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大唐的玩家们 第334章
  • 下载
  • 雷长夜拼命收敛住自己的思绪,生怕把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也想了出来,和这个灯神精灵打交道,万万马虎不得。

    “嗯,让我想想,不老泉水不但可以让人长生,也可以让人摆脱死亡。这应该就是这个生命魔法之力的本质。但是,这种生命之力却被封印在生命之石的内核里,需要有会这种魔法的人才能把它提炼出来。”灯神精灵思索着。

    “等一下,我知道有人会这种生命魔法。”雷长夜兴奋地打断他。

    “哦,你是说那个龙母?可惜她会的是残缺的魔法版本?”灯神精灵直接读取了他的思想。

    “正是如此。”

    “很容易解决。龙母是魔法至尊生物,只要让她提炼出魔法本源之力,她天生的魔法禀赋会帮助她倒推和完善她已经学会一部分的生命魔法。”灯神精灵昂然说。

    “这么说……我们应该……”雷长夜沉思着。

    “让她吃一颗生命之石,然后看看情况。”灯神精灵说。

    “如此简单粗暴!”雷长夜惊了。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复活巴黎人

    当天黄昏的时候,雷长夜再次来到巴黎东南郊的死灵集中营。这里的守夜人和香槟骑士已经集结了总共两万多人,都是顶盔掼甲的骑士,具甲步兵和身穿皮甲的弓箭手。他们剑拔弩张,杀气腾腾地围着营地,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

    但是雷长夜通过骑士扈从们打起来的火把,可以清楚看到这帮人的模样,脸色铁青,嘴唇哆嗦,战马的马蹄刨地,分明就是在死撑。

    营地附近还有一大堆从莫里斯堡赶来的老幼妇孺,他们扑在栅栏边哭喊着亲人的名字,跪倒在地祈祷天主,用尽一切方法试图唤醒化为死灵的亲人。

    奥多爵士和自杀小队的成员正与莫里斯子爵一起劝导着这些平民,让他们赶紧离开死灵集中营,以免被弓箭误伤。

    看到雷长夜赶到,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犹如看到了救星。虽然他们人人都穿着板金甲,但是跑到他马前的身姿,就跟飞过来的一样。

    “雷,你可来了。”奥多爵士焦急又激动地说,“我们等得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死灵们越来越不安分了,黑骑士的战马开始用脑袋顶栅栏。莫里斯阁下和我商量了一下,准备把两个骑士团所有的士兵全都用上,今天晚上必须把它们都砍头。否则我怕明天他们就要尸变。”

    “奥多阁下,这些平民都是他们的亲人,怎么在这个时候来现场?”雷长夜奇怪地问。

    “没办法,他们听说我们要动手,都结伴来做最后的努力,想要把亲人唤醒。唉……”莫里斯子爵长叹一声,“巴黎沦陷,我们失去了太多的同伴和朋友。”

    “都是那些该死的死灵法师!”奥多爵士攥紧拳头。

    “烧死死灵法师!”他身边的唐纳高举双拳,仰天大叫。

    “烧死死灵法师!”平民们听到唐纳的怒吼,也纷纷咆哮了起来。

    “奥多阁下,莫里斯阁下,你们这是要在今晚就要动手啊。”雷长夜有些吃惊地说。

    “雷,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不立刻结束掉这些可怜鬼的痛苦,将来只能面对更多的死亡。”奥多爵士肃穆地说。

    “雷,奥多爵士说得有理,必须得动手了。”维德从奥多爵士身后冒出头来,频频点头。唐纳和诺曼也同时点头。诺曼虽然不懂拉丁语,但是杀字他还是听得懂的。

    雷长夜看了一眼爱丽莎和阿黛尔。阿丽莎一脸的纠结和不忍。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导师伊娃格林就是这些痛苦的始作俑者,一旦死灵们被终结,那么导师的罪恶就无法洗清了。而且,这些死灵里面也有她不少昔日的邻居和同伴。这也是她想要对抗恶魔联军的原因之一。

    阿黛尔的脸虽然一直藏在兜帽里,但是她的手却死死地扣住了裙侧,显然心中也非常纠结不忍。

    雷长夜倒是挺认同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的,他觉得这两人就是另一个世界的阿尔萨斯,是有勇气做正确选择的男人。如果他没有找到复活死灵的希望,按照死灵们这种迅速变异的态势,他很可能也会手一挥,灰烬制造者十连击,烧个痛快。

