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39章
  • 下载
  • 从埋伏在酒馆的宝娃那里,雷长夜大约能够侦测出这一次阿德莱德和几位刺客高层的实力,以他们的气息来说,他们都是大九品上下的高手。尤其是阿德莱德,她身上魔法气息的底蕴极厚,如果全部用来进行魔法爆发,一秒钟内怼死九品至高者都有可能。

    想把这帮家伙抓住而不杀死,真的太难了。

    此时此刻的维德,已经从险死还生的紧张和崩溃中缓解了过来。雷长夜的话让他放下了最大的心结,他终于勉强可以对自己当年的年少轻狂释怀。

    “雷,这一次你需要我做什么。任何事情都可以,只要能够帮我赎罪。”维德断然说。

    “我需要你继续为阿德莱德提供情报。”雷长夜想了想说,“你全部提供正确的情报。”

    “啊?那你不是很危险。”维德急切地问。

    “你必须用真话掩盖你已经看穿了她的真实目的。一旦她发现你看穿一切,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雷长夜说。

    “我不怕死。”维德激动地昂起头。

    “但是你会拖累我。”

    “好吧。”维德无奈地缩了回去。

    “我会派你和其他小队成员保护我的师妹毕一珂和女儿虺娇。而且我会调集50辆驼车来武盟宝库运输白银。”雷长夜沉思了一下说。

    “你这样调度,就是假装认为她真的会来偷50万里弗尔。”维德迅速反应过来。

    “嗯,但是我会偷偷调集我的最强法师队到驼车队里埋伏,等待她来袭击车队,并把盗团伪装成驼车军。”雷长夜说到这里笑了笑。

    “这是假装计划围杀她。”维德精神一振。

    “但是,你需要把我早就买下萤虫之光酒馆的事情查出来,并告诉阿德莱德。”雷长夜说到这里,眼神一冷。

    “喂!”维德吃惊地站起身。萤虫之光正是他和阿德莱德交头的地点。雷长夜买下了萤虫之光,那就暴露了他知道维德是内鬼的情报。

    “没错,你把这条消息告诉阿德莱德,然后逃出飞鱼大娘船。”雷长夜思索片刻,用力一拍膝盖说。

    “雷,这样的话,你之前的所有布置就全曝光了。”维德摸不着头脑。

    “对,这样就够了。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就做好这几件事。”雷长夜沉声说。

    “好吧。”维德开始有了奥多爵士的烦恼,脑子转速跟不上了。

    维德并不知道,他走后阿德莱德还和刺客高层们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并在交谈中透露出了他们想要捕杀雷长夜的计划。

    雷长夜靠维德散布这个消息,就是让阿德莱德知道自己猎捕武盟之主的计划已经暴露,敲山震虎,看看她的应对策略。

    此时此刻,他已经让宝娃们牢牢地监控住了她身边所有人。但是,他对于阿德莱德对付自己的几套计划全都一无所知,所以必须逼她暴露出自己的布置,他才能从容应对。

    这其中,维德将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当维德站起身来的时候,雷长夜从盟宝袋里抽出一把剑随手丢给他。维德凌空抓住剑柄,横剑一看,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这把剑和他的炎灵剑一模一样,连剑里透出来的魔法气息都全无二致。

    “雷!这炎灵剑你还有一把。”维德嗓音都岔了。

    “呃,我还有……”雷长夜忍住了没说还有很多,以免他爆血管。

    “下一次我保证不会再用这把剑对付自己。”维德双手捧住炎灵剑,又是亲又是蹭又是舔,令人不忍直视。

    “你可以走了。”雷长夜扇了扇手,维德这些动作非常不适合在公开场合做出来。

    第二天早上,维德开始加入阿黛尔召唤的自杀小队行列,执行起了保护虺娇和毕一珂的任务。小队的人员自从共同炸毁吕岱安传送阵之后,还没有人员齐整地待在一起做过其他任务,这一次重新再聚,大家格外开心,互相之间追跑打闹,高兴得不得了。

