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40章
  • 下载
  • “没错。如果这一次你能够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你手里拿的就是财富制造机。雷长夜在巴黎不过半年,已经赚到50万里弗尔。你偷上一辈子,能赚这么多吗?我猜,这一次之后,你应该退休了。”夫赛玟淡淡地说。

    “以窃星之手女王的身份,在万众瞩目的场合与夫赛玟阁下配合刺杀雷长夜,然后在他麾下大魔导师们华丽的魔法下璀璨如烟花般死亡,哦,这样的谢幕方式确实适合我这位盗王。从此,我不再是窃星盗王,而是大陆最受尊敬,也最富有的炼金女王。”阿德莱德捧腮冥想。

    “如何?”夫赛玟问。

    “有一个问题。”阿德莱德冷笑一声问,“如果我真的死了,那是谁绑架了雷长夜?”

    “在盗王阁下的帮助下,我们刺客兄弟会担下这个名声,我会把现场做成巴尔塔萨刺杀得手的模样。你也知道,他出手之下受害人很难辨认。”夫赛玟淡淡地说。

    “哈哈哈,我诈死,你刺杀。我死无全尸,黯然退场,你们完成任务,拿下元老会所有的赏金。”阿德莱德啧啧不止。

    “盗王阁下应该知道,我只在乎任务能够完成。”夫赛玟淡然说。

    “……”阿德莱德仍然在沉思。她不想乱用她的诈死之术,因为这是她看家本领。她可以把自己的血液混以炼金术复制出一份自己的假身。但是她需要与身体等重的血液。她以玄冰魔法制造了一个秘密的冰室,每隔一段时间储存一点自己的血液在其中。到了今日,才储存了两份的血液份额,做了两个分身。

    第一个分身已经用在了皇家魔法学院。她只剩下最后一个分身。这是她用来保命和金蝉脱壳用的。主动使用这个分身来迷惑雷长夜,多少让她舍不得。

    但是她经过理性的分析,知道这是她唯一能够让雷长夜防卫松懈,从而按照计划将其劫持的办法。

    “我同意夫赛玟阁下的建议。就让我们以前所未有的华丽姿态进击雷长夜吧。”阿德莱德的语气重新变得妩媚入骨,“夫赛玟阁下,传闻你执行任务时,一向是闷葫芦,没想到您原来如此深沉多智。”

    “过奖。”夫赛玟淡淡地说。

    “今夜将无人成眠。”阿德莱德以充满诗意的语声吟咏道。

    吕岱安今夜的夜色如水,明月高悬,轻风送爽,将夏季的气息吹遍夜巴黎。雷长夜照样在十几名阴将的护卫下,来到吕岱安的街心公园散步,欣赏他建设之下,环境优美的吕岱安市区。周围一片寂静,吕岱安忙碌了一天的匠工和清洁工都已经回家休息,街道上的市民也很少。

    雷长夜似乎很喜欢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街头闲逛,享受一个人沉思和独处的时间。一直以来他都是如此。

    清爽的夜风中突然飘来动人的玫瑰花香,无数绛红色的花瓣在风中翻滚飞舞。雷长夜和他的十几个阴将巍然伫立在花瓣风中,丝毫不被这花雨所震动。

    这些充满了玫瑰香的花瓣中,浸透了可以致幻的奇毒,足以让人产生无数从未有过的幻觉。但是雷长夜麾下十几个阴将根本不怕奇毒,而他自己出于某种原因,对于毒术也非常不在乎。

    他们就这么静静挺立在花雨中,等待着敌人的致命一击。

    突然间,花雨猛然燃烧起来。冲天的火焰一下子席卷了整个吕岱安街心公园。

    那些浸满了奇毒的玫瑰花瓣,除了可以致幻,还是极好的火魔法媒介。在每一朵花瓣的核心,似乎都有着火焰的精灵,足以引发能烧伤大魔导师的恐怖炎魔术。

    十几个阴将同时惨叫着化为灰烬,根本连挣扎都来不及。雷长夜这才感到一丝急切,他激活了身上的雷甲符,并以灰烬制造者舞出一天的光花。猛烈至极的光剑席卷天空,瞬间消灭了满空吸引火元素的花瓣,但是他的周围已经被熊熊烈火包围。

