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4章
  • 下载
  • “雷兄,”张丹第一个沉不住气,“我这里的田契,换算成钱,足有十万贯,我张家愿以五十贯买一筹,这诚意还不够吗?”

    “张兄,相信你也该知道,建镇筹早已经不是三十贯一筹的价格,而是一百五十贯一筹。就算众位买的多,我可以让三成利,那也要一百贯一筹。”雷长夜叹息一声说。

    “而且,三大世家最近发生的事,我并非不知道。”雷长夜满脸不满地指着眼前的田契,“这些地里的佃户正堵在各位家宅门口闹事。我拿了这地,也给自己捡了大麻烦啊。”

    “”三位代言人都沉默不语了。这件事本来就没指望能按住。雷长夜能知道也正常。

    “雷兄,要不这样吧,除田契外,我们一家再加一万贯。就算一百贯一筹各买你一千筹。”崔雪怡无奈地说,“这样总行了吧。”

    雷长夜还是默不作声,望着田契连连摇头。

    “雷兄,这帮乱民对我们是麻烦,对你却不是。他们是在我们家门前闹腾,却不是在绥山镇。你只要稍微让一点田赋,就可以安抚住。”吴建松开口道。

    “但是,蜀中三大世家都是修德之家,田赋已经够轻,我若再让,怕是血本无归。”雷长夜一脸忧伤地说。

    “”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急得心火上窜,就差当庭起痘痘了。雷长夜这话他们不好接啊。难道要拍案而起,大骂他放屁吗?

    “雷兄,要不我们各家多出两万贯?这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吴建松苦着脸说。

    “各位意下如何?”雷长夜转头望向张丹和崔雪怡。

    “同意。”张丹和崔雪怡毫不犹豫,同时点头。闪金镇巨大利益摆在眼前,家里乱民坐在身后,他们不得不连连让利,只求未来发财的同时,再去掉身上的麻烦。

    “那各位老板,以后闪金镇就靠大家多多关照了。”雷长夜长叹一声,从地上站起身,一揖到地。

    “不敢不敢!”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大喜起身,一起将他扶起。四个人八目环视,同时仰天大笑。

    目送三大世家的代言人在巴山帮众的护送下,运着刚买来的建镇筹,意气风发地返程回家,雷长夜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而亲自负责押送的余怀仁回头向他瞥了一眼,装作陌路人,但眼神中却全都是惊佩。他自问也是老江湖了,但是雷长夜这一手操作,他怎么就到现在都有点想不明白呢。

    “嘿嘿,没想到吧。”雷长夜看着他的眼神,忍不住心想。

    现在,他的田地收购计划虽然成功了,但是还需要几个手尾要打理。佃户闹事的源头,消失的讼棍,必须再出现,否则安抚不住民情。

    其次,他和余怀仁的合作必须在这件事情之后开始才不会引人怀疑。所以,他和余怀仁还需要演一场大戏才成。

    而与雷长夜达成买卖的张丹等人被当成世家英雄,由巴山帮众和各世家派出的家丁护送,驱赶开闹事的佃户,得意洋洋地进入家宅,向各自家主禀告了事成经过。

    三家家主立刻派出管家和家丁向围困家宅的佃户通报了田亩易手之事,叫他们赶快散去,找自家地主哭穷去吧。

    他们以为事情已经解决,没想到田亩易手的消息一传开,佃户当场炸锅了。他们现在要的根本不是削减赋税的希望,而是为他们伸张正义的人!

    那些讼棍,在地主老财眼中是狗一样的东西。在他们眼中,那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不交出讼棍们,反倒把他们像垃圾一样转给了别人!?

    当天三家的家丁走狗就被石头打得一头是血。形势变得更加紧张。三家不得不派遣会弓术的家丁上墙头防御家宅。

    幸好,就在形势最紧张的关头,雷长夜亲自拿着田契来了。

    这位蜀山的弟子也没带个随从,单枪匹马,手持田契,首先来到了和他关系最好的张家门前,大声宣布土地归属,让佃户不要闹事,回去种田。

    当然,结果不出意外,他被数百个佃户用石头追打,抱头鼠窜。也幸好他的出现,吸引了仇恨,这才让乱民没有和张家家丁打起来。

    同样的戏码,又在崔家和吴家发生。雷长夜出现,被追打,各家危机解除。

    现在,雷长夜在各家心目中,除了有点憨憨的,其他都臻至完美。人家这是尽心尽力在为三大世家办事啊。

    虽然他贱价买了他们的土地,但是也为他们解决了祸及家门的大乱,给了他们发财的出路,还被打得这么惨,后续手尾不知道有多少。各家心里对他竟然还生出了歉疚之情。

    在他们收到雷长夜相聚西楼坊的邀函之时,三大世家家主第一时间派出已经和他混得脸熟的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让他们能帮就帮。