    维德感受着这美好的气氛,暗自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死守住这个好日子。

    按照雷长夜的嘱咐,他把加入自杀小队并保卫虺娇和毕一珂的事情,以密信通知了阿德莱德。

    之后的几天,雷长夜按照自己说过的布局展开行动,调集了50辆驼车从空港开下来,准备到吕岱安武盟金库运输白银。

    维德不敢怠慢,立刻紧急通知了阿德莱德。

    而就在这个时候,雷长夜召集了正在魔法实验基地醉心于魔法研究的最强法师队:亨利、伊娃、安德烈、娜塔莎、彼得和苔丝。这六名大九品法师至尊,能够拥有一名,就足以威震一方。而雷长夜一口气调出了六名,并让他们全部以械兵的姿态出现在了飞鱼大娘船上。

    自杀小队的成员们虽然认不出他们的人,但是他们的魔法气息却足以证明他们魔法至尊的身份。被他们的气息一震慑,所有人都惊得张口结舌。在众人的注视之中,这六名械兵各自乘上一辆驼车,并倏然消失在空气之中。这是高阶隐身术在产生奇效。

    武盟一下子能够派出六名如此强悍的械兵,尽显中土大唐远超欧洲的魔法实力。自杀小队花了足足一上午对这件事议论纷纷。

    维德自然也第一时间把这件事通知了阿德莱德。

    一直以来,维德传递的各种消息,阿德莱德和她的手下们都并没有做出任何异于常人的安排和反应,显然雷长夜的布置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只有当这六名堪比大魔导师的械兵出现之后,阿德莱德才和刺客高层们在萤虫之光再聚会了一次。雷长夜的实力结结实实对他们产生了震慑。这一次聚会的气氛,比上一次沉重了很多。阿德莱德麾下的精锐也都来了,这是她试图以自己的实力安抚刺客高层们的心。

    这批刺客本来也是最高魔法元老会请来刺杀雷长夜的。但是他们得知龙母玛烈赤斯成了雷长夜的坐骑,就根本不敢靠近飞鱼大娘船。因为他们都是战刺法刺双修的刺客,龙母的魔法感知可以轻易把他们身上躁动的魔法气息感测出来。

    如今除了龙母需要担心,还多了六个大魔导师级别的武盟械兵,这对他们来说压力太大了。阿德莱德不得不展示出她麾下的精兵强将。

    原来窃星之手里面竟然有八名达到了小九品气息的幻术师。他们全是阿德莱德以特制炼金秘药喂起来的死忠手下。这八个人的出现,让心怀忐忑的刺客高层们终于放下了心事。

    第五百四十章 都有过墙梯

    萤虫之光的酒馆之内,刺客兄弟会的灰衣人坐在厅堂四角,并没有和阿德莱德坐在一起。阿德莱德的盗团幻术师们都化妆成工匠、交际花、醉鬼、流浪汉、游吟诗人坐在酒厅里。他们看起来各干各的,实则都在以阿德莱德自创的风魔法——密语环之内通过风魔法震动风环进行交流。

    这是阿德莱德最自豪的自创法阵之一,盗团依靠这个法阵可以实现一定范围内的远程通话,从而实现实时交流,打出很多惊天动地的配合。

    这些成功的配合一次次加强了盗团之内幻术师们对自己魔法和战力的信心,从而让他们的境界一次次得到突破。

    这一次对抗能够把整个恶魔联军打哭的雷长夜,尤其是看到了六大大魔导械兵,阿德莱德终于狠心下了重本,把这不外传的法阵分享给了刺客兄弟会高层。让他们也能够和自己实时远程密语交流。这样不但大大提升了会面的保密性,而且也给了法兰克最强刺客们互相即时配合的机会。

    众人对于行动胜利的信心再一次大幅度增强。

    “盗王阁下如此下血本,我刺客兄弟会也不会让你失望。这一次对付雷长夜,我们可以当先锋。”位列刺客兄弟会刺杀排行榜第五的巴尔萨塔沉声说。他的语音虽然尖细阴柔,但是实则心狠手辣,善于运用黑暗魔法和毒术,为了刺杀目标无所不用其极,是个非常难缠的狠角色。欧洲大魔导师对他都又恨又怕。

    “巴尔萨塔阁下可以作为后备。”阿德莱德冷冷地说。用上了密语环,阿德莱德终于可以自由称呼这帮刺客的真名。她对于巴尔塔萨印象极差,因为他的刺杀现场太过于凄惨,受害人往往难保全尸,更别说保命了。