    在火焰的高温下,空气扭曲,周围的景象变得光怪陆离。一条美女头,蟒蛇身的怪物从扭曲的空气中爬了出来,闪电般游向雷长夜。美女头浪笑着张开嘴,狂喷出金绿色的毒液。

    雷长夜舞剑一甩,五只神霄五雷光鹤对准美女蛇的头部轰来,美女蛇的头颅被光鹤炸中,犹如食人花一般化为五朵肉瓣。与此同时,一道强光从雷长夜剑上生发出来,烧光了美女蛇喷吐的金绿色毒液。

    毒液被强光蒸发,化为一片紫红色的浓雾。变成食人花般肉瓣的美女蛇头颅突然喷出一股强风。风吹着紫雾一下子蒙到雷长夜的头顶。浸淫在雾中的幻毒疯狂侵蚀着雷长夜的身体,并瓦解着他体内的所有抗魔防御。

    雷长夜挥动灰烬制造者,试图以光剑再次烧开雾气。但是美女蛇的下半身猛然如鞭子般甩上来,一层层缠住了他的剑和胳膊,紧接着它裂开五瓣的头部猛然向前一扑,准确地扣中雷长夜的身子,将其一口吞入肚中。

    轰地一声巨响,雷长夜脚下的地面突然爆裂开来,一道巨网自下而上裹住吞噬了他的变异美女蛇。

    与此同时,周围弥漫的火焰突然凝聚成一辆火焰战车。战车由火焰凝聚的车身和十六匹从空气中冒出来的独角魇魔组成。这十六匹独角魇魔都是独角地狱马的形象,但是比普通的魇魔个头更大,肌肉更发达,浑身漆黑的皮肤倒映着四周的火光,放射出橘红色的漫射光芒,一双赤红色的马眼,犹如岩浆造就。

    在火焰战车上,一名身穿冰霜蜥蜴皮甲,头戴皮兜帽的男子猛然显出身形,一只手从车上一把拉起与巨网相连的绳索,另一只手挥舞长鞭,啪地一声打在十六匹魇魔的背上。

    十六魇魔齐声长嘶,甩开六十四只铁蹄,加速飞奔,拖着火焰战车和巨网,以及网中吞噬了雷长夜的美女蛇,朝着街心公园以北的吕岱安岛与商业区相连的大桥飞奔而去。

    刺目的强光突然从美女蛇腹部冒出来,它被从头到脚切成两片,随即身体被烈火烧成了灰烬。雷长夜衣衫破烂地从吞噬他的美女蛇中钻了出来,但是身体还是被巨网困住。

    这道巨网的网绳似乎是由特异的炼金产物制成,不怕火烧,不怕剑斩,犹如有生命的异界生物,牢牢缠住雷长夜的全身,令他无法挣脱。

    蜥蜴甲男子看到雷长夜从美女蛇身上冒出来,立刻用嘴咬住拉动巨网的绳索,双手从腰间拔出一对宝石蓝色的月牙型匕首,双手一甩,蓝匕首在夜空中回旋往复,犹如冰花绽放,蓝燕回翔,在一瞬间就连续出刀上千次。

    虽然雷长夜全身的硬功、金甲符和雷甲符轻而易举地吃下了这上千刀斩击,但是这上千次出刀令蓝匕首上附着的玄冰寒气在雷长夜身上裹了几百层。

    雷长夜的身子冻成了一块冰坨子。

    “成功了!”蜥蜴甲男子大吼一声。

    “驾——!”从车下猛然翻上来一位黑衣女郎,她一甩满头栗色头发,捡起蜥蜴甲男子丢在车上的皮鞭,奋力抽了一鞭,让十六匹魇魔屁股上全都冒出了岩浆般的血污。它们发出刺耳的嘶鸣,速度比原来快了一倍。

