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38章
  • 下载
  • “一向聪明,一向机智的维德,居然就这么相信了我的话?你的自由思想呢?你的独立思考呢?你像风一样的自由之翼呢?”灰衣女双手合十,以一个小女孩般娇媚的语气问。

    “哦,阿德莱德……”维德双手抓住头发,痛苦无比地喊出了灰衣女的名字。这是一段他悔之不及的记忆。

    他偷偷潜入一位波西米亚庄园主的酒会,试图偷盗庄园主久负盛名的苹果酒,没想到在酒会上遇到放射着璃光美色的阿德莱德。

    整个世界一下子在他眼前黯去,只剩下在舞池中跳着欢快波尔卡舞的炼金术士阿德莱德。他不但忘了偷他一生中的最爱——酒,而且他的心还被阿德莱德随手摘走。从此他不顾一切认了阿德莱德为导师,并加入了她的窃星之手盗团,开始了横行东欧的大盗生涯。

    阿德莱德是欧洲最著名的炼金术士,对于她而言,昂贵魔法材料永远不够用,她永远需要更多。她领导的盗贼团横行东欧,因为魔法的强大,可以一夜之间扫荡十几个领地,让无数领主从富甲天下变成身无分文。

    她麾下聚集着东欧最强大的盗贼,维德不得不竭尽所能,才从无数天才横溢的情敌手中夺得阿德莱德的青睐。

    当阿德莱德向盗贼团宣布去干一票平生最大的买卖。维德毫不犹豫地为她赴汤蹈火。那个时候的维德全身上下的细胞里全是荷尔蒙,根本想不清任何的事情。直到他帮助阿德莱德盗取的材料在北方维京人大本营被组装完成,他才如梦初醒。

    这是一座巨型恶魔召唤阵!它召唤的不是恶魔,而是恶魔城!

    维德终于从对阿德莱德的神魂颠倒中醒来,他犹如一个懦夫一般逃出了维京人营地,不顾一切地南逃。刚开始,他逃到了巴黎,加入了义军,与恶魔联军奋勇战斗,后来他干脆自荐加入了奥多爵士领导的自杀小队,准备以生命为自己的过错赎罪。

    幸好,他无比幸运地遇到雷长夜,他带领着自杀小队轻易击破了把赫尔海姆传送到吕岱安的阴谋,还顺手击毁了被维德错误地带到这个世界的恶魔城。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赎清了自己的罪孽,但是当阿德莱德再次找到他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他的罪孽永远没有赎清的一天。

    “不过……”阿德莱德伸出玉葱般的手指,抚摸着维德的银发,“你帮助雷长夜炸毁了恶魔城,这总算赎清了你的罪孽。如果你把这段过往向爱丽莎,阿黛尔或者雷长夜坦承,他们说不定会原谅你哦。至于恶魔杀死了多少法兰克人,这和你无关嘛,你只是负责和我一起把他们带到欧洲而已。”

    “别说了!”维德压低声音激烈地说。

    “这一次我们只要钱。五十万里弗尔,拿了就走,干净利落。这笔钱,够我用尽余生去修习炼金之学。你永远不会再见到我和窃星之手盗团里面任何一人。怎么样?和你的波西米亚玫瑰再合作一次?”阿德莱德用手攥住维德衣领,将他拉到自己的面前。

    “真的,你准备归隐?”维德震惊地问。

    “当然。”阿德莱德柔声说,“我已经领悟到了炼金之术的极致。只需要材料把它转换为财富。五十万里弗尔足够我启动炼金术,成为全世界最富有强大的法师。你的秘密,我会将它与我的财富一起,锁入宝库之中,直到末日。”

    “……”维德死死地抓住自己的银发,陷入了激烈的思考。

    “当然,如果你不跟我合作,随便你。但是,你的新朋友们也许会以一个全新的视角看你哦。维德,想不到你有这样的过往!我真是看错了你!把你的手放开,我竟然让你这样的人揽我的肩膀。呸!我竟然和你这种恶徒干杯!”阿德莱德惟妙惟肖地模拟着奥多爵士、爱丽莎、唐纳等人的语气。

    听着这些肝胆相照的新伙伴们嫌弃的话语,维德肝胆俱裂。

    “雷长夜会怎么想?啊,这就是法兰克人奉为英雄的家伙吗?比一个盗贼都不如!这就是我用尽全力,花费巨资想要去拯救的大陆吗?我到底在干什么?”阿德莱德抚摸着自己的兜帽,模拟着雷长夜抚摸光头的动作。