    “盗王阁下如果信得过我,我愿意与诸位幻术师配合。”说话的是一位语音低沉的刺客。和巴尔塔萨相比,他的语音低沉温和,一副值得信赖的样子。但是阿德莱德自然知道这个人的毛病。他叫做拉韦拉克,是一个拥有弑君狂热的精神异常者。

    他对于一切有拥有无上地位,受人爱戴的君主级人物都有一种天生的憎恶,越多人爱戴的人物,越能激起他狂热的杀戮渴望,因为杀了这位君主就等于杀死了成千上万人的希望。这无形中填补了他毁天灭地的饥渴,给他一种无上的满足。

    此刻排名榜上他位列第三,虽然只比巴尔塔萨高两位,但是可怕程度却差上两个数量级。

    “拉韦拉克,我们应该听从盗王阁下的安排。最重要的是计划成功。”刺客兄弟会三位顶级刺客在与阿德莱德会面的时候,总有一个人保持沉默一言不发。直到阿德莱德分享了密语环这个自创魔法,这位一直沉默的刺客才终于开口。在三个刺客中,他是最谨慎也最冷静的,犹如一台精密运转的机器。

    阿德莱德在三名刺客中最看重的,也正是这个人。她并没有从他的身上猜出他的身份。但是,从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对他的尊敬程度可以看出来,刺客兄弟会中只有两个人有这样的身份地位。一个是兄弟会之首——死亡之翼阿泰尔。另一个则是刺客排行榜位列第二的夫赛玟。

    阿泰尔不可能如此低调。那只能是被称为人间凶器的夫赛玟。他的信条是刺客是为用户效力的利剑,无论剑锋指向,都需保证利剑的锋利。无论对抗恶魔还是对抗天使,他的剑都会毫不犹豫地刺进去,这就是夫赛玟的专业精神。

    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过人,他只是上好发条,准备战斗的傀儡。

    当夫赛玟说话的时候,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都以毫无争议的语气应了一声。

    “夫赛玟阁下如果愿意加入我的行动,我会非常荣幸。”阿德莱德媚笑一声,柔声说。

    “盗王阁下尽管吩咐。”夫赛玟用肯定的语气说。

    “很好,雷长夜以相当多的兵力担当着他最关心之人的护卫,同时他派出了六位一直藏在阴影处的大魔导师级械兵埋伏在驼车队中,等待我们自投罗网。而50辆驼车从空港开出来,准备搬运白银,一切的迹象都说明,他在防备着我们对武盟金库的打劫。”阿德莱德说到这里,妩媚入骨地咯咯一笑。

    “一切都和计划中一样。雷身边缺少了六位师和所有精锐兵力,这正是突袭他的好机会。”巴尔塔萨忍不住说。

    “咕咚……”拉韦拉克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雷长夜在巴黎重建过程中显示出了强大的规划能力和领袖才能,已经成为复兴巴黎的众望所归,数十万巴黎和近郊平民的希望所在。这让他格外渴望杀了他,成就自己的快感。

    “盗王阁下认为有问题?”只有夫赛玟听出了阿德莱德话外之音。

    “很有问题!”阿德莱德忍不住赞赏地扭头看了坐在酒厅角落的夫赛玟,“先不说雷长夜的智慧有多高。大家想一下,他的驼车即使被我们拿下,有谁会驾驶吗?就算我们走运学会了驾驶,我们能把白银运出吕岱安吗?雷长夜有木飞鸟、有龙母、他会让我们开着驼车跑掉吗?”

    “……”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都沉默了。他们根本没去想如何劫持驼车,因为那一开始就不是他们的目标。

    “各种迹象表明,雷长夜已经张开罗网,等待我们对他的突袭。”阿德莱德厉声说。

    “雷长夜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巴尔塔萨第一个焦躁了起来。

    “中土大唐的人如此狡猾?!”拉韦拉克感到有一种智商被扫荡的危机感。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就算是夫赛玟也感到了紧迫,“盗王阁下,你看来有安排,说说。”

    “嗯。首先是维德。我们安插在雷长夜身边唯一的内奸。他是否还在继续发挥作用,还是他被策反。这一点我们必须先弄清楚。”阿德莱德沉声说,“如果他被策反,我们可以利用他传递错误情报给雷长夜,令他误以为我们中计,然后根据他的安排再找埋伏他的机会。如果他没被策反,那很可能他也被雷长夜盯上了,我们必须赶紧远离他……”

    “头儿……”就在这时,一个幻术师突然开口,“维德来了!”

