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41章
  • 下载
  • 至此为止,阿德莱德窃星盗团之祸告一段落,吕岱安的戒严被撤销,防务变得不痛不痒。雷长夜再次开始了往日惯例的遛弯。这一次他连阴将都不带,自己一个人在大半夜出门,专找巴黎最幽静的地方闲逛。

    这几日防范阿德莱德,估计把他闷得够呛,这回解决了问题,他是想要由着性子撒欢。

    一直在布置围捕的阿德莱德盗团九大幻术师和兄弟会双刺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雷长夜就像是把自己送到他们眼前一样。

    但是雷长夜的行为模式非常符合阿德莱德的预测。一旦窃星女王被诛杀,最大的隐患消失,那么放松警惕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雷长夜是真会放松啊!众人纷纷冷笑。雷长夜本身的气息并不可怕,远远不及大魔导师。埋伏他的人里面,任何一个人单独出手,都能手到擒来。

    就在他们准备出手的时候,夫赛玟犹如幽灵一般从他们背后出现。盗团九大幻术师,甚至兄弟会双刺巴尔萨塔和拉韦拉克都完全没有发现。

    “别出手,是陷阱。”夫赛玟低声说。

    “”他的话虽然不至于让这十一个埋伏者尖叫,但是他们的心包膜差点碎了。

    “副王,你什么时候到的?”巴尔塔萨颤声说。

    “早就到了。雷长夜在引诱你们出手。”夫赛玟低声说。

    “但是”

    “用密语环说话,连通阿德莱德。”夫赛玟阻止了众人继续低声说话。众人纷纷点头,同时启动了风之密语环的魔法。

    “盗王阁下,你还好吗?”拉韦拉克第一个开口。

    “呼,还好。听着,我的幻境法阵已经就位,我会用我所有的法能注入法核之中,记住,绝对不能暴露窃星之手的任何痕迹,否则我就白死这一次。只能由刺客兄弟会出手支援。”阿德莱德的声音虚弱无力。

    “盗王阁下,请允许我多说一句,您在街心公园的表演真是”巴尔塔萨忍不住色与魂授地开口。

    “恭维话就不用说了。夫赛玟阁下建在吗?”阿德莱德问。

    “在。”夫赛玟低声说。巴尔塔萨看了他一眼,满是嫉妒。

    “夫赛玟阁下,你是怎么跑出吞吃蛇幻阵的?”阿德莱德有些不解地问。

    “我跟着雷长夜的分身跑出来的。”

    “嗯?”

    “看到盗王阁下对于分身的珍视,我想就算雷长夜诱捕我们的是他的分身,但是做得这么真的分身必然有保存的价值。所以暗中解除了他分身上的冰冻看看情况,果然,分身从阵的后门逃了出来,我随后跟上,也逃了出来。”夫赛玟沉声道。

    “难道他没看到你跟在他身后?”阿德莱德问。

    “我跟着你上了拉冬,然后隐身回跳,躲在他分身的身边,在地底下岩浆迸发的时候,趁机解开了他的冰冻。分身自动逃生,并没有发现我。当然,我的成功逃脱,全都靠盗王阁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我会记住这个情分。”

    “所以你亲眼目睹了我的死亡大戏?”阿德莱德声线变得妩媚诱人。

    “每一秒钟都没有错过。”

    “盗王阁下,咱们还是回到如何诱捕雷长夜的话题吧。”拉韦拉克忍不住插嘴。看着雷长夜不带随从地晃来晃去,他就好像馋鬼看到一只烤得喷香的乳猪在眼前转悠,心痒难挠。

    “好吧好吧。”阿德莱德不耐烦地吐了口气,“关键是他必须走到街心公园,那里是我们第一次伏击他的地方,也是他最不会设防的地方。我的幻阵入口就设在那里。在我的九个手下身上就是大阵的九大节点,他们会在吕岱安维持幻阵的稳定。他如果自己走进去入口是最好不过的。但是,如果他不走进去,你们兄弟会必须出手,驱赶他进入幻阵入口。”

    阿德莱德所说的幻阵,正是她最擅长的空间传送阵与幻术诡阵的有机结合,她称之为魔术阵。

    和六大魔导师设立的吞吃蛇幻阵一样,她的幻阵与现实世界的景色融为一体。但是这个幻阵不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幻境,而是把阵法的入口处与幻境融为一体,犹如上了保护色。而整个大阵则是摆在异度空间,横穿整个巴黎,以空间传送的方式将进入入口的受害者传送到魔术阵摆设的另外一端盗团临时秘密据点。

    阿德莱德把入口设在吕岱安街心公园,就是因为在这个区域他们已经奇袭过雷长夜一次,六大魔导师布置了吞吃蛇幻阵来围捕她。他们不可能想到她没有死,还会在同样的地方反手布置一个幻阵继续诱捕雷长夜。

