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42章
  • 下载
  • “临走之前……”夫赛玟并没有在意阿德莱德明显的挑逗,“我希望送给阿德莱德阁下一件礼物,以此纪念我和你一同参与的这次伟大历险。”

    “哦?没想到夫赛玟阁下竟然有这样的浪漫情怀。”阿德莱德惊喜地说。

    “阁下在吕岱安的魔法终曲,深深印入了我脑海深处,令我久久不能忘怀。想到阁下不能再继续盗王的生涯,我想这一段光辉的记忆,你应该希望反复回味。”夫赛玟柔声说。

    “哦,阁下出乎意外的温柔啊。”阿德莱德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我已经忍不住要看你给我的礼物了!”

    “这是我的拙作,请阁下鉴赏。”夫赛玟从怀里掏出一副镶嵌在木框上的小小画卷,对着阿德莱德展示,画卷之上画着的正是阿德莱德。她全身包裹残破的黄金圣甲,背后被烈火燃烧,双手张开如天鹅,头颅高昂,仰望星空,犹如一位在烈火中升入天空的圣天使。

    阿德莱德睁大了眼睛,痴痴地望着画面上的自己。画上的阿德莱德双眼闪烁星光,脸颊潮红,嘴含浅笑,零落的黄金盔甲中透出她穿在内里的丝绸衣裙,这衣裙的袖子在风中狂卷,犹如残破的翅膀。

    夫赛玟的画笔犹如被天神赐福,每一根线条都精确捕捉到了阿德莱德狂野恣肆的精神气韵,她的邪恶,她的傲慢,她的狂放,她的不羁,她的自由,所有的一切都凝练在这副画中。旁观的大魔导师械兵们呆愕的样子,犹如黑金般深邃的夜空,被火光照亮的树木和花朵,每一点笔触都将那一夜瑰丽迷人的记忆带到了阿德莱德的脑海之中。

    “我就是窃星女王,我也是阿德莱德,我是清晨,我是午夜,我是天使,我是魔鬼。我是光,我是影,我是神,我是罪!我是创造,我是毁灭!那一夜的你,犹如蜡烛燃尽前爆出的花火,是人世间最美的存在。我想,你一定希望永远活在那一瞬间。”

    在阿德莱德耳边,夫赛玟的话犹如催眠的咒语,让她的心如烈火般燃烧。她痴痴地看着画中的自己,心中涌出无边的怜爱和向往。

    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自己真的重新回到了吕岱安的街心花园。而她的背上真的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惨叫着释放出寒冰魔法,迅速熄灭了火焰。

    “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哪儿!?”阿德莱德震惊地尖叫。

    “欢迎你回来,盗王阁下,”在她背后,夫赛玟微笑着走了过来,双手一展,“这里就是你梦想着永远生活的地方。窃星盗王演出的最后一幕。我们每个人都为你的表演而泪流满面。”

    “你到底是谁?!”阿德莱德双目血红地望着夫赛玟,“这不是夫赛玟能够使出来的魔法!”

    “这个嘛……”夫赛玟从背后拿出一枚蒲扇扇了扇,“让我来好好介绍一下自己。”

    第五百四十五章 巧设局中局

    对付窃星之手盗团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就是阿德莱德这个主脑绝对不能杀。因为她阴阳两面的身份,她死在巴黎只会给最高魔法元老会留下联和各大势力讨伐大唐的借口。不会有任何组织会承认欧洲第一炼金术士就是窃星之手女王。

    哪怕你证据充足,证据链完整,但是没有法庭会做出对你有利的裁决。在这个混乱的欧洲,是非黑白全凭强权说了算。

    唯一能够成功摆脱危机的方法,只有秘密抓捕住活的阿德莱德。但是阿德莱德身为大陆第一炼金术士岂是如此好抓的。即使六大魔导师共同施展吞吃蛇幻阵,最后阿德莱德也可以凭借仅仅一个分身冲出阵法的限制,以死相拼。

