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44章
  • 下载
  • 雷长夜看着这帮幻术师的表情,非常难于理解,只能当做他们性格上的缺陷。但是他们在和他握手告别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摸一下他的腰,还非常专注地看着他的表情,这就很奇怪。

    第二天早上,雷长夜把阿德莱德作为窃星之手女王的假面高悬于吕岱安街心公园,正式公开了窃星女王覆灭的消息,也把阿德莱德的过去和她一起斩断。而他自己则高调地在巴黎市三大区内环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宣示一天前被刺客突袭,自己并没有受伤或者身亡。

    在这场盛大的阅兵礼中,雷长夜动用了两百辆驼车,三千架械兵,一百架木飞鸟,六十只猛兽兵,四十只驼车兵,还有三头六臂兵、螳螂兵、半人马械兵若干。六位大魔导师械兵与他一起乘坐驼车队的首辆驼车在万众欢呼中向所有市民挥手致意。

    天空中还有龙母玛烈赤斯低空飞过,并喷吐出淡淡的生命龙息,让巴黎全城的夏花提前盛放。

    这场壮观的阅兵礼,配合窃星之手女王的假面,一下子把雷长夜的威势壮大到极致。大唐武盟无坚不摧,无敌不破的形象深入人心,也无形中对所有敌视大唐的势力进行了严厉的警告。

    这张扬而高调的示威手法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让整个欧洲都躁动不安起来。所有势力都被雷长夜强大而自信的姿态所吸引。各大势力竞相站队投靠,尤其是众多的独立魔法公会,他们纷纷派出重量级人物出席了这一次盛大阅兵礼,无形中更加增添了雷长夜的气势。

    而带领九大幻术师偷偷参加阅兵礼的阿德莱德,看着巴黎十数万民众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倾巢而出,万人空巷,为雷长夜助威欢呼的景象,心头暗暗感到从未有过的惬意。虽然出于无奈,但是自己投效的这股势力如此强大,这还是让她感到一种安心和满足。

    而雷长夜的高调阅兵礼,也深深触动了最高魔法元老会的众元老。他们震惊地发现,盗贼公会与他们的联络一天天减少。佣兵公会、圣骑士教团和德鲁伊教团默默地入驻了巴黎的文化区,并把总部重新设在那里,用的还是雷长夜特供的新型办公楼。

    刺客兄弟会是最应该和雷长夜敌对的。但是兄弟会会长死亡之翼阿尔泰并没有派出刺客刺杀雷长夜,反而震怒地将怂恿三刺客接受刺杀委托的高层踢出了兄弟会。

    在法兰克帝国里,还聚集在最高魔法元老会周围的,只剩下皇家魔法学院麾下的一众魔法公会,法神之拥骑士团,罗贝尔家族的众多骑士团,还有埃莉诺公爵麾下的三大骑士团。

    而这些聚集在元老会旗下的势力互相之间也是勾心斗角,互有保留。

    形势再这么发展下去,凭着雷长夜和琳达公主的友好关系,泰洛尔一世的皇权将会前所未有的巩固。而最高魔法元老会的魔法霸权将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既然阿德莱德已死,那么就用她的尸体来一场震惊欧洲的审判吧。

    在雷长夜举行阅兵礼之后,欧洲大陆第一炼金术士阿德莱德失踪的消息突然被流浪者和游吟诗人传遍了整个法兰克帝国。

    无数阿德莱德昔日的情人们共同找到最高魔法元老会,请求元老会派出大陆魔法仲裁院的魔法仲裁者寻找失踪了的阿德莱德。

    这群魔法仲裁者在装模作样寻找一番之后,直接来到了巴黎。

    第五百四十九章 艾蒂的情人

    在魔法刚刚在欧洲大陆兴起的时候,为了控制这股难以捉摸的力量,欧洲教廷与世俗权力达成一致,建立一个制定魔法使用权限和准则,并制裁滥用魔法者的组织。

    这就是后来被称为大陆魔法仲裁院的机构。这个机构的成员本来是各地领主参谋、魔法公会会长和教廷主教共同主持。但是在最高魔法元老会逐渐坐大的情况下,教廷的主教首先退出了这个组织,自行在教区内组织其他的魔法仲裁机构。领主参谋们渐渐被发展为元老会成员而改变了立场。