    “很好,但是雷长夜现在明显是想要诱捕我们兄弟会的刺客,他诱敌的意图非常明显。”夫赛玟低声说。

    “啊,那么,夫赛玟阁下,他显然没想到兄弟会里居然有你这样的智者。”阿德莱德幽幽地说,“作为一名为了任务不顾一切的刺客和智慧明澈的智者,我想你应该已经有了打算。”

    “是,盗王阁下,等我的好消息。”夫赛玟点头道。

    “夫赛玟阁下,盗王阁下让我们都遵从你的吩咐。”在阿德莱德切断了密语环之后,其他幻术师同时向夫赛玟躬身道。

    “好,你们继续维持大阵的稳定。我来安排刺杀。”夫赛玟说到这里,切断了和他们的密语环,把目光转向一直在注视他的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三个人的密语环在无声无息间接通。

    “副王,怎么忽然这么神秘?”巴尔塔萨皱眉问。

    “你们不觉得阿德莱德不值得信任吗?”夫赛玟淡淡地问。

    “哪里不值得信任?”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齐声问。

    “阿德莱德是一个炼金狂热者。而雷长夜是一个炼金天才。他的魔具你们觉得如何?”夫赛玟问。

    “简直太”拉韦拉克的眼中露出了狂热。

    “那肯定是”巴尔塔萨看着手里的匕首,又爱又怜,连阿德莱德都忘掉了。

    “假设雷长夜答应再给你们打造一套与匕首特性匹配的皮甲,你们还会杀他吗?”夫赛玟问。

    “”巴尔塔萨默然不语。

    “会!但是要等到他造完皮甲之后。”拉韦拉克断然说。

    “想一想一个炼金狂热者遇上炼金天才,他们会发生什么事?记住我们接到的任务是什么。我们不是为阿德莱德找另一个合作伙伴,我们是来杀人的。”夫赛玟低声说。

    “”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沉默不语,都用眼光斜视身边的九大幻术师。

    “几位,你们最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继续维持法阵,不要和我们在一起,以免被人认出身份。”夫赛玟低声道。

    “”盗团幻术师们互相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抽身而走。

    “呼”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同时松了口气。

    “所以副王,刚才你说雷长夜在诱捕我们是骗他们的?”拉韦拉克用密语环问。

    “”夫赛玟默然不语。

    “副王,你在想什么。”巴尔塔萨怀疑地望向他。

    “我现在也想明白了。如果雷长夜监控我们,必然知道我们和阿德莱德在萤虫之光的会谈,认为我们已经联手行动。而阿德莱德的失败,正说明联合行动宣告破产。按照刺客信条,行动失败后,我们应该抽身撤走,以图后继,而不该继续行动,自投罗网。”拉韦拉克凝神分析。

    “所以,他并不是在诱捕我们,而是真的放松了警惕。”巴尔塔萨失声说。

    就在这时,夫赛玟突然消失于空气之中。

    “你要抢功!”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同时冲出了阴影,朝着雷长夜狂卷而去。

    在他们身后,夫赛玟重新从空气中浮现出来,背靠在街角的阴影里,抱臂在胸,闭目聆听。

    “吖!”

    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绝望的怒吼声响彻了夜巴黎。

    第五百四十四章 回到了原点

    窃星之手的秘密据点设立在巴黎城外的文森森林里。自从大唐武盟匠工局的数万巧匠飞快完成了巴黎的基础建设,文森森林守夜人营地一点点被废弃。无数守夜人转行成为武盟匠工,在巴黎拥有了自己的新居所。另一部分骑士和军官也受到武盟邀请入驻巴黎,帮助守城或者转行成为翻译官。

    破烂不堪的守夜人营地渐渐成为四方流浪汉和盗贼团伙的窝点。在经过莫里斯堡、守夜人和武盟的数次联和扫荡之后,这里的盗贼全部被抓捕,流浪汉也都强迫进入巴黎工作,这里成了无人鬼域,特别适合外地盗团在这里建立秘密基地。

    窃星之手盗团的幻术师和魔法师们在营地之下偷偷建立了一个魔法地堡,在地堡中央构筑了一间炼金牢笼。这个牢笼和魔术阵相连,受害者从入口被传送后,必然会在炼金牢笼内出现。

    炼金牢笼内安装有阿德莱德自创的七重迷情幻阵。进入幻阵的人会以为自己回到了最熟悉最安全的家中,并和家里最亲密的人进行着毫无顾忌的交谈。

    在这个幻阵中,阿德莱德将会一点点通过迷情阵法的推演变幻,催发出七重情境,逼迫受害人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她想要知道的秘密全都倾吐出来。

