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5章
  • 下载
  • 只是没想到,真有永强永海川这个人,还和雷长夜有一段渊源。

    雷长夜收起信来,摇头叹息:“唉,当年黄彦师兄命在顷刻,我一时情急,许下承诺,不想行走江湖,情分终是要还的。”

    张丹看完这封信,充满感触地叹了口气:“永大侠说的未尝不是道理啊。如今佃户果然生活困苦,若是能有一年免除田赋,倒不失为济困的善举。”

    众人都望向雷长夜,充满了期待,世上最廉价的慷慨,就是慷他人之慨。

    “张兄所言不错!”雷长夜用力一拍张丹的肩膀,“我就说三大世家修德之家,果然以天下人为己任。然,免除田赋,我买下这良田千顷,血本无归。却不知,张兄能否教我,若不收田赋,还有什么别的可顶田赋之法?”

    “这个”张丹随口一个提议,竟然被雷长夜接受了,还被捧上了天,这让他顿时有了一种使命感。他忍不住积极为雷长夜谋划起来。

    在他身边的吴建松和崔雪怡也不甘示弱啊。永强永海川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敌人了。头疼的是雷长夜,不干他们什么事。

    他们反倒觉得,这事儿干得确实有点大侠风范。若是能够稍微提供点助力,他们说不定还能被写到传奇里。

    “以工代赋如何?”藩镇割据后的大唐,地方官府书不上朝,无法走通征调徭役的程序,所以川西一代,很久没有正规的徭役分派。不过吴建松熟读史书,知道晏子以智行仁,即工寓赈的故事,立刻提了出来。

    “兄莫非忘了,闪金镇若是大兴土木,可是缺人手来帮工?”崔雪怡也灵机一动,联系起了现实环境。

    “三位果然是当代晏子,不世之材啊。”雷长夜抚掌说,“用了三位的谋算,我既可以不负永大侠之委托,又可以收回田赋的损失,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岂敢岂敢!”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同时笑了起来,心中无比满足,简直就跟盛夏喝了酸梅汤,别提多舒爽了。

    “那么还请余帮主随我前去与佃农交涉,让大家早点知道好消息,赶紧回去种地才是正途。”雷长夜向余怀仁拱手道。

    当天下午,在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的亲眼目睹之下,雷长夜和所有的佃户约法三章。

    第一:今年免除所有田地的田赋,所有出产,皆归佃户所有。

    第二:秋收时节,需将田亩所产的四成卖给闪金镇,雷长夜会按照市价收购。

    第三:农闲时节,到闪金镇以工代赋。每个人所做业绩会被账房记录在案,若是业绩显著,明年继续免除所有田赋。

    这规矩一立,张府门前立刻被佃户震天动地的欢呼声淹没。那种万众狂欢的场面感染力极强,连旁观的张丹等人都忍不住鼻子发酸,激动不已。

    只要事不关己,人心总还是向善的。

    此刻的三人都觉得,在这一场大功德中,他们有一种神圣的参与感。

    站在他们身边的余怀仁,侧目看着他们泛红的眼圈,头皮发麻。雷长夜的算计,入骨三分啊。

    这一来二去的,所有的锅全让永强这个虚幻人物扛了,三大世家被算计走了良田千顷,却身心愉悦,有一种造福苍生的幸福感。

    雷长夜既有了良田千顷,连闪金镇建设的免费劳力都有了。占了这么大便宜,结果却是看起来最吃亏的一个。

    这找谁说理去?

    余怀仁决定,从此认了雷长夜做老大,永世跟随。这种骚套路,真是开眼界,没白活啊。

    成功收购了闪金镇附近的田地,并且扫清了一切手尾,雷长夜拿着千顷良田的地契,来到了乐山符宗尔雅台先师殿,拜见董畴。

    “恭喜宗主,贺喜宗主!”一进先师殿,雷长夜立刻跪拜在地,大声说。

    “”董畴还在研究雷长夜给他的那枚天人合一符,被他这么一咋呼,差点把头上仅剩的一圈头发都掉了。

    “唉,我喜从何来啊?”董畴转过身来。

    “宗主,蜀中三大世家以田地换建镇筹,我符宗已经拥有了绥山镇附近数千顷良田,若是善加打理,功德可期。”雷长夜双手奉上田契和地契。

    “此话当真?”董畴大喜过望,连忙抢过雷长夜手中的地契和田契仔细翻看。

    “如此之多的好田,便是剑南的军屯都有所不及也。”董畴越看越是高兴。

    “宗主,掌门虽说不许弟子下山,但是符宗弟子去自己田地里干活,或是去自己宗门的产业里帮工,总不能算是下山吧?”雷长夜趁热打铁。

    “不算,当然不算,就算是帮助山下武馆修建木人巷,都不算下山的哦!”董畴醍醐灌顶,福至心灵,“你的意思是”