    魔法仲裁院逐渐成为直接受最高魔法元老会控制的组织。谁控制了最高魔法元老会,谁就能够控制欧洲魔法的仲裁权。在泰洛尔一世称帝的时代,欧洲所有的魔法师惧怕的不是皇帝,而是最高魔法元老会。因为任何不顺遂元老会心意的魔法师,都会被网罗罪名,成为仲裁院火刑柱上的冤魂。

    魔法仲裁院的仲裁者们,其实有点类似于蓝海星位面后世的东厂,广布眼线,搜集情报,以查案为名,背地里罗织罪名,阴谋构陷对统治者不利的受害者。

    对于这种常规操作,熟悉蓝海星位面各个朝代史实的雷长夜耳熟能详。他一听到阿德莱德对他提起仲裁者这个名字,就能感觉到内味儿。

    “总之就是这样,他们就是专门干这个的。”阿德莱德喝了一口葡萄酒。说完仲裁者们在欧洲几百年来干的缺德事,她也是口干舌燥。这还是她冲着言简意赅的方向努力的结果。

    “所以他们来巴黎并不是真的来找证据,而是来编证据的?”雷长夜沉思了片刻后问道。

    “当然。”阿德莱德微微一笑,“在明面上,我已经在吕岱安被你的人活活烧成了渣,只剩下我的假面被你高悬在吕岱安街心公园示众。而你也从三刺客的手里活了下来,并把他们全部干掉。派我来搞你的那群家伙,知道我就是窃星之手女王,那么他们要做的,就是把我的死安排在你身上。”

    “他们一般会怎么做?”雷长夜虚心地问。

    “他们都是魔导师那个级别的魔法高手,有各种匪夷所思的诡术魔法,寻找真相也许差点意思,但是阴谋构陷,罗织罪名,那是游刃有余。他们可以通过我残留的魔法气息,追踪到我尸体的残余,然后通过这一点点残余,把我的身体复原出来。只要我的身体出现在吕岱安,他们就可以把我的死栽在你的头上。”阿德莱德沉声说。

    “哎呀”雷长夜摸着下巴直摇头,“你死得很彻底啊,连点渣都不剩,你看我们怎么样才能帮帮他们呢?”

    “雷,你真是个热心肠。”阿德莱德嘿嘿一笑,“不过你也别小看这帮仲裁者的实力。他们既然知道我就是窃星女王,他们就一定能想到我的假面上有残留的血迹和膏脂。毕竟,我的分身也是由我等重的血液凝练而成。”

    “这一点就够了?”雷长夜有点吃惊。

    “他们的炼金术也相当不错,勉勉强强可以给我做个魔法学徒。”阿德莱德自傲地一笑。

    “嗯”雷长夜仔细思考片刻,“这一次我们不但要摧毁魔法仲裁院的信誉,而且最好洗清你窃星女王的身份。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他们是不是非常确定,你已经死了?因为最高魔法元老会已经知道你假死过一次,那么你很可能假死第二次。我必须确定他们认为你真的死了。”

    “不用担心,我当初签订了绑架你的魔法雇佣契约,现在这个契约因为我灵魂进入你的魔法世界中的断离界,完全彻底地切断了和身体的链接,所以契约监督者魔界使者认定我已经死亡,于是解除了契约。”阿德莱德悠闲地晃着葡萄酒杯,“魔法契约解除,我的任务又没有成功,那么我肯定是死了。就算是我自己,都会这么认为。”

    “原来如此。”雷长夜长出一口气,“那么我就可以放心执行预定计划。”

    “虽然我不怎么待见仲裁者们,不过你出手也稍微留点情,这帮仲裁者大部分都和我有旧,不用公开处刑。”阿德莱德笑嘻嘻地说。

    “那怎么可以,毕竟我也是要面子的,对吗?艾蒂?”雷长夜冷冷地问。当初阿德莱德叫他称呼她艾蒂,雷长夜到现在想起来都有气。

    为了笼络她麾下的九大幻术师,他把这帮家伙偷偷请到飞鱼大娘船上饮宴,尝试一下蜀秀自助餐,并把他们介绍给了所有武盟的高层,以示宠信,同时也把自己和阿德莱德合作的事情通报武盟,正式确立她在武盟的身份。