    黑衣女郎转头朝着蜥蜴甲男子妩媚一笑,她的脸上带着窃星之手盗团标志性的窃星假面,看上去妩媚中带着一丝狰狞。

    黑衣女郎和蜥蜴甲男子并肩驾火焰战车气势如虹地冲开了围堵他们的阴将和械兵,拖着冻住雷长夜的冰坨子,飞快驶入链接吕岱安和塞纳河右岸商业区的大桥。

    战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驶上大桥,来到塞纳河上空。

    突然间一股神秘的云雾出现在前方,彻底遮蔽了桥尽头的巴黎商业区。而跑疯了的魇魔们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撒开四蹄,一头撞入了这片云雾之中。

    第五百四十二章 盗王的终曲

    “时空魔法!”黑衣女郎看到前方的云雾,立刻用力拍了一把身边的蜥蜴甲男子。但是狂奔的战车根本来不及控制,等到蜥蜴甲男子费尽全力拉动缰绳,控制住魇魔时,他们发现自己已经重新奔跑回了吕岱安街心公园。

    整个街心公园根本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幻阵,由多系魔法混合构筑,与吕岱安的街心公园的布景完全相同,并以空间法阵的形式笼罩在吕岱安真正的市区之上,并与外界有着一定的交互能力。可以根据外界敌人的入侵而自动改变形态。

    黑衣女郎和蜥蜴甲男子布局在街心公园的所有诡术,都早就被布阵的大魔导师们识破。

    整个街心公园唯一的真货,就是用来诱捕他们的雷长夜。为了真正地抓到盗王阿德莱德,雷长夜也是拼了。

    “我们需要找出幻阵的出口!”站在阿德莱德身边的夫赛玟低声说。

    “放心,没有人比我更懂幻术。”阿德莱德自信地一笑。

    “嗯。”夫赛玟面不改色地点点头,丝毫没有任何慌乱。

    阿德莱德斜眼看了看他,心里不禁佩服这位兄弟会的刺客副王。她用的是自己的分身前来表演一番,而夫赛玟是真正的用命来搏。虽然说雷长夜不一定敢真正杀死他,但是他就算只是被抓也会暴露他的刺客身份和底牌,同时失去声誉,等于社死,以后能不能回刺客兄弟会都另说。

    而他在如此巨变面前丝毫不慌,仍然沉着应对,这份胆色让阿德莱德不禁心动。

    “夫赛玟阁下,如果这一次活着出去,还请到我在波西米亚的炼金小屋一叙。”阿德莱德目送秋波。

    “盗王阁下是想鼓励一下我的斗志吗?”夫赛玟淡淡一笑。

    “不知道生效了没有?”阿德莱德眯着眼睛问。

    “我有自己的节奏。”夫赛玟不置可否。

    两个人的交谈全部是用密语环进行,这种交流方式类似于大唐的传音入密。

    阿德莱德沉下心来,朝左右看了看:“这是以时空之蛇头尾相连的吞吃蛇幻阵,无论如何逃逸,都会再次回到幻阵中央。而幻阵一直在稳定运转,吞吃蛇不断吞噬自身造成时空扭曲,等到时空压缩到极致,会产生崩塌凹陷。困在阵中的我们会全部被挤瘪。设阵者不是一个人,除非是六个同等级别的大魔导师,否则作不出这么强大的幻阵。”

    “能不能从外部破解?”夫赛玟问。

    “不,我的手下和兄弟会双刺已经开始布局,来不及调到这里。”阿德莱德毅然摇头,“就让我一个人会会雷长夜手下最强的法师们。”

    “有幸目睹当世第一炼金术士的本领,我很荣幸。”夫赛玟淡然一笑。阿德莱德看到夫赛玟握住匕首的食指跳了一下,不禁抿嘴一乐。夫赛玟表面上看非常镇定,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紧张的,否则就太变态了,简直不像正常人。

    “看好了,夫赛玟阁下!”阿德莱德用手一拍这辆火焰凝结的战车,这辆战车突然扭曲变形,化为一条巨大如恐龙般的擎天巨兽,它的头颈与拖动它的十六匹魇魔融合在一起,凝聚为一百颗巨大的龙头。