    “宗主,下不了山的弟子如何积功德,修道行呢?自然是到田里帮佃农干农活,或者到镇里帮助修建宗门产业。以后闪金镇和千顷良田收获之时,所得钱粮源源不绝,惠及蜀中诸州,犹如都江堰之水,永世灌溉蜀中之地。”

    “如此,便是身在乐山,也能坐享功德,大道天成,掌门也无话可说,长夜,真经世之才也,哈哈哈嗝。”董畴仰天大笑

    “宗主,如此闪金镇的建造还需要宗主下令匠造坊与弟子通力合作。”雷长夜趁机说。

    “长夜,你今日起就是匠造坊主事,匠造坊但有所求,符宗无有不应!”董畴当机立断。

    “宗主英明!”

    雷长夜离开尔雅台以后,心情大好。他成了匠造坊主事,还被宗主委以大权,以后就可以指派符宗上千弟子为闪金镇免费打工。

    大家学以致用,还能增道行积功德。他自己则把蜀山弟子们的心血用来创收,不但自己赚得足够的平乱经费,还可以反馈给蜀山弟子足够的功德,令其增进修为,更加有效率地位闪金镇效力。

    这就开起了永动机啊。

    接下来,就要实行他的下一步计划,去峨眉山找紫馨,看看她在掌门面前刷的好感度有没有起作用。

    闪金镇的建立,让他可以从蜀中百姓、豪门和蜀山弟子手上赚取利益。

    武盟分坛的设立,会让他从大玩家们手里赚取利益。

    他全要!

    第四十四章 再上峨眉山

    再上峨眉,已经是五月初的时节。峨眉山上山花烂漫。峨嵋绝色,当属杜鹃。

    三月春风解寒云,山脚的绒毛杜鹃最先绽放。四月人间芳菲尽,圆叶杜鹃开遍山脊。五月清夏花争艳,高山杜鹃一抹艳色挣脱云岚,喷薄而出,腺果杜鹃则如华盖般覆盖全山,气势磅礴。

    此时此刻,整个峨眉都是杜鹃的花海。

    踩着山花登顶峨嵋,别有一番心旷神怡。

    这些时日,雷长夜虽然在忙碌闪金镇的诸般事务,但是修炼一直没有落下。

    一是因为他自身坚持通过融合电真气和蜀山天一无极真气来刺激经脉,提高修为,二是因为他的魔改出山巷任然在持续发挥作用。

    五宗想要下山的弟子,有事没事就杀入出山巷,一顿操作猛如虎,惨被打成二百五。

    在这个过程中,雷长夜已经修炼成只需要潜意识就能操作二十五个阴将的操控力。

    五宗弟子的持续输出,让他的修炼等级稳步提高,很快就达到了大三品之境,现在已经开始昂首阔步冲关巅峰三品。

    内力持续提高的结果就是,他上山的速度越来越快,力气消耗得越来越少,渐渐有了开摩托上山的既视感。

    来到大唐幻世二十年,雷长夜终于尝到到了武侠游戏里那种边施展轻功,边观景的极致享受。

    这一日他风驰电掣,再登雷神殿,却见雷神殿上做早课的弟子们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神情都很是兴奋。

    看到雷长夜上山。哗地一声,议论声顿时高了十几个分贝。无数大胆的女弟子直接一边议论,一边对着他指指点点,一点也不怕被他看出来。

    男弟子们则一边低声耳语,一边侧目看他,看到他望过来,连忙把目光移开。

    雷长夜在人群中找紫馨的身影,没找到。宣锦、东方朔和汪芒的人也没见到。这些日子脑中界面什么都没有,显然是因为紫馨他们离得近,直接语音交流了,没有打字。

    也不知道这三货在干嘛?