    与此同时,雷长夜因为还要亲自把与阿德莱德的联手消息正式通知亨利、伊娃等六位大魔导师以及龙母玛烈赤斯,所以没有亲自出席酒宴。

    这是他平生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九大幻术师因为蜀秀自助餐和大唐各式美酒而胃口大开,彻底和武盟高层们打成一片,也把他们脑补的雷长夜收服阿德莱德的经历,再次调油加醋,做成拉丁的叙事长诗,用了一整夜的时间叙述。

    汪芒也用了一整夜时间把拉丁翻译成汉语,还以白居易式法做成老幼皆能读的七言叙事长诗,发上论坛,搞得蜀山萌论坛瞬间爆炸。仍然在其他公会混的大玩家们,不请自来,纷纷加入了这场狂欢的盛宴。

    雷长夜被“主线长大了”的信息刷了整整一晚上的脑中界面,差一点精神衰弱。

    虽然紫馨第一时间跑过来找他确认,令他有机会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令她如释重负。然而,谣言已经兴起,辟谣者任重而道远。在这种跟大是大非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辩论中,紫馨面对一群LSP孤军对线,注定是一场漫长而无休止的扯皮大战。

    在面对阿德莱德的那一刻,没有人认为雷长夜是清白的。

    雷长夜现在每次见到紫馨,她都会第一时间拉住他:“雷兄,你的金钟罩还在吧,露一手给他们瞧瞧,这可是童子功!”

    雷长夜表面上不动声色,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暗地里恨阿德莱德恨得牙痒痒。

    阿德莱德看到雷长夜的表情,自然是知道他已经明白“艾蒂”的含义,心里也是乐不可支。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带给雷长夜多大的烦恼。

    就在雷长夜和阿德莱德张开罗网,静待最高魔法元老会出招的时候,魔法仲裁院的仲裁者们已经以搜寻欧洲第一大炼金术士阿德莱德的名义进入了吕岱安区。

    这些仲裁者们是由元老会旗下各大魔法公会和魔法骑士团的重要成员构成。其中有圣骑士、魔导师、魔法骑士和狮鹫骑士等不同职业的杰出人才。他们除了这些战斗职业引人瞩目以外,他们本身也是拥有领地的贵族,很多人都有子爵或者伯爵的头衔。

    每一个仲裁者麾下都率领着十到十五个扈从。这些扈从有管家、牵马人、佣兵、弓箭手、斥候和特殊职业者,以供仲裁者差遣,同时完成一些他们不适合亲自出手的任务。

    每一个仲裁者在仲裁院里的评级不但要看他们本身的武力和财力,还要看他们麾下扈从们的得力程度。所以这些扈从也是他们炫耀身份,显示实力的资本。

    当这些欧洲贵族们来到吕岱安的时候,雷长夜立刻协同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带齐了自杀小队的所有高手亲自来迎接。

    这些仲裁者中领头的仲裁者名叫菲力,外号驯马者。他是西法兰克安茹家族麾下的勒芒领主。勒芒是佩什尔马的产地。菲力则是勒芒诸代领主中第一个精通马语之人,所以他指挥的骑队如臂使指,非常轻灵迅猛。他也是法神之拥骑士团的七大副团长之一,指挥法神之拥的魔骑兵。

    因为他与战马交流的神技和他与众不同的加持魔法,他赢得了阿德莱德的青睐,一度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可惜这段感情只持续了短短一个夏天。

    阿德莱德的注意力被另一个传奇人物吸引。他就是与菲力一起来到吕岱安的另一个仲裁者魔影路易。路易是皇家魔法骑士团的副团长,统辖所有魔法骑士。他的家族是罗贝尔家族的一个远房分支,所以姓跟随罗贝尔家族。

    他的能力和维德非常相似,可以用炼金术制造的魔药为武器附魔,同时也为自身附着幻术魔法,并打造出了一套幻术进攻的战斗体系。一旦他将自己的骑士大剑挥舞起来之后,剑上的幻术魔法和自身吃下的幻药相耦合,形成一个幻术领域,在这个领域内,任何人向他进攻都会落空。而他却可以肆无忌惮地向敌手发起火焰般猛烈的进攻。