    “奥多阁下,莫里斯阁下,我很钦佩你们决绝的勇气。不过,说起来我这里倒是有拯救这些死灵灵魂的方法。”雷长夜挠了挠光头。

    “你有办法复活死灵?!”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同时惊呼。

    “当然。”

    “但是,死灵已经一半属于亡灵的世界,他们早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如何才能拯救他们?”莫里斯子爵震惊地问。

    “巫妖之力,只是一种魔法。只要是魔法,必然有另一种魔法可以克制。只有真正的死亡,才是无法逆转的。”雷长夜淡淡地说。

    “所以,你找到了那另一种魔法?”爱丽莎狂喜地大声问。

    “嗯。还不是十分有把握,除非我愿意倾尽我一半的财富,发动一次这样的魔法,大概能有三分之一的机会能复活得了被变成死灵的巴黎市民。”雷长夜摸着下巴,为难地说。

    “一半的财富……”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一听到财富这两个字,顿时动容起来。

    “是啊,”雷长夜做出一副肉痛的表情。他当然不能白白复活这帮巴黎人,得让他们这帮家伙知道感恩,好好为自己干活。所以,他必须把自己的付出扩大一百倍,让他们用后半生为自己效力。

    “不过,我看两位阁下都已经准备好动手砍头了,那么就当我没说过,大家继续吧。”雷长夜说到这里,有些遗憾地看了看集中营里的死灵,耸了耸肩膀,准备转身离开。

    “等一下等一下!”莫里斯子爵连忙一把拉住雷长夜,“雷,你既然有办法能够拯救数万平民,不如商量一下。”

    “是啊,雷,这些死灵中很多人都是了不起的工匠,他们可以用劳力偿还你为他们付出的财富。”奥多爵士想得更深了一步。

    “但是有三分之二的机会失败,雷,你想清楚,你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维德忍不住开口道。

    爱丽莎和阿黛尔立刻用愤怒的目光瞪视他。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同时叹了口气。他们当然知道富可敌国的雷长夜手里的一半财富是多少。他们自问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

    “奥多阁下说的有道理,人才对于大唐来说,是比金钱更宝贵的财富。我认为这个世上,只有人才是会永远增值的。我对巴黎和巴黎的市民非常有信心,我愿意把自己的财富投资在他们身上。”雷长夜立刻就坡下驴。

    “雷,你简直就是天主派来的圣徒!”奥多爵士高兴地一把抱住雷长夜,用力搂了一把,雷长夜觉得自己要是没练过,腰就要断了。

    莫里斯子爵和雷长夜没有那么熟络,但是他也激动得手舞足蹈。他第一时间冲到还在愤怒声讨死灵法师的人群中间,说出了雷长夜试图复活死灵的好消息。

    正陷入悲伤、愤怒、绝望和痛苦的妇孺们纷纷狂喜地冲到雷长夜周围,单膝跪下,低声吟诵着赞美雷长夜和赞美天主的语句,无数小孩子穿过自杀小队和守夜人护卫的拦截,冲到雷长夜身前,抚摸他的衣角,大声用古法兰克语说着感激和惊喜的话。

    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叫来足足三百多个骑士才终于把雷长夜从狂喜的人群中间拉了出来,雷长夜身上的衣服还被扯破了好几处。

    “雷,非常抱歉,我太激动了,无法控制自己……你的衣服,我会赔偿。”莫里斯子爵羞涩地说。

    “莫里斯阁下是个单纯而正直的贵族青年,他正在学习如何成为一名深沉多智的领主,给他一点时间,雷。”奥多爵士用力一拍莫里斯子爵的肩膀,笑着说。

    “我不在意。但是我需要两位组织守夜人和香槟骑士,看住死灵集中营两个小时,不让任何人做出过激行为,同时阻止死灵越出栅栏。我会尽快想办法组织实施这一次大型魔法。”雷长夜沉声说。

    “雷,能跟我说说如何施展这个魔法吗?”爱丽莎好奇无比地问。

    “这个魔法需要龙母来施展。但是,在施法之前,我必须拿出我为自己购买的,用于长生不死的魔法媒介。”雷长夜终于找到了机会显示自己为拯救死灵付出的至宝,立刻一脸神秘地说。

    “长生不死?!”维德挤开众人,试图挤到雷长夜身边,但是被唐纳和诺曼从后面拎住了胳膊。

    “是啊。各位应该听说过生命之石这种东西?”雷长夜故作神秘地问。

    “呃……”众人都茫然摇了摇头。

    “果然只有灯神精灵才知道这种东西。”雷长夜暗自松了口气,随即严肃地说,“是这样,传说生命之石里面拥有创世之初,第一个生命魔法诞生时拥有的神奇力量。一枚生命之石的价值相当于一百万里弗尔。我在西行路上,倾尽所有也只买了一枚。”