    “大家立刻撤走!”阿德莱德立刻说。

    噗噗噗噗……四声轻响,阿德莱德、和三位兄弟会刺客同时在阴影中消失。

    维德慌慌张张地冲进酒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到角落里,把一封密信偷偷塞到酒馆中一盏油灯底座之下,随即跌跌撞撞地跑出酒馆,朝着巴黎南门狂奔而去。

    仍然留守酒馆中接应的一名盗团幻术师等待了片刻,走到维德塞入密信的油灯前,不动声色地拿出密信扫了一眼,迅速低下头。

    “头儿,维德说他查出来雷长夜几天前已经买下了萤虫之光!”盗团幻术师的语气中透出一丝惊恐。

    “果然如此!原来这就是雷长夜知道我们布置的原因,我们的接头地点正好被他发现了。”阿德莱德冷汗直流,“维德这个胆小鬼,他告诉我消息之后,这是直接跑了!”

    “盗王阁下,维德逃跑,立刻就会暴露我们知道雷长夜计划的信息。”夫赛玟仍然能保持冷静,他的语气在密语环中仍然如冰一般沉静。

    “维德这个家伙,如果他笨一点查不出雷长夜买下酒馆这件事,我们还能从容布置。如果他聪明一点直接跑掉,不来通知我,我们照样有时间布置。他就这么不傻不笨地都差一点,就偏要告诉我之后再跑。这么多年,这货一点都没变。”阿德莱德忍不住吐槽。

    “雷长夜既然知道我们聚会地点,为什么不直接以大军把我们围困干掉?”巴尔塔萨问。

    “他不敢。我们之中死了任何一个,刺客兄弟会和盗贼公会都会把大唐当成敌人。尤其是我,我有另一个身份他绝对不能动。如果他无法出示我是盗团女王的证据,他就拿不到杀我的大义。这也是我敢于坐在巴黎算计他的本钱。”阿德莱德狞笑一声。

    “大家都回各自隐藏行迹的据点,加强魔法监测术的监控,我们以后都以密语环联络。”阿德莱德戴上兜帽,迅速隐匿到巴黎街区的夜色中,“夫赛玟,有件事,我只能拜托你。”

    “什么事?”夫赛玟沉声问。

    “暗杀雷长夜。”阿德莱德毫不犹豫地说。

    “开玩笑!”

    “简直发疯!”

    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同时惊呼了出来。既然雷长夜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行动计划,那么在他身边一定有一群大魔导师级别的高手等待刺客的到来。现在是,谁去谁死的节奏。

    “夫赛玟,你一定有刺杀雷长夜被发现的预案。这一次不需要你杀死他,你只要出现并试图绑架他,然后按照你的预案逃亡,令他以为得计。”阿德莱德沉声说。

    “如果说这能让计划成功,我愿意尝试。”夫赛玟语气古井无波,“但是,我需要一个帮手。”

    “谁?”

    “你!”

    第五百四十一章 突然的绑架

    密语环内的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无论是阿德莱德还是刺客兄弟会都沉默了下来。维德突然发过来的这个密信,让阿德莱德盗团和刺客兄弟会之间出现了一条难以弥补的裂痕。

    时间紧迫,必须立刻应变。雷长夜有了准备,他们必须让他自以为得计,疏忽防卫之下才能让阿德莱德的计划付诸行动。如果阿德莱德精心准备一个星期,也许会酝酿出一个精美无比的伪刺杀计划。但是维德不顾一切的逃亡让他们只剩下一夜时间。

    事情变成必须有人去送一波。阿德莱德让夫赛玟去,夫赛玟要拉着阿德莱德一起送,这就非常尴尬。

    半晌过后,密语环里阿德莱德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夫赛玟,难道你已经知道?”

    “当年你偷盗皇家魔法学院的镇院之宝——炼金原石,曾经诈死过一次,让所有人都以为盗王死于非命。那一次你成功让最高魔法元老会认下了杀死魔法学院窃贼的功绩,从而被这份荣耀制约,再也不能发布悬赏来追杀你这个偷走炼金原石的元凶。”夫赛玟说到这里嘿嘿一笑,“那次行动让我拍案叫绝。”

    “过奖了,夫赛玟阁下。”阿德莱德得意地一笑,“你希望我再用一次诈死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