    这种魔法进攻在对抗远程弓箭手和近战骑士时都非常有效。就算是魔导师对付他,如果不是用大规模的范围杀伤魔法,也伤不到他。

    人们因此称其为魔影路易。这个人的魔法才能更加吸引阿德莱德,所以成为了她的秋日情人。

    这两个人是仲裁者中对于寻找阿德莱德最热心的人,也是名誉上的首领。但是,仲裁者中的核心人物却是一个一直隐藏身份的神秘魔导师。

    第五百五十章 炼金的尖子

    马格努斯是一位生于东法兰克的魔法天才。刚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他以占星术而显达,被称为拜尔斯布龙区的占星术士。后来,他被最高魔法元老会发现了炼金术的天赋,破格提拔他进入皇家魔法学院深造。

    在皇家魔法学院学习期间,他深深迷上了神奇的炼金术,通过苦学不辍和天赋异禀,他成为了专精炼金术的魔导师。

    后来他的炼金术受到了皇室和元老会的双重好评,作为最高魔法元老会荣誉元老的埃莉诺公爵向泰洛尔一世推荐他加入了皇家魔法骑士团。而在暗地里,他仍然受到最高魔法元老会的赞助,继续从事代价高昂的炼金术研究。

    因为收着皇室和元老会的双重资助,再加上他对于炼金术的痴迷和执着,在炼金之术上他达到了极高的学术造诣,写出了《论炼金术》,向整个欧洲的魔法师们介绍明矾、铅丹、砒石、苛性碱、酒石等物质的变化规律。

    作为一名炼金术士,他在皇家魔法骑士团中是一位支援型角色,专门为骑士团提供增幅的魔药和武器的附魔,被称为骑士团的双翼。被他的魔药和附魔增幅的骑士在战力上会强上一个品阶。

    但是,他的好日子在雷长夜的魔具装备了骑士团的那一天就到头了。雷长夜的魔具和他的附魔互相排斥,这些通过叹息阵而等价交换的魔具拥有浑然一体的魔法天性,对于任何相对低级的附魔都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反应。

    这让他最独特强大的技艺——附魔成了骑士团的摆设。虽然他还可以通过自己的魔药为骑士团加强战力,但是他非常明显地失去了皇室的欢心。他的炼金经费彻底被取消。泰洛尔一世显然认为已经有了雷长夜的魔具,这些支援他的炼金经费,可以用在更关键的地方。

    没有炼金资金的支援,他的所有关键性研究都陷入了困境。最高魔法元老会提醒他,如果再不做出成绩,元老会的资金赞助也会被吊销。

    为了保住自己的研究,也出于对雷长夜的好奇和嫉妒,马格努斯接受了元老会的指示,成为了仲裁院的仲裁者,与驯马者菲力和魔影路易组成了仲裁院铁三角,誓要将失踪的炼金之花阿德莱德找到。

    这三个人从一开始行动,就不断地接收到元老会眼线的指示,指引他们一步步的行动。虽然有的时候,马格努斯总是感觉元老会根本就知道阿德莱德在哪儿,但是这样的思考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只希望赶紧顺利完成任务,得到他想要的经费。

    在进入吕岱安区之后,元老会的眼线如期而至,秘密给了三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封锁吕岱安区,以炼金术检验窃星之手假面。

    看着这张纸条上的指示,魔影路易和驯马者菲力都感到了由衷的震惊。元老会的指示分明就是暗指阿德莱德就是窃星之手女王!这对于阿德莱德是前所未有的亵渎和诬陷!两个人都感到愤怒和恐惧。

    他们和阿德莱德都有亲密的过往,而窃星女王的威名和事迹,他们作为喜欢猎奇的贵族,也知之甚详。阿德莱德和窃星女王的行踪之吻合,他们都非常清楚。这种怀疑,有的时候也会冒出来。

    但是美丽若夏花般的情人,竟然是杀伐果断,横行不忌的大盗,这件事除了本身就难以置信以外,还有一点让他们拒绝相信:窃星女王好几次行动都发生在他们身边,正好是他们带着阿德莱德造访过的地方。如果窃星之手女王就是阿德莱德的话,他们已经做过不止一次的共犯。

    除了拒绝相信,他们别无选择。

    现在元老会的指示纸条上提示阿德莱德就是窃星之手女王,那么他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件事给压下来,以免把自己也给卷进去。