    雷长夜为此苦恼多时,如果有头发的话,他的头发在这个时候也会掉光了。

    为他带来转机的,是他在监控阿德莱德和刺客兄弟会三刺客时发现的情报。夫赛玟在与阿德莱德商定联合行动之后,却秘密地自己开始准备刺杀雷长夜的单独行动。

    这让雷长夜感到非常惊喜,却也非常意外。他立刻找到刺客兄弟会的阿黛尔询问夫赛玟的性格。阿黛尔对于刺杀雷长夜的高层早就不满,被他一问立刻把夫赛玟的性格描述了一番。

    夫赛玟是一个只要接到任务,就会不顾一切去按任务指示执行使命的人。这也是他的刺客信条。雷长夜反复分析了一下夫赛玟的任务。任务是刺杀雷长夜而不是绑架雷长夜。

    夫赛玟虽然决定和阿德莱德合作,但是他却只希望阿德莱德的活跃引起雷长夜和龙母玛烈赤斯的注意,让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阿德莱德身上而忽略掉自己。

    夫赛玟甚至不惜留下了几处明显的行迹,把阿德莱德混迹的萤虫之光提前暴露出来,试图混淆视听,转移注意力。

    事实上,他的计划如果不是雷长夜事先布置的宝娃和阿黛尔的预警,已经成功了。在他做好准备刺杀之后,雷长夜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布置陷阱。然后,他就已经犹如夜色中的梦魇,突袭到雷长夜在武盟分部的办公室。

    依靠在办公室内临时布下的幻阵,再加上雷长夜画中身格外抗揍的特性,六大魔导师使尽全力,伊娃甚至激发了最强的绝对寒冰之力把雷长夜画中身和夫赛玟一起冻结在冰窟之中,这才将夫赛玟秘密制住,并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把他杀掉。此人对于以后缓和武盟与刺客兄弟会的矛盾,至关重要。

    不过雷长夜充了5000玉符的画中身彻底没了,他差一点没能回收得了自己放置在画中身上的神识。

    刺客兄弟会里的刺客平时格外注重保护自己,掩藏身份,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很少,即使在一起执行任务,也会互相隐藏行迹,以免被同行连累。

    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与夫赛玟见面的时候少得可怜,见面时也是兜帽遮脸,交谈也是只言片语。这就给了雷长夜一个扮演夫赛玟,混入阿德莱德队伍中伺机而动的机会。

    而夫赛玟就其本人而言,深沉多智,身材高大,也是个光头,一切都和雷长夜非常相符,所以雷长夜扮演起来并没有太大难度。最难的地方就是雷长夜需要以真气变幻嗓音,按照夫赛玟的语气说话。这让他锻炼了很长的时间。直到他说话连阿黛尔都分辨不出,这才终于算是出师。

    雷长夜从夫赛玟冻僵的身体上扒下来他的隐身斗篷、寒冰蜥蜴皮甲和冷月双刀。夫赛玟本身是战法双刺,武功高的同时还精通寒冰魔法,能够以寒霜魔药给自己的冷月双刀附魔。寒冰蜥蜴皮甲能够抵抗火魔法,但是对于同样是寒冰魔法的绝对寒冰之力一点抵抗都没有。

    雷长夜在临走之前还和阿黛尔学习了一下她的沙燕旋飞的技巧。因为这门技巧正是夫赛玟教给她的。雷长夜现在已经是六品之身,对于御剑之术也掌握纯熟,通过蜀山的御剑术来领悟阿黛尔的飞器技巧,事半功倍,很快就掌握,甚至迅速青出于蓝。

    阿黛尔看到雷长夜的匕首旋飞甚至感到由衷的嫉妒。因为她玩匕首玩了一辈子,都没有雷长夜学了三天之后玩得好,这就离谱。雷长夜在之后与阿德莱德共事时,这手沙燕旋飞双匕术也狠狠地出了一次风头。