    “一百万里弗尔,嗷……”维德嘶声低吼,就好像被撕下一坨肉一样。

    “一百万里弗尔……”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都勃然变色。这一百万里弗尔相当于一百万磅白银,就算复活的市民花上一辈子也偿还不清。

    “两位不用担心,你们只需要帮助我说服复活的市民为我好好效力,我保证可以依靠他们的劳动和创造,赚回我消耗的财富,并且大有盈余。”雷长夜微笑着说。

    “雷,既然你为了巴黎市民愿意付出一百万里弗尔,我们守夜人和香槟骑士,也愿意为了他们再冒险等待两个小时,若是两个小时之后,你的魔法没准备好,或者失败了,非常遗憾,我们不得不开始动手砍头了。”奥多爵士毅然道。莫里斯子爵也跟着用力点头。

    “好,一言为定。”雷长夜越来越觉得奥多爵士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果敢,正直,务实,虽然有点骑士道精神的愚蠢,但是蠢度刚刚好,反而让人放心,非常有发展潜力。

    第五百三十章 龙母显神威

    安排好死灵集中营的事务,雷长夜开始在飞鱼大娘船和魔法实验基地到处找龙母,最后终于发现她又跑去基地里洗澡了。

    好不容易等到她从浴室出来,雷长夜立刻迎了上去:“龙母殿下,我需要你施展一次你特有的那种生命魔法。”

    “主人……”龙母玛烈赤斯顿时露出极为不甘愿,却又不敢违抗龙骑士契约的纠结表情,“我虽然不敢违抗你的命令,但是这对于我的身体损害太大了。我已经在前世受尽了苦头,这一世主人能不能体谅一下?”

    “我自然知道你的顾虑。”雷长夜从怀里拿出了那颗曾经给灯神精灵看过的鹅卵石,“所以作为补偿,我会让你先吃下这颗石头。”

    玛烈赤斯看到这块石头,表情立刻变了。她双手齐上用两只手掌扣住这块石头,双眼放射出贪婪又狂热的光芒:“主人?!这颗石头里拥有着超过巨龙之祖的生命本源,太强大了,太美丽了,太……梦幻了!这是……这是生命之石!”

    “原来这就是这个名字的由来……”雷长夜终于明白为什么灯神精灵会为不老泉的鹅卵石起这个名字。

    “你还记得那个马干国人吗?”雷长夜微笑着问。

    “记得记得!”

    “这就是他从不老泉带回来的石头,里面拥有不老泉的生命魔法伟力,如果你吃掉这个生命之石,我相信,你残缺的生命魔法会因为生命之石里面蕴含的奥秘而补全。因为你是魔法至尊啊。”雷长夜笑着说。

    “主人……主人!”玛烈赤斯的双眼里激动得滚出了几滴泪花,“这么说,我终于可以让龙族实现加速孵化和繁衍了?!”

    “如果这一次你施展生命魔法成功了,也许真的可能。当然,我也会帮助你实现你的理想。毕竟,我对龙族的进化,也非常感兴趣。”雷长夜微微一笑。

    “主人,以前,我只是因为魔法契约而对你无奈地服从。今天,我真心诚意,愿意为你效死!”玛烈赤斯神色庄重地单膝跪地,以手抚胸。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准备吧。”雷长夜迅速将她扶起来。

    龙母玛烈赤斯从仙隐图中回归自己变成人类的真身,在船宫密室里双手捧着生命之石,嘴里以神秘的龙语默默吟诵着无声的咒文。雷长夜躲得远远的,以免不小心听到她的吟诵而被其中蕴藏的无边魔力所震碎。

    片刻之后,她张开嘴一口吞下生命之石,整个人瞬间被鲜绿色的明媚光华笼罩,犹如一棵花草生发的精灵。

    她紧闭着眼睛,以全身的魔法细胞吞噬吮吸着生命之石中的生命伟力,无数细小的法纹在她的体表以荧光绿色的形态出现,一层层,一条条笼罩她的全身,并越来越密,越来越严丝合缝,渐渐化为一层绿光形成的蚕茧。

    雷长夜紧张地默算时间。从玛烈赤斯吃掉生命之石,到光茧的结成,已经消耗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算上他寻找龙母的时间,他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来完成魔法仪式。