    马格努斯是唯一对此无动于衷的人。阿德莱德的确是他仰慕的炼金术士,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比她差得有多远。她的死活并不会拨动他的心弦。他只希望赶紧找到阿德莱德的行踪,然后结案。这样他的经费就到手了。

    这一天,魔影路易和驯马者菲力作为仲裁者的首领,宣布了吕岱安的清场令。以雷长夜为代表的大唐武盟非常给面子地让他们在吕岱安进行搜查。

    魔影路易和驯马者菲力派出自己所有的扈从,把吕岱安街心公园围了起来,驱逐了所有的闲杂人等。马格努斯派遣自己的十几个魔法学徒在这里设立了屏蔽结界,让外人无法窥视内部发生的事情。

    随即,他以浮空术升入空中,将高悬在街心公园上空的窃星假面收入囊中。

    当天夜晚,元老会的眼线如期而至,他给了他们三个人一张指示纸条:从假面上取出窃星女王的遗体残迹,以炼金术制造阿德莱德遗体。

    “这简直是对阿德莱德的亵渎!”驯马者菲力愤然道,“她怎么可能是窃星女王。”

    “马格努斯,你有资格拒绝元老会的指示,你不是皇家魔法骑士团的人吗?”魔影路易厉声问。

    “但是我没有必要。”马格努斯淡淡地说。他只关心经费,管他是法兰克皇室还是元老会,给钱的就是大爷。

    魔影路易和驯马者菲力狠狠瞪视着马格努斯,却无计可施。他们虽然是魔法骑士,但是对上大炼金师马格努斯,段位还是差上一大截。

    马格努斯叫过来三四个魔法学徒,指示他们在街心公园里架设起魔法帐篷,作为他的炼金场地,并开始搭建炼金台。

    马格努斯最拿手的炼金术之一,就是遗体还原术——通过人体一些细微残渣,以炼金物质复制和还原整副躯体。这也是深受法兰克皇室和欧洲各大领主欢迎的炼金术。

    残酷的战争中,无数贵族骑士战死沙场,尸首无存。为了好好安葬家族中显赫的贵族战士,马格努斯的遗体还原术派上了极大的用场,让无数被野蛮人斩首的法兰克贵族在安葬时,维持了应有的体面,也让皇室和领主家室们能够寄托哀思。

    马格努斯这一次预料到阿德莱德可能拥有的不幸,所以带了充足的炼金原料。他小心地从窃星女王假面上刮下来一层干涸的血液和膏脂,放入了炼金台上的烧瓶之中。

    他的魔法学徒们用魔法构筑出一个巨大的烤炉型魔法器皿,通过魔法传送阵与烧瓶链接。

    紧接着,所有的魔法学徒都跑到他们带来的骡马背上,把一袋袋的奇异物质扛下来,然后成袋成袋地倒入了熔炉之中。

    “这里面是什么?”魔影路易失声问。驯马者菲力也脸色苍白地望向马格努斯。

    “你们不会想知道。”马格努斯冷冷地摇了摇头。

    他来到熔炉面前,抬手打了个响指。强大的魔法力量从他的指尖释放出来,充斥整个魔法帐篷,震得魔影路易和驯马者菲力连连后退。

    他们都是魔法骑士,对于魔法有着深刻的认知。他们感到马格努斯释放这个魔法时的魔法气息有多么强大。

    “马格努斯,你的魔法如此强大,为什么要干这么普通的事,为什么不把你的魔力消耗在更加远大的事业上?”驯马者菲力奇怪地问。

    “这就是伟大的事业。”马格努斯聚精会神地操纵着魔法熔炉。在里面,无数的魔法物质正在与阿德莱德的血迹发生强烈的化学反应,一点点形成她的骨骼和脉络,逐渐形成她身体的复制品。

    遗体复原术曾经是他炼金术一个巨大的突破,他本以为可以通过这个魔法创造全新的生命。但是,他根本没有能力独立创制任何一个简单的生命,他只能靠天主的蓝本复制一个生命的躯体,而且还是没有生命的。

    为了研究这个“伟大的魔法”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资财。现在他的遗体复原术只是在艰难回收当初他损耗的钱财。

    但是在魔影路易和驯马者菲力的眼里,马格努斯只是一个遗体复原师,从遭遇悲剧的高尚家庭手中巧立名目敛财的炼金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