线冒出来,犹如带翼死神,惊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