    在维德到萤虫之光送信的时候,他已经在阿德莱德的团队中开始卧底,并初步掌握了阿德莱德分享给刺客兄弟会的密语环之术。

    密语环之术让雷长夜非常喜欢。这个风之法术集合了传音入密和千里传音的所有优势,而且还全部都是加密的,完全就是一个有会议功能的手机魔法版。他决定等到抓住阿德莱德之后,先把这个密语环法术加持到入画匣里,完成入画匣的对讲功能。

    在对于阿德莱德的监视和与其合谋共事的过程中,雷长夜注意到阿德莱德性格上的缺陷,那就是她对于冒险的渴望到达了极致。她永远活在危险的边缘,这种刺激感让她有一种奇异的满足和活着的自觉感。这已经成为了她生命的意义。

    在她放纵自己的激情去寻求人生的刺激时,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不是那么智珠在握,思虑精谨。而这一个个细小的瞬间,汇聚成了雷长夜一点点瓦解她的计划,并将其诱入自己圈套的部署。

    在阿德莱德巧妙安排分身诱敌和幻阵诱捕雷长夜的行动时,雷长夜一点点取得阿德莱德信任,同时除去了刺客兄弟会两名对杀死他充满狂热的刺客,最终以一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终极刺客身份,成为了她的入幕之宾。

    在围捕收尾的最后关头,雷长夜祭出了做成画框形态的入画匣,并请圣上身在上面绘出了阿德莱德盗王终曲最高峰的片段,让她被自己在火中谢幕的绝美姿态所吸引,最终神识放弃了抵抗,被他附着在入画匣上的辨身符顺利接引到了仙隐图中。

    在这片区域,雷长夜与吴道子一起设立了强大的道法结界断离界,把吕岱安完整地放入了道法结界之中。断离界一旦合拢,没有雷长夜的允许,任何神识都无法逃出断离界之外。只要神识误入其中,就要永生永世驻留。

    但是,雷长夜为了谨慎起见,还用冷月双匕冻结了阿德莱德的身体,放入盟宝袋中妥为保存,这样就彻底绝了阿德莱德逃跑之路。

    困在断离界中的阿德莱德虽然根本认不出周围释放的道法,但是她却能够靠惊人的天赋识别出这种法术的严酷和精密。

    “所以夫赛玟竟然中途被你假扮了?”听完雷长夜的自我介绍,阿德莱德迅速从震惊和失态中恢复了过来,朝着雷长夜端庄而矜持地昂起了头颅。

    “正是。”雷长夜在断离界中化去身上的伪装,露出真容。

    “你比我想象的要高一点。”阿德莱德自嘲地一笑。

    “彼此彼此。”雷长夜礼貌地点首为礼。

    “不愧是能够把恶魔联军赶出巴黎的卓越领袖。看来我还是太大意了。”阿德莱德略感惆怅,“维德出卖了我?”

    “并没有,他只是看破了你想要图谋我,所以选择了自杀。是我及时阻止了他,毕竟我认为你我之间,并非不共戴天。”雷长夜微笑着说。

    “是吗?你会放过一个把恶魔城召唤到人间的魔鬼吗?”阿德莱德眯起眼睛。

    “难道那个魔法阵是你摆的吗?”雷长夜微笑着说。

    “你认为我不配?”阿德莱德感到受到轻视,顿时恼怒了起来。

    “我只是认为,这不是一个大魔导师能够独立完成的工作。”雷长夜抿嘴摇头。

    “呼,那的确是一个精巧绝伦的设计。消耗的魔材也是令人发指。我接到订单的时候,差一点吓得叫出来。如果你是想问还会不会有下一个恶魔城召唤阵出现,答案是没有了。所有能够用来建阵的魔材都已经消耗掉了。”阿德莱德耸了耸肩膀。

    雷长夜摸着下巴,沉默不语。

    “啊哈,我知道了。你想要问我这次绑架你的幕后主使人是谁?”阿德莱德笑嘻嘻地说,“他能派来窃星之手,又能派来兄弟会三刺客,谁知道下一次会有谁来。也许是死亡之翼阿尔泰。听说他很久没有亲自动手杀人了。”