    “住口!”维德目眦尽裂。

    第五百三十八章 维德的“末日”

    “怎么样,想好了吗?”望着近乎崩溃的维德,阿德莱德柔声问。

    “真的拿钱就走。你不会用它来再做一座恶魔传送阵?”维德有气无力地问。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

    “再做一座有什么用。恶魔联军遇上大唐军一碰就碎,召唤过来也是赔本买卖。而且,现在的巴黎可比法兰克统治的时候漂亮多了,我才舍不得碰它。”阿德莱德皱了皱鼻子。

    “你不再为维京人效力了?”维德问。

    “我从来没有为维京人效力,我只做生意。”阿德莱德撇了撇嘴,“我不管谁对谁错,钱才是正义。”

    “我同意,但是这是最后一次合作。”维德低下头,用细小如蚊子的声音说。

    “当然。看你那副倒霉相,我也不敢和你再合作一次。”阿德莱德笑了。

    维德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拿出两枚银便士付了酒钱。就在他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阿德莱德下意识地看了他的腰畔一眼。

    维德感觉到了阿德莱德的注视,顺着她的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自己腰畔。他此刻正佩戴着雷长夜免费送给他宣传的单手剑,一把如他所愿,可以在剑斩的过程中随机喷吐出一股烈焰的炎灵单手剑。

    如果他把自己的魔药涂在剑上,挥斩时烈焰可以把药力蒸发,并随着烈焰喷吐带到远方,令他的魔药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杀伤力和杀伤范围,魔药潜力被发挥到了极限。

    根据雷长夜讲解,之所以炎灵剑有这样神奇的功效,是因为里面有一个小型的火焰中枢核心。这是魔具炼金的一种神奇结果。

    这种别具一格的魔具不但让维德爱如至宝,在阿德莱德眼里也犹如绝色美人之于色鬼,她几乎无法抗拒地看了一眼。

    维德不动声色地转过身来,失魂落魄地走出了酒馆,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消失在巴黎的夜色之中。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阿德莱德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所有的男人都不会超出她的预测,维德只是她昔年的裙下之臣,他的想法,她了如指掌。

    在维德消失了良久之后,酒馆中出现了数个和阿德莱德一样包裹灰衣的人。他们悄无声息地坐到她的周围。

    “他可靠吗?”一个尖细的男音问。

    “放心吧,一日是我的人,一世是我的人。”阿德莱德镇静地喝着杯中酒。

    “我们自然相信盗王的话。”尖细男声说。

    “但是元老会想要的不只是雷长夜的钱,这一点还需要盗王理解。”另一个低沉的男声开口。

    “你们没胆子去杀他才找到我合作。那么我就要先拿我的东西,这就是这次活动优先级,懂的吗?”阿德莱德淡淡地说。

    “当然。我们会协助盗王把他骗入你的埋伏。”

    “直到我得到我的炼金阵,他才能死。惹恼了我,我可不管刺客兄弟会还是元老会,让我惦记上,谁都别想好受。”阿德莱德品了品杯中酒,然后一口吐了出来。

    “上面吩咐,我们需要和你通力合作。我们会遵守协议的精神。”

    阿德莱德微微一笑,一手托腮:“听说那个大唐来的男人智慧非凡,这一次要好好会会他。”

    走出酒馆的维德并没有按照阿德莱德的约定去飞鱼大娘船应和阿黛尔的召唤,并潜伏在船中做内应。他转身走到了一个巴黎城区还未修建完成的工地之内。在这片工地中,他找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双膝跪倒在地。

    他缓缓解下上半身的护心皮甲,露出自己的胸膛。然后他从腰畔拔出炎灵剑,把剑尖抵住心口。

    “割脖子好像死得比刺心脏慢”这是一向机智的维德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想到的事情。他双手握住剑柄,闭上眼睛,长长叹了口气。

    从阿德莱德最后一眼对他炎灵剑的注视,他知道了一件事,阿德莱德说她已经探索到了炼金术的极致,这绝对是撒谎。雷长夜才真正地探索到了炼金术的极致。而阿德莱德对这件事心知肚明。

    她对于炎灵剑贪婪地一瞥,正说明她还没有达到雷长夜那种炼金术的水准,制造不出这样精妙的魔具。按照她的性格推断,维德得出一个绝望的结论:这一次阿德莱德布下绝顶诡计,根本不是为了50万里弗尔,而是为了雷长夜。她要雷长夜这个人!