    阿德莱德的炼金产物在她的意念操纵之下,犹如液态金属,千变万化,忽而为蛇,忽而为车,忽而为龙,极尽曼妙。夫赛玟即使在如此紧张的战斗中,仍然看得心神俱醉。

    “拉冬,去把它抢回来。”阿德莱德从怀中掏出一颗金苹果,对着远方链接吕岱安和巴黎商业区的大桥丢去。那里并非吞吃蛇幻阵的出口,但是那里是幻阵至关重要的节点,是蛇嘴之位,一旦突破,整个吞吃蛇幻阵就会土崩瓦解。

    金色的苹果犹如长了翅膀,轻盈地飞落到大桥之上。

    阿德莱德和夫赛玟脚下的百头巨龙拉冬抬起它一百颗头颅,发出一声天崩地裂的疯狂怒吼,身子犹如开足马力的坦克,狂奔如飞,朝着大桥一头撞了过去。

    一万发雷霆犹如宙斯的狂怒,层层叠叠劈落下来,密密麻麻炸在拉冬身上,将它厚实如铁桶般的表皮炸得破碎如瓜皮。

    一万发寒冰箭狂卷而至,犹如寒冬巨人们的万箭齐发。

    阿德莱德纵身跳到拉冬的一颗龙头之上,双手高举,仰天长啸。从她的身上冒出一片奔腾的岩浆,滚滚奔腾在拉冬一百颗龙头和前半身上,犹如一件为炎魔打造的火甲。

    一万发寒冰箭射在岩浆之上,爆棚的冰元素还没有来得及爆炸就被至纯的火元素驱散,犹如冰雪遇到太阳。

    熔岩在万发寒冰箭的攒射下冷却,化为镔铁般的甲胄,严丝合缝地裹住拉冬,将它装扮为一头浑身皮甲,气势滔天的武装战龙。

    一万把风剑横空而至,犹如凶残的刽子手无情切割着拉冬的百头和前半身,阿德莱德厉啸一声,全身冒出黄金鳞甲,手舞双盾,帮助自己和夫赛玟躲开了所有风剑切割。而拉冬则依靠它身上岩浆具甲安然挡住了万剑齐发。

    “这就是大魔导师们的本领吗?真是寒酸啊!”阿德莱德放声大笑。

    地震突然无声无息地来临,本来平坦的大地突然天崩地裂,地层塌陷,岩浆翻滚。拉冬的腿下的地面猛然化为巨大的缝隙和火山口。

    阿德莱德冷笑着一打响指,一道冰河倏然出现在拉冬脚下。拉冬稳稳站立后一百颗龙头突然同时喷吐出寒冰,将它面前一直通向大桥的路面全部冻成冰面。

    拉冬的身体突然往冰面上一趴,犹如企鹅一般沿着冰面飞速朝着大桥撞去。

    前方的冰面突然破碎,一只巨大的岩石傀儡拔地而起,挡在拉冬和大桥之间,挥舞着巨大铁锤对准拉冬的头颅恶狠狠劈去。

    “吖——”拉冬和阿德莱德同时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一人一兽同时喷射出金色的酸液,犹如黄金长枪,狠狠刺入石傀儡的胸口。石傀儡被酸液洞穿,下半身全部融化,只剩下上半身在空中悬浮。

    拉冬驮着阿德莱德从它身下疾驰而过。但是它却猛然挥动巨锤,凌空一卷。

    铁锤击碎脑壳的声音相继传来,犹如几十枚西瓜被同时敲破。拉冬的一百颗龙头有六十颗都被石傀儡的铁锤击中。头骨碎裂的龙头犹如死蛇一般垂到拉冬的身侧,仿佛六十条死亡流苏。

    “该死,冲——”阿德莱德有些心力交瘁。六位大魔导师的合力远远超出了她的炼金魔法,她有些支撑不住了。但是想到这次演出的壮丽辉煌,对手的威严强大,她只感到肾上腺素飙升,意气风发。