    “我想要安排一个大杀局。”雷长夜直言不讳地开口,“所有对我有敌意的最高魔法元老会高层,我都要一个一个地干掉,直到元老会里再也没有谁敢跟我为敌。”

    “喔”阿德莱德惊喜交集地看着雷长夜,犹如看着梦中情人,“你比那帮家伙还要狠,我喜欢啊。”

    “但是你并不想帮我。”雷长夜眯着眼睛看着她。

    “谁会想要帮一个囚禁我,利用我感情的臭男人。”阿德莱德笑着说,“我觉得在这里呆着也挺好,整个吕岱安都是我的。就算我能出去帮你杀人,你会给我整个吕岱安吗?”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争取女盗王

    阿德莱德的神情悠然自得,犹如拥有了整个巴黎的女王,慵懒而傲慢,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个被雷长夜囚禁的盗贼。雷长夜对她暗暗佩服,在如此绝境之中还能随遇而安,轻松应对,如果不是涵养极高,那就是疯得很彻底,无论是哪一点都不容小视。

    “我总觉得让你来绑架我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要你成功。”雷长夜淡淡地说,“他只是希望你死在我的手里。这样他就有了一个讨伐我的借口。”

    说完这句话,雷长夜小心地观察着阿德莱德。她面不改色,只是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移开不去看雷长夜的眼睛,而是悄悄瞥了一眼塞纳河的波光,随即又不留痕迹地转了回来。

    “啊,这些阴谋勾当与我无关,我只要你炼金的配方。就算他不来求我,迟早我也要来找你,更何况他还给了我不菲的定金。”她俏皮地翻了翻白眼,掩饰住眼神中的变化。

    “你是说那枚可以让你的炼金术更加高效的戒指吗?”雷长夜随口问。

    “嗯?你怎么知道!”阿德莱德终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表情,露出吃惊的神色。

    “因为这颗戒指是我配发给皇家魔法骑士团的魔具之一。”雷长夜说到这里,微微冷笑,“而且,这并不是最昂贵的一枚哦。”

    “那个该死的吝啬鬼!他明明说这是找遍大陆都没有的稀世珍品。”阿德莱德眼皮一跳,对她扯谎,又没有被她当场发现的男人是不可饶恕的。

    “如果盗王阁下和我合作,我给盗王提供的炼金魔具又岂止区区一枚戒指。”雷长夜深深地望向阿德莱德的眼睛。

    “……”阿德莱德略显刻意地侧头躲开了雷长夜的视线,实际上眼珠已经在灵活地旋转。

    “他还掌握着你为恶魔城召唤阵提供魔材的证据?”雷长夜看到她的表情,追问了一句。

    “……”阿德莱德默然不语。

    “你也不想要自己的恶行由法兰克最权威的机构公诸天下……”雷长夜摸着下巴仔细思索着,“你为维京人提供魔材,除了委托人、维德和维京人,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本来应该没别人。不过谁知道他们有多少耳目。”阿德莱德眨眨眼睛。

    “又或者,他们就是帮助维京人建筑法阵的元凶。”雷长夜终于下定决心语不惊人死不休。

    “吓?”他的话终于让一脸自矜的阿德莱德变了颜色,她显然没想到雷长夜竟然能猜到这一步。

    “他们让你来绑架我,有可能是灭口的手段之一。你还有向你订魔材的人留下的清单吗?上面的笔迹就是证据。”雷长夜冷然道。

    “……”阿德莱德眯起眼睛,紧紧抿住嘴唇思索片刻,突然冷哼一声,“该死的!”