    这一天张丹特意关张一天,在西楼坊主厅郑重接待了雷长夜和其他两位代言人。四个人在厅内温上烧春酒,八目相对,颇有默契于心的感觉。

    “几位,在下我数次试图和佃户们交涉,但是在我亲身体会之下,我深感想要解决这渐渐失控的民乱,不容易啊。”雷长夜先干为敬,摇头苦叹。

    “你的亲身体会,我们也亲眼所见啊。”张丹忍不住开口。他是站在家宅院墙上,全程目睹雷长夜被乱民追打的人。

    崔雪怡和吴建松抿住了嘴,这个时候不能笑,决不能!

    “雷兄的遭遇,我等感同身受啊。”崔雪怡说到这里,嘴角直颤。

    “雷兄若有所需,我等无有不应。”吴建松深表同情地说。

    “为今之计,唯有找出消失的讼棍,才能平息民乱,缓和民情。”雷长夜苦叹一声说。

    “这个”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都犹豫了起来。

    这件事的确是三大世家委托巴山帮办的。但是,巴山帮不是三大世家的直系麾下,而是合作关系。若是直接把巴山帮供出来,那就违背了合作准则。余怀仁可不是省油的灯。

    就看他抓捕讼棍那股子手疾眼快,干净利落的劲儿,比官府可厉害多了。

    “雷兄,这件事必须要找黑道上的朋友问问才行啊。”张丹咬了咬牙,暗示了一句。

    “正该如此,当日我在牌社中与巴山帮余帮主说过几句话,很是投缘,不知各位是否能为我做个引荐?”雷长夜忙问。

    “善!”三人同时点头。

    其实只要把事情说通了,一切就变得极为容易。张丹当时就找来伙计,去成都府内巴山帮总坛送邀函,请余帮主来西楼坊一叙。

    而这一天,好巧不巧,帮务缠身的余怀仁竟然有空,直接来了,特别给张丹面子。张丹看他随叫随到,心情大畅,有一种黑白通吃的大佬感。

    “张公子,吴公子,崔大家,雷老板也在啊!”余怀仁四海地一拱手,大大咧咧在矮几上跪坐。

    “余帮主。”众人纷纷拱手。

    “余帮主,是这样,雷老板现在遇到麻烦”张丹第一个开口把雷长夜的请求委婉地提了出来。

    啪!余怀仁冷然一拍案几,声色俱厉地面相雷长夜怒喝:“好你个雷长夜,果然是你!”

    “啊?”众人都愣了。

    “余帮主,有话好说!”雷长夜刚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被余怀仁反手擒住,咚地砸在矮几上。

    “出什么事了?”张丹吓得连忙问。

    “哼,我看守的那群讼棍,昨晚竟然被人劫走,我的手下全被迷香放倒。巴山帮在巴蜀地面上还从没被人这么耍弄过,说,可是你下的手?”余怀仁怒喝一声。

    “快放手,快放手,绝无可能!”崔雪怡和吴建松齐声惊呼。

    “是啊,雷兄昨晚在我们几家的家宅之前,被乱民殴打,我等亲眼所见,哪有功夫去劫讼棍啊?”张丹连忙说。

    “当真?”余怀仁微微一愣。

    “是真的。余帮主,讼棍消失之事,与我无关,事实上我今天来找几位朋友,就是想要找讼棍的下落。”雷长夜忙说。

    “如此得罪了。”余怀仁连忙放开雷长夜。

    “无事无事。只是,这批讼棍都到哪儿去了,若是不现身,我怕这民乱是平静不下来啊。我的田地,无人耕种,眼看着春耕时节就要过了。”雷长夜为难地说。

    “这个嘛”余怀仁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就在这时,巴山帮嘉州香主大呼小叫地冲进了西楼坊。

    “帮主,讼棍们都回来了,已经和乱民接上头,这下子我们想要再绑他们,够呛啊。”嘉州香主急切地说。

    “莫要再绑了。”雷长夜急忙大声说,“余帮主,这件事可大可小,我们需要鼎力合作一起解决,可否麻烦你保护我再去和乱民交涉?”