    “来吧,拉冬最后一跃,让我冲出幻境!”阿德莱德满怀激情地尖叫。

    大桥就在眼前,拉冬狂吼着卷动残剩的四十枚龙头,朝着大桥上的金苹果舍死忘生地奔腾。

    突然间,已经死亡的六十颗龙头猛然翻生,它们的眼睛闪烁出死灵的红光,血肉溃烂,白骨涌出。它们张开血盆大口,白花花的龙嘴里喷吐出黑暗腐蚀性的黑魔光束。

    “死灵魔法!”阿德莱德手里的黄金双盾猛然并在一起化为金色圣剑,圣光从她身上迸射而出,笼罩天地。

    轰地一声巨响,她的圣光被六十道黑魔光束撕扯得四分五裂,她和拉冬彻底淹没在黑暗魔光的攒射之下。拉冬的四十颗龙头一个接一个被腐蚀成渣。阿德莱德全身的黄金甲被腐蚀成了镂空蕾丝。

    她在最后关头发出一声绝望的怒吼,纵身跳上拉冬最后一枚残剩的龙头。在黑暗魔法腐蚀到龙头的一刹那,以手中圣剑往身后一卷,把拉冬的最后一颗龙头切下来,然后手掌按在龙脑之上。

    “沃李尔达迭耶!”阿德莱德放声大叫。

    这颗残剩的未死龙头在将死的瞬间,变成了一只黄金皮毛的巨大金山羊,拖着阿德莱德朝着吞吃蛇幻境的蛇嘴之位——大桥一头撞去。

    轰地一声巨响,整个幻阵被金山羊的羊角撞成了漫天金色的星尘。金山羊的羊头和前半身碎成了齑粉。阿德莱德浑身披火,一头栽落在吕岱安岛的街心公园。

    在她面前,六位化身械兵的大魔导师正眼睁睁地看着她,仿佛被她最后的冲天一跃所震慑。

    “咯咯咯咯……”阿德莱德披着一身璀璨的火焰站起身,笑得前仰后合,“原来是你们,亨利!伊娃!安德烈!娜塔莎!彼得!苔丝!”她从魔法的特性中,一个个分辨出了这些法兰克名声赫赫的大魔导师。

    “阿德莱德,怎么是你!?”伊娃等人都发出了惊叹的机械音。平时他们和阿德莱德有过交集,都听出了阿德莱德富有特色的性感嗓音。只有亨利早知如此,默不作声地躲在人群后面。

    “我就是窃星女王,我也是阿德莱德,我是清晨,我是午夜,我是天使,我是魔鬼。我是光,我是影,我是神,我是罪!我是创造,我是……毁灭!”

    阿德莱德说到这里,优雅地除下面具,躬身一礼,露出她凄美如花的绝世容颜。她双手一横,抛开手中的面具,仰头望向满天星斗。

    她身上的火焰无情地蔓延,瞬间把她的身体彻底吞噬。

    一代盗王,灰飞烟灭。

    第五百四十三章 绑架雷长夜

    窃星女王之死震惊了整个巴黎。武盟把窃星女王的面具高悬于吕岱安街心公园,以此向所有觊觎武盟宝库的盗贼立威。这一霹雳手段,威慑到了所有心怀叵测的法兰克大盗们。

    盗贼公会当天在黑道上公开拍出了一百里弗尔的悬红,要雷长夜为窃星女王偿命。但是,暗地里盗贼公会的会长和副会长迅速派出密使跑到吕岱安武盟分部,向雷长夜跪地求饶,并声称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雷长夜麾下六大法王围杀窃星女王的事迹早已经被游吟诗人们写成了无数的叙事长诗,在巴黎传为佳话。虽然窃星女王之死充满了浪漫华丽的气息,但是盗贼公会的人们是活在现实的黑暗之中,而不是活在半梦半醒中的疯子。雷长夜连窃星女王都可以辣手摧花,他们被他盯上能有好吗?

    一天之内,盗贼公会就表面上抗争,暗地里归顺,被大唐武盟收拾得服服帖帖。雷长夜派出贾诩和涂山狸亲自出马会见盗贼公会密使,一番唇枪舌剑之下,盗贼公会密使没来得及抵抗就被贾诩击穿了心防,把公会的老底和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