    最后,被掏光了大脑的受害人如果性格有趣的话,阿德莱德也许会抹去他的记忆放他回家。如果性格无聊,则会被阿德莱德做成炼金素材,连尸体都被利用掉。

    此时此刻,在迷情幻阵之外,阿德莱德身穿睡袍,慵懒地躺在一张制作精美的躺椅上,手里拿着绛红色的葡萄酒,懒洋洋地望着地堡中央的牢笼。

    阿德莱德的炼金分身术并非遥控一个傀儡分身,而是将整个灵魂从肉身中抽离出来,进入她炼成的分身之中。她的原始躯体会被保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以防被人劫走。这一次她和刺客兄弟会联手诱捕雷长夜,自然更要加以防备,所以她甚至连这个秘密据点都没有告诉任何外人。

    等到她的灵魂从死亡的分身中脱离出来,回到她原始的躯体中时,这个基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她自己。

    这是她难得的独处时刻,也是她觉得整个计划最迷人的地方。她可以懒洋洋地躺在她最爱的躺椅上,等待着计划结束,她的猎物自己传送到眼前。

    每一个完美的盗窃最让她心动的,就是在计划完成后,成果落入眼前的那一刹那。这一刻,仿佛她的整个生命都充满了意义。

    死亡的刺激,成功的满足,还有复生后的欣喜和虚弱交织在一起,阿德莱德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攀上前所未有的高峰。她静静地等待着,等着最后一刻的完美收官。

    嘶……

    炼金牢笼内的迷情幻阵发出一声轻吟,那是阵法启动的预警。阿德莱德的双腿紧张地曲成“s”型,双手捧着葡萄酒杯,睁大美丽的绿眼睛,痴痴等待着。

    咚!一个五花光头人狼狈无比地从牢笼内魔术阵出口喷涌而出,啪地落到地上。他站起身,刚要四外张望,迷情幻阵严丝合缝地开始启动。他愣愣地望着前方,陷入了幻境之中。

    阿德莱德知道,这个进程会持续一天到五天不等,看每个人的精神抗性。但是最终,他们都会开始有问必答,把他们所有的秘密倾泻而出。

    她成功了!阿德莱德从躺椅上跳下来,高举酒杯:“干杯~~~~~~!”她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数个小时之后,窃星之手盗团的九大幻术师鱼贯走进秘密基地,每个人都是筋疲力尽的表情。靠他们九个人维持一个如此高效和神奇的时空法阵,同时还要张开魔法壁垒抵御整个吕岱安的魔法监控,这让他们疲惫无比。

    “夫赛玟真的做到了!”阿德莱德看着他们进屋,忍不住笑道。

    “……”幻术师们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阿德莱德问。

    “他……”九人中的首领幻术师盖特脸色铁青地叹了口气,“他让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上去送死,引出了雷长夜安排的埋伏,也引诱出了雷长夜的真身。他则冲过去做出刺杀雷长夜的样子,逼迫他的真身最后落入了阵法入口。而他……”

    “他死了?”阿德莱德追问。

    “他隐身突围了。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被杀时同时自爆,炸得现场面目全非。”盖特说到这里额头冷汗直流,“夫赛玟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更狠。盗王阁下,万万小心啊。”

    “哼,他果然做出来了,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阿德莱德笑嘻嘻地说。

    “盗王阁下……”幻术师们震惊地望着她。

    “没错,我暗示他必须这么做。否则,雷长夜不可能会掉以轻心。这一次,刺客兄弟会可以拿到刺杀雷长夜的荣誉,而我拿到雷长夜的人。大家各取所需,完美结局。”阿德莱德冷笑着说。

    “那……盗王想要他进来吗?”盖特无奈地问。

    “当然,行动已经成功,夫赛玟也尽到了义务,必须与他坦诚相待,否则,你们也不想被他惦记上吧?”阿德莱德阴冷地一笑。

    “当然。”盖特和众幻术师同时躬身,“那我们去守住外面。”

    “乖。”阿德莱德妩媚地一笑。

    盖特领着幻术师们走出了秘密据点地牢,门外出现了一位身穿皮甲的熟悉身影。

    “夫赛玟阁下,请进。”阿德莱德抿嘴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打扰了。”夫赛玟走进了房间,来到阿德莱德的面前。就着魔法灯的光芒,阿德莱德可以看到夫赛玟脸上的焦黑和裂痕。刺杀雷长夜的那一战,他也没有全身而退。

    “雷长夜的手下出手挺狠啊。”阿德莱德爱惜地用手抚摸着夫赛玟的脸颊。

    “呃……其实是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的自爆搞的。”夫赛玟耸了耸肩膀。

    “哈哈哈哈,那就太有趣了。”阿德莱德仰天大笑。

    “无论如何,在盗王阁下的帮助下……”

    “还是叫我阿德莱德吧,盗王已经死了。”阿德莱德悠悠地说。

    “在阿德莱德阁下的帮助下,任务完成,我来这里确认一下雷长夜的情况就走。”夫赛玟沉声说。

    “何必如此着急,我在这里准备整整一桶的葡萄酒,阁下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喝完吧。”阿德莱德眯起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