    雷长夜的话引发了阿德莱德的回忆。她的确保留了一份当年向她订下海量魔材者的货品清单。她照着这个长长的清单偷了整整三年,摸遍了整个法兰克领主和魔法公会会长的宝库和卧房。这份清单陪伴她的时间比她任何一个情人时间都长。

    这份清单上的笔迹她做了鬼都认得。在完成了这份有史以来最大的单子之后,她感到这辈子能干的最刺激的事都已经做完了,甚至准备归隐,并把这张清单当成了纪念品。

    但是,她却被另一个更刺激的委托从归隐的准备中摆脱了出来——除掉炸毁赫尔海姆,击溃恶魔联军的男人,从大唐手中夺回塞纳河的明珠——巴黎。

    她得到的定金是这枚她梦想了一辈子的炼金戒指。这枚戒指对于其他任何魔法师,甚至炼金术士都意义不大。因为此刻的炼金之术在欧洲方兴未艾,还没有任何一个炼金师达到她现在这般超凡绝俗的成就。炼金戒指对他们的提升也就是从菜鸡变成菜鸟而已。

    但是对她这种卡在境界的瓶颈,多年没有寸进,甚至快要打算放弃的炼金术士来说,这枚戒指让她有了突破瓶颈,晋升到全新境界的契机。它代表着希望,人类最伟大的财富。

    鉴定出这枚戒指的神奇,阿德莱德记得自己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失去了所有的机警和沉着。而这位神秘的任务发布者又抛出了另一个王炸:一旦成功除去雷长夜,巴黎新建造的圣天母珍宝馆将会被纳入阿德莱德的产业,她可以在巴黎全新的商业区归隐,成为巴黎名媛,巴黎首富和大陆最尊贵的炼金术士。

    阿德莱德再也没有犹豫,毅然取消了自己的退休计划,召唤出所有的手下,整装待发。在即将成行的前夜,神秘任务发布者再一次到来,向她显示了自己尊贵的身份,并提醒她,如果想要在新巴黎永世居住,必须销毁与她过去有关的一切,重新开始,否则这份承诺就算是他也无法保住。

    阿德莱德明白破釜沉舟的道理,于是当着他的面,毁去了自己的巢穴和其中的一切,包括她保存至今,奉若珍宝的魔材清单。

    现在她回想起来,也许这一切正是他雇佣她的原因,否则他没必要让她当面毁掉自己的巢穴。

    进一步想想,他们怎么知道她的巢穴所在?为什么对她在维京人营地的行动步步监控,甚至连她的拍档都被莫名其妙地处理掉?

    只有一种可能,当年用这份难以置信的丰厚奖励报酬驱动她进入狂盗模式的始作俑者,早就想要事后处理她,清理手尾!

    一枚戒指和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让她烧毁了那份唯一可以作为证据的清单,还把她送上了和雷长夜对抗的死路,阿德莱德感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甚至大过了雷长夜对她的欺骗。

    雷长夜只是稍微利用了一下她自作多情的虚荣,成为她的入幕之宾,这是棋逢对手的较量。而这帮家伙,他们根本把她当猴在耍!

    “怎么?你有这份清单?可以确定是他们?”雷长夜追问了一句。

    “我已经没有了。”阿德莱德吐了口气,彻底放弃了伪装情绪,“他们让我毁去了和过去关联的一切,我所有的战利品,包括那份清单。”

    “阿德莱德,这实在不像你的行事风格啊。”雷长夜跟着叹了口气。

    “他们给的太多了,至少在当时看来如此……”阿德莱德幽怨地看了一眼雷长夜,“我哪知道你比他们还富有?新来的外乡人。”

    “现在,你的委托以失败告终,你的人也被我抓住。你为任务的失败付出了自由的代价。这是否可以算是终结了这一份魔法雇佣契约?”雷长夜沉声问。

    “算。我与他们的契约已经履行完结,我作为一名雇佣盗贼,又处于自由身状态。”阿德莱德说到这里咬住嘴唇,朝雷长夜露骨地一笑,“雷,你需要什么我的服务吗?”

    她说完这句话,不经意地想要解开胸前衣物的纽扣,但是她惊讶地发现她的衣服就像长在她身上一样,怎么扯都扯不掉。

    “咳咳,阿德莱德阁下,在我的魔法世界,着装有严格的要求。”雷长夜尴尬地说。

    阿德莱德不甘心地转了一圈身子,震惊地发现她的裙子就仿佛铁做的,怎么旋转也撩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