    就在这时,一只毛茸茸的黑团子从树上嗖地飞下来,一屁股坐在他脑袋上,四肢抱住他的脸,一顿挠。

    雷长夜心里一乐:“挠,使劲儿挠,你争取挠死我。”

    黑猴没挠动雷长夜,很沮丧。就在这时,一声唿哨传来,黑猴连忙吱地一声蹿入空中,稳稳落在迎面来人的肩膀之上。

    “雷兄,抱歉,小黑子它太淘气,我还在尝试化去它的野性。”那是宣锦的声音。

    “无妨。”雷长夜笑了。这小黑子比鬼还精,仿佛知道雷长夜不敢动它一样,相当的放肆。

    “雷兄硬功真是厉害。”宣锦关心地凑到雷长夜面前,看了看他的脸,不禁赞叹。

    “至少脸皮和城墙拐弯一样厚。”雷长夜补了一句。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宣锦噗嗤笑了。

    两人互相观看了一眼彼此。

    “锦儿已经大三品了?”

    “兄已经大三品了?”

    两人一起开口,随即同时笑了起来。

    “雷兄”就在两人聊天的时候,紫馨甜得发腻的声音传入耳际。

    雷长夜抬眼望去,却看到紫馨、东方朔和汪芒全来了,他们脸上都是兴奋和好奇的神色。

    “雷兄,我们可都听说了。”紫馨笑嘻嘻望了一眼雷神殿上议论纷纷的气宗弟子们,“整个气宗都传遍了。”

    “传遍了什么?”雷长夜问。他干的几件事也就在几天前,不可能传得这么快吧。

    “嘻嘻嘻嘻嘻”紫馨笑着用力拍他的肩膀,“听说你被佃户打了?”

    “还真被传到这儿来了!”雷长夜感到很神奇。大唐八卦流传的速度这么快的吗?难怪一上雷神殿,他就成了全场的焦点。原来被打也能刷传奇度啊!

    “你们怎么知道的?我才被打没两天啊?”雷长夜忍不住问。

    “噗”东方朔和汪芒忍不住侧过脸去。

    “你这几天是没去长夜牌社看场子吧。张丹他们天天去,你买田被打,被逼免田赋的事儿,他们一天说八段。据说全靠张丹他们帮忙,才让你想出以工代赋的主意?”紫馨笑着问。

    “唉,此事不提也罢。”雷长夜做出一副尴尬的样子。

    “兄能以工代赋,免去佃户负担,让蜀中无饥民,实是功德无量。”宣锦忍不住帮他说了一句话。

    “锦儿,这叫做被逼无奈做善人,真正的大侠,那可是永强永海川。”紫馨两眼放光地说。

    宣锦望着雷长夜,眼神里也有了一丝激动的光芒:“雷兄,这位永大侠果然是曾经救过黄彦师兄的那一位好汉?”

    “正是。”雷长夜看了一眼围着他的紫馨等人,无奈地说。

    “哦”紫馨、宣锦、东方朔和汪芒都激动地连连点头。

    “此人善于借势,利用雷兄发放建镇筹的时机,雇佣讼棍,驱策佃农,加剧三大世家与被盘剥佃户之矛盾,逼迫良田易手于雷兄,再以昔日恩情相逼,对兄晓以大义,借兄之手,行惠民之事,最可贵者,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了不起。”东方朔双挑大指。

    谢谢,我能做的,还有很多。雷长夜斜眼看他。

    “真是侠义与智慧的化身啊”汪芒忍着笑,用一种质朴的语气,无比崇拜地说。

    “不知道”宣锦说到这里,脸色微红,“兄是否亲眼见过永强永大侠的模样?”

    嗯?这什么眼神和表情?雷长夜侧目看了一眼宣锦。对于虚构人物,这么上心的吗?

    “对啊,他既然能给你写信,必然是和你有一段交情了!”紫馨也无比好奇地说。

    “这个,他既然是紫面昆仑侠,那脸上当然是一片紫红,跟晒伤一样,相貌嘛,也就差强人意,勉强算是个人样。”雷长夜撇着嘴说。

    “雷兄,别这么小气呀?不就是免亿点点田赋吗?又没少块肉。”紫馨拍着他的肩膀,“还是要和永大侠相亲相爱嘛,以后好给我引荐一下。”

    “当然当然。”雷长夜没精打采地点头,随即转口问,“馨儿,那日你说要帮兄图谋重立武盟分坛之事,不知道有消息了没有?”

    “哼哼,妹绝不负兄之所托。”紫馨得意地一拍胸脯,“我这些时日,看到掌门就提武盟之事,已经成功地让他对武盟非常上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