    她没有的,就偷到手,这就是她作为炼金盗王的信条。

    维德绝对不能容忍。雷长夜是帮助他获得救赎的恩人,他绝对不能成为绑架恩人的帮凶。但是,他也不愿意因为向雷长夜报信而暴露自己与阿德莱德的羁绊,于是,走投无路的他只有一死了之。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自由之翼”维德泪流满面,他双手握住剑柄,咬紧牙关,大吼一声,“永别了,你这个操蛋的世界!”

    砰!炎灵剑狠狠砸在他的心口,疼得他狂喷出一口鲜血。但是,怎么没有透!?

    维德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胸口的炎灵剑。此刻的炎灵剑已经变成了一枚圆头圆脑的铅球模样。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前胸,被印出一个球型的血印,但是心脏完好无损。

    “自杀不太适合你啊,维德。”雷长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吖”维德整个精神在这一刻崩溃了,他吓得缩成了一团,犹如一个做噩梦的孩子。

    “呜呜呜”维德从自杀之地回到飞鱼大娘船的议事厅里的一路上,都在低声啜泣。从死亡边缘被雷长夜硬拉回来而造成的精神震荡太强烈了,他的情绪完全控制不住。

    雷长夜看着他这副倒霉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让他慢慢平复。

    阿德莱德进城的时候,易容成一位清洁女工,专门清洁吕岱安空港附近的街道。雷长夜领着涂山狸开始遛弯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阿德莱德。

    这位阿德莱德果然艺高人胆大,居然还和雷长夜聊了几句。她无论是谈吐衣着神态表情,完全就是一个巴黎女工的经典形象。雷长夜甚至都有一点怀疑是涂山狸的察微鉴异术出了差错。

    直到他去龙母玛烈赤斯那里打听欧洲易容术最出色的人物时,亨利从旁边听到,立刻说出了阿德莱德的名字。他和阿德莱德也是不打不相识。那个时候他刚寻找到一座空的龙巢,里面宝物就被阿德莱德的窃星之手连打带骗给顺走了。

    在那之后他才知道大陆享誉盛名的大炼金术士竟然是窃星之手的老大。为了保住窃星之手的秘密,自知干不掉死灵大法师的阿德莱德以自己一直领悟不通的炼金术士之叹息阵换取了他的守口如瓶。

    不过这个约定并没有用魔法契约来制约,所以亨利才会为了主人毫不犹豫地卖了他的半个导师。

    亨利当初就是被阿德莱德的易容术给骗了个结实。龙巢宝藏丢了半个月之后才终于在不断复盘的时候想出来是谁干的。标准的一个有网络延迟的事后诸葛亮。

    “阿德莱德,维德的导师吗?”雷长夜刚开始有些吃惊。

    “她表面上是大陆第一炼金术士,暗地里她是大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盗贼,连我的东西都能不知不觉间被她偷走。皇家魔法学院里的几次盗窃案,也都是她干的。被她盯上,你住在宝库里都没用。”亨利一脸铁青。他被阿德莱德偷的那次非常丢脸。他不但丢了东西,出了洋相,还后知后觉了半个月才想明白怎么回事。

    这也是他不肯大肆宣扬阿德莱德是盗王的原因,因为一旦消息出去,阿德莱德必然会到处炫耀他被盗的经过,让他社会性死亡。

    在亨利坦白之后,雷长夜终于决定锁定阿德莱德。他派出了上千个宝娃埋伏在阿德莱德出入吕岱安所有可能的路径之处,密切监视她的行踪。

    经过几天的追踪,他不但捕捉到了她与维德之间的联络,而且还追踪到了她所有的同党。

    她和维德最后会面的酒馆,在几天之前他就秘密跟主人买下了这个产业,并把所有的墙壁和地板凿空,里面塞满了宝娃。

    她和维德之间的谈话,以及她和几个同党的谈话,雷长夜都听得清清楚楚。本来他以为维德作为阿德莱德的裙下之臣,已经被她彻底控制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够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领悟出阿德莱德的阴谋,并选择自杀。

    雷长夜及时与金松树沟通,让它联络息金果的灵识救了维德一命。

    只可惜他好不容易帮助维德炼制的炎灵剑,不得不回炉重造,因为魔法中枢在息金果变形的时候消散了。

    “呜呜呜雷,我的炎灵剑是不是没了?”维德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雷长夜不禁感慨这货的神经和心脏都够大的。