    “”余怀仁斜眼看着他,一脸不信任。

    “余帮主,我和雷兄,过命的交情,他值得一交。”张丹连忙挤眉弄眼。

    “正是正是,雷老板是自己人,值得一交。”崔雪怡和吴建松同时点头。

    “既然三位如此说,雷老板,我就跟你走一趟吧。”余怀仁颇不情愿地看了一眼张丹等人,以示他是看在三大世家面上,勉为其难。

    “多谢余帮主。”雷长夜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包足赤的金叶子,笨拙地塞到余怀仁手里。

    “哎呀。别来这个!”余怀仁尴尬地看了其他三人一样,猛地往外推。

    张丹等三人看在眼里,顿时生出了智商上无比的优越感。看这蜀山弟子当老板还是差一点意思,怎么当着人面送礼呢。

    张丹立刻走去握住金叶子包,推到余怀仁手里:“余帮主,我兄弟一番心意,莫要推却了,不是外人。”

    “既如此,行吧。”余怀仁勉为其难地揣起金叶子,“走。”

    PS:感谢吾辈玩偶和星辰之海29的千赏,感谢神圣的使者,小游同学和书友160609110746918的打赏。

    第四十三章 永强永海川

    雷长夜立刻带着余怀仁出门而去。

    张丹等人跟在身后也想要去看看。毕竟这些佃户还围在自己家门前不肯走呢。这也不只是雷长夜的事儿。

    一行人来到成都府附近的张府宅邸附近,顿时看见一帮乱民正围着那帮讼棍欢呼雀跃,气氛热烈非凡。

    看到这个情景,张丹等人才终于明白,解决问题的真正关键,原来在这帮不值一提的讼棍身上,这谁想得到啊!

    这帮被乱民簇拥的讼棍看到雷长夜和余怀仁来了,立刻将一名穿着破旧秀士服的讼棍推到前列。

    此人颤巍巍地伸手作揖:“来者可是买下了这些佃户所租田地的雷老板?”

    “我正是雷长夜,敢问君子高姓大名?”雷长夜拱手问。

    “不才方家镜,眉州人士,以讼状之学谋一口饭吃。”此人颤声说。

    “哼!”余怀仁哼了一声,却被雷长夜死命拦住。

    “众位讼师能够活着回来,真是邀天之幸。”雷长夜衷心说。

    “今日我等能顺利归来,都靠指使我们为民请命的恩公施救。”方家境沉声说。

    “你们果然有幕后主使!”余怀仁双眼眯成一条缝。

    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一听这话,立刻把耳朵支棱起来。他们三大世家并非没有能人,大家都猜到讼棍们的活跃,必然有幕后势力参与其中。但是,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想过有谁这么闲得蛋疼。

    “恩公托我等给雷老板一封信,并让我问雷老板一句,可还记得当年救了黄彦性命之人。”说完这句话,方家境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雷长夜。

    “是他?”雷长夜连忙接过书信,当场打开。

    张丹等人哗啦一下全都凑到他背后,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抢先把信看了一遍。最过分的是吴建松,还张嘴读了出来。

    “雷兄见信如唔:

    一别数载,不知贵派黄彦师兄可安好。当年兄对吾言,若救得黄师兄性命,他日若有所求,无有不应,言犹在耳,奈何岁月如梭,不知当初誓言,可能存否?

    方今天下变乱将起,蜀中豪门兼并土地,压榨佃户,横征暴敛,挥霍无度,蜀中丰年若荒年,荒年若地狱。我辈侠者,学得一身艺业,所为何来,扶危济困,劫富济贫也。

    今吾以讼师数十人,搅乱蜀中,驱佃户冲豪门,实是眼见佃户生活困苦,已到绝境,再无人出手相助,则变乱将至,生灵涂炭,蜀中危矣。

    现良田千顷俱在兄手,望兄念及吾昔日之恩情,免去佃租,让这一干佃户年有余粮,得以喘息。

    若真得如此,吾当举杯遥祝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永强永海川,叩首百拜!”

    “永强永海川!”众人一起叫了出来。

    如今永强永海川的名头太响了。那完全是被雷长夜的连环牌戏给造星造出来的。关于永强永海川的身份背景,一万个人口中有一万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