    但是,此时此刻,他绝对不能催促龙母快点,万一玛烈赤斯一个失神,说不定就要原地爆炸。到时候,他不但救不了巴黎死灵,还要搭进去一个龙母和一颗生命之石。

    雷长夜盘膝坐在地上,沉下心来默默等待龙母的蜕变。他知道此时此刻,龙母体内的法核应该会被生命之石的伟力侵袭,发生质的飞跃。她本身的形体就是雷长夜用她骨骼中凝结的生命之晶炼化的,和生命之石有密不可分的亲缘关系。

    现在她吞下了至真至纯的生命原石,那么本来已经进化得非常优秀的躯体,又会有新的一轮进化,让她达到进化的巅峰状态。

    这个时候的龙母必然成为九品至尊级的生命形态。雷长夜也可以亲眼见证一下,真正的九品巅峰是个什么样子。

    又过了一刻钟,龙母尖啸一声,从光茧中破壳而出,凌空一个纵跃滚翻,落到雷长夜的面前,她全身的银甲,化为了绛红色的全身甲,脸色红晕,双目神光四溢,雷长夜只是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就有一种魔法震荡的晕眩感。

    龙母玛烈赤斯在船宫密室之内低吟一声,就地一滚,化为一头玫瑰红色的小龙,用她漂亮的犄角顶了顶雷长夜:“主人,坐到我背上,我已经准备好施法了。”

    她的语气平静中带着些微的颤抖,有着九品巅峰者的尊严,同时又带着仿佛小女生一般无法抑制的激动。她已经进化为拥有和人类同样情感和智慧的高阶生物,但是又有野性未脱的气韵,两者完美结合,令其成为一种崭新的生命物种。

    “你感觉如何?”雷长夜纵身跳上她的龙背。

    “从未有过的好。这样的感觉,只有主人复活我的时候才有。但是比那个时候还要棒。跟着主人果然是我一生最正确的选择。”玛烈赤斯由衷地赞叹。

    “很好,你的生命魔法领悟得如何?”雷长夜关切地问。

    “我学的的确是残缺版本的魔法,真正的生命魔法需要生命之石的源力才能施展。我现在已经把生命之石与我的魂核融为一体,从中汲取到了关于这个生命魔法的一切底蕴,也让我的龙息拥有了释放生命魔法的能力。主人,我不需要施展任何魔法,只需要对准死灵喷吐生命之息,就可以令他们全部复苏。”玛烈赤斯信心满满地说。

    “很好。不过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出生命之石的真相,我还需要这帮复活的巴黎人为我做事。”雷长夜笑着说。

    “主人为他们付出了这么大代价,自然要从他们身上找回来,这就是等价交换。”龙母玛烈赤斯笑着点点头,用头顶开船宫密室的大门,带着雷长夜走上甲板,呼啸着纵身而起,飞入天空,朝着巴黎东南郊极速飞去。

    而在这个时候,守夜人和香槟骑士们在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不断的鼓劲儿之下,战战兢兢地坚持到一小时零五十分钟。这个时候,死灵集中营里的黑骑士们已经开始处于半复苏状态。他们的战马嘶吼着,咆哮着,用蹄子刨着地,用头顶撞栅栏,甚至喷吐出黑色的死灵之息。

    自杀小队全体成员在奥多爵士和莫里斯子爵率领下,全都顶在了黑骑士兵团的正前方,一旦这帮家伙跑出来,就和他们以死相拼。

    所有人都急切地望着天空,渴望雷长夜能够早一点回来。但是黑骑士们显然不会再给他们这点时间。数十个黑骑士已经开始发出愤怒的战吼,黑色的骑枪犹如横长的森林,对准了守夜人和香槟骑士的阵线。

    旁观的平民妇孺们放声痛哭,跪地祈祷不已。很多年迈的长者因为过于激动和恐惧,精神支撑不住而昏倒在地。

    “来不及了!奥多阁下,让弓箭手先放箭吧。”莫里斯子爵急切地说。

    “绝对不行,弓箭打不动黑骑士,反而会激怒他们!”奥多爵士咬紧牙关。

    “让我们用魔法弄死他们!”爱丽莎愤然说,“这帮家伙都是贵族,我都不喜欢!”

    “关键是现在哪儿去找那么多魔法师啊!”维德着急地说,“要不,我把我的魔药捐出来?我的魔药能够让他们睡一会儿。”

    “睡个屁睡?我弄完冰火两重的魔法,他们谁睡得着?”爱丽莎瞠目。