    “炎灵剑没了,还有别的。你的人没了,我可找不到另一个维德。”雷长夜笑着说。

    “雷,我对你有那么重要吗?”维德哽咽着问。

    “你这语气像个娘们。”雷长夜摇头。

    “我是我召唤来的恶魔城,哇”维德听到雷长夜的嘲讽,一下子又失控哭了出来。

    “你哪儿有那么厉害,不就是帮着运个魔法材料吗?这算个屁。”雷长夜笑了。

    “啊?”维德揉了揉通红的眼睛。

    “你想要做那么大的恶,也得有那么大的本事。你现在还不配。”雷长夜拍了拍他的肩膀。

    第五百三十九章 各有张良计

    阿德莱德想要维德做的事情就是潜伏在飞鱼大娘船的内部,作为阿德莱德窃星之手内线,随时监视雷长夜的一举一动。

    之前他已经通过阿黛尔的口,放出了盗贼公会的高手前来偷盗武盟白银储备的消息。雷长夜认为这是阿德莱德的敲山震虎之计。

    通过这个虚假的消息,她希望雷长夜在压力下做出应激反应。比如打开宝库,派出驼车,把白银转运到飞鱼大娘船上。同时改变他飘忽不定的日常行动模式,令他的行动和宝库里的白银产生强关联,从而显出规律性,方便盗团里的高手根据他的规律性行为模式设计行动。

    如果雷长夜认为敌人是看上了宝库里的50万里弗尔,那么他的思路会固定在运走里弗尔的有限方法上。比如他会推测出敌人将会抢劫50辆驼车,因为50辆驼车正好可以运走50万里弗尔。

    或者他会把身边所有的高手都调集起来护卫他关心的同伴,比如毕一珂和虺娇,以防被人要挟。这样,他身边的战力会大幅度减少。

    阿德莱德甚至没有告诉维德她要的是雷长夜。她也没想到维德可以靠自己的脑子想出来。而雷长夜更是早就对她进行了监控。

    虽然暂时取得了针对阿德莱德的信息优势,但是雷长夜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按照亨利和维德的描述,阿德莱德也是一个一步算十步的角色,她必然有行动暴露后的后手。在欧洲大九品法师遍地走的环境里,偷遍欧洲,甚至连最高魔法元老会掌控的皇家魔法学院都成了她的后院,阿德莱德可并不只靠美色和实力,她的高超智慧令她履险如夷。

    他必须把阿德莱德应对计划失败,维德反水的b计划也找出来。同时,他并不想仅仅抓捕阿德莱德和与她共事的几个刺客高层。他们只是盗贼公会和刺客兄弟会的骨干,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最高元老会勾结。

    他抓了他们,元老会自然会拒绝承认他们之间的交易,反而指责大唐武盟破坏了与法兰克大陆的联盟,策反刺客兄弟会和盗贼公会成为大唐武盟的敌人,甚至可以策反整个欧洲的各大组织,以元老会为核心,建立反大唐联盟。

    最妙的是,因为阿德莱德身份特殊,她在明面上是欧洲各大领主和组织尊重的炼金之花,魔法界的瑰宝,还是不少贵族的梦中情人。一旦她被雷长夜弄死。最高元老会甚至可以以她的死逼宫泰洛尔一世,强迫他打破与大唐武盟建立的租赁契约,收回巴黎。

    泰洛尔一世就算不想打破魔法契约,最高元老会也因此占有大义,在贵族阶层争取到支持,从而可以名正言顺扶植罗贝尔家族上位,甚至废除泰洛尔一世皇位,让玛丽王后随便立一个私生子当皇帝。

    所以请阿德莱德来对付雷长夜可以说是神来之笔。最高魔法元老会里有高人啊。

    而阿德莱德也不傻,她必然猜到以自己的身份雷长夜绝对不敢轻易下杀手,所以她才敢以区区一个窃星之手来和曾经击败恶魔联军的雷长夜对线。

    只是对于最高魔法元老会里想要算计自己的高人,雷长夜觉得此人不可留,必须找到干掉,以此向元老会示威,任何想要干掉自己的人都得死。

    可惜,这个人目前很难查出来是谁,除非去问阿德莱德。所以这一次和阿德莱德的对线,雷长夜不但要赢,而且阿德莱德还必须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